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 ※ ※ ※ ※ ※ ※ ※ ※ ※ ※

眷戀12

※ ※ ※ ※ ※ ※ ※ ※ ※ ※ ※


呃?

是我聽錯了嗎?

父、父親!?

喂喂 … 楊戩,那是你爸耶!

那你趴在我身上哭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啊?

太公望完全摸不著頭緒, …. 看來有點複雜 … 既然是父子,那他這個局外人豈不是太多餘了?那他是不是應該放掉楊戩讓他和他爸談談?可是楊戩這狀況能嗎?… 不行!他一定要好好問楊戩問個清楚。但不是現在,他現在最該做的就是先把楊戩和他爸隔離。

「就算是吧,你也看到了,楊戩他並不想見你。」

那人倒抽了一口氣「楊戩不想見我,也是我預料之中。但還是請你把他交給我。」

「既然你已經知道他不想見你就好辦了!」

太公望一隻手按著楊戩的背,空出另一隻手撐著地板緩緩站起。

不然要不是現在當事人似乎沒有語言能力,看在別人眼裡,還以為我阻止你們父子的感人相會咧。

「等等,你憑什麼帶走他?」




「就憑 ………. 我是他的情人。」




冰冷的語氣不容違抗,太公望帶著楊戩邁開步子離去。留下那人在原地,他找楊戩的目的是什麼?殺了他不讓他再受苦,然後再自殺嗎?

追上去「他是我兒子,而你不過是個外人!」

不由分說,楊戩的爸爸再度要拉下他。惹的太公望只好快速放下一隻手讓楊戩用站姿依著自己,馬上就打掉楊戩父親的手「那又怎樣?」

將楊戩調整成較好抱的姿勢「他寧願被我抱著,也不想看到你。這就證明:…」太公望的眼睛眨也不眨,直直瞪視他。要不是怕楊戩受傷,他早跟他打起來了。

「他重視我更甚於你。」

※ ※ ※ ※ ※ ※ ※ ※

保健室。

輕輕將楊戩安置在床上,太公望嘗試性的問些問題,既得不到回應又沒有答覆,只是一直安靜的抓著太公望,捨不得放。

而太公望呢?從他的方向看到的楊戩,正露著稍白的頸肩。呆了半晌,情不自禁的低下頭,扯下楊戩肩頭的衣物,撩撥著礙事的藍色髮絲,順著楊戩的頸項舔吻到露出的肩膀。

「唔 ….」肩上突然一陣痛,楊戩才猛然驚醒。就在太公望在他身上留下第一個紅色印子後猛然驚醒。

征住,自己怎麼給太公望抱著!?不、不對!明明是自己抱著人家的啊!

察覺是自己用力抱著太公望,趕緊推開。才剛離開溫暖得懷抱。剛醒的楊戩立刻發現自己赤裸的上半身,全本遮蔽的衣物全被褪至腰間,楞的楊戩趕緊將衣服拉好,現在是什麼情況呀?「呃 …. 那個我 … 剛剛 …」

太公望也是一臉尷尬,剛剛自己又克制不住了嗎?

「呃 …. 嗯 …. 啊,我剛才把你從你爸手上救下來喔。」掰理由。突然又想到,他怎麼會用『救』這個字眼?像極了要邀功似的 ……

「是 … 是嗎?」對 .. 對了,他那時在躲著他 … 然後就撞到太公望,再來 … 再來 ……. 再來一點印象都沒有了….

「…… 你還好吧?」看楊戩有點恍神的樣子,大概也會忘了追問剛剛他侵犯他的事吧。太公望是鬆了口氣,隨即擔心起楊戩來。

「… 嗯 .. 嗯。」太公望 … 跟他 …… 是不是說了什麼?

彷彿聽見楊戩的疑問,太公望輕輕低頭,將自己的臉整個納入楊戩的視線中「告訴我你跟你父親之間的事吧,」等楊戩開始聚集焦點注視著太公望後,太公望才繼續說著未完的話「我才要告訴你你爸爸說了什麼。」

「……….」

看楊戩垂下頭,太公望有些心疼。不想說嗎?

而楊戩呢?他的確是想知道他父親究竟說了什麼,可是他真的真的不想告訴太公望 …. 因為 .. 因為 … 他害怕 …… 太公望在知道後會厭惡他,他不要 …..…

不要?為什麼?

為什麼不想他知道?為什麼要這麼在意他怎麼想?他對他而言,是什麼?
什麼都不是對吧?既然什麼都不是,為何要害怕而不告訴他?

因為沒有義務說。而且他也從沒對別人說過,反正也沒人問過。那有人問了?他會說嗎?他曾思考過,假如真有人問了,他一定會說,因為他覺得那沒什麼。可是,這次有人問了,他竟 ….. 猶豫了。

或許,他還是沒辦法很坦然的說出口吧 ….. 他早知道做不到的,不是嗎?每次惡夢醒來,他最怕的,不就是太公望的追問嗎?只是他沒有罷了。

他真的覺得說出來沒什麼,可是 … 到頭來,是不是 … 只是自己在自欺欺人?

太公望對他來說,是誰?重要到不想失去嗎?

不是的,不是的 ….. 吧?為什麼不敢用肯定句?既然不是,那 ..

那說出來又何妨?

「我殺過人。」

語氣鎮定的連自己都害怕。






















為什麼不說話?

說話,說話,說話啊!不要沒有聲音的看著我!

我會害怕啊 …………

求你說話 …… 好不好 ……..




讓我知道 …. 讓我知道 …. 讓我知道 .. 你現在的想法 …….
.
「.. 而且 … 而且,」顫抖的嗓音「其中之一 … 是我的 … 我的 ….」

楊戩斷斷續續的一句話都說不完整,偏偏太公望卻一點表示都沒有,這讓楊戩好不安,為什麼說一件事實那麼困難?讓更多人知道他的罪才是對的啊!

不 …. 自己從沒履行 …

『假如有一天有人問,他一定說』

那只是藉口啊!你根本不希望別人發現你黑暗的過去,所以你在隱瞞,那根本不是別人問不問的問題!你一直在躲一直在躲!你活著不就是要接受譴責的嗎?為什麼又要怕別人知道!?

不是的 .. 因為那是太公--

又想找藉口了?太公望又怎樣?他問了,你會一五一時的告訴他對吧?而他也一定會對你厭惡至極!

我不要 …….

沒所謂要不要,你忘了你活著的唯一意義了嗎?



『 你 只 需 要 活 著 懲 罰 自 己 就 夠 了 』



所以你根本不需要在乎別人喜不喜歡你,懂嗎?

懂得 … 懂得 …. 為什麼要在乎太公望?為什麼要在乎太公望?

根本不懂啊。

「楊戩。」



嚇!!



突如其來的懷抱讓他不知所措。

「….. 別怕啊,我會一直在你身邊。」

有點害怕,有些顫抖。

你別老是說些讓人誤會的話 ….. 有一天我真的會當真的 …..



「你看你,哭成這樣,當心被別人看到忍不住侵犯你!」太公望突然抓著楊戩肩膀,拉開一點點的兩人距離,很快的抓起自己沒紮好的制服下擺,用力的往楊戩那張引人憐愛的臉上擦。

「你在說什麼啊!」雖然是生氣的語調,卻讓人清楚知道裡頭隱藏的哭泣。楞的楊戩趕緊閉上嘴,低頭搶過太公望手中的『面紙』,邊擦邊遮著又要再次掉出的淚水。

我在說什麼?我才想問你:你在說什麼咧!

你到底知不知道你現在的樣子多引人遐想啊?要不是我已經忍成習慣,你早被別人壓在床上 #﹪&*※ 了。

更何況,你也只說了『我殺過人。』然後呢?

接下來呢?如果我能狠下心讓你邊哭邊說完就好了…. 該死!

可是我偏偏就是無法 …….

「你不是要演公主嗎?」轉換話題,果然讓楊戩臉上換了表情「啊!」

「等等,」剛將面紙還給太公望的楊戩冷不防的又被抓回懷中,太公望的聲音自上方響起,讓楊戩有點不自在的掙扎了一下「別動!」太公望命令,伸手拉拉他頸部的衣服。原來只是要幫他整理一下稍嫌凌亂的劇服罷了…. 自己幹嘛 ……

無聊!

只是掩著頰紅的楊戩哪知道,太公望真正用意是要遮掉他頸上的紅痕。要是給楊戩發現了,不准他跨進他半徑一公尺內 … 那他豈不是會憋死?天曉得碰不到楊戩有多難過 …

「…. 謝謝 ….」稍稍掙開太公望似乎還捨不得放的手,趕緊跑出保健室往後台去。也躲過 … 太公望的問題。


還是 …. 沒能說出口啊 ……..

※ ※ ※ ※ ※ ※ ※ ※ ※

「奧黛塔!你的妝怎麼花成這樣呀?」

「呃 …. 這是因為 ….」說我哭過嗎?這 …..

不行!

「好了好了!王后快宣佈完了,快上好妝讓他出去吧!」

「喔 … 喔!」化妝師也只好先拉過楊戩,細細的為他撲粉。






換個鏡頭。

「小望,奧黛塔出來了喔。」普賢提醒著坐在他一旁的太公望,他們就坐在離舞台約三尺的距離,之所以能佔到這好位子,他還得感謝普賢呢!

就在他撇下普賢去追楊戩的時候。

嗯 … 想起剛見到楊戩的時候,還以為那是 .. 呃,姬發?嗯 ... 應該是叫姬發沒錯吧 … 的女朋友,直到她突然不悅的告訴小望她要走了…..

那一剎那我還想說該不會她是小望的女朋友吧?

頓時有點難過呢 …..…

普賢悄悄將視線從台上轉到太公望的側臉上,他專心的神情讓普賢有點受傷的感覺,說真的,以前小望從不喜歡舞台劇的啊。

看到他追上去後,才從姬發那得知楊戩是男的。是我告白的太慢嗎?還是你對我本來就沒感覺呢?

哎呀,我在想什麼 … 小望又沒說那就是他女友,我未免也太杞人憂天了?



【你、你是誰?】奧黛塔退了一步,驚恐的問著。

【我 ……】被奧黛塔迷住的王子,遲遲不語。

【為什麼你會出現在這裡?】又退了一步。

【啊,我並沒有要傷害妳的意思!】看奧黛塔快要走了,西弗烈王子著急的喊。

就在那一剎那,該邊躲邊大叫【別過來!】的公主,突然彷彿不是演戲般的失去語言能力直往後退!倏地,『王子』馬上看到他的『公主』正『不小心踩到她過長的裙子』要--------

(哇!!)

【別走!】玉鼎趕緊一個箭步上前抓住快跌倒的楊戩,而且還不忘要說台詞 …


啊 …………………..


千鈞一髮之際,纖細的身子被硬抱扯入懷。









(你 … 你也太不小心了吧 ……)

一聽學長的聲音,楊戩立刻從驚嚇醒來,還心有餘悸。他能想像當公主因踩到裙子而『碰!!』的一聲跌倒後,會是多好笑的情況 … 真的,在他就要摔倒的那一秒,他彷彿聽見預期的哄堂大笑 ………….

而王子被公主嚇到後,該怎麼辦?

啊 .. 糟 … 糟 …. 了…. 這時我應該 … 說什麼啊 ………

在玉鼎過於接近的臉龐,這時的確是該『公主』說話,可是 … 可是 ….

哇!!怎麼辦呀!跌倒也就算了,他居然會在重要時刻忘了台詞!??

不、不對啊!這種突如其來的狀況根本沒在劇本裡呀!!





普賢看著台上兩人正『深情款款的互相凝視』,而台下也正『殷切期盼』的小聲低喊:快親下去 … 快親下去 … 快親下去 …… 快親下去吧!

喔喔 … 身邊人已經有點忍不住了……







而台上呢?楊戩著急的在腦中搜索,並一邊對後台的工作人員打暗號『我忘詞了!』,和奈那群工作人員竟也對他們的『即興演出』,正感到興奮的想知道接下來的驚喜 …

冤枉呀 … 我真的忘詞了啦 …….

看楊戩一付欲哭無淚的樣子,玉鼎倒明白了幾分,可是 … 現在觀眾所有目光都集中在他們臉上耶,要是他現在開口打PASS,不就擺明了公主忘詞嗎?

那唯一的解決辦法就是 …………….












「唔!?」

學、學長!??????


然後,玉鼎的舌探入楊戩的口,彷彿很激烈的在楊戩口中翻滾一陣,接著,燈光終於用力一暗 ... 舞台歸於寧靜。

懷中的楊戩腦筋頓時一片空白。天哪!他只聽見台下所有觀眾皆釋懷的『喔』了一聲,然後,好像聽見太公望的低吼,然後,世界就暗了下來,腦中除了嗡嗡嗡的,就什麼都聽不見了……………

觀眾呢?雖然埋怨還看不過癮,但他們皆看的一清二楚,那是『蛇吻』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