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一塊錢、兩塊錢、做事一定要收代價∼金錢不是萬能∼∼沒錢卻萬萬不能呦∼∼」
踩著輕快的步伐,唱著奇怪的歌曲,外表模樣和真實年齡全然不成正比的男子心情愉悅地走在一條長廊上,直到走廊盡頭的門前才停下腳步,扶了扶幾乎快蓋到眼睛的寬大帽子,而後猛然推開門────

「午安!多美好的週末───嗚哇!」
還未說完的招呼嗄然中止,呆立當場的男子望著眼前散發著陰沉氣息的黑暗房間,雙眼睜得如銅鑼般大。


我沒走錯地方吧?
這個像鬼屋的房間真的是學生會室嗎?


※ ※ ※ ※ ※ ※ ※ ※

崑崙學園事件簿 檔案2

※ ※ ※ ※ ※ ※ ※ ※


一如往常在週末中午時舉行的學生會常態會議,原本該是一邊吃著美味餐點,一邊快樂閒扯的開會時間,可是今天的情形……哎!剛剛在門外感到奇怪的氣氛時就不應該開門,甚至在發現情況怪異時就應該溜走的,實在不應該為了免錢的午餐留下來,待在這裡吃飯絕對消化不良,如果為此花錢看病的話實在不划算……

如此想著的男子扯了扯衣服已夠寬鬆的領子,卻依然有快要窒息的感覺,桌上美味的餐盒怎樣也引不起他的食慾,寬大帽子下的雙眼只是望著室內鬼火串串的來源───有著藍髮紫眸的俊美少年,也是學生會一年級總代表的楊戩。

「怎麼了嗎?韋護,你看起來很不舒服的樣子呢!不要緊嗎?」
溫柔平和的嗓音在很想逃離此地的男子身旁響起。

「唔∼副會長……」
看著身後彷彿絲毫不受外界陰沉氣氛影響,依然悠閒自得喝茶吃飯的短髮美少年,滿臉黑線的韋護放低了聲音提出詢問道:
「普賢學長,你知道楊戩那傢伙是怎麼了嗎?全身散發著陰沉恐怖的氣息,怎麼說呢?像是瀕臨爆發的火山……是不是和會長之間又發生了什麼事情?還有,其他人是到哪裡去了?雖然本來就沒有很多人,但這下幾乎是唱空城計了……」

韋護環視著周圍,偌大的學生會室裡,卻除了身旁微笑的普賢學長,背後散發著黑暗磁場的楊戩以外,不見其他人的蹤影……

「咦……你沒拿到今早新聞社發布的快報嗎?有一篇很有趣的報導喔!不過內容引起的誤會好像造成了楊戩的一點"小"困擾而讓他變成現在這個樣子,剛剛還更嚴重呢!結果除了照例請假的三年級總代表學長和還沒來的二年級總代表姬發以外,其他人一進來後都……願神明保佑他們^^」
抿唇輕笑的藍髮少年淡然地回答韋護的話語低聲道:
「至於望グヒモ……為了不讓新聞社因為楊戩而成為歷史名詞,所以他去和新聞社的人交涉關於處理那份報導的事情,大概晚一點才會過來……韋護,你的臉色好像越來越糟了,真的不要緊嗎?」

敏感的肌膚感受著身後射來猶如針刺般的目光,雖然很想從普賢口中探聽那份快報的詳盡情況,但為了自身性命著想,覺得自己還是快點找個理由開溜的韋護正欲開口時……


「哎呀!抱歉我遲到了!」
爽朗的聲音阻止了韋護未說出的話語,只見一個黑髮黑眸的少年滿身傷痕地出現在門口笑著道:
「在來的中途因為向一些可愛的女孩打招呼而耽擱了……喲!楊戩學弟,我看到報紙了,你真的大白天和太公望那小子在草叢裡作了﹪#&*的事……」

「啪嘰!」
東西被折斷的清脆聲音在學生會室裡響起,原本陰沉的氣氛彷彿隨著聲響更為沉重百倍。

視線看著將手中的筆折成兩截的藍髮麗人回過頭去望著察覺不對,卻僵硬在門口無法動彈的黑髮少年,韋護和普賢很有默契地互望一眼後嘆了口氣,接著───
一個一邊拉下帽子蓋住雙眼以免看到接下來的慘劇,一邊喃喃道:
「南無阿彌陀佛……姬發學長,你就安心地去吧!看在同校的機緣上,你來我家做法事時,我為你的超渡可以打八折,不,九折……」。
一個則別過頭去邊喝茶邊思索著該如何排解紛爭,雖然這場紛爭很有可能在他想出方法前就因其中一人"蒙主召恩"而告結束……

和室內即將下起的腥風血雨完全無關,窗外景緻在午後陽光照耀下更顯得平和溫暖……

※ ※ ※ ※ ※ ※ ※


「真是的!實在快受不了了!蟬玉誤會也就算了,為什麼那樣口說無憑的八卦報導也會有那麼多人相信呢!一看就知道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卻還越傳越離譜,誰會和學長那種人……」
雖然剛剛已對某個不知何謂恰當說話時機者"稍微"發洩了一下滿腔怒火,卻依然滿臉不悅的藍髮少年不停地喃喃嘀咕著,直到掌心傳來一陣疼痛,才發現自己手心正泛出絲絲殷紅的鮮血……

「……剛剛折斷筆時弄傷的嗎?」
望著手掌心的殷紅發楞了一會兒後,伸出舌尖輕舔傷口的楊戩臉上的怒意逐漸淡去,甚至變得有些茫然,紫色的眸子中帶著疑惑……

為何會因為那種荒謬的流言而失去冷靜……
偽裝自己、保護自己、隱藏自己的情感不正是自己的專長嗎?
冷靜下來,楊戩……這樣的你一點也不像原本的你……
竟然只會因那樣的小事而失去理智和人產生衝突,如果是以前的話一定……


『人都是會改變的,而加入學生會之後你有了很多改變呢……楊戩……』

突如其來的聲音在楊戩腦海中響起,那是他所敬愛的義父在不久前對他說過的話語,帶著溫暖的笑容……

『表情變的比較豐富,也比較會說出心裡的話……看來學生會那群人帶給你蠻不錯的影響,我覺得這是一件好事喔!』

真的嗎?義父,你真的這樣想嗎?可是……我卻為自己的改變感到不安……原本對那樣的不實謠言只會一笑置之,或者暗中對付散播謠言的主事者,不會像現在這樣慌亂煩躁,無法釐清自己的感覺,甚至遷怒……被韋護和普賢學長送去保健室的姬發學長應該不要緊吧!

緊緊咬著下唇不發一語的楊戩打量著此刻空無一人的學生會室想著。

難得這裡這麼安靜,本來無論什麼時候,這裡都是很熱鬧的……太公望學長、普賢學長、姬發學長、韋護等,還有一堆非學生會成員不定時的湊熱鬧……像此刻的安靜單獨原本是自己最為喜愛的,如今卻會感到不適應…………

起身走到一個堆滿文件而顯得雜亂不堪的辦公桌前,望著桌子後面的躺椅,楊戩俊秀的臉龐上浮現連自己都沒有感覺的無意識微笑喃喃低語道:
「現在的我還不知道這樣的改變是好是壞,只知道這樣的改變還會繼續……而這一切都是為了想要知道你是怎樣的一個人為開端喔……學長……」

封閉心扉後初次感到興趣的人……
最初只是在義父的言語中常聽見的名字,逐漸對太公望這個人感到好奇,然後是偶然的相遇,雖然第一次見面就沒有什麼好印象,但那似曾相似的熟悉感與遇見他後不減反增的好奇心……讓自己不想再和"他人"有所牽扯的信念動搖,進而決定參與選舉進入崑崙學園的學生會……

「正確或是錯誤的選擇……你能給我怎樣的答案呢?太公望學長……」

「你在叫我嗎?」
不在預期中的聲音在身後近距離處響起,頓時讓回想過去中的楊戩嚇了一跳,匆忙轉身之際揚起的蔚藍長髮不偏不倚地劃過不知何出現在身後的少年胸前,然後───

「看樣子好像又是和我們初次見面時的相同情況呢!」
扯了扯纏在自己衣服扣子上的蔚藍髮絲,赤髮、碧眸的少年對眼前臉色微紅的楊戩露出燦爛笑容說著。

「學長……」

「我看這次就不浪費時間解開了……」
猛然扯下身上纏著青絲的釦子扔給反射性接過的楊戩,太公望帶著濃濃笑意的表情脫下上衣塞到別開注視自己目光的楊戩懷中道:
「直接用上次的最後手段比較快,不過這次要幫我縫回去喔!對了,怎麼沒有看到其他人,會議結束了嗎?那麼時候也不早了,我們也該回去……」

「主席都不在的會議怎麼可能開始(還有其他如成員出席不足的原因吧……by作者),普賢學長已經宣佈今天會議取消了,不過在你回去之前,你不覺得應該對我說明一下關於今早新聞社快報的事情嗎……太公望學長!」
伸出手抓住門口移動的太公望,鎮定心神後表情變得漠然的楊戩聲音猶如自深層冰窖內傳出道:
「早上因為報紙的事情去班級找你時,普賢學長說你去新聞社了,可是新聞社沒有半個人,遇到黃天化才知道你找了蟬玉去餐廳,去了餐廳又撲了空,甜品區的老闆娘說你和蟬玉抱著一堆食物聊著要找新聞社社長談,跑到三年級教室找申公豹學長時,他班上的人說你們三人密談了一會兒後就不見了,我只好放棄找你而等待中午的會議時間碰面,你卻足足遲到了三個小時!你不覺得這種狀況下,你應該先解釋說明一下,而不是整理東西打道回府嗎?學長!」

停下了有如連珠砲彈似的話語,紫色的雙眸凝視著眼前的碧綠,楊戩似是休息又似等待著回覆的沉默著,直到太公望讚嘆的聲音響起:
「嗚哇!楊戩,你好厲害呀!說了這麼一長串話中間都沒休息,還臉不紅氣不喘呢!不口渴嗎?」


「太公望學長∼∼∼」

「吶!這個給你喝吧!」
從手中提著的塑膠袋掏出一罐飲料拿到楊戩的面前,太公望露出燦爛的笑容成功阻止楊戩的怒氣發作道:
「是你最喜歡的綠茶喔!我的則是桃子口味的果汁,其實本來是想要拿酒的,不過學校裡還是稍微克制些……我們就邊喝邊聊吧!」

「學長……你……」

「你不是想聽我的解釋說明嗎?楊戩,甚至為此而待在這裡等我……」
坐到自己舒適的專門躺椅上拍了拍空出的地方招呼楊戩坐下,太公望臉上的笑容讓楊戩無法提出反駁……

※ ※ ※ ※ ※ ※ ※


「…………以上就是我辛苦奔波的成果,我可是費了不少功夫才說服申公豹那難纏的傢伙答應回收快報與登出更正啟事喔!還有蟬玉,她雖然比較容易說動,但也花了我不少時間……這樣一來你應該沒話說了吧!還是,你依然覺得哪裡不妥嗎?楊戩?」

「……沒有。」
楊戩有點不情願地回應著身旁太公望的問話,一邊啜飲著綠茶,一邊努力將自己糾葛在太公望制服釦子上的長髮解下,原本的怒意在聽完太公望的解釋後已然消失於無形,猶在得知他的處理模式其實和自己的設想不謀而合,甚至更圓滑周到時……


實在弄不懂學長是怎樣的人,有時候所作所為讓自己佩服讚嘆不已,有時候卻會讓人懷疑他的智商……無法用一般常理衡量,不可思議的人,就算在怪人如雲的學生會裡依然很突出……加入學生會至今沒見過面的三年級總代表,老是追女孩碰壁依然不放棄的二年級總代表,開口閉口不是錢就是古怪笑話的會計,副會長單憑身為會長的青梅竹馬兼好友這點就知道不是常人……

仔細想想,自己選擇加入學生會是否錯誤好像一開始就已經有了答案……

楊戩抬起頭來欲對太公望說些什麼,卻赫然發現他一張興趣盎然的探索臉龐正在眼前不到咫尺,甚至可以看見自己在他眸中映出的影像……

「做什麼……!!」
驚嚇之餘楊戩直覺地想拉開和眼前少年的距離,卻遺忘了自己手上拿著的飲料而失手掉下,弄髒了自己的衣裳而皺起眉頭。

「呃呀!抱歉,我沒想到會嚇著你,只是叫了你好幾聲都沒反應才……你不要緊吧?我這邊有可以替換的衣服……」

近距離看著太公望赤裸的上半身,不知為何只覺得心頭一緊的楊戩猛然站起身想要離開眼前的少年道:
「不要緊,如果有衣服的話不如你先換上,不用幫我……嗚!」

「怎麼了?楊戩!」
看著突然身子一軟倒臥躺椅上,緊緊握著自己喉嚨,臉上表情顯得十分奇異的楊戩,太公望著急地喊著他的名字。

「茶……咳咳……剛剛的……咳咳……綠茶……咳……哪來的……咳咳……」
楊戩臉上浮現一抹不尋常的艷紅,紫色眸中隱然淚光,伴隨著咳嗽不斷的話語顯得支離破碎,讓太公望花了點時間才弄明白。

「呃……茶有問題嗎?該死!果然不應該為了省錢而拿校醫提供的免費飲料……楊戩,你還好吧……楊戩!」
驚訝地看著閉上眼睛,對自己的呼喊與搖晃毫無反應的楊戩,太公望的腦中霎時一片空白,意外、愕然、著急、擔心,所有的情緒全融合成一個聲音,在午後原本平靜的學生會室中響起───


「楊戩!」


_________________


後話:

相隔一段時日的續篇,本來打算一次把這事件解決,半途卻又不受控制地開始膨脹,希望下一篇可以把這個事件結束(泣)……

by竹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