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 ※ ※ ※ ※ ※ ※ ※ ※ ※ ※

夜訪吸血鬼12

※ ※ ※ ※ ※ ※ ※ ※ ※ ※ ※


四周一片黑暗,楊戩知道:自己現在正在作夢,夢見了很久、很久以前的
事情......
變成吸血鬼,楊戩所忍受的痛苦,並非常人可以理解的。知道趙公明的功
力遠比自己深厚得多,為了逼自己進步,楊戩每天只知道拼命的練習,甚至連
在夢裡頭,楊戩都一直反覆的告訴自己:絕對不能鬆懈,你的對手可是比你強
得多了!
進步神速,連妲己都覺得訝異,甚至說楊戩是個天才。但是楊戩比誰都還
要清楚:楊戩不是個天才,只是對趙公明的憎恨,支持著楊戩迅速的進步。睜
開眼睛,四周是一片虛無的黑暗,窗簾微微浮動,在地上投射出斑駁的光影,
懷裡的太公望睡得正熟,楊戩慢慢把手抽開。
跟污穢的自己相比,太公望簡直像是天使一樣,我沒有資格碰他......我
不可以因為我一己的自私,讓一個天使跟著我一起墮落、墮落到地獄的最底層
去......
** ** ** ** ** ** **
「......那個楊戩跟趙公明間的關係......我大概可以瞭解了。」
不期然的,記者這麼開口,太公望看著面前的記者,
「可以瞭解?」
「你剛剛說過:趙公明一手培養了那個楊戩,幾乎就相當於那個楊戩跟你
之間的關係,可以這麼說吧?」
「......是可以這麼說。」
「但是你跟那個楊戩之間是自然萌生了感情,而那個楊戩跟趙公明之間卻
是......」
記者總算聽出自己的暗示了?太公望不忍卒聽的閉上眼睛。
** ** ** ** ** ** **
太公望一醒過來就看見楊戩一身狼狽,
「你沒事吧?衣服怎麼變成這樣?被什麼東西濺到?這很難洗的!咦?你
的臉怎麼了?」
說著,太公望伸手去摸楊戩微腫的臉,楊戩蹙了下眉,
「楊戩,你這樣滿身傷的回來也太離譜了吧?」
太公望說,楊戩沒有作聲,
「太公望大人!」
外面傳來維納斯的「深情呼喚」,太公望嚇得臉色發白,看到太公望的反
應,楊戩不難想像:昨天自己不在的時候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太公望大人!快開門啊!維納斯帶了愛妻便當來看您了!」
維納斯喊著,一邊再度把門撞開,力道之大甚至讓衣櫥飛了出去,
「維納斯,妳有什麼事情嗎?」
楊戩坐在床邊冷冷的說,太公望則躲在楊戩背後,
「我來找我的未婚夫太公望大人。」
「太公望,」
楊戩瞄了太公望一眼,
「你這麼快就有未婚妻了啊?」
「你別聽她亂說!」
太公望說,維納斯「喜出望外」的走向太公望,
「太公望大人!」
「不要過來!」
太公望下意識的躲到楊戩背後,
「太公望大人!」
維納斯「甜甜」的喚著,
「我們是天造地設的一對,從我見到你的那一瞬間我就知道:你就是我的
真命天子了!」
「別一廂情願了!」
太公望說,楊戩看著太公望,
「維納斯,」
楊戩再度開口了,
「妳最好不要動太公望一根汗毛,否則我可知道很多讓妳求生不得、求死
不能的方法,妳要試試看嗎?」
與平常截然不同的陰森氣息,不只維納斯,連太公望都被楊戩嚇著了,
「我、我知道了。」
維納斯在呆了半晌之後,好不容易擠出了這麼一句話,隨即奔出房門,
「呼......幸好有你在......」
太公望的話還沒來得及說完,一個溫暖的東西已經把太公望的嘴唇給堵住
了,
「楊......」
太公望登時傻在現場,連掙扎都忘記了;半晌,楊戩慢慢抬起頭來,
「就當是我幫你解圍的謝禮吧。」
說完,楊戩逕自拿起另一件襯衫、越過一片凌亂的房間進浴室去了,原地
只剩下已經呆掉的太公望一個人兀自佇立著,
「......今天天氣太熱,所以楊戩才會有這麼反常的舉動,對,一定是這
樣沒錯。」
太公望努力的找到一個自己可以接受的藉口之後開始整理房間,但是當他
走到浴室準備拿楊戩的襯衫去洗的時候......
「楊戩!你瘋啦?」
太公望看見:楊戩正拿著剪刀在剪自己的頭髮!直覺的,太公望衝上前去
把楊戩手上的剪刀搶下來,一個不小心,太公望的手心又掛彩了,
「你幹什麼?幹嘛把頭髮剪成這個樣子?」
雖然發現得早,不過手腳快的楊戩已經把頭髮剪下一大截,掉在地上只讓
人覺得「驚心動魄」,
「......留長頭髮留得很膩,所以想把頭髮剪短,這樣而已。」
但是楊戩的表情讓太公望覺得另有隱情,
「楊戩,你到底是怎麼回事?」
此時太公望注意到:楊戩的頭髮竟然開始迅速變長,瞬間便恢復回原本的
長度。對吸血鬼而言,只要一變成吸血鬼,就不可能在外貌上有所變化;換言
之,楊戩永遠不可能把長髮給剪短,而太公望的頭髮也永遠不可能長長。
「......」
楊戩一言不發的瞪著鏡子,隨即一拳搥上鏡子,銀色的粉末紛紛落下,血
珠沿著手流了下來,
「楊戩!」
太公望慌慌張張的抓住楊戩的手,只見傷口已經開始自動癒合,
「不論我再怎麼做,我都無法擺脫掉那個人的影子......」
楊戩說,地上碎裂的鏡子映照出許多張楊戩的臉,
「你到底是怎麼回事?」
太公望急著問,但是下一瞬間,太公望睜大了眼睛,
「難道趙公明就是那個......那個男人?」
太公望問,楊戩無言的點了下頭,
「我去找他......」
話還沒說完,楊戩伸手阻止太公望,
「你要做什麼?殺了他?」
楊戩問,太公望沒有回答,
「......」
水珠沿著楊戩的髮梢滴下,
「你走吧。」
「咦?」
「你走吧。」
楊戩又說了一次,
「為什麼?」
太公望不敢置信的盯著楊戩,楊戩的紫色眼睛寫滿疲憊,
「一個人受苦就算了,沒有必要多留一個墊背的。」
「我不要,要走一起走。」
「你還不懂嗎?」
楊戩苦笑了,水珠浸濡了楊戩的襯衫,
「他不會放我走的;即使我再逃走一次,他一定會用盡辦法找到我。」
「你什麼時候變得這麼畏畏縮縮了?」
太公望難得的痛罵楊戩,楊戩只是搖頭,
「我躲了他這麼多年,最後還是被他找到了;而且現在還有你的存在,我
不能夠為了我一個人把你拖下水。」
「什麼意思?」
「你看不出來嗎?」
楊戩有點喪氣的說,
「趙公明把你當成人質,他算準我不會丟下你一個人離開。」
「所以?」
「以後他會用你來威脅我做他想要我做的事情,只要我不聽他的話,你就
得遭殃了;而且即使我乖乖聽他的話,他也不太有可能會放過你。」
「所以你要趕我走?」
「是的。」
楊戩說,慢慢閉上眼睛,
「你走,對你、對我都好。」
太公望看著楊戩濕漉漉的側面,
「那我要去哪裡?」
「......」
楊戩一言不發的離開浴室,從昨天穿的外出服口袋掏出兩張船票,
「這是妲己替我們買的船票,時間是明晚八點,到時候你可以把一張票賣
給別人,然後一個人到新的地方展開新生活。」
說著,楊戩把船票塞到太公望的手裡,
「等一下我會幫你收拾行李,然後我會告訴趙公明這件事情。」
「他可能答應嗎?」
「......只要我留下來的話......」
楊戩沒有給太公望正面的答案。

燭光下,趙公明凝視著紅酒,一邊反芻著楊戩的話,
「你說:要我讓太公望離開,是嗎?」
「沒錯。」
「這可不行。他走了,你就沒有後顧之憂,不是嗎?」
「我會乖乖聽你的話。不過先決條件是:你要放太公望離開這裡。」
「唷,」
趙公明挖苦似的說,
「你竟然想跟我講條件?」
說著,趙公明捏住楊戩的下巴,強迫楊戩面向自己,
「我是想跟你講條件。」
楊戩淡淡的說,
「反正放不放走太公望,你都有把握讓我無法離開這裡吧?既然如此,你
就當是完成我的心願、把太公望放走的話,我還會聽你的話,對你對我不是兩
全其美嗎?」
趙公明放開手,楊戩低下頭,
「好,既然你這麼說,我就答應你:太公望一離開這裡,你就必須乖乖聽
我的話,成交?」
說著,趙公明舉起手上的紅酒杯,
「成交。」
楊戩木然的舉起面前的酒杯,把杯子裡的酒一氣灌了下去,此時,趙公明
再度開口了:
「楊戩,你為什麼要跟我提出這樣的條件?為什麼要犧牲你自己換取那個
小傢伙的自由?」
「我不想禍及無辜。」
「不,」
趙公明看著楊戩,
「你喜歡他,不是嗎?」
「是又怎麼樣?不是又怎麼樣?」
楊戩說,燭火在楊戩的瞳孔裡熊熊燃燒著,
「楊戩,你真的變了。」
趙公明笑著說,
「如今的你跟我也沒有什麼兩樣了。」
楊戩只是淡淡的望了趙公明一眼,隨即起身,
「我上去幫他整理行李。」
趙公明凝望著楊戩上樓的背影,再度執著酒杯喃喃自語,
「越墮落也就越快樂,但是越快樂就會越墮落......楊戩,你畢竟也墮落
了啊......」

樓上,楊戩正在幫太公望打包行李,相較於要離開的太公望,楊戩的態度
顯得積極的多,
「太公望,我把你的外套都放在這個箱子裡,襯衫都在這裡,自己要弄清
楚,不要搞混了。」
「......」
「船票之類的就放在這件外套的口袋裡頭,小心不要掉了......」
楊戩回頭,只見太公望興味闌珊的坐在那邊,
「太公望,你好歹也聽一下吧。」
「......你真的不跟我一起走?」
「不可能的,」楊戩說,
「從我被他找到的那一刻起,我就不可能再從他的手掌心裡逃出去了。」
「你不試怎麼知道?」
太公望說,楊戩沒有回答,
「明天開始你就要一個人生活,這個東西你帶著。」
說著,楊戩把自己的錢包塞到太公望手裡,
「萬一真的過不下去的話,拿這些錢回去找妲己,知道嗎?」
「......我不要走......」
太公望說,楊戩摸著太公望的頭,
「......我是個該下地獄的人,可是我不能拖著你一起下地獄。」
楊戩說完隨即伸手扯下項鍊,
「這個是......」
十字架在楊戩的掌中閃閃生輝,
「這是我親生媽媽給我的護身符,你戴著。」
說著,楊戩把項鍊戴到太公望的脖子上,
「楊戩......」
「答應我:不論到哪裡,都要過得幸福,好嗎?」
楊戩說,一邊揉揉太公望的頭,太公望拼命的吸鼻子,
「好了,你明天要坐船,還是早點睡的好;」楊戩說,
「行李我會幫你收拾。」

收拾完行李,楊戩走下樓,只見王天君坐在樓下無聊的翻著報紙,
「......楊戩。」
王天君叫住楊戩,
「什麼事情?」
「趙公明要我今晚送你跟太公望去碼頭,然後再把你載回來,」
王天君蹙起眉頭,
「怎麼回事?」
「太公望明天要離開這裡,我們兩個要把他送到碼頭去,就是這樣。」
楊戩說,王天君看著楊戩的臉,
「你真是個冷血動物,竟然忍心把太公望送走。」
「否則要怎麼辦?」
楊戩自嘲的笑著,
「把太公望留下來只是多害一個人在這裡受苦,把他送走才是最明智的抉
擇。」
「楊戩,你不懂,你真的不懂。不必說太公望本人是怎麼想,你捨得他走
嗎?」
「捨不得也要捨得。我不想害太公望變得跟我一樣。」
「......」
王天君默默的打量著楊戩,
「你認識太公望多久了?」
「好幾十年了吧?問這個做什麼?」
王天君站了起來,
「你真是個可悲的傢伙,果然盡得趙公明真傳。」
「什麼意思?」
「你認識他那麼久,卻沒有察覺他的想法嗎?」
「什麼想法?」
「......我真不該對牛彈琴。」
王天君說,一面登上扶梯,
「晚安。」
「晚安。」
偌大的客廳一時變得空空蕩蕩的,楊戩一個人坐在客廳正中央,
「察覺太公望的想法嗎......」
** ** ** ** ** ** **
「那個楊戩還真不是普通的遲鈍。」
記者說,太公望微笑,
「其實剝去楊戩那層自我保護的外衣,在感情上,他不過是個笨手笨腳的
孩子罷了。」
「那麼你呢?」
記者一臉興味的問,
「我?」
太公望微微笑著,
「現在的我對感情有很多領會,但是那個時候的我,說真話,恐怕沒有這
麼多學問。」
「那麼......」
「說實際一點,我跟楊戩就像兩個幼稚園小孩在談戀愛一樣辛苦。」
** ** ** ** ** ** **
楊戩替太公望把行李箱提到船邊,隨即對太公望交代事情:
「到了那邊記得要先寫信給妲己,不要提到我沒過去的事情,省得妲己擔
心;還有,自己一個人坐船要小心,天氣冷了,海上一定更冷,記得多加點衣
服,知道嗎?」
太公望木然的點頭,一旁的王天君冷眼旁觀著這幕情景,
「船要開了喔。」
王天君這麼說著,楊戩把行李箱交到太公望手上,
「自己小心。」
「嗯。」
「珍重。」
楊戩說,隨即揮揮手準備離去;看著楊戩的背影,太公望的「再見」兩個
字硬是哽在喉頭說不出來,手上還感覺得到楊戩的體溫......太公望把手伸進
口袋,船票仍舊在裡頭,眼前,楊戩的身影越來越遠......太公望下定決心,
隨即丟下皮箱跑了過去,
「楊戩!」
海風呼呼,聲音被風吹散了,
「楊戩!」
楊戩停下腳步,太公望一如兒時般的、氣喘吁吁的跑來,風吹亂了兩個人
的頭髮,王天君好整以暇的看著太公望,
「楊戩,你說過:這兩張船票一張是你的、一張是我的,你的那張任我處
置,對不對?」
「對啊。」
楊戩說,太公望隨即從口袋掏出船票,當著楊戩的面把它撕成碎片,
「太公望!」
楊戩被嚇了一跳,細碎的紙花在風中飛舞著,
「太公望!你在做什麼?沒有這些船票你怎麼走?」
「我不走了。」
太公望說,楊戩生氣的說:
「你......」
話還沒說完,太公望已經抱住楊戩,
「你不是說:你一定會下地獄嗎?」
太公望小小聲的說,楊戩沒有回答,
「如果你要下地獄的話,我跟你一起下地獄。」
太公望說,臉上泛起一絲溫和的微笑,
「你說什麼傻話?」
楊戩說,
「我這是在保護你......」
太公望搖頭,
「我不需要你的保護,因為我已經長大了......」
看著太公望的臉,這次換楊戩緊緊抱住太公望,
「要下地獄的話就下地獄吧......」
邊說,楊戩想起趙公明的口頭禪:
『越墮落的話就會越快樂,而越快樂的話也會越墮落......』
不知何時,王天君人已經不見了,碼頭上搭船的人都走光了,只剩下兩個
人佇立在風中......

「王天君,怎麼只有你一個回來?楊戩呢?」
「他心情不是很好,所以我要他今晚在外面吹吹風,等到心情好一點再回
來。」
「太公望呢?」
「不知道,大概走了吧?」
趙公明看著王天君,
「萬一楊戩也逃了怎麼辦?」
「放心,他一定會回來。」
王天君說,趙公明一臉怒容,
「你怎麼確定?」
「因為......他有他的責任啊。」
王天君想起剛剛看到的那一幕,一邊冷冷的瞪著趙公明,眸子裡頭閃著冷
冷的光芒。

第二天,楊戩跟太公望一人提著一個皮箱回來了,
「終於捨得回來啦?」
趙公明仍舊是那種冷冰冰的語氣,太公望逕自上樓去了,趙公明連看都不
看楊戩一眼,
「快點去換衣服準備出門了。」
說著,趙公明逕自出門,坐在餐桌前的王天君抬起頭來,楊戩的腳才剛踏
上樓梯時......
「楊戩。」
王天君叫住楊戩,
「什麼事情?」
楊戩回頭,
「偷吃不是罪過,不過不懂得擦嘴可是罪過喔!」
「什麼意思?」
楊戩挑眉問著,王天君指了指自己的脖子,
「你回房間自己看吧。」
王天君說,
「記得:等一下衣服可要挑一件領子高一點的穿。」
「什麼意思......咦?」
看向樓梯旁掛的鏡子,楊戩這才注意到:自己的頸子上有一塊明顯的紫色
痕跡,
「王天君那傢伙......」
下意識的,楊戩用手遮住自己的脖子,苦笑著上樓去了。
《待續》

《作者無責任發言》
抱歉,拖了非常久才更新,在下會趁這幾天比較沒有報告壓力的時候把稿
子送上來的。
另外關於信箱,由於pchome的那個信箱已經被抓進廣告發信軟體的名單、
在下每天都收到一大堆垃圾郵件,所以在下只好再度廢棄那個信箱、
改用這次
公布的這個信箱,各位要找在下的時候請用這個電子郵件信箱,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