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 ※ ※ ※ ※ ※ ※ ※ ※ ※ ※

不可告人的秘密  〔楊太〕

※ ※ ※ ※ ※ ※ ※ ※ ※ ※ ※

之四

大家快看!我手上的是什麼啊?
一個頂著三分頭的男學生,站在講台上高舉著手上的東西…
幾個好事的男生從那東西的形狀、包裝,早已猜著七八分,更是興奮地搶著一看
仔細。

「哇靠!真是那個啊!你還真敢,帶這種東西來學校!」而『那個』,指的是保
險套…
「哈哈!這可不是我的!你猜是誰…」話還沒說完就被打斷,

「還給我!」一個綁著沖天辮的女生跑進教室,這下子等於為那群好事者打了計
強心針,
又更加胡鬧了起來。
「原來是蟬玉啊!」
「看不出來她這麼早熟哩!」
蟬玉也顧不得那些傢伙的揶揄,一心只想搶回來。
「還來!」那些可惡的男生哪裡這麼輕易還她,越拿越高,越拿越遠…

太公望正巧走進來,順手就把那個保險套接過來:
「喂!一大清早就玩這種幼稚遊戲!」看了一下舉著手的蟬玉,
「是你的嗎?」
『天真無邪』地微笑著對蟬玉說:「吶!拿去,很重要的東西吧!好好收著!」 

「天啊!!!救我呀!!!!」哀嚎聲四起……

太公望不幫忙還好,那句話一說出口,簡直全班為之沸騰!蟬玉更是覺得無地自
容,
恨不得找個洞鑽下去!

「哇咧∼真夠遲鈍的!這樣說!」
「太公望,你仔細看看那是什麼!」
「嗯?……啊!////保保…保險套?!」太公望倏地醒覺了過來,頓時不知
道是還給蟬玉好,還是自己繼續拿著好。總之,都尷尬。

「大家不知道太吵了嗎?」吵鬧聲中,上課鐘老早就響了。C班的導師普賢前腳
還未踏進門來就說道。並且以最快的速度掃描到動亂的根源──也就是那個!
「小望手上拿什麼啊?」也不等人回答,就無聲無息奪了過來。摘下老花眼鏡看
了看手上的東西…
又看了看太公望和蟬玉…
臉色『唰!』的一聲發白,閃著青光……
「這是!?」臉上掛著『我不相信』的疆硬笑容,
這兩個全班公認晚熟到過份的人居然拿著那個?
難道是什麼H級的邀約嗎?啊……老天爺啊!我不敢相信信信信!!!!

可憐的普賢…他一手撐著桌子,一手壓著胃說:「放學後……到辦公室找我……
吶?小望!蟬玉也是!」

不會的、不會的、不會的……………小望是我心目中的『鄰家男孩』…怎麼會?

絕對!絕對不可能啊!如果如果他們兩個真的有什麼,那我…我怎麼跟眾老師跟
蟬玉他爸交代呀?
不會的…不會的……

普賢持續自我眠中……

# # #
放學後的走廊上,除去隆隆盈耳的人聲,只聽到晚風吹動木質窗發出『框框』的
聲響。
此時原本該是空無一人的教室裡傳來說話聲,似乎是一男一女。而男方的聲音聽
來有些稚氣,
雖然現在的聲音中怒氣漫漫……

「可惡!!解釋了半天…還扯出些有的沒的!」太公望環抱手臂坐在桌上:「一
群老•太•婆!
什麼叫做我不能做超齡的事??」
「噗!哈哈哈哈……誰叫你是……是全辦公室經表決『最想施予母愛』的戀人類
型呢?『可愛的小望望』哈哈哈哈……!」再度開始狂笑,

「鄧•蟬•玉!還沒笑夠啊?」太公望已是目露凶光了。
「再…再等一下……我有預感…就快停了……」
蟬玉雖然努力的想憋住笑,但是…
「噗哈哈哈哈…不行…笑的……哈哈哈…好難過…救我啊!」
一想起剛才老師們對太公望摸頭、搓臉、毛手、毛腳的極盡愛護,就覺得好笑,
原來這個『整人大魔頭』也有沒折的時候。

「真是夠了……」太公望無奈的趴在桌子上,盯著難得顯露本性的蟬玉。
「唉……老實說,沒想到你是這樣的人耶…」
蟬玉笑聲突然止住。

沉默了許久才開口:「那你認為我是怎樣的人?居然帶那個……來學校?」
「不…不是!我是說你的笑聲!!…很誇張……不是指那件事……」蟬玉的會錯
意讓太公望有些不知所措。
隨便這兩個字對女孩子可是很大的傷害,況且自己並非這樣認為。
「哦……是這樣啊…」 

之後是一片沉默。蟬玉開口說:「我跟你說,那其實…是許願符。」 
「許願符?」
「用這個裝著的!」蟬玉從書包裡拿出一個紅褐色的小錦囊。
「這是一種祈禱戀愛成功的咒語,我們班很多女生都有的!」
「喔∼難怪當時沒有女生跳出來說話。」太公望看了看那錦囊有些為不齊的車邊

「嗯∼…妳自己做的啊?」嘴角有一抹笑意…
蟬玉一把搶回錦囊:「我做的很努力了!!」 
「那…你很喜歡他囉?那個施咒的對象…」太公望裂開嘴笑!心想套到話了吧!

「我…可能吧///」蟬玉瞄了一眼太公望,
「不過…只是「喜歡」。應該還不到「愛」的程度…」
「你們女孩子就是喜歡玩這種文字遊戲!算了!」嘴裡細細念著,如自語般。
「他是誰啊?說來聽聽!」
「說…!說什麼啊!!」 
「說啦!說啦!」
「不准靠過來!我們很熟嗎?」不要再靠過來了,拜託!!
推開太公望那漸漸貼上來的八卦臉…
「真無情!」

蟬玉這麼說並不唐突,這學期是他第一次跟太公望同班。再加上蟬玉因為父親實
在太過於
寵愛,一有男生接近他的寶貝女兒,他立刻就傳那些道上兄弟來個下馬威。為此
蟬玉開朗隨
和的個性因為壓抑也變得收斂許多……

「我們是同班同學耶!」所謂好奇心可以殺死一隻貓,蟬玉越是不說,太公望越
是想知道。死攀著蟬玉的桌子硬拗,說:「而且就某方面而言,我也幫你轉移了
老師們的注意力啊!」 

「好啦///!別再黏過來了!那我…我請你吃東西當補償好了!」
「吃東西!」雙眼一亮。
「對對對!」蟬玉趕緊變換話題:「就吃…嗯……培西琳的黑森林蛋糕好了!」 

「什麼啊!!!」

「是那個……培西琳奶奶花了二十七年又九個月三天零八個小時的歲月,試了三
千七百二十一種的材料,才烘培出的蛋糕嗎?那個讓三十三億八千四百四十六萬
九千兩百七十一個人試吃過都贊不絕口的培西琳黑森林蛋糕嗎?」
(尤:好像太過火了…)
「呃…對!你知道嘛!!」為什麼一個男生會對這種東西有如此深入的研究?
「蟬玉!你居然請我吃這種貴的離譜的培西琳黑森林蛋糕!!」太公望忍不住熱
淚盈眶,
「真是太幸運了!!我有預感往後的日子我們一定會成為好朋友的!!」
「好好好…」蟬玉假裝無可奈何微微笑著。

###   ###   ###


朋友的定義是什麼?
好朋友的定義又是什麼?
看著教室裡的他,
開心的笑著,
開心的說著話…  對著別人……

此時的我不禁想…

上天果然特別討厭我吧?

硬是讓我看到這一幕…

殘酷的一幕……




待續…

++++++   ++++++   ++++++   ++++++  
 ++++
下集預告:到底什麼事讓太公望如此生氣?到底又是什麼事讓楊戩幾乎失去理性
呢?
                                   
by尤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