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 ※ ※ ※ ※ ※ ※ ※ ※ ※ ※

蝴蝶01

※ ※ ※ ※ ※ ※ ※ ※ ※ ※ ※


驛馬車在市郊的教堂前停了下來,一名穿著黑色風衣的男子下車,踏入?雜著細雨的夜色中。他有些踉蹌地步入教堂,揭開告解室的布幔。

「神父,我要告解。」
「請說吧,」
自雕花木格的另一頭傳來的聲音,就像唱著催眠曲一般平靜,
「祂總是無時無刻不在傾聽的。」

教堂的燭光在風中晃動,映照著男子濕漉漉的藍色長髮,他露出一抹難以察覺淒涼微笑。
「我叫楊戩,」男子頓了頓,
「…我殺了人。」
「你犯了謀殺罪?」神父問,
「不,我並沒有犯罪。…他不是被我親手殺死的,卻跟死在我手上沒有兩樣。」
「為何這麼說?」
「他被判槍決…只有我能證明他是無辜的,但我沒有救他。」
「所以你為此而自責?」
「是的。不僅是自責,我甚至開始懷疑上帝的存在。」楊戩自嘲似地笑笑,
「你說祂隨時都在傾聽,那祂為何會容許無辜的人受難,而讓我這樣自私的人活下去?」

神父沉默了片刻,緩緩開口,
「那個無辜的受害者,叫什麼名字?」
「…太公望…」

**  **   **

仕女們在燈光通明的大廳上翩然起舞,樂師拉著提琴,賣力演奏。華麗的宴會背後,卻洶湧著野心與計謀。有心躋身上流社會的平民百姓、聲勢衰落的貴族,藉著這樣的場合,尋覓合適的聯姻對象。
楊戩穿著黑色禮服,無奈地站在大廳的最角落。這時天化走到他旁邊。

「你看到了嗎?」
「看到什麼?」
「那裡,」天化指著剛進入大廳的人群,
「梳辮子的紅髮小姐。」
楊戩意味深長地望了天化一眼,
「喔,她就是…」
天化滿臉通紅地點點頭。紅髮少女左顧右盼,瞄到了站在角落的兩人。
「嘿!天化!」少女滿臉欣喜,
「你怎麼站在這麼角落的地方?我還以為你沒有來呢,急死我了!」
「呃…這個…」

天化說著,一面瞄著楊戩的臉色。少女會意,大方地向楊戩伸出手,
「你就是天化的哥哥,楊戩,對吧?我叫鄧蟬玉。」
楊戩熟練地躬身,吻了蟬玉的手背,
「幸會,鄧小姐。」


望著兩人牽手步向大廳中央,隨著樂聲起舞,一個身著淺綠色華服的女人,用折扇掩面,挨到楊戩身邊。
「唉喲﹝心﹞∼我說小戩呀﹝心﹞,你怎麼一個人站在這麼角落的地方?連跳舞跳成『那樣』的天化都找到好舞伴了,你還不快去?只要你到燈下站一站,包準你的舞伴會跟山一樣多﹝心﹞∼∼」
「妲己夫人。」
楊戩有些無奈地吻了妲己的手,後者掩面笑了起來,
「小戩真是的﹝心﹞,提醒你多少次了∼別把人家當成外人,要叫姑•姑﹝心﹞∼」
妲己媚笑著,眼神卻銳利地盯著跳舞的兩人,
「鄧蟬玉雖然是個不錯的小姐,可惜就是窮酸了點,天化畢竟年輕,還不懂得挑選交往的對象﹝心﹞∼不過,反正是次子,就由他去吧﹝心﹞∼∼倒是小戩你要小心哪﹝心﹞∼咱們家的經濟狀況已經大不如前了,若你不能討個有錢人家的小姐,你父親和我,可都會很失望的喲﹝心﹞∼∼」
楊戩低低地嘆了口氣,
「…我知道了。」
「既然知道,還不趕快去﹝心﹞?」妲己露出危險的笑容,
「左手邊的那三個,是趙公明的妹妹∼你別看她們長得那樣,趙公明身為總督,美人三姐妹可是很得人緣呢﹝心﹞∼當然,喜不喜歡還是在你,這種事畢竟勉強不來嘛﹝心﹞∼」

雖說不勉強,楊戩曉得,妲己不過是不願撕破臉罷了。他向趙公明的三個妹妹望了望,不禁打了個寒顫。
身為長子,將來要繼承家業,一舉一動都得考慮到家庭的因素,楊戩早就不對「自由」抱有太大的期望;只是,當他看到弟弟天化能隨興地與喜歡的人共處,心裡其實非常羨慕。同樣是通天與龍吉公主的兒子,楊戩和天化,兩人的相貌卻不太相像,境遇也不相同。

楊戩順從地走進衣香鬢影的大廳中央,回首望著妲己,正被一群男士團團包圍。

唔,要逃就要趁現在!

趁妲己不注意,楊戩迅速拐彎往門口走,打算到外頭透透氣。不期然地,與兩名交談的男子擦身而過。

「…他的作品中,具有濃厚的浪漫主義色彩──都計劃好了?」

後頭的那句話,語氣極輕,

「我很贊同──是的,該通知的都通知了──可是,他這樣將歷史人物任意扭曲,對當事人總是不太尊重。」
「或許,但是…──元始天尊曉得嗎?」
「嗯。」
「起義時間呢?」
「還沒有共識,不過,下星期的會議…」

楊戩對這兩名陌生客仔細打量,這兩人的服儀都十分端正,較高的那人留著一頭藍色短髮,另一位則是深紅色髮的少年。說少年或許也不是,因為對方的表情相當老成,搞不好比自己來得年長,只是面貌看起來還很稚氣。

紅髮少年見楊戩正留心著兩人的談話,明亮的綠眸機警地一閃,迅速改變話題。他清了清嗓子,稍微提高音量,

「…我相信文學和史實是有分野的,柯爾培爾大臣若不扮演反派,整個情節的可看性也要隨著降低。你說呢,普賢?」
「唔…」
藍髮的青年注意到對方傳達的警訊,若有若無地朝楊戩看了一眼,
「我同意這個觀點…」

「喲﹝心﹞∼小戩﹝心﹞,姑姑才離開一下,你就趁機溜走了嗎?真是壞孩子﹝心﹞∼∼」
妲己用扇子掩口,雖然看不見整張臉,還是能從眼睛看出她的不悅。
「這兩個人是誰呀﹝心﹞∼你朋友嗎﹝心﹞?貴族跟平民在一起,可是不太妥當的喲﹝心﹞∼而且,我們也不歡迎陌生人∼」
「…他們是我的朋友。」楊戩不知從何而來的勇氣,對妲己撒謊,
「喔,是嗎﹝心﹞?你的朋友?」
「是的。」紅髮少年上前一步,
「夫人,容我自我介紹:我是太公望,這位是普賢。」
「太公望?」
妲己的臉色微變,然而,很快又恢復原狀,
「小戩有這樣出名的朋友呀﹝心﹞∼我真高興,不過,小戩﹝心﹞,說謊可是不太好的喲﹝心﹞∼姑姑倒要考考你,你跟這兩人剛才在聊些什麼?﹝心﹞∼∼」

「我們剛才在討論…」
楊戩深吸一口氣,看向兩人,普賢有些挶促,太公望則是一臉氣定神閒,
「…大仲馬的作品。」
太公望露出會心的微笑。
「喔﹝心﹞∼原來你跟他們真的認識呢∼∼」
妲己的笑容有些古怪,
「那麼,你們慢慢聊吧,不打擾了﹝心﹞∼不過,小戩待會記得回來呀,姑姑要介紹幾位小姐給你﹝心﹞∼∼」

望著妲己離去的背影,太公望吁了口氣,
「真是好險,差點就要被那位漂亮的夫人趕出去了。多謝你解危啦,」
太公望笑著說,「重新介紹一次吧。我是太公望,這位是我的朋友普賢。」
「幸會,我是楊戩。」

楊戩淡然地回答。他對陌生人抱有高度的防備,方才的假裝認識,也不過是對妲己四處設限所作的反抗。太公望聽了他的名字,卻是一臉興味盎然,

「你就是楊戩?久仰,久仰。」
久仰?楊戩狐疑地想著,
「你在哪裡聽說過我的事了?」
「唔,你是通天教主的長子吧?你們一族雖然有些沒落,在本地還是很有聲望的,是個淵遠流長的家族。」
「聲望?」楊戩露出難以查覺的笑意,
「那種事,就省了吧。」
我就是聲望下的犧牲品…。楊戩心想。

太公望打斷了他的思考,
「嘿,要不要讓我幫你算命?」
「啊?」
「小望,」普賢笑著開口,
「你別胡鬧了,別人可是會吃不消的。」
「胡鬧?不,不,我算命可是有名的神準,讓我幫你算算,絕對不吃虧的。你將來要繼承家業吧?不想知道自己的運勢嗎?」

不等楊戩答應,太公望把他的手一把抓來,
「嗯…我看看,」
太公望一臉正經八百的表情,普賢則紅著臉,極力忍住笑意,
「你的命中頗有大富大貴之相,不過…嗯,你顯然對富貴沒有太大的興趣,因為你過著寄人籬下的生活,一直都在想法子逃離現況。」
楊戩的臉色丕變,迅速抽回了手,
「你不要開玩笑!」
「我沒開玩笑,算出來的結果就是這樣啊!」
太公望笑盈盈地說,楊戩深吸一口氣,稍微點個頭,
「抱歉,失態了。恕我有事先走。」


楊戩一離開,妲己立刻湊了過來,
「小戩,那個太公望,真的是你朋友?」
妲己難得用了正經的語氣,楊戩有些詫異地望著她,
「…是的話,又怎樣?」
「以後別再跟他來往。」妲己嚴肅地說,「雖然沒有證據,但聽說太公望是革命軍那邊的人,要是跟他有太多牽扯,我們全家都要聲名掃地的,明白嗎?」
「革命軍?」
「就是支持殖民地獨立的反政府軍呀﹝心﹞,」妲己搧著扇子,
「居然跟總督作對,這些人真不知死活﹝心﹞∼∼」

革命軍……
楊戩想起之前太公望和普賢的神秘對話,一種山雨欲來的感覺,陡然而生。


※※ ※※ ※※

紅繡曰:

阿彌陀佛~~在封神小說網站上潛水三年,終於還是下海寫了bb~~其實紅繡比較會畫圖,但是,圖區關了~~狗急跳牆bb~~

唉,看了別人的文章三年,也該有所回饋吧~~吾人遂抱著知恩圖報、結草銜環的心情~~~話雖如此,吾人一向寫科幻、戰爭,換到不熟悉的體裁,斷頭率bbb~~~﹝結果還是寫戰爭嘛﹞

總之,在下是新手,還請多指教了﹝叩謝再三﹞~~~



附帶一提,貼文的限制是16K,但是怎麼曉得檔案的大小?如果用word計算,似乎每篇都大於16K,到底@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