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 ※ ※ ※ ※ ※ ※ ※ ※ ※ ※

楊太的同居生活

※ ※ ※ ※ ※ ※ ※ ※ ※ ※ ※

 



「我已經受不了!」在速食店中,望咬著漢堡,口齒不清的對著普賢喊道!

「…^^什麼?小望,你最近不是才追到你夢寐以求的紫眼小羊嗎?現在你應該是和他幸福無比,甜甜蜜蜜的談戀愛才對啊!」

「我當然是和戩很幸福的!只是--」

「慾求不滿?^^」普賢嘻嘻嘻的笑。

「對!沒錯!我的確是慾求不滿!」望再捶一下桌子!強烈的表達他的不滿!

「^^望…這裡可是公共場合…」普賢被周遭客人的視線剌得好痛…

「我和戩啊…情人節相遇(是啊!這真是不幸的開始… by臉上一排黑線的楊戩),春假時一塊約會旅行(←那時是學生會的例行旅遊! by楊戩),暑假時又經常見面出去…(←那時是我免費當你的家庭老師,你想成什麼了!? by頭爆青筋的楊戩),好不容易終於在聖誕節(←…啍…… by被拐到,已經無話可說的楊戩)互相告白,然後同居到現在--已經一個學年過去了!」公園中,望握緊拳頭!「對吧?我們的進展不會太快吧?我應該沒有讓他退縮吧?」

「…^^…也就是說,你想進展到C,可是他不要?」普賢已習慣從他亂七八糟的語法找出線頭,拆解。

「是啊,而且我覺得他這次真的很聰明…」望撩起落到額頭上的頭髮:「每次,氣氛好,燈光佳的時候…」



***



「戩∼∼(心)」

「哇!你幹嘛!我在做菜--」藍髮少年一回頭,就立即被情人溫潤的唇的堵住話頭:「嗯…」沈浸在唇舌交纏中……



***



「沒錯…到這裡都很好,一切OK…」

「嗯…^^」

「可是,如果我把手摸上他的腰的話--」



***



「唔!?不要…住手…望…」沒錯,當他想愛撫紫眼小羊的話,小羊就敏感的嘻嘻笑了起來…



***



「他真的很怕癢…而且,一旦讓他覺得癢的話,無論摸他那裡,他都會笑…」

「那不是很好玩嗎?」普賢依舊是嘻嘻嘻的。

「對啊,真的很好玩:那時摸他手臂他也會--我不是要談這個!」望疲累的倒在好友的肩上:
「普賢…我真的好累…每次想抱他的話,他都發出那種尖笑聲的話,那真是破壞氣氛啊…」

「好像是很麻煩的狀況呢!^^」普賢摸著望的頭,事不關已的微笑。



***



「我回來了∼∼」和朋友訴苦完後,望回家了。
其實他也覺得現在的生活很幸福,為了這種事煩惱簡直是無病呻吟!
望嘆了口氣,本來,他自認為自已是清心寡慾的人的說……
只是…望走進房間,看見楊戩倒在超大雙人床上睡覺…他真的很想和他做一次嘛!看看他那時的表情…
撩起楊戩的青髮,再看髮絲散落--他也自認自已是很正常的男生,對戩一見鐘情乃是上帝的玩笑,除了他,他也不會想看其他男人的裸體。
俯下身,望親吻楊戩的髮、眉、眼、唇……一直往下…

「唔…」楊戩動了動,但似乎還沒醒來。

這也許是機會!在戩還沒完全醒來之前,挑逗他到有『那個意思』的狀況…望想道,更加賣力的親吻。

「…望?」楊戩總算是迷迷濛濛的醒來:「怎麼你--」

「別說話。」望解開楊戩的襯衫,親吻他,舔他。

「唔…望…」楊戩似乎很陶醉抱住了望的頭。

太好了!這次也許真的能成功!望竊喜的想,然後要把手摸到他鎖骨時--

「啊!不要…」楊戩開始顫抖,不妙!「不要這樣…你不要老是搔我癢嘛……」
楊戩開始捲起身體,笑起來了!

誰在搔你癢啊!我是要和你做oo××!@#$%^&*的事情!望生氣的想,隨即自暴自棄的伸出了碌山之爪:「對!我就是要讓你笑到翻掉!」

然後,今夜和其他眾多苦悶的夜晚一樣…望把楊戩捉弄到笑到累、睡著為止……

看著楊戩美麗的睡臉,望嘆氣:我還要過這種生活多久啊∼∼望不禁在心中悲嗚著。



--



蟲的廢言:

這篇是昔日在「望風柳月」中,
為了響應一個接龍活動「楊太的同居生活」而寫的文章,
試寫了這篇後,受到了夏實殿與翎殿的鼓勵,又再寫了下篇的。

 


※ ※ ※ ※ ※ ※ ※ ※ ※ ※ ※

楊太的同居生活續篇

※ ※ ※ ※ ※ ※ ※ ※ ※ ※ ※



今夜,又是望企圖和楊戩甜甜蜜蜜的(嗶--)不成,又搞成搔癢大會的一夜。

「啊∼∼我受不了!」將楊戩整得喘不過氣來後,望坐在楊戩身上大叫!

「怎麼了…」楊戩還在笑著。

巧笑倩兮,他不知讓戩那笑容奪去心魂多少次了,望悲哀的想:他能在面前這樣大笑是很好啦…可是……
「我想跟你做。」單刀直入,真是的∼∼他向來不是這種人∼∼他本來想把他慢慢騙到手的說…(這樣比較有趣嘛!)

「做…望,你說上床嗎?」楊戩支起手臂,睜大紫眼問道。

看吧!這隻純真的紫眼小羊根本不知道他的心思:「我們同居都一年了!而且--我們也算是情人吧!」
望沒啥自信,說同居,其實也是為某些不可抗拒的因素…他們才住在一塊的。
「還是你覺得太快,所以每次都用這種方式躲過?」望不安的。

「我沒有這樣想!嗯…我以為你每次都在捉弄我…你從以前就很喜歡捉弄我不是嗎?」

「那,你到底做不做?」話已經攤開講了,望已毫無顧忌了。

「這麼說…你以前的搔癢,其實是想愛撫我?」楊戩還猶自思索中。

「對啦--你到底是--」

「可是我真的很怕癢…那麼就這樣吧!望,」忽然,他將望推倒,俯下身,落下的青色髮絲讓望想打噴嚏:「就由我來抱你吧!望。」

「戩…唔!」還來不及回話,望的唇就被楊戩堵住:「嗯……」很快的,他沈醉了…
之前的他由主動的吻,跟楊戩的接吻技巧一比,簡直是小孩子的遊戲!望暈眩的想。

「我不想那麼快的,望。」戩放開他:「因為我們都還是高中生…而且,我們住在一塊也因為父母的關係…也算不上什麼同居…」

我們是情人,而且也算是同居啊!望軟倒在他肩上想道。

「但…你要的話,我很樂意滿足你。」楊戩再度吻住他,手探進他的T恤中……

「唔…嗯…」望從搞不清狀況的驚喘變成甜美的呻吟……

「望,你的聲音真好聽。」戩的讚美讓望覺得很不好意思卻又…「啊!」戩的手指握住他的要害!:「別…」

「你好漂亮…」紫瞳詭媚,望看著楊戩的臉,覺得:他不知比自已漂亮上幾百倍呢…

「別……」微弱的,想抵抗戩的親吻,戩的手…想抵抗這要席捲他的情慾浪潮--

戩跪在兩腿之間,分開他的臀部:「可能會有些痛…你忍耐一下。」細長手指插進去!

「啊…!?」痛覺頓時充斥望的整個思緒:「好痛…你…」碧眼蓄滿淚珠。

「望,喜歡我嗎?」戩舔吻他。

在說什麼鬼話啊!換做是別人對他這樣做,他不把那人大卸八塊才怪!望模糊的想。

「我要繼續了。」什麼繼續?啊--望感覺戩的手指的抽插:
「不--不要…好痛…」他破碎的呻吟,一邊卻有種異樣的感覺……那種感覺逐漸凌駕於痛感之上……「唔--」

「望…我好喜歡你……」戩舔到他的耳垂,輕聲說著。
「好嗎?就把你的全部…交給我吧!」

「啊--!」比手指還粗熱的分身貫穿望!「戩…好痛……」望死命的抱住楊戩。

「抱歉…你馬上就會覺得舒服了…」楊戩緩緩的動了起來…

--接下來的畫面,請大家自行想像--by寫不下去的蟲。

好累…沒想到會那麼累…望倒在床上,兩眼呆滯的看著天花板。
一旁剛剛把自已整得死去活來、整到哭的罪魁禍首卻還在親吻著他的手臂。

「夠了吧!你!」望把手臂抽回來。

「你覺得怎樣?望?」楊戩笑咪咪的:「感覺如何?」

「累死了…也痛死了…」望睨到楊戩愧疚的表情,又說:「算啦…感覺很好…一開始除外。」

「下次還想做嗎?」楊戩又笑顏逐開了。

「可以啊…雖然剛進去時真的痛得想昏過去算了…」望說著說著,忽然起身:「那下次換我抱你!」

「啊?」楊戩呆住:「這…不好吧…你知道我很怕癢的…」

「沒差,只要不愛撫你就好了。」望看到楊戩冒汗的額頭:「你該不會…怕癢也怕痛吧?」

唔!被說中心事,就算是天才楊戩也敵不過全校第一詐騙師望,雖然楊戩搖手辯白:「不…沒的事…」

「不管!下次對調!只有我痛太不夠意思了!」

「望…^^b」



--



後記:

這是楊太…是整篇都在(嗶--)的混文。

@有的沒的…

其實,蟲真的很怕癢…幾乎只要他人有意的輕輕碰觸就會癢。

去看腳時,按到某些地方,也跟推拿師父說:
「會癢。」令推拿師父們大感驚異,捏著蟲的腳,捉弄了蟲好幾次。(嗚…T_T…)

這篇故事的靈感其實出於這種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