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 ※ ※ ※ ※ ※ ※

流浪者的輓歌01

※ ※ ※ ※ ※ ※ ※


☆      ☆      ☆

「……」

皎潔的月光被層層的厚重窗簾擋在窗外,房間裡只有一片黑暗籠罩。

跟一地的靜默…

簡陋但乾淨的床上,打著赤膊的男子只有盯著無盡的黑暗,面無表情。
男子有著一雙碧色的眼珠…但,在黑暗之中只透著冷冷的光。

忽地,一陣從遠至近的輕盈腳步聲抓住了他的注意力。
一臉警戒地…他的手移向了他的刀…

腳步聲停在門外。

「幹員雷歐特。」

沒有感情的聲音響起。
男子皺起了眉頭。

「治安維護會要派下新的任務給你,請立刻到本部去一趟。」

「知道了。」

男子懶懶地應了一聲,聽著腳步聲離開了自己的門前。
他開始著裝。

『太公望˙雷歐特,隸屬VKP重犯罪處理班。』

冷冷地一笑,男子低著頭,慢慢地把手上的刀,小心翼翼地收到皮套裡面。

『自VKP學院畢業之後便以特優的成績進入了重犯罪處理班,完成了無數
次特A級任務(危險度最高,特工人員的存活率通常只有三成),可以說是
重犯罪處理班的Top of Top(頂尖中的頂尖)…』

☆      ☆      ☆

窗外的夜雨似乎也無法打擾昏暗室內的沉重氣氛,會議桌上圍坐著兩個似乎
是重量級的人士。

「六個小時前,通天˙巴魯德魯巴公爵的宅邸遭邪教『穆蘭甘普』襲擊。」

「目前的狀況如何?」其中看起來年輕許多的青年,懶懶地發問。

「邪教徒目前以公爵一家人的性命來當籌碼,要求教皇退位跟釋放被逮捕的同
伴。」

「我記得,在這個國家裡,『宗教信仰的自由』應是被保障的…」
自會議一開始,太公望便靠在牆邊,他緩緩地抬起頭,提出了他的疑問:
「為什麼『穆蘭甘普』會被認做邪教?逮捕他們的理由是?」

「幹員雷歐特,你還記得一年前在首都發生的『暗殺教皇』事件嗎?」

點頭,當然記得,那次差點教皇就頭身分家…太公望在心裡暗笑著。

「……就我們所收集到的證據,都把箭頭指向『穆蘭甘普』的教主──楊戩˙
羅斯塔羅這個人身上。這些都是未公開的…你看看。」

一疊檔案被傳到太公望手上,他緩緩地翻動著:「所以,我們不準備釋放那些
被逮捕的教徒?」

「他根本就是整個暗殺事件的幕後主謀!」一臉白花花的鬍鬚的老人恨恨地咒
罵著:「這個人簡直是隻奸詐的狐狸,為了逮捕他…我們已經犧牲了很多幹員
的性命!」

「的確,已經很多同伴的性命犧牲了,要是釋放了那些教徒…是前功盡棄。」
其中那態度慵懶的青年,只有聳聳肩。

「……該死!」老人怒不可止地掄起拳頭捶打桌面:
「神只有一個!該死的『宗教信仰的自由』!我們就是因為太過姑息那些『邪
教』,才會讓這種事情一再地發生!!真是無能的議會,沒事通過這種簡直是
褻瀆神的條款…」

「元始!」
一個負有威嚴的吼聲阻止了老人的失態,原本態度懶懶的青年不知何時換上了
嚴肅的表情,並轉過身去吩咐在桌旁的書記:
「剛剛的發言請把它自紀錄消除。」

「是,太上大人。」

「幹員雷歐特,對這次任務你還有什麼問題嗎?」

「啊…」
太公望面無表情地看著眼前的兩個高高在上的人:
「這應該是『抗邪教班』的範圍,要『重犯罪處理班』出馬的理由是?」

「根據分析班最新的資料顯示,『穆蘭甘普』的幕後靠山就是這次被襲擊
的通天˙巴魯德魯巴公爵。」

不住驚訝,太公望抿緊了唇。

「通天˙巴魯德魯巴公爵是結束我國內戰的英雄,在同時他也是這個國家
黑暗歷史的操縱者。雖然他現在已經以健康理由而引退,他依然對整個議
會還是有強大的影響力。」
老人的語氣裡有股難以形容的冷:
「…但,無論如何…也該結束了。」

「咳,此外…我們也想知道,為什麼教廷沒有通知我們便派出騎士團干預
此事件…」青年俐落地吩咐著:
「幹員雷歐特,請立刻趕到公爵的宅邸。另外,已經有一個同伴在那邊等
著跟你會合。他會給你此事件更詳細的情報。」

「誰?」

「情報分析班幹員──普賢˙梅爾洛茲。」

☆       ☆      ☆

太公望一邊注視著聳立在遠方山頭的豪華宅邸,一邊緩緩地在樹林中前進著。

直到樹林的盡頭,一抹淺藍色的身影似乎在等待著。

聽到他的腳步聲,那人便轉過身來,嘴巴掛著一股淡淡的微笑,並伸出手:
「啊…你就是太公望˙雷歐特吧?久仰大名…我是普賢˙梅爾洛茲,隸屬情報
分析班。」

無視於普賢伸出的手,太公望面無表情地問:
「裡面的邪教徒總共多少人?」

普賢嘆了口氣,收回了手,公式般地回答:「已確認有十個,還未發現他們教
主楊戩的蹤跡。就現在的狀況來看,也許更多吧?」

「人質的情況呢?」

「公爵的家人跟僕人,共三十六人,目前生死不明,不過還好,在事發之時,
公爵正好外出所以逃過一劫。」

「公爵不在人質之中?」太公望挑眉。
「是的。」普賢點點頭:「這是不幸中的大幸。」

太公望轉過身去眺望著宅邸:
「……騎士團的動向呢?」

「他們應該還在跟邪教徒周旋談判…應該是顧慮到人質的安危,所以還沒有進
一步的行動…」
普賢說到一半,在遠方的宅邸竟然發出火光:「怎麼?!」

「看樣子,騎士團已經開始行動了。」太公望的嘴角微微上揚:
「也許他們的談判破裂了。」

「…等等,難到他們不顧慮人質的安危了嗎?」
普賢不可置信地瞪著遠方的火光:「騎士團這些人…」

「也許,但不去查看是不會知道真實狀況的……」
太公望邁開腳步,往充滿火光的宅邸前進:「不能等了,我要潛入。」

「等等…幹員雷歐特,這種狀況,我們需要通知總部,請求支援才是!」
普賢大驚失色。

「支援?」
太公望回過頭,眼神無比銳利:「我就是那個『支援』!」

☆      ☆      ☆

手起刀落。

碰一聲,一具屍體就這樣產生…倒下。

一個身穿白色盔甲的金髮騎士,伸出手,拔起在那屍體上的劍。

四周已經有很多具屍體……
他無言地收起了自己的劍。

「……全是無用的笨蛋。」

「趙公明大人!」

一個穿著相同盔甲的騎士向金髮騎士--趙公明恭敬地鞠了個躬。

「找到了嗎?」

「不,完全沒有蹤跡可循…」

「吩咐下去,在整個地方都被火燒盡之前,把邪教徒所放的火滅了。」

「是。」

「此外,見到楊戩之外的邪教徒,格殺勿論。楊戩…這傢伙要活捉。」

領到命令,騎士立刻飛奔出去執行。

「……」

趙公明看向窗外,眼裡充滿著焦躁,嘴裡喃喃著:
「……楊戩,你躲在這裡的哪處呢?」

☆      ☆      ☆

太公望幾乎是用飛奔的速度衝入公爵的宅邸,天空忽然被一響雷劃破…
像是古老的建築化作了怪物咆哮般…

耳朵靈敏地捕捉到刀劍相擊的打鬥聲…

稍微沉吟了一下,太公望拔起刀子,往門邊的木栓一砍…
鐵門便應聲放下。

太公望只回頭看了一眼,便毫不猶豫地往巨大的建築物裡前進。

☆      ☆      ☆

下著夜雨的庭中,一個穿著有點破爛的黑衣男人對他手下的邪教徒怒
吼著:
「可惡!讓那些混蛋知道我們的厲害,燒了這些房子並把人質殺了!」

「是的!韋護大人!」
邪教徒齊一點頭。

男人滿意地點頭,轉身開了門走了進去。

太公望隱身在柱子之後,小心地聽著邪教徒的談論。

「……韋護大人好像有點緊張。」
「…不管怎樣,這地方有點邪門啊!」

「快把工作做完趕快離開這裡。」

「在聖印騎士團找到這邊之前…」

聽到談論的聲音越來越遠,太公望站起身。
看向了剛剛男人走進的大門……

「找到了。」太公望小聲地呢喃,一雙碧綠的眼在黑暗中越發亮。

打開了門,一條黑暗的長廊就展現在眼前,不過…盡頭的門縫裡透著亮光。
太公望立刻不出聲息地走到門的後面。

「……怎樣,找到了嗎?」
「不行,完全沒有跡象。」

是剛剛吩咐要殺了人質的男人的聲音…太公望瞇起了眼睛。
似乎是『穆蘭甘普』的高層人士…

「不管付出多少代價,我們一定要找到那樣東西。」
「楊戩,別固執了!聖印騎士團的人已經來了,我們的處境危險了!」

聽到『楊戩』這兩個字,太公望不禁怔住。

找到大魚了。

「怎麼?護,事到如今你才在害怕?」那個『楊戩』的聲音裡充滿的權威:
「我們已經做到這個地步了,可完全沒有退路了!你們,立刻繼續找!」

聽到一陣急亂的腳步聲靠近門邊,太公望立刻退開藏匿在一旁的陰暗處。

等到楊戩的部下離開了長廊,太公望立刻又返回門邊,自門縫裡窺探著。

這房間似乎是公爵的私人用裡拜堂。
而一個藍髮的男子正背對這他的視線。

一頭深藍的長髮被綁成馬尾,披散在肩膀旁。
潔白的背部有著奇怪的刺青…像是某種印…橫跨了整個脊椎。
似乎在哪裡看過那個印……太公望皺起了眉頭。

視線移到了男子的雙手…

太公望瞇起了眼睛,那是『義肢』嗎?
感覺好像爪子…像是隨時都可以取人性命的鷹爪。

「該死的公爵,他究竟把那個藏到哪裡去了?」

「……楊戩,你真的認為公爵手上有那個東西…」
黑衣男子的語氣似乎是開始懷疑般:
「不…應該說,那個東西真的存在於真實世界之中嗎?」

「你懷疑我?」
忽地,一股強烈的壓迫感自藍髮的男子身上發出,太公望感覺背上開始
出現冷汗:
「你懷疑我的力量?」

「不…我沒那個意思…」黑衣男子被這股壓力制住般痛苦地蹲到地上去:
「只是…再繼續待在這裡,會無處可逃啊!」

忽地,藍髮男子的壓迫感解散了,黑衣男子也喘了一大口氣。

藍髮男子非常不情願地瞪著黑衣男子:
「罷了!把那人質小鬼帶來,我們立刻離開這裡。」

「是。」黑衣男子立刻點點頭,往禮拜堂的另一頭的門走去。

藍髮男子看著黑衣男子消失在門之後,便往禮拜堂中央的祈禱台走去。
正準備取劍…

「別動,我手上的十字弩可是正對準你的心臟。」
太公望拿著十字弩,出現在藍髮男子的身後:
「雙手舉起來,慢慢轉過來。」

藍髮男子似乎是很順從地舉起了雙手,慢慢地轉身,看著太公望,魔
幻般的紫眼有著一絲興味:
「……你不是騎士團的人,對吧?」

「…」
太公望不得不感覺訝異,真正面對面時,他…看起來意外地年輕。
而且,端正的五官跟白皙的肌膚,在在都顯示此人有著過人的美貌…
跟,某種奇異的氣質。

這人,很危險。
太公望暗暗地想。

「啊……原來是議會的走狗,VKP的危險請負人啊!」
像是忽然明白些什麼,楊戩瞇著眼,打量著太公望的紅髮。

不理會楊戩的話語,太公望扔了一捆繩子到楊戩的腳邊:
「…用這繩子把你的雙腳綁住,動作快!」

楊戩根本沒有理會太公望的命令,只是用他的紫瞳繼續盯著太公望。

……見到楊戩似乎無動於衷,太公望正要再度開口之時,楊戩突兀地一笑。
絕美到會讓人在一瞬間失魂…

「……真是…不幸的開端啊!」
語畢,楊戩轉身抓起他的劍,毫不猶豫地往太公望砍去。

「住手!」
幾乎是一瞬間的直覺反應,太公望射出了飛箭。
而因為十字弩的衝力,楊戩被震得飛了出去。
然後,倒在地上一動也不動。

嘆了口氣,太公望走近楊戩倒下的地方…
箭,直直插入心臟的位置。
太公望在那身軀的旁邊蹲下,檢查脈搏…

停了!

……因為拒捕而死。

忽然一個開門聲,太公望立刻警覺地回過頭。

「楊戩!」
剛剛那個黑衣男人,看見倒下的楊戩,也不管自己腋下還夾著
一個小男孩,便想要搶上前…

太公望立刻起身想要拔起刀…
可,沒料到後腦突然被重重一擊,太公望被打倒在地上。

「…我…我才是你要的那一個。」

聽到這嗓音,太公望不可置信地抬起頭,胸前還插著箭冒著血的
楊戩竟然還好好地站著太公望身後,漠然地瞪著他。

「護,帶著那個男孩,立刻到『里亞莫德』去。」

交換了一個了然的眼神,男人朝楊戩點點頭,帶著昏迷中的小男
孩,立刻消失在門的後面。

「等等!別逃…」

還沒說到一半,楊戩便一刀砍下,太公望立刻捲起身子躍起。
根本來不及喘息,楊戩的另一刀又如同影子般追進砍至,太公望
狼狽地再往後一跳。

眼神相對,楊戩淡淡一笑,彷佛在嘲笑太公望的愚蠢一般。

太公望感覺到全身已進入全面備戰狀態,鄭重地抽出刀:
「怎麼可能,你明明已經沒有呼吸…該死,這種死而復活的事情,
應該只在傳說出現……」

到現在才意識到胸前的箭一般,楊戩緩緩地,握住了箭身,猛然地
拔起……原本潔淨的地上立刻被噴出的血染成了殷紅。

無視痛苦,嘴角仍上揚著,楊戩邊喘息邊說著:
「你給我的傷口,比想像中…還深哪!
看到這情形,你還是認為這只是傳說嗎?危險請負人…」

聞言,太公望皺起了眉頭,正要上前之時…

「D'Tok!」楊戩忽然往天花板大叫一聲。

匡啷──
天花板的彩繪玻璃立刻破裂,一隻巨大的龍自天外飛降…
擋住了太公望的去路。
楊戩也在同時,從容地步向了落地窗。

轉過身,楊戩的紫眼帶著笑意看著因龍的出現而震驚無比的太公望
,雲淡風輕地道別:
「…很遺憾,我沒有時間跟你慢慢玩。後會有期啦!危險請負人…」

語畢,楊戩微微一笑,轉身破窗而逃。
深藍色的身影,消失在夜色之中。

無法追上,太公望瞪著眼前擋路的龐然大物,咒罵了幾聲。
已經沒有別的選擇。

「咕咕咕……」龍似乎已經身負重傷…全身上下插著無數的斷箭,但
是還是一步一步地向太公望逼近。

龍的嘴裡噴出了火焰,太公望低下身子,溜入了龍首的下方。

太公望舉起了刀,往龍的尾巴砍去。

「咕咕…」龍發出了慘叫。

似乎還沒有結束,太公望再度反手往龍首用力砍去。
一刀、兩刀、三刀……

「呼───」的一聲,龍便化為陰影消失不見。

確認了危險已經遠離,太公望收起了刀子。
太平靜了!彷佛剛剛的血腥打鬥不曾發生過一樣。太公望甩甩頭。

走向楊戩遁逃的窗,太公望低頭一看……
沒有任何平檯或是密道……

窗跟最近地面至少有一百公尺的距離。

難道,楊戩是用飛的…
太公望苦笑,連『死而復活』、『龍』都出現了…還有什麼不可能的?

「『里亞莫德』?」

這次的任務,似乎比想像中還要難以解決…
太公望看著日出的美麗光霞…心不禁沉重了起來。

似乎,有什麼…正要發生。

不好…的預感。


待續 



後記


這篇跟上篇不銜接,是若干年前,楊戩還沒死掉之前的事
就是原本遊戲內容

怕有人看不懂,特此說明

m(_ _)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