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 ※ ※ ※ ※ ※ ※ ※ ※ ※ ※

死神童話系列之 羊咩咩童話

※ ※ ※ ※ ※ ※ ※ ※ ※ ※ ※


好久好久以前(死神按:經典童話都是如此開始的.),在崑崙山的深處,有一座宛若人間仙境的小村莊,人們稱之為───桃源鄉.


桃源鄉裡,人人勤奮工作,大家都過著純樸的日子.





呃…這樣扯下去實在太無聊了…


那麼,我們來談談本童話的主角,太公望吧!





太公望,本名呂望;18歲,未婚;三圍保密;興趣和專長是騙吃騙喝及偷懶;最愛的食物是桃子;桃源鄉裡一位極為特殊的年輕牧羊人.





嗯?你問死神他為什麼極為特殊?


你確定想知道?真的?不後悔?





好吧!

太公望之所以會極為特殊是因為他的


───懶惰與狡猾.





喂!喂!是你自己說想知道的,別拿榴槤K死神啊!





是的,在所有居民都很努力工作的桃源鄉裡,成天愛偷懶的太公望是個非常特殊的存在.

有著一流的的頭腦卻不肯用在正途上,專門用來欺騙善良純樸的村民們,因此獲得了”崑崙第一詐欺師”的稱號.



儘管他常常耍花樣玩弄村民,但由於那極之清秀的標準美少年臉蛋,根本沒人拿他有辦法───典型以外表迷惑世人的惡魔.





介紹完了主角,接下來稍微提一下他的親人吧!





由於父母早逝的緣故,太公望和妹妹,呂邑姜是由兩人的舅舅,太上老君(別號老子)撫養長大的.


老子是桃源鄉裡,唯一比太公望還要懶的特殊人物,一年到頭皆待在自行研發出的懶人裝裡呼呼大睡,平均每三年才會醒來一次.與其說是他,不如說是他的立體影像將兩兄妹撫養長大直到現在;堪稱他為偷懶專家.





呂邑姜,太公望之妹,今年16歲.有著和他完全不同的個性,年紀輕輕便成了桃源鄉的裁判長.同時,她也是太公望唯一的剋星..





好了!囉哩八嗦的介紹就到此告一段落.

我們趕快進入主題吧!
***********************************************************************************
[哥哥,起床了!]
黑髮少女毫不猶豫地抽走了厚重的棉被,大聲地催促著在床的中央蜷縮成一團的紅髮少年.

[唔…好冷…]
少年翻了個身,喃喃唸了幾句後,再度沉沉睡去.

[…]
少女很平靜地自身後抽出一支覺醒槌,槌子底部還刻著”太公望專用”的子樣.

深深吸了口氣,舉起槌子狠狠敲了下去…
[太.公.望.你給我馬上起來!!]

[嗚!好痛!]
太公望自床上彈了起來,捂著頭上腫起的大包痛呼著.


[邑姜,妳下次可不可以換溫和一點的方式叫人起床啊?再這樣下去,總有一天我會被妳打成白痴.]
[沒差,反正你再笨也笨不了多少.]
[這是妳和哥哥說話的態度嗎?]


[你像個哥哥嗎?]
鄙夷地用眼角瞄他一眼.

[蠻橫的女暴君…]
不滿地小聲嘀咕著.


[你說什麼?]
[沒、沒什麼.]
***********************************************************************************
[啐!邑姜那個臭娘們,姬發那小子管不夠,還管到哥哥頭上來.]
太公望呈大字型躺在草地上,嘴裡咬著一顆桃子,絲毫不理會一旁四散的羊群.

[每天早上用那麼暴力的方法叫人起床,非法闖入別人家裡還在那裡嫌東嫌西.]
一年前,為了貪圖方便而獨自一人搬到羊圈旁的小屋生活.但因天性懶惰的緣故,屋子裡總是一片亂七八糟,慘不忍賭.

[老子不也一天到晚在睡覺,為什麼他就沒關係?]


無止境的碎碎唸…
***********************************************************************************
湛藍的天空被夕陽染成了一片火紅,天邊佈滿了艷麗的彩霞.


[好了!也差不多該回去了.]
俐落地翻身起來,將羊群趕在一起.

[我有一顆大桃子、大桃子、大桃子、我有一顆大桃子,啦啦啦啦啦~~~♪(改編自”瑪麗有隻小綿羊”,太公望作詞)]
哼著輕快的小調,隨著夕陽餘暉踏上歸途.

[汪!汪!]
一隻白色的大狗飛快地朝太公望奔來,背上還伏著另一團白白的東西.


[嗯?那隻狗怎麼了?]


[汪!]
大狗來到了他的面前,神色非常著急.

[你怎麼了?]
太公望疑惑地打量著大狗,發現牠背上背著一隻…
[…小羊?]


那確實是一隻小羊,一隻非常可愛的小羊.


[嗯?受傷了?]
小羊的腿上血跡斑斑,似乎傷的不輕.

大狗咬住太公望的衣襬,眼裡是一片哀求的神色.


[你要我幫忙救牠?]
[汪!]
[跟我來吧!]
***********************************************************************************
[普賢,牠的情況如何?]
太公望有些擔心地詢問著身旁有著天藍色短髮的清秀少年.

[小望你放心啦!我已經替牠包紮好了,休養幾天就沒事了.]
普賢收起了繃帶和剪刀,臉上掛著溫柔的笑.

[呼~~~那就好.]
總算鬆了一口氣.

[你的小羊朋友已經沒事囉!哮天.]
普賢伸手摸了摸站在一旁的大狗.


[嗯?你怎麼知道牠的名字?]
[看牠的項圈呀!]


兩人的視線移到仍在昏睡中的小羊身上.


[不知道這隻小羊從哪來的,居然會受那麼重的傷.]
[假如我們找不道牠的主人,小望你打算怎麼辦呢?]
[就留在我那啦!反正我是牧羊人嘛!]
[但是,小望你連自己都照顧不好的說.]
[喂、喂、喂!你很毒喔!]
[呵呵…我是實話實說啊!]
****************************************************************************************
窩在床上的可愛小羊輕輕動了動,緩緩地睜開了紫色的眼睛.
大大的眼珠子滴溜溜地轉呀轉的,好奇的打量著四周.

將周遭都打量了一圈後,臉上是一付驚嚇過度的神情.


這整個環境只能用”亂”這個字來形容───衣服丟的到處都是,桌上積了許多灰塵,再加上滿地的桃核.


去過了許多地方,可從來沒見過哪一個人的家可以亂成這樣…如果這還叫”家”的話…





[汪!]
哮天犬自房外衝了進來,興奮地伸出舌頭不停地舔著小羊.
小羊的眼裡充滿了笑意,任憑哮天犬舔著.


[咦?你醒了啊!]
太公望也跟著跑了進來.


小羊偏著頭,仔細地觀察著他.


[汪!]
哮天熱情地撲了上去,舔著太公望的臉頰.


[好了好了!哮天你真的很愛撒嬌耶!]
走到床邊彎下身,注視著小羊.


[我問過這附近所有的牧羊人,但他們好像都不是你的主人.所以,我想你就暫時和我住在一起吧!]


小羊的紫眸眨也不眨地望著他,極為緩慢地點了點頭.

[太好了!我叫太公望,以後還請你多多指教了.]
碧綠的眼眸仔細地端詳著小羊.
[你好像比哮天還聰明呢!不過,我得替你取個名字才行…不過,我最不會幫人取名字了…]


[嗯…你的眼睛是紫色的,很特別的顏色……叫你紫薇好不好?]
小羊毫不遲疑地搖了搖頭.

[那…紫荊?]
再度搖搖頭.

[紫羅蘭?]
搖頭.

[紫丁香?]
搖頭.

[紫菜?](死神按:有羊會叫這種名字嗎?=_=|||)
搖頭.

失去了原先就不怎麼多的耐性.
[嘖!你真的很挑耶!乾脆叫你小紫算了!]

小羊美麗的紫眸在瞬間充滿了殺氣,像是在說”你有膽就試試看”.

[開玩笑的啦!我再想想就是了…]


絞盡腦汁不斷地搜尋著之前所有聽過的名字,眼角餘光撇到了一旁邑姜在無意間留下的書,”清源”二字映入眼簾中.


[那就叫你清源吧!這是我能想到最好的名字了.]


小羊歪頭考慮了好一會兒,總算點了點頭.


[呼…我還從沒見過和你一樣龜毛的羊…]
***********************************************************************************
小羊就這樣在太公望家住了下來.

因為傷勢仍未痊癒的關係,平常太公望去牧羊時,就由哮天犬在家陪著牠.


不知為何,太公望總覺得小羊總是以嫌惡的眼神看著凌亂不堪的屋內
─── 一種帶有潔癖的眼神.

隨著小羊逐漸康復,太公望察覺到牠的眼裡似乎悄悄地下定了某種決心.
***********************************************************************************
夕陽西下,太公望結束了一天的工作,趕著羊群們踏上回家的路.


[嗨!小望!]
普賢帶著微笑朝牠走了過去.

[普賢?什麼風把你給吹來了?你的小仲仲呢?]
抬起頭笑笑地看著老友.


[仲他進城辦事去了,所以我想去你家看看那隻可愛的小羊是否還活著.]
[嘿!你是什麼意思?我又沒虐待清源!]
[哦?小望你替牠取名叫清源呀!很好聽的名字唷!]
[我從邑姜的書上找到的.]
[原來如此,我還在想小望你什麼時候有辦法替別人取這麼有水準的名字了.]
[普賢…你肯定是個躲在天使外殼裡的惡魔……]
[呵呵…小望你怎麼可以這樣說人家呢!]


兩人就這樣一搭一唱地一同返回太公望的家.
***********************************************************************************
把羊全數趕進羊圈後,太公望和普賢便朝小屋走去.


[嗯?好香的味道喔!]
才走到門口,一陣令人垂涎三尺的香味便從屋裡飄了出來.


[小望,你有煮什麼東西嗎?]
[沒有啊!我們進去看看好了,搞不好是邑姜她弄的.]
[可是小姜有這麼好的廚藝嗎?]

[誰知道?進去就知道答案了.]
太公望二話不說地開了門.


[!!!]


兩人同時呆立在門口.





一間打掃的一塵不染的客廳出現在太公望和普賢面前,擦的亮晶晶的窗戶和地板還閃著耀眼的光芒.





[這、這是…]
太公望完全說不出話來,只是瞪大眼睛死盯著眼前的”奇蹟”.

普賢回過神來,伸手探了探太公望的額頭.
[沒發燒啊…小望,把嘴巴張開,啊~~~]

[啊~~~]
太公望聽話地照做了,但隨即恢復了說話能力.
[普賢,你在幹麼啊?!]

[檢查小望你有沒有生病呀!]
普賢理所當然的回答,並開始進行全身檢查.


[我好端端的哪會生病,你秀逗了嗎?]
[小望居然會把家裡打掃的這麼乾淨,一定是生病了.]


太公望哭笑不得地看著老友.
[這不是我弄的啦!]而且你說話也太狠了吧?


[不是小望你弄的?]
[沒錯!我怎麼可能會去做那麼麻煩的事啊?]
[呼…你確實沒生病.]
[喂…]


[汪!]
哮天犬搖著尾巴熱情地迎了上來.


[好久不見了,哮天.]


[哮天,清源呢?]
太公望摸著哮天犬的頭,轉頭尋找小羊的身影.


像是回應他的呼喚似地,小羊緩緩地自房間走了出來.


[你今天還好吧,清源?]
太公望走上前,抱起了小羊走到普賢身邊.

[普賢,清源在這.你再替牠檢查一下吧!]
一付關心心愛寵物的神情.

[喔!好!]
普賢溫和地對小羊一笑.
[清源,我們是第二次見面囉!讓我再幫你檢查一下你腳上的傷好不好?]

小羊乖巧地點了點頭,像個聽話的好孩子.


[嗯…傷口復原的狀況良好,再過一陣子就可以痊癒了.不過…]
[不過?]


普賢指了指窩在太公忘懷裡,看起來昏昏欲睡的小羊.
[牠看起來好像很累的樣子.]

[清源,你還好吧?]
太公望關心地凝視著小羊.

小羊用頭蹭了蹭他的胸膛,用眼神示意要他放心.


[對了!你們兩個今天有沒有看到有誰進來家裡?]


小羊和哮天犬很有默契地搖了搖頭,但眼裡卻同時閃過心虛的光芒.


普賢猛然蹲下身,自光潔的地板上撿起某樣東西.


[小望,你看看這個.]




一根閃著海藍色光澤的髮絲.




[看來,也許是小望的愛慕者的傑作唷!]
[我的愛慕者?!]
[對呀!有這麼漂亮的頭髮的人應該長的也很不錯喔!]


小羊靜靜地靠在太公望的懷裡聽著兩人的談話,清澈的紫眸裡閃著複雜的光芒.
***********************************************************************************
自那一天起,每當太公望趕著羊群回家後,餐桌上都早已擺著熱騰騰的飯菜,換下的髒衣服也都洗好晾在屋外.屋裡屋外全都保持的乾乾淨靜,整整齊齊,彷彿脫胎換骨了一般.


這個驚天動地的大消息馬上傳遍了整個桃源鄉,引起居民們不同的臆測.


[一定是有人看不下去哥哥邋遢的生活習慣,就直接動手幫忙整理了啦!]
勤奮工作的裁判長淡淡地表示.

[搞不好是哪個大布丁妹妹看上你了喔!]
裁判長的花花公子男友擠眉弄眼地說道.

[管他是誰,反正不收費就好.你剛好可以省下不少請傭人的費用.
視錢如命的商人打著算盤分析道.

[你還真好命哪!每天有人幫你煮飯洗衣加打掃房子.]
臉上有道疤的少年感嘆道.

[不是強者的人,我沒興趣.]
愛搞破壞的法寶人冷冷地說道.

[一定是某個害羞的清純美少女,對不對,親愛的?]
綁著兩根沖天辮子的少女陶醉地幻想著.

[我倒希望妳和她一樣害羞.]
某隻拼命掙扎的地鼠說道.

[呵呵…我知道是誰,但不能告訴你…否則就沒好戲可看了.]
躲在柱子後的小丑不懷好意地笑著.

[zzz…]
依舊在沉睡中的偷懶專家.





太公望也一再試過詢問小羊和哮天犬,卻只換來了一羊一犬做賊心虛的神情.





[不管是誰,我都一定要把你給揪出來!]


終於按奈不住性子的他,暗自擬定了某項計劃.
***********************************************************************************
[我出門了,你們兩個要好好看家喔!]


如同往常般,太公望趕著羊群往草原前進,只留下小羊和哮天犬在家.


當他走到半路時,普賢和一名金髮男子早已等候在路旁.


[嗨!普賢、聞仲,今天就麻煩你們了.]
太公望將羊群交給了兩人,準備準身往回走.

[嗯!小望你加油吧!牧羊的事就交給我和仲就好.]
普賢笑咪咪地接過牧羊人專用的木杖.
[那…先預祝你成功囉!]

[謝啦!]
太公望對他一眨眼後,立即朝回家的方向走去.


[賢,太公望他究竟是要做什麼?]
[小望他要去埋伏等待那神秘的藍髮人吧!]
***********************************************************************************
如同普賢所說的,太公望確實是回去埋伏在小屋外,等待著那神秘的藍髮人出現.





小心翼翼地把頭探到窗口,安靜無聲地窺視著屋內的情形.


一段時間後,小羊緩緩地自房間內走了出來朝廚房前進,身後還跟著哮天犬.





[嗯?清源和哮天?牠們兩個要做什麼?]
太公望目不轉睛地盯著牠們,邊小心不發出任何聲響地移到廚房的窗戶外頭.





突然,小羊的身上發出一到刺眼的強光.





[唔…怎麼回事?!]
受不了刺激地瞇起了眼睛.





強光消失後,一抹藍色的身影取代了小羊原先的位置.





[那、那是…?!]
不敢相信地瞪大了綠瞳.





那是一名留有海藍色長髮的美少年,清麗的面龐使人難以分辨出他的性別,澄澈的紫色眸子散發著一股致命的吸引力.





[呼…今天也要努力工作喔!小哮.]
略為低沉的聲音非常悅耳動聽.

[汪!汪!]
哮天犬搖著尾巴,親暱地用身體磨蹭著少年.


[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清源牠變成了…人類?!]
太公望依然未從震驚中恢復過來.


[汪!]
似乎是發現了太公望的存在,哮天犬倏地衝向窗口,探出了頭.

[小哮,怎麼了?那裡有什麼嗎?]
少年跟著來到了窗邊.





[啊!!]
紫色對上了綠色.
***********************************************************************************
[很抱歉,剛才嚇到你了.]
少年遞給太公望一杯桃子汁,嘴角帶著歉意的微笑著.

[沒關係,你不用在意.]
輕啜了一口桃子汁,視線依舊定在前方的麗人身上.





沉默在周圍擴散著,兩人一時間都找不出適當的話來.





[對了!你的本名是什麼?我總不能繼續稱呼你為清源吧?]
終於打破了沉默.

[對喔!你不提我倒忘了.]
少年展露出炫目的笑容.
[我叫楊戩,來自金鰲島,還請你多多指教了.]

[嗯…很不錯的名字呢!]
太公望也跟著露出笑容.
[我知道這有些失禮…但我實在很想知道你為何會變成一隻羊?]





楊戩低頭沉思了一會兒,再度抬起頭看向他.





[因為在13年前,我中了一個詛咒……]
***********************************************************************************
回溯至13年前───


剛滿4歲的小楊戩和母親,妲己一起到蓬萊島探望一位房阿姨───女媧.





[媽媽,那個阿姨也和媽媽一樣漂亮嗎?]
天真無邪的小楊戩抬起頭好奇地問著母親.

[嗯…那個阿姨呀……待會小戩你見到她的時候就知道囉~~~(心)]
妲己的神情看起來有些古怪.





在見到女媧的那一剎那,小楊戩那純真的心徹底地被摧毀了.






[小戩,她就是你的女媧阿姨唷~~~(心)]
妲己笑著幫已嚇呆的兒子介紹.

[媽媽…]
稚嫩的童音帶著濃濃的哭腔.

[嗯?小戩怎麼了~~~(心)]

[那、那個ET…真的是我的阿姨嗎?]
清澈的紫色大眼睛充滿了淚水.

[你這小鬼說什麼?!]
女媧的臉上爆出一條條的青筋.

[哇~~~媽媽救我,ET好可怕喔~~~]





[啪!!!]





女媧理智斷線的聲音.
***********************************************************************************
回到現在───


[女媧在氣到失去理智的情況下,對我下了詛咒,使我變成了一隻羊.隨著詛咒的效力逐漸變小,我開始能在白天恢復人形,但依然無法完全解除它……呃…你在笑什麼?]
楊戩看著面前差點笑到岔氣的太公望,表情是一片疑惑.

[哈哈哈……沒、沒什麼…哈……只是覺得你好可愛……ET…噗哈哈哈……]
努力地控制住笑聲,斷斷續續吐出一個不甚完整的句子.

[……]
無言地注視著笑到上氣不接下氣的某家庭害蟲,心裡忽然有一股想殺人的衝動.

[咳…難道那詛咒沒有解除的方法嗎?]
總算止住了笑.

[有是有,只是…]
絕麗的面孔上有著一絲為難.


[告訴我嘛!也許我有辦法幫你解決喔!]
[可是…]
[…好吧!]


實在拗不過那像正在乞求的小狗般的閃閃發光眼神攻擊.


[解除那詛咒的唯一方法是……]
面頰上泛起一陣紅潮.
[我得和男人…做那種事……]

[啊──?!]
當場傻了眼.
[…你那阿姨怎麼這麼變態呀?]

[也就是因為這個原因,我一直無法解除詛咒……]
無奈地嘆了口氣.
[其實我這次離開金鰲島,是因為我父親的部下主動提出要替我解除詛咒的要求.可是我實在不太喜歡他,所以就這麼溜出來了……]哼!打死我都別想讓趙公明那傢伙對我OOXX…

[哦?]
綠的驚人的眼珠子轉呀轉的,一項陰謀在心中漸漸成形.

[楊戩,你剛才說要解除詛咒,就要和男人做那種事對吧?]嘿、嘿!這麼可愛又好吃的優質小羊送給別人太可惜了.

[呃…是的.]

[任何男人都可以嗎?]與其拱手讓人,不如自己吃掉.

[大概吧bbb]呃…怎麼忽然有一股寒意?
毫無警覺心的小羊.

[那我也可以囉?]呵呵…我真是太聰明了.
心懷不軌的牧羊人.

[什麼?]
[就當你幫我煮飯洗衣打掃房子的報酬吧!]
[你、你…唔!!]





於是,我們可愛純潔的紫眼小羊就這樣被邪惡狡猾的紅髮牧羊人給吃了…(汗)





接著,如同所有的童話一般…





牧羊人和小羊從此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死神按:經典童話都是如此結束的.<一鞠躬>).


~The End~
***********************************************************************************
死神的地獄之音:
呃…基本上,
這是一篇沒什麼主題,
純粹惡搞的文,
大家看看就算了吧(搔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