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原先只是想著應該要說些什麼的,
和太公望從普賢和聞仲先生家裡回去的時候,
或者在那之前看到他笑容突然凍結的時候……
什麼都不說的話太奇怪了!
自己應該要像平常一樣和他打聲招呼,然後說些什麼的……

可是腦中卻是一片混亂……
最後說出了連自己都嚇了一跳的話……

為什麼會說出那些話呢?
和聞仲先生談過以後一直一直在想的是要和望好好談談的,可是……

那個時候……
當一直沉默的望打開家裡大門後突然回頭想要說些什麼的時候……
自己搶先在他開口前說的卻是……



『望,我想回去南部一趟……』

※ ※ ※ ※ ※ ※ ※ ※ ※ ※ ※

華胥夢見 第十二話

※ ※ ※ ※ ※ ※ ※ ※ ※ ※ ※

那樣說是為了逃避嗎?

躺在床上的楊戩望著天花板發楞,回到南部舅舅的家已經數日了,腦子裡卻依然繞著那天的情景打轉,無法釐清自己對太公望那麼說的理由,無法忘記當時他的表情和聲音……

『你要去南部?』

『……只是暫時而已,我知道這有些突然,而且現在又是你正忙著趕稿需要幫忙的時候,但是、但是……呃……我突然很想回去看看母親和舅舅……』

『……我知道了。』
沉默半晌後的他這麼說著:
『不用擔心我趕稿的問題,我會找邑姜回來協助,你學校那邊我也會幫你請假,你就放心回去看看吧……』



接下來發生的事情就記不清了,像是作了場夢一樣,匆忙整理了一些行李趕搭夜班車回南部,不過心中十分明白這並不是夢,我……

楊戩閉上眼睛喃喃道:
「傷了他吧……」

明明想說的不是那些像逃避一般的話語……
望他應該知道的!我想回南部的主要原因並非探望親人……
但這點他什麼也沒提,只有在送我上車時像是突然想到什麼而開口道---

『那個……雖然這時候提這有些突然,不過是你前陣子很在意的問題回答,所以我想你會有興趣知道,雖然只是我獨斷的想法啦!』

『……問題?』

『……說出來的理由。』

『呃!!』

『"約束ソ花"裡的主角為什麼知道了一切卻什麼都不說的理由,你之前問我的問題,還記得嗎?』


『呃、你是指那個呀!你不是睡著了沒有聽見嗎?我還以為你是指、不、沒什麼……』


『比起恐懼到來的約定之刻或是害怕失去那奪走己心的美麗魔物,我認為他之所以什麼都不說的理由是為了"等待"……』
他的聲音有些沙啞,和平常不太一樣。
『如果什麼都不說的話說不定可以一直維持原樣吧!但我不覺得那是他所想要的,雖然不會失去卻也不會擁有……想要去珍惜、守護和獨占的……"最重要"的人……所以我覺得他之所以不說其實只是為了等待可以說的時候。』

『望……』

『……當然那只是我個人的想法,或許還參雜了一些現實裡的私心吧!只是我和他似乎不太一樣,挑錯了說話的時機……』

『!!』

『……接下來的話等你回來再說吧,車就要開了,楊戩……再見……』
道別之後的他笑了……
和平常一樣的笑容,卻讓自己覺得格外陌生……


該說些什麼?該回答些什麼呢?
那是代表他之前所說的話不是在開玩笑的意思吧?

『我喜歡你……讓我待在你身邊,好不好?』

「可惡!!」
猛然睜眼的楊戩拍著床沿喃喃道:
「我……到底該怎麼做呢?」

已經沒有辦法把它當作什麼也沒發生過。
已經沒有辦法再和望像以前一樣了吧。
那麼……該怎麼做呢?
就這樣搬出去住嗎?離開望?
不、在那之前一定要和望好好談談才行
否則又會傷了他吧……
可是,該怎麼說呢?


「好像繞了一大圈之後又回到原點的感覺……」
翻了個身的楊戩睜開眼睛喃喃道:
「到底該怎麼說?咦!!什麼時候---」
猛然跳起的楊戩睜大眼睛望著不知何時站在房門前的美婦人開口喊道:
「媽媽?怎麼了嗎?沒有在房裡休息走出來……身體哪裡不舒服嗎?」


「不……」
被楊戩稱呼為母親的女子這麼說著而搖了搖頭道:
「只是看著你的表情而忘了叫你……有找你的電話喔!戩。」

「電話?我沒聽到鈴聲……」
楊戩匆忙起身道:
「誰找我?呃……媽,您還是快些回床上休息吧……」
總覺得隨時都會倒下去的樣子……


「我不要緊的,和剛來這裡時比起來我身體已經好很多了……」
這樣說著的婦人扶著牆邊喘了一會兒後輕語道:
「你還是快點去接電話吧!找你的人說是你一個姓韋的朋友,好像很著急的樣子……」

「韋護學長嗎?找我會是什麼事……」
不是望打來的……


一邊往房門外走去一邊擔心地看著母親的楊戩開口道:
「媽,不管您比以前好了多少,目前還是需要多休息的時候,醫生和舅舅不也這麼說過嗎?對了……」
拿起擱置在廊內桌上電話聽筒的楊戩看了看四周道:
「怎麼沒看到舅舅?他今天應該沒有工作……」

「我請燃燈去幫我做一件事,應該很快就會回來了。」
有著和楊戩相仿容貌的婦人露出淺淺微笑道:
「趕快接電話吧!別讓對方等太久了……很有趣的人呢!」

「……有趣?」
這樣說著的楊戩再看了母親一眼後才疑惑地拿起電話筒,不過還沒湊到耳畔就聽見如雷咆哮從話筒中傳出道:
「喂!!楊戩!真的是你吧?你不要緊吧!還活著嗎?」


「……如果我死掉的話就不能接聽電話了吧,韋護學長。」

「唔……聽這聲音和說話的語氣確實是楊戩沒錯,既然你沒事就好了,長途電話的花費可是很貴的,我要掛電話囉!掰掰……」

「等一下!」
壓抑住全身突發無力感的楊戩提高了聲音道:
「學長打電話來到底是做什麼呀?不會只是為了確認我的死活吧?」

「基本上是啦!」
電話那端熟悉的聲音這麼回覆:
「誰叫我聽說你骨折、重感冒、肺炎、食物中毒……」

「等等!」
懷疑自己聽錯的楊戩微微皺眉道:
「你說誰骨折、重感冒、肺炎、食物中毒了?」

「當然是你呀!我聽天化轉述你向學校請假了那麼久的理由時嚇了一大跳!一會兒是從樓上跌下去骨折、一會是掉進池塘重感冒併發肺炎,接著是吃錯東西食物中毒,還有心臟病發作咧!你什麼時候有心臟病的呀?」


會有才怪!!
望幫我請假的理由到底是……

輕撫太陽穴的楊戩正欲解釋,但還未開口即被韋護的聲音打斷道:
「……而且不談那些病假理由,打電話去你家(太公望的家)都沒人接,我和天化去了幾趟也沒人應門,如果不是遇見普賢先生知道你的下落,我們還擔心你是不是出了什麼事……」

「望不在家?」
楊戩打斷韋護的聲音道:
「你說的是真的嗎?韋護學長!」
這時候會去哪裡呢?望……


「我們去的時候是都不在啦!你也不知道他去哪裡了嗎?」
韋護的聲音停頓了半晌才繼續說道:
「吶!楊戩……你是和太公望發生了什麼事?該不會吵架了?」

是吵架的話或許還好一些……

「……我和望不是吵架啦!只是……我在想我是不是該搬出去住,我和他畢竟是外人……」

「喂!喂!我是不知道你怎麼會突然有想搬出去的想法啦!」
韋護聲音似乎有些訝異地插嘴道:
「不過我可從不覺得你和他像外人一般,怎麼說呢?總覺得你搬出去的話才是十分怪異的事,太公望那傢伙十分重視而且喜歡你,你不也是一樣嗎?至少不會討厭他吧。」

「就是因為不討厭才會煩惱……」

是呀……就是因為不討厭的關係……
才必須要離開……
即使不想……


「啥??」

「不,沒什麼……我會再想想的,謝謝你的擔心,過幾天我就會回去上課的,那麼、再見……」

「別急著掛電話啦!」
難得一反常態不計較電話費的韋護在電話另一端匆忙道:
「那個呀……如果你真的有什麼煩惱的話就說出來談談吧!我的諮商費打七折、咳、這次就免費服務吧!你呀!有時候就是想太多了,擔心這個、擔心那個,船到橋頭自然直,有時候也任性一些照自己想要的去做吧……」

「即使那樣做會給重要的人帶來不幸?呃、不、我要說的不是……」

「幸福的定義每個人都不太一樣吧!你認為不幸的事對方不一定會這麼想,就算真的發生了什麼……」
韋護的聲音拖得老長道:
「也等真發生的時候再說吧!唔!我不掛斷不行了,剩下的等你回來再說……早些回來吧!我想包括那現在去向不明的太公望在內都很想早些見到你的……掰掰!」


「嘟--嘟--嘟---」
聽著話筒內傳來對方掛斷後的聲響,楊戩神情沉重地喃喃道:
「……早些回去嗎?」


「是呀……早些回去比較好喔!戩……」
突然在楊戩背後響起的聲音這麼說著。

「媽媽!!」

吃了一驚的楊戩訝異地轉身看著身後的親人緩緩重複方才的話語道:
「早些回去吧……戩……」

「為什麼媽媽您……」

「你有了喜歡的人吧!」
楊戩的母親出聲打斷他未完的問話道:
「而且是非常特別的喜歡,十分重要的人……」

「……不是的!!我和他之間不是……不是您所想的那樣……」

「你的表情辯駁起來一點說服力也沒有呢……」
楊戩的母親注視著他漲紅的臉孔呢喃道:
「能夠喜歡上人、能夠被喜歡的人所愛是很幸福的事情呢!就像我遇見你爸爸一樣……雖然之後發生了很多事,最後失去了他……那個時候真的很痛苦……」


「媽媽……」
楊戩的表情很是擔憂地注視著母親道:
「您別想太多過去的事了,那對您身體不好……」

「不要像那時的我一樣喔……」
臉色略顯蒼白的婦人打斷楊戩的話這麼說著:
「因為太過痛苦而選擇了逃避,如果忘記就好了,如果全部都沒有發生就好了……想要逃開所有難過的事、悲傷的事……卻連和他在一起的美好回憶、還活著該珍惜的人都遺忘了……真的很傻呢!花了好長一段時間重新找回……」

「媽……」


「因為是過來人的建議,所以一定對你有幫助的……」
楊戩的母親表情十分認真道:
「早些回去吧!戩,不管你和那個人之間是怎樣的喜歡,對你來說那是很重要的人吧……所以不要去害怕或逃避,那反而會傷的更重,不論是對自己還是別人。如果未來發生了什麼痛苦的事而受傷的話,我身邊隨時歡迎你回來休息療傷,不過,目前你該待的地方並不是這裡,所以囉!趕快去整理行李吧!我讓買好票的燃燈送你去車站……」

「咦……」
有些訝異地順著母親視線轉頭看著不知何時拿著車票站在背後一語不發的舅舅,楊戩沉默了半晌後開口對一旁的母親道:
「媽……您剛剛說拜託舅舅的事情該不會就是去幫我買票吧?(預謀?)」

「……因為,你其實很想回去他的身邊不是嗎?」


沒有承認也沒有否認。
楊戩只是在片刻地沉默後往房間走去並開口道:
「我去整理行李,待會就麻煩你了,舅舅……」



「……總算又回復平常表情了呀。」
楊戩的母親看著他的背影喃喃道:
「唉!真是令人擔心的孩子……」

「是呀!和妳很像……」
一旁始終沉默的燃燈開口。

「什麼?」

「不、沒什麼。我只是在想……」
燃燈停頓了一會兒後續道:
「讓他回去找那個人真的好嗎?龍吉姊姊……」

「……你不是曾經和那個叫太公望的人談過話,說是個雖然有些奇怪但不錯的人嗎?」

「那是以朋友來說,再怎麼說……咳!太公望也是男性……」

「所以戩才會那麼煩惱,以後應該也會很辛苦吧!可是……」
龍吉若有所思地喃喃道:
「即使撇開戀愛不談,太公望在戩的心目中仍然十分重要,是能夠支撐他的重要力量,就像你對我來說喔!」


「呃……」
腦中仍有大部分停留在感動姊姊說自己很重要的燃燈花了一些時間才找回自己的聲音開口道:
「可是……」

「而且……」
不待燃燈說完即打斷他話語的龍吉露出了燦爛的笑容緩緩道:
「能夠讓戩露出那樣表情的也只有那叫太公望的人了吧!」

不論是剛剛的迷惑與煩惱……
還是以前來這裡時提到他的幸福笑容……
都切切實實與某種重要而珍貴的心情相關……

名之為『戀』的心情……


(待續)

後記

該說些什麼呢……總之,就變成這個樣子了bb

by 遁逃中的竹里b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