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 ※ ※ ※ ※ ※ ※ ※ ※ ※ ※

夜訪吸血鬼07

※ ※ ※ ※ ※ ※ ※ ※ ※ ※ ※


記者盯著太公望的側臉,心裡頭有一股奇妙的感覺湧現:這少年是個吸血
鬼呢!而且,他還深深的愛著另外一個吸血鬼......但是從太公望剛剛的話看
來,那個楊戩並不在他身邊伴著他,發生了什麼事情?憑著直覺,記者知道:
接下來的故事才是重點所在。但是該聽下去嗎?這種故事根本不能寫成報導,
一個不小心,別人還會以為你是神經病;但是如果不繼續聽下去,一方面對不
起自己那該死的好奇心;另一方面,自己更不知道:太公望會對此做出什麼樣
的反應......
一邊看著太公望的側臉,記者訝異的發現:太公望在發抖。初夏的夜晚這
麼冷嗎?還是另有隱情?一直到剛剛為止,記者對太公望的印象就是有教養、
風度翩翩、冷靜卻又不失幽默,但是現在,太公望第一次在記者面前露出「驚
慌」的情緒表現,難道......接下來的故事是太公望不想面對的嗎?太公望緩
緩回頭,
「你決定好了嗎?」
太公望問,銳利的眸子緊盯著記者,
「......要繼續聽下去。」
不假思索的,這句話衝口而出,
「是嗎?那麼......」
太公望再度背向記者,
「繼續說下去不是問題,但是我想先跟你約法三章。」
「約法三章?」
「第一點,希望你等一下直呼故事中所有人的名字。當然,我的名字也包
括在內。」
「可以。」
記者點頭,
「第二點,希望你能夠坦率的告訴我你的感覺。」
「可以,那第三點是什麼?」
「晚一點再告訴你。」
太公望溫和的笑了,記者癡癡的看著太公望的笑容,如果對象是這樣的美
少年,那麼同性戀也不再那麼令人厭惡了吧......
「喔,我們開始吧!」
記者驚覺自己的失態,連忙開始轉變話題,
「好吧......」
** ** ** ** ** ** **
春去秋來,轉眼,太公望跟楊戩已經共同生活了十年。在這十年間,楊戩
成功的把太公望從一個野孩子教育成一位小紳士,但是美中不足的是:楊戩始
終不願意對太公望提起自己的過去,太公望也沒硬逼著楊戩說,畢竟再怎麼要
好的朋友之間都會有秘密存在,不是嗎?
這天早上,太公望剛起床,就看見楊戩又埋首於報紙之中,
「早安。」
太公望打了聲招呼,
「喔,早安。」
楊戩敷衍似的態度引起了太公望的不滿,
「喂!你在看哪裡啊?拜託你吃飯的時候專心一點好不好?」
「喔。」
楊戩說,一邊把報紙折了起來,兩人開始吃起沈默的早餐,當太公望準備
離席時......
「太公望,我這幾天有事要出一趟遠門,我看你還是暫時去妲己那邊住幾
天。」
「妲己?」
想到妲己,太公望的臉色迅速沈了下來;跟楊戩「同居」十年了,楊戩從
來沒對太公望解釋過自己跟妲己的關係,也難怪太公望會誤會。
「怎麼?不高興嗎?」
「我可以自己照顧自己,你就安心出門吧。」
太公望說,楊戩搖搖頭,
「上次我出遠門的時候,不知道是誰差點把房子燒掉喔?」
楊戩調侃的說,
「那是意外、是意外!」
「那上上次我出遠門的時候,不知道又是誰把我的花瓶打破;還有,不知
道......」
「我說過:那些都是疏忽嘛!」
「所以我才堅持要你住到妲己家。」
楊戩一臉認真的說著,
「我可不希望我回來的時候,我家已經變成一堆瓦礫。」
「可是......」
太公望仍然想耍賴,楊戩拿著報紙站了起來,
「反正你就先到妲己那裡住幾天吧!快點去收拾行李!」
「是是是......」
太公望心不甘情不願的走進房間,嘴裡還一邊唸唸有詞:
「只有中年人會擔心這種事情......」
「你在說什麼?」
耳力一級棒的楊戩哪會沒聽到太公望說什麼?
「沒事!我只是在罵一隻蟑螂而已!」
說著,太公望走進房間,看著太公望的身影消失在走廊,楊戩攤開手上的
報紙,報紙標題寫著:「年輕商人墜海,凶多吉少」......

「楊戩!(愛心)你怎麼到我這裡來了?(愛心)」
「我要出一趟遠門,所以拜託妳這段時間幫我照顧太公望。」
「你放心,(愛心)我會好好照顧紫之上的!(一堆愛心)」
「我不是紫之上!」
太公望終於忍不住的出聲抗議,但是楊戩卻以罕見的嚴肅臉孔吩咐太公望
說:
「記得,我事情辦完就會回來,這段時間你暫時先住在妲己家,不要到處
亂跑、也不要給妲己添麻煩,知道嗎?」
「知道啦!!!!!!」
心情惡劣到極點的太公望這麼回答著,楊戩放下太公望的行李,一邊回頭
對妲己說:
「那這幾天就拜託你了。」
「我知道了!(愛心)」
說完,楊戩的身影慢慢朝另一端遠去,
「紫之上,(愛心)我們進去吧!(愛心)」
「我不是紫之上!!!!!!」
但是妲己已經不由分說的拖著太公望往裡頭走,
「我幫你準備了一些點心喔!(愛心)」
不會吧?太公望的額上冒出涔涔冷汗,自己根本不能「吃東西」啊!這個
楊戩完全沒顧慮到這一點!但是當太公望看到餐桌時,太公望傻住了,桌子上
放著一個紅酒杯,裡頭盛著一杯滿滿的血,
「快點喝啊!(愛心)這可是我特別為你準備的呢!(愛心)」
太公望盯著面前的女人,她為什麼知道我是吸血鬼?她跟楊戩到底是什麼
關係?太公望狠狠的甩開妲己的手,
「唉唷,會痛耶!(愛心)」
妲己抱怨著,
「妳跟楊戩到底是什麼關係?」
「我跟小戩?(愛心)」
不會吧?他們不是都已經住在一起十年了嗎?怎麼小戩還沒告訴他我是什
麼人?妲己著實吃了一驚,
什麼?妲己叫楊戩「小戩」?這下子太公望更是無名火起,
「對!妳跟他是什麼關係?」
「非常密切的關係啊!(愛心)」
看到太公望的反應,妲己忽然有點想捉弄他,
「密切?」
「對啊,」妲己說,
「我們以前常常一起睡覺、還天天都一起洗澡喔!(愛心)」
「一起睡覺?一起洗澡?」
太公望只覺得自己快要腦溢血了,
「妳妳妳妳......妳到底認識楊戩多久了?」
「唷,這個問題我可沒想過呢......(愛心)」
妲己刻意扳起手指數了起來,
「反正我可以稱得上是小戩的老相好了吧?(愛心)」
「老相好?」
太公望睜大眼睛,
「對啊!算一算,我已經認識小戩好幾百年了呢!(一堆愛心)」
「認識了那麼久......等一下,好幾百年?」
太公望總算發現妲己的語病,
「對啊!(愛心)小戩沒跟你提過我是誰嗎?(愛心)」
「當然沒提過。」
「那我先自我介紹一下吧,(愛心)」
妲己在長桌的另一端坐下,
「我是楊戩的養母,也是楊戩的『老師』,是我讓楊戩變成吸血鬼的。」
「是嗎?」
太公望的眼睛危險的瞇起,
「原來妳就是那個罪魁禍首!」
「你可別亂說,變成吸血鬼是小戩自己的意思。」
「是啊,」
太公望漫不經心的說,
「妳要他變,他哪敢不變?」
「你跟小戩相處這麼久,你覺得他的性格是那種『我叫他變他就變』的人
嗎?」
妲己問,太公望搖搖頭,
「那他為什麼要變成吸血鬼?」
「我也不知道。」妲己說,
「小戩都沒跟你提過他自己的事情嗎?」
「沒有。」
太公望說,妲己搖頭,
「那孩子......算了,乾脆就由我告訴你吧。」
妲己說,隨即開始她的故事:
「那年,我跟我的丈夫、孩子逃出我的家鄉,三個人開始在各地流浪。由
於當時人人都在『審判魔女』(註、請參照世界史),所以我們三個吸血鬼只
能東躲西藏、無處容身。後來,在一次混亂中,我和我的丈夫、孩子失散了,
我一個人逃到一個不知名的小鎮,那個時候,小戩五歲。」
「五歲?」
太公望看著妲己,妲己點頭,
「我看到小戩的時候,小戩全身髒兮兮的、一個人在路上哭,我問他叫什
麼名字,他乖乖的告訴我了;但是一問到他的家人,他只告訴我『他們都死光
了』,其他什麼都不肯多說。基於一種同情心,也基於我也是個母親的立場,
我收養了小戩,帶著小戩在另一個地方落葉生根。我什麼都不會,就只能靠自
己的美色跟交際手腕開一家酒吧賺錢,小戩雖然不喜歡這種三教九流的環境,
但是他還是常常幫我的忙。
「小戩十二歲的某一天,我在酒吧裡看到一個男人,容貌酷似我那失蹤已
久的丈夫,我立刻趕過去跟他攀談,但是就在這段時間,小戩無緣無故失蹤。
當時我還以為小戩只是心情不好、出去散散心;但是一個禮拜之後,小戩還
是渺無音訊,就在這個時候,我才敢肯定:小戩真的失蹤了。
「為了小戩,我一直不敢搬家,一直留在那個村莊等著小戩回來,就在我
幾乎要死心的時候,小戩突然回來了。」
「那是什麼時候的事情?」
太公望插嘴問著,
「小戩滿二十歲時候的事情。」
妲己說,一邊再度沈浸入記憶之海,
「那天我正準備要打烊的時候,突然有一陣急促的敲門聲,我還以為是那
個冒失的客人忘了東西所以折回來拿,但是當我把門打開的時候,我看到的是
滿身傷口、塵土跟血跡的小戩,那時的小戩憔悴不堪,只來得及跟我說了一聲
『我回來了』就昏倒了......
「之後一個多月,小戩一直發著高燒、在死亡邊緣掙扎,等到小戩好了之
後,不論我怎麼問他,他都不願意告訴我:這八年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但是
小戩有了極大的改變,在那之後,小戩從以前那個開朗、熱誠的男孩變成一個
陰鬱的人。表面上,他高超的交際手腕、優雅的舉止和淵博的學識都成為他與
人交際的利器,但是我看得出來:小戩根本不喜歡那種場合。而且從小戩的行
為舉止等等來看,我敢斷定小戩失蹤的八年內一定發生了很多事情,否則小戩
不可能從一個鄉下孩子改頭換面成翩翩貴公子。」

聽到這裡,太公望心裡一震,這......怎麼好像在說自己呢?妲己沒有察
覺太公望的異狀,仍舊繼續著她的故事:
「而且在小戩回來之後,他根本不容許任何人接近他、也極端厭惡和別人
有比較親密的肢體接觸,他總是保持著基本禮貌、能離人多遠就離多遠。除此
之外,小戩在回來之後就告訴我說想搬出去住,我也只有依他的話、讓他搬出
去。」
「楊戩他......是怎麼變成吸血鬼的?」
太公望問,聲音乾澀得嚇人,
「是小戩二十五歲生日的那天吧?小戩突然很嚴肅的跟我說『想變成吸血
鬼』,不論我怎麼勸他都不聽,最後我不得不答應他......而當時除了這件事
情,小戩還要求我搬家,所以我就搬到現在住的這個地方,小戩則搬到你們現
在住的那棟房子裡。」
「......」
太公望低著頭,額前的瀏海遮住了他的眼睛,
「楊戩有告訴過妳:為什麼要把我變成吸血鬼嗎?」
「沒有啊,怎麼了?」
妲己敏感的察覺到太公望有點不對勁,
「你在想什麼?」
「沒有,什麼都......沒有。」
太公望說,眼睛直視著妲己,心裡頭卻想起過去和楊戩生活的點點滴滴:
楊戩,你......為什麼要救我呢?
「太公望,」
興許是看穿了太公望的想法,妲己開口,
「或許你會覺得我多管閒事,但是我覺得:人做事情不見得非要有個理由
不可。」
「難道說他可以沒有理由的把我變成吸血鬼嗎?」
多年來,這個問題始終糾纏著太公望,
「或許我這麼說是有點自私,但是我覺得你能遇到小戩是你的福氣。」
「什麼福氣!」
這下子太公望真的發火了,
「如果你沒有遇到小戩的話,你可能在七歲那年就死了、也可能在十幾歲
那年死於火災,即使你沒有死,你也只能以平凡人的身份活下去,這樣的話你
覺得你快樂嗎?」
「當然!起碼我不用永遠蜷縮在陰暗的角落裡!」
「人類有一種劣根性,老是認為失去的東西才是最美好的。」
妲己毫不客氣的說,並不因為太公望年紀小而有所保留,
「或許你會覺得當吸血鬼很痛苦、當吸血鬼非常悲哀,但是當你有機會再
作一次選擇時,我相信你依然會選擇當吸血鬼。」
「為什麼這麼認為?」
「因為你根本厭惡你身為人類時的生活。」
妲己說,一面抓住太公望的手腕:
「身為人類時的你,除了要負擔家計、要承受父親的種種虐待,甚至還得
一肩挑起照顧家人的責任,你的人生就只能在這些東西裡頭消磨掉;但是就因
為遇上了小戩,你成了貴公子,活躍於交際場上,享受著比過去更是優渥百倍
的生活......」
太公望很想反駁妲己的話,但是事實的確是如此,太公望也無從反駁起,
妲己更深入的說著:
「而且最重要的一點,只要你仍然是人類,你就免不了生老病死;但是如
果你變成吸血鬼,你就可以享受幾乎永恆的生命、永遠跟小戩在一起。」
「我為什麼要跟他在一起?」
太公望有點歇斯底里的大喊,
「那麼你為什麼不離開他?十年是一段不短的歲月,不是嗎?」
「因為我已經變成吸血鬼了!」
太公望的情緒已經瀕臨失控邊緣,
「我還有地方可以去嗎?」
「恕我直言,這只是你的藉口。如果你真的這麼厭惡當一個吸血鬼的話,
你大可以去曬太陽自殺、甚至是拒絕進食讓自己慢慢餓死,但是你沒有。你只
是依賴著小戩,一方面要小戩跟你作伴、一方面卻又自私的把一切罪過推到小
戩頭上。憑良心說,或許小戩是犯了罪,他是不該把你變成吸血鬼,但是和他
犯下這件罪行的共犯,是你。」
「......反正不論我怎麼說,妳都會堅持楊戩是對的,是吧?」
「不,」
妲己站了起來,
「我只是希望你好好考慮幾件事情。」
「什麼事情?」
「你為什麼要留在楊戩身邊?為什麼會甘於接受自己已經變成吸血鬼的事
實?更重要的是......你對『楊戩』這個人到底有什麼樣的感情?」
妲己用前所未見的嚴肅口氣說,
「為什麼要我想這些事情?」
「......我一直把小戩當成我的親生兒子撫養,每個作母親的都會希望兒
子得到幸福,我也不例外。」
「可以回答我一個問題嗎?」
太公望有氣無力的說,
「我答得出來的話。」
「......為什麼找上我?」
太公望嘶啞的說,
「這個問題的答案,我想連小戩自己也說不上來。」
「......」
「其實,對小戩而言,你是個非常『特別』的人。」
「特別?」
「我剛剛不是說過:小戩極度厭惡與別人有任何接觸嗎?但是我卻常常看
到你們兩個人勾肩搭背。」
太公望下意識的摸著自己的嘴唇,過去曾經一度感覺過的那種溫暖柔軟的
觸感彷彿仍舊殘留在上頭,
「而且小戩在你面前從來不掩飾自己的本性,他總是用最真實的一面面對
你。」
妲己說,臉上不自主的流露出一股哀憐,
「但是據我所知,小戩在失蹤之後就一直戴著假面具,用來隔離自己的感
情、也隔開自己跟別人的距離。」
「那表示什麼?」
「......你自己想吧,別忘了我剛剛說的那三個問題。」
妲己說,一面走了出去,只剩下太公望一個人坐在餐桌前面。

太公望托住下巴,我對楊戩......我為什麼離不開楊戩?因為他是我的老
師,況且,是他把自己變成吸血鬼,他就必須負起照顧自己的責任;而且離開
楊戩,自己還有哪裡可以去?不能曬太陽、實力又不及別人,對太公望而言,
離開楊戩的同義詞就等於死亡!
但是,自己為什麼開始恐懼死亡?自己不是很厭惡身為吸血鬼的自己嗎?
死亡應該就是唯一的解脫啊!為什麼?誠如剛剛妲己所說的:吸血鬼不是沒有
方法了結自己的生命,但是自己卻一次也沒想到過「自殺」兩個字,為什麼?
回想起兩次跟死亡擦肩而過的經驗,太公望對死亡的感覺就是黑暗與寧靜;但
是生命就不一樣了,在太公望的感覺裡頭,生命裡總是充斥著楊戩溫和的笑容
和淡淡的迷迭香,難道這就是自己留戀生命的原因嗎?

仔細想想,如果妲己剛剛說的都是真話,那麼太公望可以說是一個「得天
獨厚的幸運兒」,楊戩把一切吝於給別人的東西,包括他的溫柔、他的關心,
通通都給了太公望,太公望還有什麼可以要求的?憑良心說,太公望跟楊戩生
活的日子遠比仍是人類的時候快樂。自己仍舊是人類的時候,面對整天只會喝
酒打家人的爸爸、整天忙進忙出的媽媽跟什麼都不懂的弟弟妹妹,太公望根本
得不到一點家人的關懷。
但是楊戩不一樣,他讓太公望變得有學識、有教養,讓太公望從野孩子變
成翩翩貴公子,更對太公望付出無人能比的關心和耐心,太公望真的應該感謝
他。但是太公望依舊無法釋懷......
「為什麼什麼都不告訴我?為什麼總是把心事悶在你一個人的心裡?我真
的這麼不能依靠嗎?楊戩......」
想著,太公望趴在桌子上。
** ** ** ** ** ** **
「你想太多了吧!」
記者發出這樣的感嘆,太公望只是微微一笑,
「或許吧?現在我自己都覺得:我那個時候為什麼我非得這麼鑽牛角尖不
可......」
「你現在想通了嗎?」
記者好奇的問,太公望點頭,
「因為我在乎他。因為太在乎他了,所以我希望能瞭解他的一切;而他因
為在乎我,所以不希望我為這些事情煩惱。」
說著,太公望靜靜的微笑了,
「......」
記者無言的注視著太公望的笑顏,不知道為什麼,他總覺得太公望的笑容
裡藏著一絲哀痛。
** ** ** ** ** ** **
大約一個禮拜之後,楊戩回來了,他馬上趕到妲己家接太公望,太公望也
乖乖的跟著他回去,但是在楊戩準備縮短空間的時候......
「等一下,我們今天可以用走的回家嗎?」
太公望開口了,
「為什麼?」
「......我有點事情要跟你說。」
太公望說,楊戩沒再追問下去,
「......好吧。」

走在夜晚的路上,太公望默默的尾隨著楊戩,楊戩的長髮在夜風吹拂下輕
撫著太公望的臉頰;在這詩一般的氣氛下,兩人之間卻是瀰漫著令人窒息的沈
默,
「我想......」
突然,兩人不約而同的開口,氣氛頓時轉為尷尬,
「......你想說什麼?」
楊戩問,太公望也開口了:
「那你又想說什麼?」
「......你先說吧。」
楊戩放棄似的說,太公望停下腳步,
「......怎麼了?」
聽見太公望停下腳步,楊戩回過頭來,太公望盯著楊戩,原本想問的問題
仍舊卡在喉頭出不來,
「......還是你先說吧。」
太公望說,楊戩注視著太公望,隨即再度邁出腳步,
「楊戩!」
太公望出聲叫著,楊戩沒有回頭,只是一味的向前走,
「有什麼事情回家再說吧。」
楊戩說,聲音裡有著濃濃的無奈,太公望看著楊戩的背影,只能默默的跟
上去,然後伸手從背後抱住楊戩,
「你幹什麼?」
很顯然的,楊戩被嚇了一大跳,
「有什麼事情在這裡說。」
太公望說,一面深深吸了一口氣,
「我一定會冷靜的聽下去的,真的。」
「......還是先回去吧。」
楊戩說,一面打算邁開腳步,太公望卻仍舊緊抱著楊戩不放,
「在這裡說。」
太公望說,
「還是你有什麼顧忌,不敢在這裡說嗎?」
事實上,有顧忌的人該是太公望。太公望知道:如果跟楊戩獨處的話,自
己絕對沒有那個勇氣跟楊戩逼問那些事情。只見楊戩深深的吸了一口氣,
「......你真的確定要我現在說嗎?」
「我確定。」
太公望說,楊戩慢慢開口,突然,四野開始起風,
「普賢死了。」
「什麼?」
風聲呼呼,太公望不敢相信自己剛剛聽到的事情,楊戩再度開口:
「我說:普賢死了。」
剎那間,太公望的心裡有什麼東西,一下子「嘩啦啦」的全部崩潰了!

《待續》

《作者無責任發言》
裝了IE6後,終於可以瀏覽網站,可是這也才發覺:自己竟然只貼到
06而已......趕快補上,希望還不嫌太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