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 ※ ※ ※ ※ ※ ※ ※ ※ ※ ※

眷戀 16


※ ※ ※ ※ ※ ※ ※ ※ ※ ※ ※




害怕的感覺是什麼,被仇人追殺直到衝進死巷?

然後變成一隻待宰的羔羊。

那的確可怕,因為不知道的恐懼,不知道他會怎麼對你,乾乾脆脆捅你一刀?還是凌遲玩弄致死?或許前者還會讓你好過一點,一刀下去沒了感覺。後著就不同了,你必須看著自己傷口,一個接一個,越挖越深,於是你痛苦掙扎,卻死不了。

而他,正處於後者。

被迫到死巷,只能不住發抖。
那是他的 .. 爸爸。被挖絞著的心正在滴血不絕。

叮 …………

無法拒絕,因為已無路可逃。

「不 …. 不 .. 要 .. 碰我 …..」想閃開父親的手,卻反而給抓住臂膀,楊戩縮在地上,彷彿一個被虐小孩般的徬徨害怕。想抗拒,卻使不出力,只好將頭垂得更低,縮的更緊。

陷入深淵,掙扎 …….

掙扎 …..

只能不斷掙扎 …..

可是 … 可是 ..

抓不到東西 ….

抓不到 …..

任何東西 ….

只能沉入深處 ….. 越深 …..

越黑 ……

越 …….. 讓人 ……


心口緊窒 ……














不能呼吸 …..

叮 ………





你不知道嗎你所殺的是你的親生母親啊!!!!!

『戩兒 …. 我要你 …. 知道 ..』

黑暗 ……. 無邊無際 …..

你不知道嗎你所殺的是你的親生母親啊!!!!!

無限蔓延 ……

『媽媽 ….. 真的 …. 很愛 ….. 你 ….』

你不知道嗎你所殺的是你的親生母親啊!!!!!


『…..』那是 ….
你不知道嗎你所殺的是你的親生母親啊!!!!!

什 ..

你不知道嗎你所殺的是你的親生母親啊!!!!!

麼 …

你不知道嗎你所殺的是你的親生母親啊!!!!!

『你根本不該存在在這世上!你應該消失!消失!!』

消失 ………..

寒冷 … 冰水 …

快溺死了..

叮 …….

可怕的聲音 ….

「楊戩,為什麼要活的那麼痛苦 ……」通天教主雙手抓住楊戩肩膀,往外一使力,讓楊戩的手因往外而無法遮住極度不安的臉龐,雙眼也因而被迫接受注視。

死亡 …

死 …

消失 … 消失 … 對,他希望我消失 ….

「都是我的錯 .. 請你原諒我好嗎?」再認真的聲音似乎楊戩都無法聽見,楊戩只像個孩子,一昧的用害怕眼神泣說著,不要 .. 不要 … 不要 …….

對 … 消失 ……

『去死吧你!』

快消失 ……

「楊戩 ….」察覺自己所施的力道,通天教主放開他,一伸手觸及楊戩嚇出的冷汗,馬上感到楊戩再次縮瑟,雙眼緊閉了一下,彷彿正要接受什麼死刑。

叮 …….

接著,刀光閃在楊戩眼裡,跟小時後一樣,父親又拿刀指向他了「別再害怕了… 只要結束掉自己的生命,你就什麼都會忘了…..」

對 …

要他消失 …

所以要殺他 ….

殺了他 … 他

就不會在世上惹人煩了…

消失 …..

他早該死的 …

該死的 ……

該死的 …

為什麼會 ……

苟延殘喘到現在 …..

該死的 ….

他應該愧疚而死 …

應該鬱疾而終 …….

應該 ……

「不論是悲傷或難過的事 ….. 只要死了… 就不再重要了…」

對 ….

只要死了…

什麼都 …

不重要了….

無論是 …..

快樂 …..

或悲傷的事 ……

只要死了….

「這我最後能為你做的,原諒我 …..」

無法思考了…..

什麼都會忘記 …..

什麼都會忘記 …..

不會記得了……

『去死吧你!』

只要死了
只要死了
只要死了
只要死了
只要死了
只要死了
只要死了
只要死了
只要把刀子從這裡刺入 ……..

『嗯哼,死了算了!』

對啊 …..

沒有人在乎你 ….

沒有人在乎你 …..

不會有人在乎你 …..

根本不會 ….

有人在乎你 …..

死了…

就像空氣中 ……

消失的灰塵 ….

不會有任何的惋惜 …..

不會 ….


「楊戩 …….」


這麼希望我死?

希望你死的話我幹嘛冒雨帶你來醫院啊?

那你並不希望我死囉?

嗯哼,死了算了!


死了 … 算了…..

沒有價值的笨蛋 …
…..

沒有人會 … 難過的 …..

包括他 .. 對不對 …..

劃進胸口,

慢慢的,

鮮紅的液體 …..

從自己身體流出的 ……

是生命 ….

很深 ……………………

很 …..

深 ….


……………







碰!

※ ※ ※ ※ ※ ※ ※

「不行!失血過多,快!叫 ….」

「他的血型?血型啊!」



「小望 ….」

「…………」

不要 ….

不要 …….

不要離開我 …….

我還有事要對你解釋的啊 …..

他應該一回家就掏鑰匙的 … 幹嘛想戲弄戩 … 他若不故意在外面直按門鈴,楊戩說不定早被他救下來了…….. 為什麼 …. 聽到小嘯的叫聲也該知道裡面不對勁啊 ……

太公望自責的抓著頭,坐在手術室外。

『我都把你送到醫院了你還想我怎樣?還想順邊幫你把棺材、誦經師、紙錢準備好啊?』

『這麼希望我死?』

不希望 .. 不希望 … 如果可以,一直待在我身邊 … 好不好 …

『……. 希望你死的話我幹嘛冒雨帶你來醫院啊?』

『那你並不希望我死囉?』

對 … 我要你活著 … 會哭會笑 … 會讓我抱著 … 讓我陪你 ..

『嗯哼,死了算了!』

那只是玩笑,不是真的 …. 所以別死別死 … 別死 … 別死 ……..

『…….. 說的 … 也是。』

不要露出那種難過的表情 …. 我喜歡你,好喜歡你,好喜歡好喜歡 …… 不管你接受也好,不接受也好 … 求你 .. 不要真的離開我 ….

『!?喂,我是隨口 …』

『我知道。我家就在前面 …. 走吧。』

要是你真的死了….

如果真有一天 …..

如果 …………………………





楊戩 …


記得當時, 要不是一聲子彈,太公望也不會奪門而入。一開門,映入眼簾的是楊戩他父親的背影。右腦正抵著槍口,緩緩倒下。直覺不妙的太公望想也沒想,凶狠的繞過楊戩父親所在的一角,即刻發現。

『楊戩!!!』

一把紅刀插在楊戩胸口,尚未拔起。沒有一絲的掙扎痕跡,彷彿他也默許的,這把刀,硬生生的僵在心口。靈魂似乎早已消失,逐漸空洞的雙眼,不再美麗的紫眸 ……..

『楊戩!!』

『醒醒!普賢,快叫救護車啊!』

別這樣 … 別這樣 …. 醒來 … 醒來 … 這只是惡夢,醒來後哭一場就沒事了,看著我、看著我啊!楊戩!

『楊戩!』

『楊戩!』


『楊戩 …..』第一次,我哭了。為了楊戩 …. 原來失去他是一件這麼可怕的事,這難道就叫愛情?自己跟他認識的不長,好像才一個月 ….. 怎會為他失魂到此地步 ….. 已經陷入,不可自拔,永遠脫離不了……

楊戩 … 別死 …

我不要不明不白的失去你啊 …..

「真是人間慘事!哪有爸爸殺自己兒子的?」

「但被害人並沒有反抗啊,而且也沒被控制,說不定他們本來就打算雙雙自殺,只是兒子被救了而已 …..」

是真的嗎?楊戩,你為什麼不反抗?你真的打算離我遠去了嗎?

真的 ….. 丟下我了….. 嗎?

曾經對你說,我喜歡你,你一點留戀都沒有,一點不捨都沒有嗎?


我在炫耀什麼?


突然覺得討厭自己。付出感情是自願的,憑什麼希望你回報?
自己又怎麼會有那種自信,自信你也喜歡我 … 是我的感覺錯了,其實你根本不愛我的,對不對?

我居然以為你會依靠我,會在乎我,會想待在我身邊的 …. 是我錯了,這根本是我在癡人說夢罷了…..

所以你說走就走,沒有遲疑 ..

反倒我還自以為是的想擁有你,想抓住你,想留住你的一切,想將你鎖在懷裡 ..只因為我覺得,你喜歡我。

那只是一種潛藏在心裡的感覺,只是沒想到預感錯誤。但是越加越多,越愛越深的感情,卻永遠找不回來,所謂單戀,大概就是如此吧。

心被掏空的感覺,真的不好受。但是算了,心空了就空了,就算整個送你我也無所謂了。楊戩,我別無所求,我只 …..


求你 …. 回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