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 ※ ※ ※ ※ ※ ※ ※ ※ ※ ※

花葬-4

※ ※ ※ ※ ※ ※ ※ ※ ※ ※ ※


仔細的,太公望將病患的資料歸檔排好,等到全都弄好後,他繞回書架,拿起一
本厚達十公分的辭典就往趴在書桌上的那隻姬豬?──不對,是姬鴨?──不不
,還是姬蛋?──好啦好啦,是姬發的頭上用力砸去──絲毫不留餘力。

「痛痛∼∼好痛啊!!」姬發慘叫著,手捂著頭不停的搓揉著。

「廢話,不痛的話幹麻打你?」太公望一臉悠哉,對姬發的情況不聞不問──反
正又不是他痛,管那麼多做什麼?順手把書放回原位。「我的辦公室可不是拿來
給你睡覺用的。」

「哎呀,反正你平時都這樣在用,我只不過休息一下你也要計較?」

「你若想休息,我認為普賢會很歡迎你去的。你幹麻不去找他?」皺眉,開始有
點不耐煩,實在不想浪費時間在這無聊的對話。

「他跟聞仲出去了。」

「沒關係,反正還有人會陪你。」

「嗯?誰啊?」

「現在朝我辦公室來的那位。」

應了太公望的話,一陣腳步聲傳來,門幾乎在同一時間就被用力的打開,站在門
外的正是唯一能剋住姬發的人──呂邑姜,號稱全醫院最能幹的秘書。

「邑…邑姜!?」姬發臉色發白,額上冒汗,有些害怕的望著邑姜。

「“姬發醫生”,你很有膽子嘛!!丟下一疊的報告不處理,跑來別人辦公室鬼
混!?你真的是不想活了!!」身兼情人和秘書的職責,邑姜可說是非常稱職。

「對…對不起啦∼!!我下次不敢了!!」

聞言,邑姜的怒氣更是高漲───

「你還想要有下次!!!???」

火山爆發真是一件恐怖的事。端著茶杯,喝著熱呼呼的熱茶,太公望舒適的躺在
椅子上,臉上帶著興味的看著這對夫妻上演這熱鬧精采的戲段,所想的話跟表現
出來的樣子完全相反。

不一會兒,姬發被邑姜拖著離去,不時還聽到他們熱鬧的對罵打鬧聲,辦公室一
下子便恢復平靜,像是什麼都不曾發生過。

靠在椅背上,太公望無聊的轉動著。眼看朋友都“雙雙”離去,他好想那隻紫眼
小羊啊∼∼不知他現在在做什麼?他還會記得我嗎?說不定在他眼裡,我只是個
莫名其妙的陌生人,頂多是眾多搭訕者中最詭異的一個,不過至少還能讓他印象
深刻(姑且不論好壞)。

已經多久沒見了呢?仔細算算,距上次碰面後,也才不過7、8天。

跟他認識後,又一同出去了幾次(被他死拖活拉使盡各種手段),但頂多只是吃
個飯(畢竟還只是個學生,要唸書的),可是對自己來說,只要能跟他相處,做
什麼也無所謂。而這短短的時間也讓他大概了解楊戩的個性───自傲、對凡事
都很認真,有著強烈責任感的好孩子。

越了解他,就越受到他的吸引。

真的好想他────

想到楊戩,太公望露出了柔和的笑容。

從第一眼見到他,就不自禁的被吸引著。追到他人,知道他的名字,甚至跟他要
了電話──這些都是自己始料未及的。

為什麼會有這種感覺?

從以前就覺得一見鍾情是件蠢到極點,且只會上演在電視上的肥皂劇中的老套戲
碼,卻萬萬沒想到對此嗤之以鼻的自己竟就真的碰上一見鍾情的對象。

忘了是誰說過:違背自己的感情是一件困難的事。

這個,就算是喜歡吧?

雖然才認識不久,卻異常渴望的想見他。想抱他,想輕撫他柔軟的長髮,想要他
那清澈的紫眸只映照著他───

奇怪,怎麼聽起來就像是欲求不滿的男子在性幻想?

甩了甩頭,想就此打消想抱他的念頭,於是起身離開辦公室,想說藉由別的事情
轉移注意力。

可惜老天好像特別想考驗他。

才剛走沒幾步,就被迎面而來的人給撞到。眼看對方就要摔倒,跟地面來個親密
接觸,太公望連忙手一拉,直接讓來人跌到自己身上。
第一個竄入鼻中的熟悉香味讓他稍稍楞了一下,隨即見到那永不會忘的青藍長髮
跟紫眼。


「戩!?」才剛想見他,他就真的來了?

「望?」怎麼又見面了?


還真是兩極的反應啊,縱使雙方各不知情。


太公望站起,並將楊戩從地上拉了起來。「你怎麼會在醫院?」

「我?來看病啊。倒是你,你怎麼會在這?」

「看不出來啊?我是這裡的醫生。」別有用意的指了指身上的白色袍子。

「呃…憑良心講,還真的看不出來。」這可是實話,像之前要他相信太公望比自
己大上幾歲,也是花了一段時間。


『我叫太公望,你好。』

『我叫楊戩。』

『你還在上學啊?幾歲了?』

『我?17了。』

『這樣啊…我23。』

楊戩突然被杯中的咖啡嗆到,頻頻咳嗽。『你23?』十足懷疑的眼光。

『你不相信?』挑眉,臉上一副習慣的樣子。

『我想沒多少人會相信吧?』

『要我把身分證拿出來嗎?』

『呃…我看還是算了,畢竟才第一次見面….bbb』

『那你相信了嗎?』

『相信、相信……』怎麼感覺好像被威脅?


回想結束。

楊戩苦笑,這才將思緒放回眼前。精神科?撇見了太公望掛在身上的牌子:真的
是看不出來(汗)。

「你說那什麼話啊…」裝出一付可憐兮兮的模樣,隨即恢復正經。「你生病了?
還好吧?」擔心之情溢於言表。

「還好啦,小感冒而已,多休息就行了。」聳聳間,一臉無所謂。話說回來,他
幹麻這麼關心自己?

想到,好像在這不久之前,也有一個人對我如此的關心,並且百般呵護著我──
─那是誰呢?
一陣鼻酸,很想哭───楊戩腦中一片混亂,思緒整個打結般,於是他放棄思索
這個問題。

耳中突然傳來太公望溫和有磁性的好聽嗓音,像是醇酒般引人入醉。

「對了,難得在這碰面,要不要跟我一起到中庭逛逛?」這麼好的機會不把握,
那真的是太可惜了。

太公望邀請著楊戩,但很顯然的,對方實在沒什麼理由好拒絕。

「嗯…」待會兒好像沒事,逛一下應該沒什麼問題。「好啊。」

於是,心懷不軌的太公望大野狼跟單純好騙的楊戩小羊便一同去郊遊──不不,
是一同去醫院的中庭逛逛。

事情真能如意料中發展嗎?


(待續)


呵呵….楊戩要小心啊,不要被太公望生吞下肚都不知道~^^
老實說,我寫文最最痛恨的就是描寫景色跟時間….討厭討厭麻煩麻煩!!!
可還是要寫啊…….
說實話,這篇還真多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