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我聽見學長呼喚我名字的聲音。
擔心、焦急、慌亂,那個人也會有不知所措的時刻嗎?

想要告訴他我沒事,但為什麼我……什麼話都說不出來呢?
難受的感覺逐漸消失,不過卻變得好想睡……
好累……先睡一覺再說吧……
等醒來再向學長問清楚……
關於那罐有問題的綠茶……
還要追問那份報導處理的疑點……
一定……

等我醒來喔……
太公望……學長……


※ ※ ※ ※ ※ ※ ※ ※

崑崙學園事件簿 檔案3

※ ※ ※ ※ ※ ※ ※ ※


「【身體與心臟雙重奏反應藥物實驗大吃九十七人號】?雲中子醫生,你可以用比較容易記住的名稱嗎?」
充滿了藥物刺鼻味道的房間內,疑惑的聲音響起,出自一個外表不修邊幅,模樣看來很像老頭,其實還很年輕的高中生道:
「那麼怪異,不,深奧難懂的名稱等我找到太公望學長時早就忘光了。」

「韋護同學,你說錯了喔!應該是【生理與心理雙重交互反應藥物實驗kaqrz9756號】才對」
臉上帶著興奮的笑容,穿著一身白衣,兩手抓著一個奇異蠕動不停生物的男子如此說著:
「那可是我目前研究中的重要實驗藥物呢!」

「……既然那麼重要就別隨便擺在保健室的冰箱,鎖在自己實驗室內嘛!而且還故意裝在普通飲料的罐子內,怎麼看都像打著拿學生當實驗品的主意……」
推了推帽子,聳了聳肩的韋護道:
「不過醫生……為什麼你又突然改變主意想討回來呢?而且還是向那位厲害的學長……太公望學長知道那罐飲料是你的成品嗎?」

「……應該不知道吧,否則不會跟我說,如果剛才我有注意到他拿走的飲料包含【生理與心理雙重交互反應藥物實驗kaqrz9756號】的話也會阻止,畢竟才剛研發出來沒多久,還不到到可以實行人體實驗的階段,哎!要不是早上雷震子因為一點小改造手術的事在實驗室內鬧起來的話,我也不會混亂中把它放到外面的……呀!」
話說到一半就中止的雲中子雙眼露出燦爛的光輝,捧著手中的奇異生物望著角落的病床喊道:
「普賢同學,手別鬆開姬發同學!現在正是使用超生物藥派歐吉Z的恰當時候,只要把它塗在身上,菌絲就會在體內生根,不論多嚴重的傷勢都能馬上好起來!呵呵呵∼」

「好的,雲中子醫生。」
如此說著的藍髮少年臉上漾著溫柔的笑容,把渾身是傷卻還依然掙扎著想要溜下病床的姬發拉回,讓雲中子將手中正吐著舌頭傻笑的生物降落到他的身上……

「嗚哇∼∼把這鬼東西拿開呀∼噗∼哈哈哈∼好癢∼哇哈哈∼∼誰來救我∼哇哈哈哈∼∼」
對姬發狂笑不斷的求救聲不作反應,保健室內的其餘三人繼續著方才中斷的對談。

「【生理與心理雙重交互反應藥物實驗kaqrz9756號】可以說是偶然中的偶然才產生的東西,目前還有很多未解的謎需要研究,所以啦!韋護同學,請你趕快找到太公望要回來……他才剛走沒多久應該不會那麼快喝掉我珍貴的發明吧。」
一邊審視著姬發的復原狀況,一邊說著的雲中子臉上露出擔心自己發明的神情道。

「照醫生剛剛所說,kaqrz9756號是包裝成綠茶樣子的話,望グヒモ會拿走它應該是別有用途,他比較喜歡喝的是……」
像是想到了什麼,淺紫的雙瞳眨了眨,普賢偏著頭對一旁的韋護道:
「韋護,我如果印象沒錯的話,楊戩好像很喜歡喝茶不是嗎?」

「是呀!因為他的義父玉鼎老師不但是劍道高手,在茶道方面也很有研究,那小子大概受了影響很喜歡喝……等一下,普賢學長,你的意思該不會是……」
領悟了普賢話中的意思,斗大的汗珠在韋護頭上冒出。

普賢帶著不變的溫和笑容說著:
「如果我的想法沒錯,最好快點到學生會室阻止望グヒモ……」


「雲中子醫生!大事不好了!」
伴隨著大力推門碰撞的聲音響起的叫喊打斷了普賢的話語。
室內的四人不約而同地轉向已經搖搖欲墜的門板方向,看著出現在視線內的聲音來源,綁著兩條朝天辮、有著淺碧眸子的可愛少女。

「蟬玉同學?發生什麼事情了嗎?」
雲中子的聲音響起。

「大事不好了,楊戩他……咦!學生會的其他人也在這裡呀……姬發學長是怎麼了?」
環視著眾人的蟬玉如此說著。

「姬發學長非常好(真的嗎bb),倒是蟬玉你剛剛說的,楊戩他怎麼了?」
韋護皺著眉頭擔心地問道。

「楊戩他……他……他變得……變得好……」
垂著頭,似乎難以說出口的蟬玉遲疑了一會兒才道:
「怎麼辦,他變得好……好……好可愛呀!」


「啥?」「什麼?」「可愛?」「∼哇哈哈?」

「不過當然還是我的達令最可愛了。」
看著反應不過來的眾人,蟬玉笑著補了一句一點幫助瞭解也沒有的話語道。

※ ※ ※ ※ ※ ※ ※


「總之,聽過大家的話以後,我先整理一下剛才的情況吧^^」
學生會室中,普賢的聲音揚起道:
「為了讓今早那份報導對楊戩有份交代的緣故,於是望グヒモ和申公豹學長及蟬玉商量好以更有價值的情報交換他們回收快報與登出更正啟事,不過,望グヒモ,你所謂有價值的情報是指讓學長和蟬玉藏起來拍攝楊戩換衣服的畫面嗎?為此設計他喝飲料,想趁機製造他不得不換衣服的情況……」

「這個……」

「先聲明一下。」
打斷了太公望的支支吾吾,一個打扮得很有……個人風格特色(汗)的男子開口道:
「我個人只是對楊戩的過去感到一點興趣,因為太公望同意協助調查才答應他的要求……使用V8拍攝只是一種蒐集資料的方法,別把我當偷窺狂,至於為何是更衣畫面,則是因為太公望另有打算才順道拍攝的,不過也因此拍到了很有趣的內容那……」

「打岔一下,不好意思,申公豹學長,我可以問一下太公望學長的另有打算是什麼意思嗎?」
一旁的韋護舉手發問道。

「賺錢。」
帶著令人難以捉摸的笑容,申公豹簡單明瞭的回答道:
「楊戩的錄影帶在男(?)女學生中都很搶手,如果是換衣服的畫面更可以高價出售。」

「咦?學長是這種打算嗎?我雖然沒聽到太公望和社長密談的內容,不過他是跟我說因為楊戩很害羞,所以他只能讓戀情秘密進行,甚至暗中探聽關於楊戩的事情才……」
蟬玉疑惑的說道,不過她的話還沒說完就被韋護對太公望說話的大喊打斷:
「太公望學長!」

「做什麼?!」
看著韋護怒氣騰騰地往自己的方向走來,太公望連忙道:
「如果不是你要我負擔百分之五十學生會旅行研習費用的話,我也不會想對楊戩……」

「這麼賺錢的點子為什麼不找我參一腳呢?」
說著和太公望預料相差頗大的話語,韋護認真地說著:
「像這種穩賺不賠的生意,怎麼可以少了我,如果一卷帶子的成本是……」

「在搞什麼呀……真是……」
不再理會韋護的利潤計算,偏過頭去的太公望對上了好友澄澈的眸子。

「望グヒモ。」
普賢溫柔的聲音響起:
「雖然楊戩現在的樣子是和你計劃脫軌的意外發展,但起因終究在你,必須要負起責任喔^^」

「是呀!」
總算擺脫了『超生物藥派歐吉Z』的姬發贊同地說著,同時指著一旁正觀看著V8錄下方才學生會室內發生狀況畫面的雲中子道:
「不然的話楊戩很有可能會被雲中子那瘋狂校醫抓去研究解剖……當然,前提是他一直保持現在這個樣子的話……」
將手指的方向移到太公望座位的專屬躺椅上,可以看見一個麗人臥倒其上,蔚藍長髮傾洩如虹,紫色眼眸朦朧微睜,彷彿渴睡的姿態慵懶中帶著嬌媚,緊握在懷中的則是太公望脫下的衣衫……

「外表看起來是和平常沒差……不,吸引人犯罪度上昇不少,但最主要的問題還是在……」
如此說著的姬發走到楊戩身旁,嘗試要取走他懷中的衣服時───

「吼嗚───」
口中發出了不似人類會有的咆哮聲警告,半撐起身子瞪視著姬發的紫色雙眸中閃著異樣的眸光,模樣有如保護自己重要事物的野生獸類一般,雖然危險卻也美麗地叫人無法轉移目光。

「至少他原本攻擊人時還會說人話。」
姬發臉上冒汗道:
「這下你有什麼打算,放著不管的話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恢復……」

「交給我就行了!」
研究完V8畫面的雲中子如此喊著,臉上帶著高興到另其他人感到一陣寒顫的笑容,看著楊戩的雙眼中閃爍著燦爛的光輝道:
「雖然失去【生理與心理雙重交互反應藥物實驗kaqrz9756號】有點可惜,不過有了楊戩就夠了,他的變化真是不可思議呀!沒想到人體實驗會產生這樣的結果……呼呼……值得我好好研究……」
如此說著的雲中子朝著楊戩走去,臉上表現出一副親切的笑容向楊戩伸出手───

「嗚哇∼別咬我的手∼∼痛呀∼∼哇∼∼」


「看來你不受他歡迎呢!醫生。」
望著臉色泛白的雲中子,一旁的姬發苦笑著道。



「真是的,想來想去,看來也只能這個樣子了……」
騷動之中,從剛才就彷彿沉思些什麼而甚少發言的太公望搔了搔頭,朝著楊戩喊道:
「楊戩。」

輕柔卻影響有力的呼喚───

隨著太公望的聲音響起停止了利爪(?)攻擊雲中子的行動,朝著太公望的方向看了一會兒的楊戩,在眾人或驚訝或擔心,還有人覺得有趣的目光中朝太公望的方向撲去,然後───
整個人緊緊地黏在太公望身邊。
口中發出滿足的呢喃聲,紫色雙眸瞬也不瞬地凝望著眼前的赤髮少年,楊戩雙手環繞著太公望的頸項,狀似撒嬌地不斷在他身上磨蹭著。



「這,果然是愛情的力量呀∼」
首先打破眾人沉默的是蟬玉的聲音。
「在這種狀態下依然記得心愛的戀人,甚至表現地比平常更熱情……如果是達令的話……」
完全陷入自我幻想中的蟬玉如此說著,開始想像她與戀人(?)間的情況。

「看來情況比他單純動物化還要嚴重呀,還是他其實對太公望……」
姬發喃喃地說著,他身旁重傷倒地的雲中子則不斷地低嚷著:
「這實在太有研究價值了,我一定要仔細解剖,不,觀察……」

「這情況如果錄下拿去賣的話可以賺多少呢……」
扶了扶帽子,從愕然狀態中恢復過來的韋護如此說著,一旁的申公豹則拿起雲中子歸還的V8開始錄影……

「望グヒモ,你已經想到該怎麼處理了嗎?」
看著用手輕輕梳理楊戩長髮的好友,普賢好奇地問著。


「最根本的方法是讓他恢復,但這點我無能為力……」
眼神黯淡了瞬間,但旋即恢復的太公望看著眾人笑道:
「不過我也不放心把他完全交給雲中子……在楊戩"回來"以前,我會負起責任陪在他身邊照顧……雲中子醫生,可以吧?」

「嘖!幹嘛陪……不,我是說我會儘快弄出解藥……但最快也要幾天時間……」
雲中子如此說著。

「我知道了。另外,普賢,麻煩你聯絡一下玉鼎老師,斟酌說明發生的情況,請他在全世界劍道大賽的評審工作結束後儘快回國,但別讓他立刻持刀砍回來……」

「好的^^」
看著緊貼在太公望身邊的楊戩,普賢認真地說著:
「對了,望グヒモ,需要我順便幫你向學生宿舍申請外宿嗎?畢竟宿舍裡禁止養寵物呢!」

「……」
輕輕撫摸著正輕舔自己手指的楊戩,有如絲綢般柔細的蔚藍長髮,太公望苦笑道:
「這段時間我暫時住到他家裡好了,比較不會引人注意……申公豹,你是要拍攝到什麼時候,可以停了吧!」

「哎呀∼你不想拍攝嗎?我覺得這是頗值錢的畫面,當然,也很有趣呢!」
申公豹露出詭異的笑容道,韋護則在旁邊拚命點頭贊同。

「別開玩笑……請把V8的帶子給我吧!申公豹學長。今天的拍攝原本就不在商談的內容中,而且我改變主意了……」
撩起楊戩的長髮放到唇邊,太公望直視著申公豹的雙眼道:
「他的這副模樣可是非賣品喔。」

「是這樣嗎?」
申公豹若有所思地低語……


「不過,不知道楊戩這小子恢復後,知道了現在的樣子會有什麼反應呢!」
姬發的聲音響起,打破了太公望和申公豹間奇異緊繃的氣氛,讓申公豹偏過頭道:
「要猜猜看嗎?姬發。」

「咦!這是要下注的意思嗎?那怎麼能少我一份呢!我賭他會大發雷霆……」
韋護冒出來說著,旁邊的蟬玉不甘示弱地道:
「我用這整個錢包賭他會很感動(感動什麼? By韋護)……」

「在學生會室裡賭博不太好吧……大家……算了……」
如此說著的普賢仍舊笑容可掬。
「我賭楊戩他會……」


而倒在地上無法動彈的雲中子,臉上充滿"興趣"的眼光則沒從置身賭局外的楊戩身上移開。
仍依偎在太公望身旁的楊戩,紫色的眼眸帶著些許好奇與不解凝望著討論熱絡的眾人,俊美的臉上常浮現如同作夢般的恍惚神情,直到身旁少年低語的聲音在耳畔響起:
「對不起,楊戩。」

輕輕撫著楊戩白皙細緻的臉龐,看著他轉向自己的疑惑目光,太公望的臉上露出難得的抱歉神情,低聲重複著方才的話語:
「對不起,楊戩。」

並沒有得到回應的期望,然而,在太公望視線內的楊戩卻彷彿瞭解意思似地,露出了像是安慰『不要緊』的溫柔笑顏……


「楊戩?」
愕然了一會兒,太公望才喃喃自語道:
「果然狀況嚴重呀……平常絕對不可能對我這樣笑的,不過……」



是很棒的笑容……


_________________

後話:

終於把檔案二結束了……沒有錯,別懷疑,到這裡告一段落^^
還有後續發展的話應該就是檔案三的部分……如果會有的話……
受到一些動漫、文章的影響,突然很想寫如果小戩動物化,然後被太公望飼養,不,照顧的情形,出於自己任性的想法呀……


by竹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