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 ※ ※ ※ ※ ※ ※ ※ ※ ※ ※

眷戀 11

※ ※ ※ ※ ※ ※ ※ ※ ※ ※ ※


文化祭。

「鐺鐺,我們的奧黛塔公主喔!」

「天哪∼∼好、可、愛、唷∼∼」

「嗯嗯,奧黛塔,喔!奧黛塔,為什麼你是奧黛塔 ……. 痛!」

「笨喔!那是羅密歐與茱麗葉啦!」

「那,嫁給我吧!奧黛塔!」

「少白痴啦,嫁給你?簡直一朵鮮花插在牛糞上嘛 ….」

「你管 …..」

「喂喂,你們的性向啥時改啦?」

「愛情是不分性別的呦∼∼喔呵呵∼∼」

「神經啊 ….」

這齣戲是由學生會主演,本來在排角的時候就沒打算讓楊戩演王子。誰叫前學生會長更適合呢?玉鼎跟楊戩演對手真是眾望所歸呀 … 就算真的搞起同性戀,想必也無人會反吧?

加上親衛隊的背後勢力 … 呃 ……..

算了,那不是重點。

「你好漂亮。」太公望盯了楊戩半晌,玩著楊戩身上垂地的連身裙,有些不敢相信的說。一直都知道楊戩漂亮,但從不曉得他扮女人一樣引人遐想。

「是戲弄?還是讚美?」看太公望不正經的笑,楊戩像是習慣了的回問。

「都有。」不否認。楊戩的確是很迷人的。

兩人和天化姬發坐在太陽傘下,打屁閒聊。校內路過的學生總是不忘對楊戩多行注目禮 … 反倒是校外人士較有驚艷的表情。不過看『她』男伴特多,還是算了吧!

「小望∼∼∼∼!」突然一雙手臂尾隨聲音攫住太公望。就在眾人尚未反應過來,那人抬起頭對太公望笑著「好久不見!」,順便付上一吻。

「普賢?你怎麼來了?」太公望眼裡有藏不住的高興,轉身對著叫普賢的清秀男孩噓寒問暖。

普賢微皺眉頭「小望,不是早告訴過你我一個月後會到這就讀嗎?」雖是責難的意思,卻聽不出任何怒意。

「喔喔 .. 喔、喔!」太公望喔的半天,一付突然想起的樣子「你好像有說過嘛!」

「不是好像!我是真的有說過。」

「嗯嗯 … 」沉思一會「我還以為我在睡覺時夢遊咧…」太公望恍然大悟的陪笑。

「我就知道你一定沒聽清楚 ……」普賢也笑了,小望是精明的人,怎麼可能忘記呢?又在玩弄人了是吧。

「怎麼這麼說 …」太公望一臉不依的抱住普賢「我不過是稍稍遺忘了一點點嘛∼ 你就大人有大量,原諒我吧!」

「唷 ∼ 太公望,你也有求饒的時候呀?」姬發揶揄著。

「那是因為你還沒領教過天使的恐怖 …」太公望一付心悸猶存的樣子,讓普賢又是一笑「我才沒有呢 …」

呵,不過說到求饒 … 他倒是有過。
為了某位美麗的藍髮少年。



兩人嬉嬉鬧鬧,完全無視旁人存在。就像 … 就像 …

看在楊戩心裡,莫名的不舒服 ….

『小望』?好親密的稱呼 …..

就像夫妻打情罵俏一樣 ………………….……………. 他的心突然好緊、好緊 …


天化姬發是無所謂啦,他們還覺得挺有趣的。楊戩無法忍受被望忽略,有些生氣的站起身。猛然起來後,才驚於自己的失態,在眾人疑惑的目光下,楊戩趕緊用力定住亂七八糟的心緒,啟口「 嗯 … 我想 … 學生會應該還有事要忙,我想先走了……」

「啊,等等,」

才要走,就被太公望喚住。

意料中的,可是自己卻不希望他叫住自己。為什麼要叫他呢?你不是無視我的存在嗎?繼續跟你的普賢聊天不好嗎?

可惡!自己怎會忌妒起普賢來了!

太公望中斷與普賢的閒話家常,伸手抓住楊戩,扯著他的手讓他正對普賢「那,普賢,這是楊戩。」

「你好。」善意的微笑。在對面的楊戩反而顯得有點僵硬,一股妒意讓他將話哽在口裡。他是怎麼了?怎麼連打聲招呼都顯得笨拙!

極度厭惡這時的自己,口已開卻說不出話。怎麼了?他究竟怎麼了?說話呀!對方在對你打招乎啊!為什麼說不出話?快說啊!未等普賢開口詢問,楊戩有些惱怒的掙開太公望,快步離去。

「什 …?」被甩開的手停在半空,太公望直直愣住。他在氣些什麼啊?莫名其妙「等等!喂,楊戩!!」

嗯?追上去了?

「那是 …… 小望的女友?」普賢似乎也疑惑,緩緩移著身子在楊戩丟下的位子坐下,順手攪動著楊戩沒喝完的奶茶,等著人給他答案。

「不是呢 .. 別看他那樣,他可是貨真價實的男人喔∼∼」姬發笑的挺開心,天化倒不知道是啥時溜走的,早已不見人影。

「喔?」普賢抬頭,盯著太公望追往楊戩的那個方向「可是 … 他們的關係,看來並不單純呢 ..」

※ ※ ※ ※ ※ ※ ※ ※ ※

走在教室迴廊,由於人都聚集在廣場,才不至於讓楊戩紫眸中的霧濕為人發覺。

踱步到洗手台前,打水潑著臉,想澆熄某些無法理解的怒火。

徒勞無功。想起他們還是生氣!

不明白,沒有原因,為什麼要生氣?

是因為被忽略!?自己什麼時候在乎起這個了?別人如何對他,他是從不往心上放的啊 …

為什麼在太公望面前就無法好好藏住自己?

討厭他對除了我以外的人充滿愛憐 ….

痛恨痛恨痛恨 …… 可是,自己能說什麼 ……..

討厭 ……

想丟掉混亂的思緒,卻越發糾結。
為什麼我總是在太公望面前 …………..

是吃醋嗎?是嗎?是嗎是嗎?


再次捧起水,埋首其中,依然不得其解。

不要!他不想要這種感情!

我 …………..

不喜歡心口悶悶的感覺,楊戩撫著自己的胸口,無力的蹲下身子。





「楊戩。」







誰在叫我?



那不是太公望,不是姬發不是天化的聲音。

抬頭起身對上洗手台上的鏡子,從反射的影像,他看到了…..

!!!!!!!!!!!!





『你不知道嗎?你所殺的是你的親生母親啊!!!!!』





瞳孔一瞬間放大,那是 ….



『你根本不該存在在這世上!你應該消失!消失!!』







……. 他心裡最深的恐懼 ………..




『去死吧你!』





下一秒腦子已無思考空間,開始永無止境的夢魘往心頭亂竄,扼殺楊戩!


怎麼辦?要逃 … 要逃 …… 要逃 …………….



完全不受自己控制、那污穢骯髒沒有人性殘忍至極的過去不饒人的彷彿想把楊戩腦子塞爆,一波一波的襲上受傷的身體,毫不留情的再次貫穿那傷痕累累的軀殼、一次又一次!

不停不停不停不停 …………



不要過來------



飛奔逃走,不想面對不敢面對。那個愛他恨他甚亦想殺死他的男人,歇斯底里。


「楊戩!」



為什麼要追過來?

別靠近我別靠近我別靠近我!

離我遠一點!不然我會死!

真的會死!

不是要我活著折磨自己嗎?

還是,

想要我死了?

後悔了?

還是想讓我更加恐懼?

那麼痛很我對吧!因為我是那女人生的?

別忘了,

我身上有著你另一半的血啊!

我殺了你最愛的女人,

你愛她甚於我,

為什麼又要我殺死她?

讓她知道死於兒子手下的悲哀嗎?

你真殘忍!

所以,

你從沒愛過我對吧?

我只是復仇的工具,

對你而言我唯一的意義。

你成功了,

卻在關鍵時刻不想讓我無知的死去。

那樣太便宜我了,

不是嗎?

所以 ………..


『我要你背負著罪孽活一輩子!!』



好痛苦 ………….. 無法呼吸 ……………..




『希望你死的話我幹嘛冒雨帶你來醫院啊?』


!?



『那你並不希望我死囉?』

『嗯哼,死了算了!』






如果 ……. 如果可以一死了之就能洗清罪惡,
我 …… 願意去死。真的、真的 ………

『…. 不讓人傷害你的 …..』

真的 ….. 我真的會 ………..





『我喜歡你。』










啊 …..







『所以,不管你在哪,永遠別離開我的視線。』






是我自己要離開你視線的嗎?那我還真是活該呀 …….


「楊戩!」

令人害怕的聲音竟在後面響起,手臂被另一雙手的手指劃過,清楚的知道身後人差點抓到自己,下一秒終於抓住卻被楊戩打掉,都是裙子使他跑不快,加上眼框的霧氣更讓他分不清方向。

只要再一秒,他就逃不掉了!

不要!!!!!




「楊戩--」




暮地,眼前闖入一個影像,還來不及閃躲,撞上來人!

「對不起!」本能性的說出,身子未作停留的掙扎起身又想跑,誰知那人竟緊緊摟抓著他,讓他所有掙扎突然無功「放開我!放開我啊!」

哭吼。眼淚什麼時候佈滿臉上的?

「楊戩!是我啊!」用全力的蓋過楊戩,要他聽清楚自己的聲音。






太 ….. 太公望?





「啊 ……..」彷彿突然清醒的似的,楊戩安靜下來。

「對 … 是我 …… 」被楊戩撞捯在地的太公望,他也被嚇到了。但在觸及楊戩前一刻的眼神,立刻、毫不猶豫的緊抱跌進他懷裡的他,不讓他跑。

為什麼這麼做?他不知道。

輕聲在楊戩耳畔話語安撫,強硬的抱緊楊戩的發抖「所以別怕 ….. 別哭 ………」

太公望低喃了幾句,才抬頭冷冷問著追在他後頭的人。他就是楊戩和校長口中的那個人嗎?那他可要好好看清楚。「你是誰?」

那人沒有搭理太公望,逕自蹲下伸手要碰觸楊戩,太公望馬上轉個方向讓他碰不到,再次厲聲詢問「你是誰?」

那人似乎有點楞住,緩緩收回手,盯著坐在地上的眼前兩人。太公望輕輕撫著正在他身上微微發抖的楊戩。而楊戩被對著他,雙手環著太公望的脖子,就像抓著一塊能救生的浮木似的,整個人癱軟在太公望身上。








「我是 ………….. 他的父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