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 ※ ※ ※ ※ ※ ※ ※ ※ ※ ※

華胥夢見 第十三話

※ ※ ※ ※ ※ ※ ※ ※ ※ ※ ※


不論是剛剛的迷惑與煩惱……
還是以前來這裡時提到他的幸福笑容……
都切切實實與某種重要而珍貴的心情相關……

名之為『戀』的心情……

☆      ☆      ☆

所以,就這樣地回去了。

楊戩望著車窗外面一片黑暗中閃過的微小燈火,耳邊聽著鐵軌跟火車輪交
替摩擦的聲響…

為什麼?雖然不知道該怎樣面對望…
但是,還是想回去。

尤其是,聽到韋護學長說打去家裡時,望都不在…

去哪裡了呢?

想到這裡,就不免擔心了起來。

在他不在的時候,望有沒有好好照顧自己?
三餐有沒有按正常時間吃?
還有,每個月一回的趕稿地獄……

突然覺得,自己自他身邊跑掉是件愚蠢的事……………

因為望,壓根兒就是一個懶惰蟲。

照顧自己?應該是沒問題,但是…很擔心回到家後,家中會變得像垃圾場。
三餐?要是沒有人拉他去吃飯,怕是都以防腐劑含量超多的泡麵解決吧?

……每個月都要來一回的臨時抱佛腳,趕稿地獄?

「難道……」楊戩的眉頭打亂的毛線球,整個揪在一起了。

非常不好的預感。

『我們去的時候是都不在啦!你也不知道他去哪裡了嗎?』

最近,連載的部份已經達到高潮…
讀者都虎視眈眈著,怕是這個記錄超級爛的傢伙動不動又休刊,拼命打電話到
編輯部關切。嚇得老編也是高血壓心臟病的藥隨身帶著,行動電話還設119
為熱鍵,深怕望一有不對,趕不上進度,他那條老命也嚇得歸天去了。

……

望不會…又逃了吧?

楊戩愣愣地望向窗外。

☆      ☆       ☆

回到家後,家中冷冷清清的。

半點聲響也沒有。

「望?」他喊了一聲。

回應他的是一室的空寂。

忽然望的臥室裡傳來了衣櫃關起的聲音。

緩緩地走到望的臥室,他的心臟不自覺地越跳越快。

忽地,一張驚訝的臉出現在視野之中。

「啊…原來是楊戩先生啊!」

「武吉,是你!望呢?」楊戩也被狠狠地嚇了一大跳,不過隨即便恢復。

「老師……喔…」
武吉傻傻一笑:「他住院去了。」

「?!」聞言,楊戩瞪大了雙眼:「什麼?」

「……呃…」武吉聳聳肩:「這個我也不知道怎麼解釋…你也知道嘛!那些醫學名
詞我記不來的嘛!」

「……有生命危險嗎?」楊戩瞪大了雙眼。

「應該不算有吧?」武吉拎著一個小旅行袋,搔搔腦袋:
「但,這期是肯定要休刊了。編輯部大概會被讀者放炸彈了…我要去給老師送換洗
衣服了。你也一起來吧!」

看著武吉開朗的臉,似乎沒有想像中的那麼嚴重…
頓了頓,楊戩點點頭。

但是,他…去住院了…為什麼,沒有通知他?

楊戩的心,頓時沉到冰窖之中…

☆       ☆       ☆

「蠢斃了!」邑姜冷冷地瞪著躺在病床上,右手右腳被石膏打得厚厚並吊得高高的
太公望。

「我知道。」太公望苦笑。
「……真蠢…」邑姜自桌邊拿起了一顆水梨,一把水果刀,一條豪不間斷的果皮就
以驚人的速度飛了出來。

「…小姜……」太公望笑不出來了。(好…好可怕…bb)

「走在馬路上不看路,被車撞到,蠢。」第一顆。

「小姜,你在削水果的時候,不要一直瞪著我。」

「被送到醫院來,還被檢查出有輕微胃潰瘍,你真蠢。」第二顆。

「不要這樣啦!」太公望快要哭出來了。

「外加營養不良,睡眠不足,你真的真的很蠢。」第三顆。

「呃……你沒有通知『他』吧?」太公望趕忙提了話題。

「沒有。」邑姜停下了水果刀,嘆了口氣:「你還真要面子。」

「才無關面子,我只是不想讓他擔心罷了。」太公望像小孩子般嘟起了嘴:
「我要吃!」
「你這個人喔!真是受不了…」邑姜聳聳肩,將緩緩地將水梨分成六片:
「嘴巴張開。」
「啊……」太公望聽話地張開嘴,立刻被邑姜塞了另外一顆未切片的水梨。

他瞪大了雙眼……用疑問的可憐眼神看著邑姜:
『那些切好的不是要給我的嗎?』

「不,親愛的舅舅,這些是我要吃的。」
她微微一笑,小嘴輕咬了一口切片水梨,好甜:
「不是每個人都像你那隻可愛的小羊,會這樣無條件地百般縱容你。」

他的臉垮了下來,把嘴裡的大水梨大咬了一口,任剩餘的部分掉在自己的胸前。

「嗚…小賢也會啊!」太公望露出難得任性的表情:「雖然已經有護草使者。」
「可是如果不是像小羊那般『全心全意』的,你就不會接受。」邑姜瞪了太公望
一眼:「無可救藥的挑嘴魔,又自私自利的渾蛋傢伙。」

「小姜……你總是那麼一針見血…」
「跟你學的,笨蛋舅舅。」

語畢,兩人相視一笑。

「你們談得很愉快啊?」普賢帶著花跟淡淡的微笑緩緩地走進病房。

「……小賢,你怎麼來了?」
太公望立刻往普賢背後譙:「那個沒來嗎?」
「他出差。」普賢眨眨無辜的眼:
「關於你右手的傷勢,醫生有說什麼吧?」

「嗯…還好啦!大概要休息個半年吧?」太公望乾笑著:「反正就算右手不行,
我左手也可以畫啊!」
「喔!那你幹嘛還停載?」邑姜瞪著太公望的右手,皺起了眉頭。
她從來不知道她舅舅還可以左右開弓。

「嘿嘿嘿嘿!難得有正大光明的理由可以休息,我為什麼不好好把握機會呢?」
太公望說得一點慚愧的意思都沒有。
「小望就是會做這種事情。」普賢嘆了口氣。

「對了,小羊還沒回家吧?」太公望的雙眼頓時閃閃發光。
「就知道你會問。」普賢把花隨手插入病床旁的白花盆:「還沒!不過,他同學
有來問我他的下落…」
「舅舅,我就說你給他請假的理由太爛啦!」邑姜搖搖頭:「你是故意的嗎?」

「……沒有啊!」太公望把自己的頭埋入枕頭之中,故意不去看邑姜的眼。

「還敢說沒有?你這龜公!」邑姜有點不滿了:「你還要我們瞞著他多久啊?」

「呃…能瞞多久就多久囉!」太公望聳肩:「到時候再說吧!」

「小望,不該隱瞞的時候隱瞞,小心會遭到現世報喔!」

「老師!你的衣服送來了!」武吉的大嗓門把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病房門口。

而在武吉背後,有一張被一層寒霜覆蓋住的清麗秀顏,冷冷地,將視線投在白色
病床上的人。

「楊……楊戩…」意識到那個視線,太公望在認出來者的同時,石化。

「本來就瞞不了多久的…」邑姜冷冷地下了評語:「時候到了吧!」

幾乎是在同一個時候,普賢便準備要離開了。

「……望,我想回家收e-mail了!」普賢掩嘴一笑:「我想仲哥他會寫信
給我,你知道的啊!他很容易太想念我…」
「夠了,你走吧!」太公望狠狠地瞪著普賢。
「保重喔!」普賢揮揮手,瀟灑地離開了病房。

「舅舅,我要回家了!」邑姜甩甩手:「我要帶晚飯回去給老公吃。」
「嗯…」應了一聲,太公望的臉色更差了。

「啊!武吉,反正你衣服送到了,你來幫我好了!」邑姜順手勾住了一臉空白的
武吉,轉身向尚未說半句話的楊戩一笑:「對了!你改天來我家一下,我有東西
要給你喔!」

楊戩聞言只是點點頭。
邑姜絲毫不見被冒犯的感覺,微微一笑便拉著武吉走了。

「老師!要保重喔!」武吉的嗓音被關在門外。

頓時,本來很熱鬧的病房沉靜了下來。
沉甸甸的氣氛壓著兩人的呼吸,仿佛快要停止一般。

「呃……」
「啊……」

太公望跟楊戩同時出聲。
兩人的視線交會,尷尬頓時煞住了兩人。

「你先說吧!」
「不,你先說…」

「你先說…」
「不…你先…」

「你先說啦!」
「你…你先啦!」

「呃…」太公望自嘲地一笑:「這樣下去也不用談了啦!」
「你先說吧!」楊戩也扯了一下嘴角:「我的事情不重要。」

「你的事情不重要?」太公望別開臉,小聲但卻清楚地說:「不是這樣的。」
「是這樣嗎?」楊戩垂下眼臉,臉頰染上了些許的紅,但是語氣還是冷淡的:
「好吧!我先說吧…」

「……嗯?」太公望轉回視線,眼前的男孩曾幾何時改變了。

「你沒有通知我。」楊戩下意識地緊握著自己的拳頭:「我知道也許我對你來說
沒有那麼重要,但是…但是……」
「對不起,我讓你擔心了。」太公望立刻截住楊戩的話頭,批哩啪啦地開始說話
:「可是我知道你現在很煩惱,而且這煩惱是我帶給你的。所以啦!我不小心發
生了一點小車禍,然後反正沒有生命危險,我就想,還是別再這種時候打擾你。
不要小賢他們通知你也是因為如此。畢竟我…」

「你?」楊戩挑眉:「怎樣?」
「是關於那天的事情,你知道的啦!我是…打從娘胎出來,第一次那麼認真…呃
…反正我就是吃喝拉撒睡了二十幾個年頭,我其實…哎呀!希望你能答應的呢!
我知道你有你要顧慮的事情,我也有我的。但是,就這麼希望能待在你的身邊…
這種感覺很奇怪,像是一直在地上睡死的豬突然飛到天空上一樣神奇。」
「噗哧…」
「不准笑!」太公望有點狼狽地瞪了一眼楊戩:
「我知道你有過了十八歲就有想要搬出去的念頭,哎……反正,我知道也許我挑
錯了時間說這種話,但因為我真的真的不想錯過你,所以我努力了,沒有後悔的
念頭。」

「……真的嗎?」楊戩歇盡全力維持的冷臉已經幾乎無法維持了:
「如果我考慮過後的答案是……不。你會怎樣?」

「那我就只好放你走囉!」連想都沒有想,太公望乾脆地回答。

「咦?」楊戩瞪大了雙眼,這麼乾脆?
「雖然我會覺得很心痛啦!」太公望抓抓自己的頭:「不過,如果沒有緣分的話
,我也不強求就是了。」

「喔……」楊戩低下了頭:「緣分啊………」
從來不知道他會考慮那麼多事情…

「啊!還有件事情…」太公望補充了一點:「因為我很喜歡你,所以,我希望你
可以很幸福。因為我很喜歡你,所以我希望你不要那麼委屈自己。因為我真的真
的很喜歡你,所以希望你也可以喜歡你自己,就像我喜歡你一樣喜歡自己。」

太公望小心翼翼地看著楊戩,卻很意外地發現小羊一點反應都沒有。
……不免有點擔心了起來,難道他掏心掏肺的話語毫無打動人的能力嗎?

「……你,剛剛插了我的話,你知道嗎?」楊戩最後還是開了口。

「我知道這樣很沒有禮貌,但我是故意的。」太公望閉起眼睛,自首無罪。

「喔?我可以知道原因嗎?」楊戩瞄了太公望裝無辜的表情,嘆了口氣。
悲慘地體認到他永遠也無法對這張臉生氣。

「可以。因為我知道你會胡思亂想,所以我先一口氣說完!」太公望知道他自己
使了賤招,但他也沒其他辦法啊!

「那,你想繼續聽我說的話嗎?」
楊戩緩緩地走近太公望,彎腰下去直視著太公望:「嗯?這次不要插嘴喔!」

兩人臉的距離只剩五公分。

撲通撲通撲通…
因為楊戩靠近的臉,太公望覺得自己的心跳加快許多,血液也直衝他的臉上,講
話也開始結巴:「請……請說…我……我不插嘴…我…安靜…」

看到了他細細長長的眼睫,隨著他眨著那美麗的紫眼而上下跳動著。
這動作似乎搔到了他的癢處,太公望覺得他的呼吸因此停止。
天啊!再看下去他的心臟恐怕會過度跳動而罷工。

楊戩輕輕地呼了口氣,看著太公望的臉像是快要沸騰般,他忍著笑並輕聲地問:
「我說……你的右手受傷了,那你的連載怎麼辦呢?」

「呃?」聞言,太公望的腦海頓時變成一片空白。

「…我知道你一定會用右手受傷的名義來停刊,可是那樣…」
楊戩無視於太公望像是變成化石般的反應,繼續地說著:
「呃!你知道啊!如果你再任意休刊,我們家恐怕會被狂熱讀者放炸彈。而我因
為還想要住在那邊,所以…就請你為了住家安全犧牲吧!況且你的左手能畫,那
就請你千萬不要休吧!我明天會請武吉把工具帶來,離截稿日還有一個禮拜,請
努力吧!」

「……」太公望目瞪口呆。
他剛剛聽到了什麼?
腦袋一片轟隆聲響。

「那就這樣啦!我剛剛才從南部趕上來,都還沒有時間好好休息。」楊戩裝模作
樣地伸個懶腰:「我的嘴有點渴了,我去買點飲料喝……」

「……」太公望還沒恢復過來,表情仍是一片空白。

「那…我去買飲料囉!」楊戩緩緩地步出病房。

「等…等等!」太公望見狀立刻回魂,不管是不是會被護士嘲笑…他狼狽地大喊:
「你…你怎麼知道我左手也能畫?」

「這個?你自己猜吧!」楊戩頭也不回地離開了病房。

砰一聲,把太公望驚訝無比的臉關在身後。

楊戩淡淡地一笑,腳步輕鬆地往電梯走去。

其實,我也…暗暗地在注意著你的一舉一動。
只是…你不知道,而我也不知道而已…
……望…

我只是…喜歡而已…

只是…喜歡而已…

待續 


_________________
<Re: 華胥夢見 第十三話  by ffnc(夏季怠隋)>


呵呵…
邑姜削梨的狠勁真不錯,姬愛妻家說不定是「M」?(蟲也也好想成為那顆梨啊…^^)
普賢微笑開溜的片段也很好。
師叔好像被羊兒反將一軍的感覺?
總覺得師叔這幾期很可憐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