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 ※ ※ ※ ※ ※ ※

真心為你02─血祭之夜

※ ※ ※ ※ ※ ※ ※

☆        ☆        ☆

現世……

「小望?」

推開門,撲鼻而來的不是應有怡人的清香…
而是濃厚的血腥味。

「小望,你做了什麼啊?」

普賢不由自主地皺起眉頭,腳步遲疑了一下。

「小望?」

出聲呼喚,卻還是沒有回音。
像是在無境的空虛中投石,深不見底……空盪一片。

「……小望?」

一種不安,滿溢心頭。

好害怕……

窗外,映著樹的影子,深夜的氣息。

……交錯的瞬間,普賢還以為自己看到了怪物。

「小望……你睡了嗎?」

黑暗…
普賢憑著記憶漫步到燭臺。

潔白的手指,輕輕執起火柴,唰地一聲點燃了蠟燭。

「真苦惱,竟然莫名其妙停電…」

「你在擔心我嗎?」
熟悉不過的音響,在此時聽來竟然沒有任何溫度。

「啊!小望是你啊……嚇了我一跳。」
聽到聲音,普賢提起了燭臺,回頭一望:「……啊啊!小望你身上都是血…」

「……這裡好黑…」

「小望,你怎麼了?是受傷了嗎?」
普賢伸出手,卻被那個身影一閃,心便急了起來:
「還是怕黑嗎?對不起…我來遲了……」

「……我不是你的小望…」

一瞬間,像是冰冷的無機物碰撞。

「小望…」

驚愕,普賢的身子一僵。

「有趣嗎?讓我陷入三千多年的長眠……」

「啊?」

難道……

不會吧?

「我已經想起來,你背叛我的一切…」

「……我…我沒有……」

「還是你跟老頭一樣,以為把我的記憶封起來後就可以高枕無憂嗎?」

「我…我沒有……沒有這樣做過…」

慌亂之中,普賢往後一退。
手卻被緊緊抓住,動彈不得。

「對…你也是棋子啊!為了控制我而『特意』被製造出來的傀儡…」

曾經向晴天般湛藍的瞳,在此時卻如同子夜般深沉。
恐懼…

「……我不是傀儡,我…跟小望在一起很快樂……那都是真的…」
普賢張口欲辯解些什麼:「我……我喜歡小望…」

「…是『喜歡』嗎?」嘴角邊掛著微笑,卻一點也無法感覺到溫暖:
「無聊透頂!」

「……小望…」
再度伸出手,撫上那張原本應該是甜美的臉頰,傳來的觸感卻是一片冰冷。

「我不會放過,任何一個…背叛我的人…」

「…爺爺去哪裡了?」不安,席捲了一切。

「瞧…他在那裡……」

發著抖,沿著他的視線看去…

一塊塊血肉糢糊的物體,四散在潔白的床邊。
那是…破碎的肉…還有腸子,全部像是被一隻野獸殘殺過一樣……
從『缺口』中流出流出…
暗紅的血,濃稠的不知名液體,甚至出現碎裂的骨頭…
蒼老的臉孔上,竟有像金魚凸出般的眼睛,充滿著血絲。

「咕…咕……」
像是無助般地,從已經不像是嘴巴的洞裡發出絕望的喊聲。
無神的眼珠轉呀轉,竟然看向了普賢。
「爺爺!!」見狀,普賢叫得淒慘。
「這裡,你看……他…還『活著』喔…」

內臟的黏膜還是不死心地拍打著…生命在死亡來臨前的掙扎。

「啊……」瞪大著雙眼,普賢身體一軟。

眼前這個人已經不是望…
小望不會做這般殘忍的事情。

「看著從小把你撫養長大的老頭變成這樣……很痛苦吧?」
「嗚嗚…」噁心感排山倒海而來。
「孝順的孫子,要不要給他一個解脫?」

惡魔般的呢喃著,普賢的手上不知何時被塞入了一把刀。

「……你…你為什麼…不…」普賢無法再看下去了,逃避般地緊閉著雙眼。
「由我親自動手只會髒了我的手…」

「你不做的話,我就只好……」

輕輕地,執起了普賢的手,用刀子往那張衰老的臉上削…
一片片的薄薄血皮,就這樣掉落…

「咕啊…咕……」隨著奇怪的聲響,那張臉越變越扭曲。
「住手!!」普賢奮力抓住被控制的手,大吼了一聲:
「……爺!對不起!!!」

手起刀落,所有一切都靜止了……

只剩下急促的喘息…

「哼!」
狠狠一踢,一顆頭就像皮球般滾到床下。
「啊啊!!」
普賢想伸手去抓,卻被粗暴地甩回去。

「看清楚喔…『小賢哥哥』…這就是……」
隨手上抓起一塊奇怪的血塊,在掌上留下斑剝的血痕。
「那個人的心,很黑吧……」

「……啊……」普賢已經說不出話來了。
「真是可笑,你們養了我那麼多年,而現在的我卻……」
輕蔑的眼神:「恨你們入骨…」
「我是伏羲。」少年的臉,沒有表情:
「復仇,要開始了……第一隻羔羊已經獻上,接下來…」

普賢呆呆地任眼前刀子的冷光,朝自己而來。

☆        ☆        ☆

美夢…總是消失得那麼快……

但…卻覺得很值得…

邪惡又溫柔的陷阱…

想見到你。

☆        ☆        ☆

三年後……

「楊戩會長?楊戩會長你在哪裡?」
「啊…是天化啊……楊戩他不在喔!」
「咦咦?我有急事要找他啊……」
「你是不會找到他的,這個時候是他每天例行的失蹤時段。」
「啊?聞學長……這是什麼意思?」

「他啊…從以前這就樣了……」

「從以前……?」

「天化,有什麼重要的事情我先幫他代勞吧?」

「有一個轉學生…」
「轉學,這個很平常啊?」

「不!問題才大條呢!」
「啊?」
「那個轉學生,他…他…長的好像三年前那個失蹤的……」

☆        ☆       ☆

紅葉將大地染成一片金黃…

伸出手…注視著秋陽的光線,透過葉縫中灑落,試著想要抓住一點點。
一陣微風吹過,又有幾片葉掉落在身上,卻懶得撥開。

「……好溫暖…」呢喃著。

閉上眼。
全心全意去感受…

因為跟『你』給我的感覺很像。

任自己的思緒飄回以前,那段毫無負擔的想望。

『我…我喜歡你……』

簡簡單單的幾個字,卻讓他高興了好久好久…
第一次,有心臟跳動的感覺。

像是身體裡某個遺失已久部分回來了。

吻,青澀的味道,酸酸的,是剛從樹上採下的檸檬。
帶著新鮮的香味…帶著…甘甜…

可是卻真的是美夢一場…
醒了,就粉碎了。
後來…

他就放逐自己去追,一個名叫回憶的碎片,在夢及現實的交際。
小心翼翼地,守護著…
任碎片扎進了手,任血花飄灑…卻執意不放開。

規律的心跳聲,淺淺的呼吸…
長長的眼睫,嫩紅臉頰像是浸在桃酒般,發出誘人的氣息…

不知道何時,細柔的深藍髮絲旁邊出現了一片黯夜般的身影。

「睡在這裡,是在誘惑我嗎?」

冷笑著,黑色的影慢慢地覆蓋住那無防備的青藍。

「……嗯…」

如花瓣般的薄唇被粗魯地撬開,並被用力吸吮著。

「啊!」

睡眠被干擾,楊戩本能地推開了侵入保護範圍的人。
卻在下一瞬間被抓回一個懷抱…
冷冰冰的……

瞪大的紫瞳不可置信地抬頭望向那張應該是熟悉的笑顏。

本來應該要高興的,但為什麼卻…
感覺到沉甸甸…
極度不祥…

「…望?」

待續

☆       ☆        ☆
後記:
(這是楊太嗎?這……這…我盡量啦…)
目前應該是…
第一世─楊太
第二世─楊太

第三世─楊太&伏楊(暴汗)

第一段讓我覺得好…好噁心…全身發冷………
果然被學校(或者是自己求好心切)逼是有點…不正常…

天啊!我怎麼寫得出這樣的文啊……(極度逃避現實中)

我這一段時間恐怕要去吃素了…
噁∼∼∼!

後面就比較…算是思念的東西……
寫來也不太順手,真是的……好難過…
(陷入重重的低潮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