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 ※ ※ ※ ※ ※ ※

流沙.灼焰 5 BY曉翎兒

※ ※ ※ ※ ※ ※ ※


《在迷惘的時空中,尋找答案》

  自護多年,幾乎到了天衣無縫的完美境界時,他才意識到真正的事實。

  他已是永遠的孤獨了。

  有人說,老年人的記憶很奇怪,愈遠的記憶愈清楚,愈近的愈容易忘。他幾乎已無法感受到剛剛幾乎要遭到強暴的驚恐氣氛。而這七年來如何度過,除非肉體上不能負荷的痛楚而一時未能丟棄的記憶外,幾乎是一片空白。

  而從小時候母親病死,喜歡的小金魚們凍斃,心愛的哮天被輾死,父親殉職,和望淒慘到辨不出原貌的屍塊,竟時時刻刻,栩栩目前;他不怕,有時在夢裡重逢,還會試著伸手去碰觸,但總遙不可及,像只是在提醒他,已經失去了多麼重要的東西。

  他沒有選擇以死相償,只因身畔還有師友,還有讀者。雖然薄弱,但他不願把遭遇過的痛苦,讓愛他的人承受。

  『你……其實是很溫柔的人呢。雖然大家都說你冷漠驕傲,不過讓你重視的人卻很幸福……因為你是自愛的人,任何人對你都不用擔心,而且可以信任你噢。』

  『那……只是因為我……軟弱和自私而已。而且,能和你在一起的我才是幸運的,因為如果不是你的話……』

  『欸……別說「如果不是你」這種話,我沒有那麼偉大;相反的,我可是在利用你:我其實不是好人,只會利用人而已,還很會掩飾欺騙。只有你這種單純的人才會以為我很好。而且我也只是依賴你的溫柔,想要霸佔你;我是獨佔慾很強而且疑心病重的人噢。』

  『而且還是無可救藥的大懶鬼和世界無敵可匹的詐騙師。』他開玩笑地說,把眼前的人攬進懷裡:『反正都已經被你騙去了,我也已經不能說什麼啦。你要怎麼利用就怎麼利用,要怎麼依賴就怎麼依賴吧。這一點我們兩人……是極度相似的,所以才能互相喜歡呀。』

  往事歷歷,他在錯置的時空裡,以這些畫面和對話為養份,繼續生活和寫作。韋護說這是「憑弔」,他心裡則想著,如果總歸,他可以承認這些行為綜合起來,是「憑弔」;卻不承認他在進行「憑弔」。

  總而言之,他以吸收過往的水露過活,以文字為生,偶爾惱了,便以追求文字的極致為消遣。旅遊遊記變成了一個人成行,他仍能寫,只是覺得良辰好景,已成虛設;便是有,千種風情,他也沒有傾訴的地方了。

  文字不能排遣什麼,只會把所有的情緒細分化,如果堅持,便將進入一種神經質的狀態。小心翼翼地,他一直維持這樣著,在深淵、在薄冰之間,保持著自己「活著」的理由。這中間也有不能控制的時候。他也努力靠著自己一個人,把自己拉回「正常」的範圍。

  大家都說他是天才,從小到大,連望都有說過。大概是這分天才吧?他順利地過關了。人生,也就是闖過不能闖過,兩種結果而已。

  只是,他再也沒有能力維持人際關係。以前這種工作是望的,他總有辦法用不得罪人、和得罪人以絕後患的各種方式,選擇他想要或不想要的應酬,這是望對他的「保護」。儘管再怎麼說「只要了解我的人了解我就好」,但莫名的冤屈和傷害,別人或許可以一笑置之,他卻不行。說軟弱,說無用,說任性,說驕縱,都沒有關係,這事實永遠都不會改變。

  望的工作比他辛苦得多。除了能打到家裡的好友,所有事務性的電話都轉到望的手機,讓他處理,有時還在他在幼稚園上課的時候,乘隙解決。但望永遠有辦法一心二用,毫不混亂。如果說天才,他覺得望才有許多未曾發掘的才能,雖然從閒散的外表裡看不出來。

  望死了以後,他的獨居狀態愈加明顯,常常數天窩在家中,打字或者讀書或者發呆,不想出去。記憶會有如此零亂的清晰和混濁,這或者有極大的關係。不過,他懶得想原因。還好,因為前數年有望的擋駕,懂得知趣的不再來煩他,這類事情後來交給玉鼎老師,就不再這樣困難了。

  他就這樣徘徊在自己的兩個蝸居裡,過了七年。安靜平穩,沒有波瀾,幾乎到了習慣性的地步。所有的反應他幾乎可以預料,也不願出現讓他頭痛、不能控制的超出事件。

  這個晚上是例外。

  他狠狠地哭過後,不客氣地進浴室洗掉身上令他難受的污漬(雖然那是從他身上出來的東西,不過他一時沒有想到,也不計較這樣的形容),因為門鎖住了,而房間位處十五樓,所以他只能選擇坐在角落,如往常一般發呆,然後不知覺間沉沉睡去。

  喚醒他的是咖啡香。待他醒來的時候,他看到伏羲正在餐桌前,用水滴法沖調咖啡。而他身上,不知何時已披上了絨毯,而且抱上了床。

  醒來時,他直覺性地縮起身子,驚懼了一下……待他發覺到什麼都沒發生的時候,卻見那雙澤藍的眼珠正有趣地,似凝睇又似觀察般看著他。他帶著敵意地瞪了他一眼,他毫不在意地露出笑意:

  「就某方面來說,你還真像野生動物。」

  他決意不理會伏羲的嘲弄,逕自到浴室裡去盥洗。出來後,滿室咖啡香。他恍惚了一會後完全清醒,喉頭乾乾地,他開口問道:

  「今天是幾號?」

  「一月二十九。吃過早飯再走吧。」他端來盤子。除了熱騰騰的黑咖啡外,還有烤得香酥的吐司,生菜沙拉,煎得像『旭日』般水嫩的荷包蛋。他抗拒地看著他,伏羲揚起眉來:

  「如果要做什麼,昨天就成了,用不著大費周章。」

  他略微惱怒地搶過來,伏羲哼笑了聲,轉身回到餐桌前,不再理他。他則啃了幾口吐司後,莫名地懷疑起來。

這個人……為什麼……

  他努力回想著,從昨天開始……儘管昨天喝醉了,過程他還記得,而有許多地方,不太對勁……

  從以前能夠清楚抓住他的情緒波動的人,只有望、玉鼎老師、和韋護三人而已。昨天遇到這個人開始,他突然發覺,自己的情緒從頭到尾,彷彿都被他掌控著,而且輕易地,就會得到挑弄,順利撩起平時不輕易展示的波動。以前望曾經得意地說,如果對他認識不深,或者沒有本事的人(用得意的無賴臉說的),會以為「楊戩」是個冷靜理智的男子。

  「伏羲」確實長得極像望,但並不是只有容貌相似這麼簡單而已。伏羲的敏銳、近乎隨性恣意、因為玩世不恭(或者裝出玩世不恭)而表現出來的神情,配合容貌,使他已不再那麼奇怪為何昨天會錯認。

  但再怎麼敏銳,也有可能在這麼短的時間內,就知道怎麼撩撥一個人的情緒嗎?而且他的撩撥,是往「沒有威脅性」,很具技巧的方向進行,讓他懷疑起這一切都經過引導和計畫;否則若換做別人,他是不會那麼簡單地,被吃了便宜,還給挖出了情緒,最後竟然如此輕易放過了對方。

  而這以前,只有一個人能做到。

  雖然此時並不感到憤怒,卻既陌生又熟悉,那份熟悉卻又是陌生的,極……複雜的情緒。

  伏羲和望不一樣,也許有那麼部分相似;但完全是不同的兩個人。不相似的部分,他也覺得有股奇異的記憶被觸動,只是想不起來。

  極端無聊的比較。對自己冷冷地嗤了一聲,把咖啡一口喝光——同時想到,這種咖啡絕不可能從望的手中沖出來。

  「我要走了。」把所有的留戀拋下,他回頭看了那張想念的、相似的容貌一眼,冷冷地說道:「很抱歉給你添了麻煩。」

  「用不著客氣。」同樣冷冷的回答。

  沒有挽留和阻止(他本來沒有以為,能夠那麼輕易的;為什麼有這種想法?他也不知道),門關上了,他走了出去。

*  *  *  *  *

  走出大廈之外,陽光普照,恍如隔世。

看了看表,已經是十點多,快要十一點了。今天雖然微涼,陽光卻意外地刺眼,連皮膚都被晒得有些疼痛,彷彿他是不見天日的吸血鬼,碰到陽光,即將化為灰塵。

  沒錯,他有種將要化灰的錯覺,輕飄飄的,很不真實。他揉了揉太陽穴,突然想到昨晚喝成這樣,怎麼沒有宿醉呢?

  從昨天開始,一切都很奇怪哪。努力想要回想,昨天是怎麼走到那個酒吧的,卻怎麼也想不出來。

  他的記憶也不可靠了,還是早點回去吧。身體不太舒服,他好想躺在和望一起住的屋子、曾經和望一起睡過的床上,睡個幾天幾夜。

  原本打算要叫計程車,但是即使空車,招了手也不肯停,甚至連減速也沒有,連續五、六輛都是如此。他看了看自己略嫌凌亂的衣著,想到除了昨天的酒醉,之前閉關的七天,他幾乎沒有好好地吃過一頓飯,正確說來,雖然沒吃完,而且有些食之無味,但今天早上確實是吃得比較像樣的一餐。

  現在自己的樣子,一定很像鬼。想想,好像走出那個伏羲的房間之後,就一直被視若無睹;剛才在電梯裡,裡頭的人不等他走進去,就按了關門的鈕;若不是他動作快,早就被門夾住了。

  用走的好了,實際上也不遠。而且他好久沒在白天的時候出來了,雖然已經有些不習慣,但偶爾要晒晒太陽;睡過了,就來趕稿罷。坐個幾小時總會榨出幾個字的。

  走過幾條街,在異常嘈雜的人聲中,無意間從街角注意到,柏油路上用紅漆描的人形。「TVBS現場報導:一月二十八日晚間十一點,在xx街口發生車禍,死者是三十三歲的……」

好吵。走出麥克風的擴聲範圍,他皺起眉頭想。現在的新聞臺真無聊,難道每件車禍都要來採訪報導嗎?連死了都不得安寧……不過,記得昨晚經過的時候好像沒看到……大概是在那之後吧。這地方不常發生事故,恐怕是喝醉了才會被撞。紛亂地猜著,因為沒有湊熱鬧的興致,所以也沒問人,繼續經過昨天和韋護經過的酒吧,走回家裡去。

  電話答錄機沒有留言。他打了個呵欠,沖了一杯咖啡歐蕾,喝完後,漱了漱口,就倒到床上去,捲了棉被,拉回枕頭。昏昏欲睡中,他突然想到伏羲,想起了那人身上另一半熟悉的特質像誰。

  是望的異父弟弟,好像叫做王奕罷……以前常常來找他們。據望說,他是個靈媒,能和死者通話,也看得到所謂的鬼魂。不過,他並不太相信。

  那位王奕,似乎是因為家庭因素,吸過毒,打扮也很奇特,他記得他身上常常或掛或戴,一身的銀飾;而且瘦骨嶙峋,比望的身材,更糟糕得多。似乎因為從小到大,大部分的人都不喜歡、也不歡迎他,所以他總是一副冷淡的神情,以彷彿世間與他無關的嘲諷,甚至惡意處世。

  在基於是望的弟弟份上,他倒是常盡地主之誼,招待他吃飯,他對許多人都態度不佳,唯獨對望和他,稍有幾分耐性。在望的葬體上,他曾來弔唁一次,就沒再見過面,彷彿消失了般。事隔多年,難怪他幾乎要忘掉了他。

  好倦……什麼事,等他醒了再說吧。他闔上眼眸,不知怎的,他覺得這一次,他會做一個非常美好的夢。 
    

(END)

後記

  有人知道,我在寫什麼嗎?(汗)

  這篇小說真的是以任性始,以任性終,最後還莫名其妙跑出個王天君來(bb)。可是寫過程很過癮。有些是看書的時候,從中得到的靈感,或極喜歡的想法和句子;有些是我一直積存著,想說卻說不出來的話;有些是寫了之後,才發現:啊,原來我一直想寫的就是這個。雖然看起來不像正常人會寫的東西,技巧很差,表現能力有待加強,不過寫(END)的時候,真的,很滿足的感覺。

  雖然還有許多想寫的沒有寫出,不過我覺得這樣就夠了,再寫下去,不但超出能力範圍,而且旁生枝節。有趣的是,以前預算章數,總是超出預定;只有這篇,我開始寫「5」的時候,在想:嗯,總共要六回才能好好地結束吧。但寫到一半的時候,突然發現,五回就能結束了。真是破天荒第一遭。(而且這也是我第一次,把我寫出來的H給大家看……希望不會嚇到大家^^b)

  寫「5」中間部分,楊戩走出大廈的時候,我一個人待在屋子裡打字,竟然有點毛骨悚然、害怕的感覺。不過不這樣大概寫不下去吧。(能不能讓大家也感受到,我就不知道了)而開頭的句子「在迷惘的時空中,尋找答案」,是從我相當喜歡的一首歌裡的歌詞(看過柯南動畫的,大概就知道^^b)。那首歌我每次聽,每次都會有想哭的感覺,真不知為什麼。(汗)

  這篇小說受到朱天文的「荒人手記」、村上春樹的「國境之南、太陽之西」和「挪威的森林」,以及電影「靈異第六感」的影響。前三本我很建議大家去看(^^)。至於電影嘛,我覺得好壞兼半吧;應該說,是最後的結局,還有海利喬奧斯蒙的演技極為出色,不過也有些恐怖的部分(bb)。「流沙.灼焰」的結局,可以說是受到電影的影響而決定的。

  廢話一堆。總之,寫完了真好(^^)。如果再沒跑出什麼靈感,我會乖乖回去寫「落櫻」了。請各位期待吧。(還有人要看嗎?bbbbbb)

                         by翎

後記 修改起由

  算起來,這是修改過後,加上第一版完成貼上的,第四版。

  第二次、第三次修改是為了要交作業。(天音:這種東西妳也敢拿給老師看?|||||||)這段過程感謝lake被我騷擾的期間,所提給我的意見^^///。而第四版除了修改一些覺得語焉不詳的地方外,還加了一個,當初要寫這篇小說時,原本要寫但始終插不進去的過往。雖然只是輕輕帶過而已,但在比例上,總算,不再是那麼失衡了。(這點我一直深以為憾)

  感謝kkcity上曾經給我鼓勵的友人們,以及www上喜歡這篇小說的讀者。雖然距離第一版已有半年,但這對作者而言是永不嫌遲的動力。^^

                        by 翎   


_________________
<感想...... by 殘魂>


其實從這篇小說的第一版就很喜歡了,
修改版又將感情解析的更清楚了一點,
是比較容易理解一點,不過想像的空間小了點就是了

而且比起第一版,楊受的感覺比較多(心)
(就會注意這種....)


_________________
<原來是這樣啊……^^b by 翎>


不久前被友人說「比較喜歡修改版」,心裡卻無法真正高興起來,但不太明白理由……看過殘魂殿的回文才明白了。

沒錯。修改版是把感情解析的比較明確,但相較之下對無法兼顧「想像」這點感到很遺憾。

也許難過的是很少有人注意到「意象」的鋪排吧。畢竟還是故事比較容易懂。

總之,謝謝殘魂殿的意見。^^

楊受的感覺比較多嗎?這……^^bb(沒有意識bb)

_________________
<嗯嗯... by 殘魂>


聽翎殿如是說,
那魂就不好意思的直言了,
我一直不敢說....整體而言...
(小小聲)其實我比較喜歡第一版^^b
不知道為什麼,每個人的感受不同吧!
不過說說給你參考,
就當一個普通小讀者微不足道的小小心聲吧!

_________________
<Re: 流沙.灼焰 5(修改版,完) by 螢(為文煩惱中…)>


認真看完後:
等一下…讓我想一下…

嗯…這整篇故事是「現代聊齋」!?
死去的望附在王奕身上,照顧酒醉的楊戩,順便!@#$%^&*沒成功?
第六感生死戀嗎?(突然感覺自已在看鬼故事了!)

嗯…以前在太楊居中看見時,是只看到1~3。
那時根本不知道是翎殿寫的(/////…你差不多一點!)
也沒想過要看續集…(看過就忘?)

翎殿的文字啊…對耐性不佳和閱讀能力只有小學生程度的蟲蟲而言啊…是不容易消化的。
(不是說翎殿寫得不好噢!只是因為蟲的閱讀能力有問題罷了!) 


_________________
<Re: 流沙.灼焰 5(修改版,完) by 翎>


(笑)鬼故事嗎?^^;;

故事的結局可以有很多種情況啊^^,不過螢殿的推測是最直接的一種。^^b

不容易消化……那可能是我寫得不夠好,再不然就是「閱讀適性」的問題(因為我發現我喜歡的作家螢殿都不喜歡^^b),所以,請不要說自己的閱讀能力有問題,每個人都有選擇喜歡的作品的權力啊。^^ 

_________________
<欸~ by lakeside(又是我…)>


欸~這次我完全沒有找碴的意思哦~ (趕快撇清~^^b) 
嗯…看完了<荒色>再回來看<流沙.灼焰>,果然覺得<流沙>是部喜劇的作品~ ^^|||
如同陷身流沙般,一點一滴地被吞噬……
烈焰灼身,卻不若身陷流沙的無能為力,就像翎的文筆,沒有大起大落,起伏卻都在她細密如沙的筆下,不知不覺中,埋身沙塚……
唉~ 這該算是已經逃不了的死忠讀者一號的墓誌銘嗎? ^^|||
記得第一次看到的流沙的後半部,明明是晴天,發冷的感覺卻從背脊一竄直起……
如果有人注意到的話,從信件、報導的穿插,其實,一個虛虛實實,真假變幻,幽暝之間的隱約暗示,也就不會太難猜吧……
活著的人是否真的活著? 死去的人是否真的離去……
呃…不過,那也只是我個人的解讀,而這篇小說,也許,是能更富有多重的詮釋的~~ 
說真的啦~~ 就算會被翎罵我在拍馬屁也就認了~~(可是我說的是真的呀~~ @@ 認真!) 我覺得很多報紙副刊的水準也還夠不上我們翎女王的手筆呀~~ ^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