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 ※ ※ ※ ※ ※ ※

眷戀

※ ※ ※ ※ ※ ※ ※


「唔 …..」

「你終於醒了。」為了讓楊戩不反抗,在剛見面時,王天君就不著痕跡的弄昏楊戩,把他從公共場所帶到了陰暗的體育器材室。

「你是 ….」因為黑暗,楊戩只能從他的聲音判斷。儘管努力的想從記憶片段中找尋有關眼前人的訊息,可是腦袋卻昏昏沉沉的力不從心。

「王天君。」王天君站的地方約離楊戩兩尺,邪笑著。

「………」

王天君 .. ?沒印象 … 楊戩想伸手撐起自己坐起來,赫然發現:唔?手 .. 手被綁起來了?楊戩驚慌的動動身子,手早已被死死的捆在背後,根本動彈不得。一楞,開始掙扎的楊戩立刻發覺到自己的肩膀和腳也被另外兩個人控制住了!

三 .. 個人!?

「真的是男的 …」王天君的聲音忽然在上方響起,楊戩嚇了一跳,睜著眼睛想看清楚在他身旁三人,無奈整個體育器材室就像個地下室,除了大門打開外根本就不會有光。

「啊 .. 嗯 … 請問你們有什麼事嗎?」

走近壓在平台上的楊戩,王天君無視楊戩的問題,伸手好奇的把玩著楊戩那頭美麗的長髮,自言自語又好像在對自己說話。「剛剛看到時我還以為是女的,差點就放過你了呢 …」

「呃 … 等等 .. 你們 …」我本來就跟你們沒關係啊,哪來的差點哪 ….

「怪不得太公望那麼寶貝你。」

嗯呃!?

--太公望!?太公望、他提到太公望?難不成 ….. 是跟他有關?

「….. 如果弄壞你 … 你覺得太公望會有什麼表情呢?」

弄、弄壞我?

不好的預感「你 .. 一定是誤會什麼了… 吧 …」楊戩極力忍住王天君手指在臉上游移的厭惡感,雖然搞不清楚來龍去脈,可是自己也不曾和人結怨 .. 哈哈,該不會王天君是來報恩吧 … 呃 …. 想太多!

他對自己說話的時候根本就沒有善意。

「誤會?」王天君停下手指,趣味的摸著楊戩「你是太公望的同居人,他的掌中珠、他的心頭肉 ….」

「不、不是的!唔-」我啥時變的那麼重要了?楊戩打斷王天君,還想解釋什麼,嘴立刻被塞入一顆球型的東西讓他的話梗在嘴裡。突然的不適感讓楊戩的喉嚨不禁想吐,隨即紅了眼睛,眼淚盈眶。

「你應該跟他做過了吧?」

不相干的問題。跟他做過?什麼意思?是指做愛嗎?

楊戩不想討論,他只想翻身把口中的異物吐掉!誰知一動,站在一旁不說話的兩人立刻加緊力道,掐的他骨頭都疼了起來。

「呵 … 讓我看看 …」王天君的手指劃過楊戩白皙的臉頰,嵌進脖子、胸膛 … 顯然他是在找尋什麼 … 畢竟暗暗的誰也看不清楚誰。突然,停了下來 --刷的一聲,制服的釦子全被應聲扯開!

!?

黑暗中,王天君開始在楊戩身上放肆起來。反正 … 看不到對方。

「唔!唔 …」

「下面啊 …」王天君對楊戩的反應滿意極了,意猶未盡的脫著楊戩褲子,伸手逗弄楊戩的下體,讓楊戩難過的低嗚聽起來簡直就像淫蕩的呻吟。

在場的人當然都知道王天君在對楊戩幹嘛,就連站在一旁的兩人光聽楊戩的聲音就想上他。王天君用指甲刮著楊戩私處,壞心的一笑「我們輪流,抓好!」

「… 呵 …」兩人傳出難聽的笑聲,聲音悶悶的,顯然不想讓別人知道他們是誰。

礙於太暗,王天君要找對地方撫摸還真有點難。他乾脆的停住,手從楊戩下面一路往上滑至臉部,帶著可惜的語氣停在楊戩頰上「算了.. 我對男生沒興趣。而且 … 被別人上對一個男生還說好像也沒什麼 …」

被別人上沒什麼?天哪 .. 我招誰惹誰了我 …. 楊戩在心裡哭泣。

「嗯 … 」王天君從口袋掏出一把小刀「可是在你漂亮的臉上劃上一刀 ….」

什麼?

「嗚!唔唔!!」楊戩奮力的扭身,王天君抓緊楊戩的臉,不讓他逃掉他的刀子,隨著王天君越抓越大力,楊戩也知道刀子離他越來越近了….

正當要劃下去的那一剎 ---

「王天君---!!!」

一聲足以讓人耳聾的聲響侵入王天君耳朵,機警的他立刻把刀架在楊戩頸子上,目光立刻移到光線來源,也就是體育器材室的大門。

這就是 … 王天君?楊戩看清楚了,他是 … 那天跟天化打架的人啊 ..

還來不及貫串所有前因後果,楊戩的目光從王天君移到太公望眼裡。一股羞恥感竄上心頭,當光線一進入,他不只是看清王天君的臉,更看到自己赤裸的下身。滿眶的眼淚趁還來不及掉,趕緊在溢出前別過太公望的視線。

而身後箝制楊戩的兩人在看到太公望後,似乎想放開楊戩,可是又因騎虎難下,只好戰戰兢兢又抓緊楊戩。

頓時,空氣靜的沒有一點氣息。太公望睜睜的瞪著王天君,他幾乎不敢相信他第一眼所見--一 平台上難過掙扎的人,就是楊戩!!

憤怒的太公望失去理智要一拳揍上、赫然一見楊戩頸上的刀光,再怎麼心急如焚也在那一刻壓了下來!

「對 .. 別動 …」本來被太公望一叫嚇住的王天君,倏地轉頭盯著來人停下腳步。邪惡的笑容才開始浮上臉,似乎滿意太公望的明智之舉。

不過剛剛看他快衝過來的樣子,王天君還真怕他衝上來 … 萬一他真的衝上來,弄死楊戩他還得坐牢呢 …

「你想對他做什麼?」太公望極度忍耐的聲音從齒間併出。

「對你報復。」冷笑,挑釁的看了太公望一會兒,把刀拿給壓住楊戩肩膀的人繼續抵著,自己馬上眉開眼笑的從一個大籃子裡抓出羽球拍,直視著「太公望,給你看看這個。」把羽球拍在他面前甩了一圈,下一秒羽球拍的柄立刻順著圓弧插進楊戩!!!

「嗚--!!」突如其來的巨痛,彷彿要撕裂楊戩似的痛感傳變全身,隨之而來的,是從插入處開始緩緩流出的鮮血。

「你!!」太公望憤怒的向前一步,但刀口上的楊戩又讓他敢怒不敢言。只能僵硬的站在原地,眼睜睜的看著楊戩被王天君 …

「心疼….?」王天君惡意的笑著。開始變態的在楊戩體內旋轉著羽球拍,彷彿想挖出更多血似的往裡翻!痛的楊戩掙扎的雙手也因和繩子摩擦而傷痕累累,痛不欲生的悶喊卻無法表達自己的痛楚 … 

「放開他 …」太公望低沉的聲音。聽的出他強壓的怒氣,認氣吞聲的在對王天君說話。要他這樣看著楊戩到幾時你才甘願!?

已經不知道是因為看太公望憤恨卻沒辦法的眼神開心,還是因為聽楊戩痛苦而快樂了… 王天君再度加快速度。

「嗚嗚!」

「放開他!」近似低吼,太公望緊握拳頭,不去看楊戩的表情。只要再看楊戩一眼,他不能保證他下一秒會做什麼!只能怒目瞪視著王天君,起碼還可以抑制一點憤怒。

「….」王天君也感到太公望的極限,看到另外兩人也一付害怕的神情,王天君慢慢停手。視線直對上太公望,沉默一會後,沙啞的開口「… 好啊。跪下。」

沒有二話,太公望的膝蓋立時碰地。

「!?」

不只王天君一楞,另外兩人和楊戩也嚇住了!

王天君不住的看了看楊戩,不禁覺得:真是抓對弱點了…. 只是沒想到會有那麼大的效果 … 而王天君也見識過了。

起初他本想放過楊戩的,因為第一眼所看到的他『原來』是女人。後來想想,跟太公望同居的女人必定會更讓太公望切齒 … 所以索性抓來,才發現真的是個男的!既然是男的,那還客氣什麼。

當初抓這位無辜受害者的時候,只是抱著『警告太公望』心理,先從他的家人動手,正確的來說,只是報復。沒想到太公望立刻就氣急敗壞的追上了!

算了,原本的計劃是將太公望的同居人弄得奄奄一息,再當禮物送給太公望的 … 現在看來,省去送禮的麻煩,王天君也樂的輕鬆。

只不過太公望的憤怒程度,倒是王天君當初未料的。

「……」三人對看了一眼,既然太公望現在跪著又不會反抗,跟他打沒什麼好怕的 ….. 打定主意,一人拿刀壓著楊戩,另兩人走向太公望。

「嗚!」毫不留情的一重拳擊在太公望腹上,痛的他眼睜不開,另一拳又從背部補上。忍著一拳接一拳的痛感,太公望吃力的瞇起眼睛想找尋楊戩蹤影,才找到隨即又被一拳打倒在地。

卑鄙至極,依恃手上楊戩要太公望就範。王天君本不想這樣的,要是太公望沒闖進來,他大不了把楊戩打個半死的送到他面前,然後隔天太公望就會自動找上門了… 想起當初太公望無視他的單挑,王天君再度憤恨的補上一拳。

「嗚 …..」

太公望終於趴下,一付無法再動的樣子他們才有停下的打算「好了!可以走了!」王天君一聲令下,打太公望的一人立刻快步走出器材室。而壓住楊戩的也立即快走跟上。王天君睨了倒地不起的太公望一眼,意猶未盡的再踹太公望一腳「哼。」

「……..」太公望望著王天君也消失在器材室外,開始努力讓自己半跪著坐起,爬到牆邊,困難的想把視線返回楊戩,緊捉著楊戩泛著淚光的紫眸,那雙眼還是依然那麼的惹人憐愛。

白痴 … 你知不知道你這雙眼老是在引人犯罪啊 ……..

「唔 ….」太公望撐著牆壁站起來,慢慢往楊戩在的平台走去,從楊戩體內流出的血佈在楊戩衣上,讓人為之心疼「楊戩 .. 你還好吧?」

「………」無法回答。楊戩在壓住他的人走後,本來是可以坐起來吐掉口中物,只是下體還插著羽球拍的他,只能等太公望來走到他身邊 … 雖然太公望離他只有三尺,可是在他走過來的時間卻漫長的讓人覺得難過。

太公望來到楊戩面前,伸手小心翼翼的把羽球拍從楊戩體內抽出,慢慢的扶楊戩坐在平台上後,掏出楊戩口中的網球,聽他咳了幾聲,再將楊戩的上身靠在自己懷裡,眼神黯淡的解著楊戩身後的繩子。

「…..」楊戩可以說話,但卻不想說話。視線留在太公望的後髮,不知道該說什麼,只能靜靜的靠在太公望肩膀,等他幫自己的手鬆開繩子…. 

「…. 好了。」

「…..」楊戩緩緩伸手抓著太公望的制服,臉還是貼著太公望的肩,像極了一個受盡委屈小孩,等著媽媽的安慰。

但太公望卻什麼都沒說,只是讓楊戩一廂情願的依著。凌亂的上衣雖然還在身上,可是早已破爛不堪,有穿跟沒穿一樣。而沾了血跡的褲子依然整件停在小腿,姿勢實在一點也不雅觀 … 可是 … 又不會有人看到 …

長時間靜默,這個動作也持續了一會兒,太公望也沒有任何表示 … 楊戩多麼希望他能抱他 … 可是他並沒有。楊戩只好慢慢抬起受傷的手推開太公望,殘留在喉嚨的乾澀讓他難過。好難過好難過的感覺 …

久久,楊戩推開太公望。吃力的拉著褲子。

「要不要我帶你去醫院?」

太公望終於開口,可是卻不是楊戩想聽的話。楊戩神情默落的慢慢放下雙手,遲疑了一會,搖頭。

「我想 … 應該沒事的。而且我也不想讓別人知道自己現在的狼狽樣。」楊戩擠出一絲苦笑。尤其是被原始天尊知道 …. 我 …. 我不要 ….

「是嗎?」太公望低頭盯著楊戩「那現在 … 怎麼辦?」滿身凌亂的走出去不引人注目才怪 … 

「…….」楊戩不語,他哪知道怎麼辦啊,這付模樣出去是肯定會惹出一場大騷動的 .. 可是待在這也不是辦法啊 …

「那我看我回教室拿你的體育服來吧。」

看太公望轉身要走,不知何來的難過立時充斥楊戩,反射性的大叫「別、別走!」

嚇!

太公望一驚,楞楞的回頭「幹 … 幹嘛啊 …」

「啊 .. 我 …」手指快速的捂著唇,驚覺失態的低下頭。對上太公望的眼神楊戩彷彿才頓時清醒。想快找理由掩飾自己剛剛所說的亂語,可是腦子卻什麼話都想不出來,突然,所有的過去一股腦的掐住楊戩,透不過氣。

「?」太公望帶著奇怪的眼神,走近楊戩「我等下會再回來的 …」

別走! 
「不要 !」手已經不受控制的扯著太公望的衣角,不住發抖。接下的是一陣若有似無的哭泣聲,要人心碎。

「怎、怎麼了?」驚於楊戩的異常,太公望著急的喊。

「不要 … 留我一個人 …」聲音卻小的足夠讓太公望聽的清清楚楚。

!留你一個人?太公望不懂楊戩的意思,只能緊緊讓楊戩抓著。

「不要 … 把我丟在這 ….」聲音微弱,眼淚又掉了。

摟住楊戩「不會的 … 別哭。」

「…….」吞下淚,雙眼紅腫不堪,難過的說不出話,一聲聲的低嗚撞擊太公望的心。

良久良久。

================================================== 未完 =====
後記

啊啊 

最近想轉移陣地了說 ... 


_________________
<想說話  by瓏>


耶~~~~~
期末考終於結束了~ 呼
都快被課本壓死了說...

喔對了,剛剛又看了自己寫的文...
.....
.....

為什麼我會寫出這種東西咧!?
我居然 ... 寫的出這種東西...
天啊 ... 楊戩被0000耶!

所以 ... 我懷疑要繼續下去嗎?
雖然我很喜歡楊戩被`任何人`欺負的樣子...
可是一旦想像變成文字呈現出來時,我覺得自己好恐怖啊 ...

不過 ... 還是謝謝有人會看 ...
我已經不想貼了,因為這故事的結局我自己都覺得荒唐.
一點連貫性都沒有 ... 所以我放棄!


_________________
<文章  by Kuei>

我想作者的意見很重要,或許寫到途中,您變得不甚喜歡
自己寫出的內容,這很平常的吧?我回頭看看我寄給朋友
的mail,也很驚訝我怎麼寫得出如此神奇的話...

如果有情節有不滿之處,您可以改呀.但這並非是必要的
,文章都難免有不合理之處,有些橋段或許讀者甚至作者
都不喜歡,但不會改變讀者很喜愛這小說的事實,就我來
說,我是一喜愛什麼小缺點都看不見的,或許也沒法提供
作者公正的評價,不過我想說,我是很期待這篇會有什麼
結局.

又,瓏殿您願意將小說貼出來跟大家分享,實在是非常感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