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 ※ ※ ※ ※ ※ ※

眷戀

※ ※ ※ ※ ※ ※ ※


清晨六點。

「糟了!今天要期考!」楊戩猛然驚醒,才想坐起來,卻發現身上得重物壓的他動彈不的「啊 ….. 太公望!醒醒!要 ---」

「一大早吵什麼?」太公望慵懶的用被子蓋住楊戩要說話的嘴,瞇著眼看看時鐘「什麼嘛 … 才六點 ..」

「唔嗯 -- 嗯 --!」楊戩因棉被不能大喊,只能在被裡發出嗚嗚噎噎的聲音。雙手奮力的想撐起身體,真懷疑太公望真的剛醒嗎?

「嗯…. 天氣真好。」太公望故意說,就是不讓身下的楊戩有機會說話。不過玩歸玩,鬧出人命就不好玩囉「好唄,放你一條生路。」

太公望裝著一臉仁慈樣看著楊戩捂著嘴巴咳不停,欺負人可以讓太公望心情愉快,而欺負楊戩,快感又多了一些。

彷彿昨天什麼都沒發生,楊戩輕咳幾聲,礙於時間,他也顧不得和太公望鬥嘴了,拎起課本轉身就要走「….….. 我 .. 我要去上學了。」楊戩不想罵人,因為他知道:再罵下去也是浪費時間。

「我看你怎麼去!」太公望又加重力道的摟住楊戩的腰,故意讓他怎麼推都推不掉!

「你 … !」楊戩叫著,要不是大病初癒,憑太公望?算了吧!

「怎樣?」

好,用蠻力不行,智取。我就不相信連腦袋都輸你。

楊戩突然不掙扎了。

美艷的紫眸慢慢轉身望著太公望,一臉可憐小貓的模樣,泫然欲泣的樣子,讓太公望錯愕了一下,心想「他又想搞什麼了?」

「望 …..」輕聲喊出,充滿誘人語調。

「幹、幹嘛?」有點效果了。

「我想 ….. 這樣 …」說著,慢慢做勢解著太公望胸前的釦子,手指也故意在胸面來回劃著,唇也接著奉上 ….

「!?」楊戩的手指弄的太公望恨不得立刻吃掉他,理智開始崩潰 …. 當他決定『逆來順受』的時候 … 被用力推開了!

「哈!這不就成功了嗎?」楊戩略帶得意的笑容看著被他丟的遠遠滴太公望。開始悠悠哉哉的折被子,完全無視太公望眼裡隱藏的危險。

「……..」哼哼,一時大意啊 …. 可是點燃的慾火你又怎麼準備熄滅呢 ….

「哇呀!?」楊戩的身體突然又被攫住,正要抗拒時,太公望竟正輕輕齧咬著自己的脖子!手已不安分的撫住胸前,猶豫著該不該就此繼續。

不想抗拒,可是 …

「喀 …」太公望知道楊戩正微微發抖,可是停不下來 … 他慢慢拉下楊戩上衣,啃咬著香肩 … 沿著手臂下來 …… 每留下一個紅印,太公望就會溫柔的在那上面溫柔的舔拭 ..

「… 唔 …」又癢又痛的雨點一個接著一個,楊戩緊抓著手中的被子…異樣的情緒讓他無法思考 …. 他並不討厭這樣的愛撫 …說不定還很愛 ………

「…. 你再不拒絕 … 我 ….」太公望輕聲細語的脫下楊戩上衣,做勢要壓上楊戩 … 假如你真的不拒絕的話 …….「我就真的不停了….」

「啊 ….」太公望說的好像自己不該讓他為所欲為似的 … 是嗎?是啊 … 他為什麼要這樣 … 說是安慰自己也太過火了… 而且 … 他說喜歡我 …. ?

不會的。忘了嗎?你是個連父親都恨你的人 …..

不又有人真心喜歡你的。不會有人!

「…... 該去上課了..」依戀不捨的推開太公望,抓起上衣趕緊離開臥室。留下恢復理智一臉失落的太公望。

唉 …. 他還沒吃藥呢 …. 太公望用力的躺在楊戩床上。

想著楊戩剛剛的反應,分明就沒有拒絕的意思 … 自己幹嘛這麼多話啊 …

假如他什麼都不說的話,楊戩說不定還在這裡跟他那個咧 …

現在後悔有啥用?人都走了…

嘿,等等 … 他沒拒絕我?

.............

.....

可能嗎?



對了,還有 … 搬家。

※ ※ ※ ※ ※ ※

時光匆匆 ∼ 時間飛快的過了一個禮拜 ∼ 

考也考完了。成績也發了,楊戩的全校排名退居第二。也難怪,考試前幾天因感冒根本沒念到什麼書 … 所以還能在全校前五名算幸運的了…

而這一禮拜表面上幾乎是平平淡淡,除了因文化祭而更忙碌外,其餘的跟過去都大致相同。有一點不一樣的:就是生活中多了太公望。

另一個,是那個人快來了。

雖然楊戩努力的維持和平常沒兩樣,可是精神卻因夜晚的惡夢越來越差 … 不知情的人只以為是忙文化祭忙過頭了。

不,應該說,除了原始天尊的所有人都這麼認為。

而太公望呢?楊戩不確定他知不知道 … 就算他曾聽過自己說夢話,可是他連問都沒問過 … 假如自己去問他,又好像不打自招的感覺 … 算了,既然他未提起,也沒宣揚,就這樣下去也好 ….

倒是那天早上做了那件事 … 雖然最後還是停下來了。

但太公望從那天起,開始敢在公共場所抱楊戩 … 不過所有人都當他是鬧著玩罷了。起初是有點訝異,但後來也就習慣了…

大概就像暗戀的感覺吧?感覺互相喜歡卻又不敢表明心意,只能老是從一些蛛絲馬跡找尋他對自己的感情 … 雖然他表白過 … 但還是不敢確定,因為那說不定只是情勢所逼罷了 …

加上自己現在又和他和小嘯住在一起,幾乎是整天朝夕相對,除了鬥嘴好像也沒聊到很感情的事 ….

最有情調的時候大概就是自己惡夢驚醒的時候吧 .. 說真的,這種情調不要也罷。一想起,全身的感官立刻抗拒回憶。

想起當初為什麼會住他家?好像是因為一個賭。

他說,這次期考假如我贏他,他就不阻止我找房子。要贏一個功課倒數的還不容易?我自信的想。顯然驕傲是會讓人失敗的 …

『你那麼堅持不跟我住啊?』

『嗯。』是因為不想讓你知道更多我的惡夢。

『傷腦筋耶 .. 那我跟你打個賭:假如這次期考我贏你,你就要住我家。』

奇怪的人『如果我贏了呢?』

『我就不會阻止你找房子。』

『好。』我才不相信全校第一名的楊戩會輸給全校最後一名的太公望。

這是 … 在考試前他跟我的約定。結果是:我住進他家。

令人不相信的結果。在成績出來後的隔天 -- 也就是我搬進他家的那天,我終於知道為什麼了。

『這些東西明天再搬好了.. 反正明天放假。』

『… 喔,嗯 ..』提著行李摸不著頭緒的被帶到他家。不見小嘯的蹤影,大概又被太公望關在臥房裡了。

『現在很晚了,睡我房間吧 …』

『那你 …』

『沒關係啦!如果你要我陪你睡 .. 呵呵 ∼』

奸笑的聲音讓我後悔關心他『….. 我進去了。』正要開他臥室的門,就聽到裡面的動物正努力的用爪子刮著門 … 雖然被咬的手指快好了.. 可是 …

算了,大不了再被咬一次而已 … 才要開門『啊!楊戩,等等!』

他大概終於想到了。自己走上前開門牽出小嘯拖到客廳,因為牠依然敵視我。

無奈。既然要住在這,早晚是一定要跟這隻狗和解的 … 算了,忙了一天的搬家我也累了,先找浴室洗洗澡後睡覺吧。

就寢時,放在書架上的書吸引了我注意。那是一堆教科書,書有的和自己補充進去的使書裡找不到幾處空白 … 好了,這下我懂了。這傢伙不是笨,是聰明的裝笨。怪不得在他壞事做盡後校長還不開除他!

這就解釋了他能考贏我的理由了。有種上當的感覺。

然後,過了三天。今天是星期一,他跟太公望同居的第三天。

「喔喔,太公望!全校第一名耶!說,你在哪偷考卷的?」姬發一早就來討話罵。

「喂!真太失禮了∼」太公望用力的垂了姬發一下「怎麼?淤青好了就迫不及待的討打啊?」

「哪有!說嘛 ∼」姬發拉著天化「化,你也想知道吧?」

「嗯 ..」天化在失神中。

「他幹嘛了?」太公望一付小聲的問,其實他的聲音方圓一尺都聽的見。

「他?喔對!他喜歡上王天君的馬子啦!就是上次帶頭扁我和天化的王天君。」姬發一臉不屑的陳述,還不停捏著天化發呆的臉。

「嗯嗯 …」太公望也加入捏天化的行列「戀愛中的傢伙呀 …」

「嗯 … 啊!太公望,今天我們去圍他!」姬發放開天化,怒氣沖沖的說「這次一定要扁王天君扁到求饒為止!」

「嗯 ..」太公望捏著天化的鼻子「他是哪所學校的?」

「惡魔學院。」(沒什麼意義的命名)

「嗚啊啊啊啊!」突然一聲大叫蓋過姬發的聲音。

「你醒了?」太公望悠哉的問著。

「你想害我窒息嗎!?」

「我只是在跟姬發討論今天放學要去圍王天君!你咧,去不去?」太公望為全無視天化的怒罵,閒閒的挖挖耳朵問。

「圍 ….?」天化像大夢初醒般的大叫「當然要!」

「很好!那就醬啦,等會兒升旗我還要領成績進步獎兼全校第一名勒∼掰!」

「…..」天化和姬發對看一眼「他絕對有作弊。」

啊啊,看來全校只剩原始天尊和楊戩相信他。

※ ※ ※ ※ ※ ※

放學。

楊戩和太公望並沒有一起走回家的習慣,基本上他們是互不干涉的。

「姬發,你確定他放學會經過這嗎?」

「是呀!」姬發搖搖看校門看的恍神的天化「對吧?天化!」

天化沒理他,只是注視著惡魔學院的校門。這就叫愛情啊?嗯嗯,原來愛情會讓人變的那麼痴呆 …… 怪不得一堆人都說見到愛情別亂碰啊 …

「啊,那就是王天君!」

太公望順著姬發的視線看去,全身叮叮噹噹的,陰森討厭的傢伙。

等王天君一行人終於走到太公望前面,太公望立即邪笑上前「你就是王天君?」

「…. 是啊!你是 …」才要問,就看到眼前人旁邊的天化和姬發「原來是幫手!哼哼,教訓還不夠是嗎?」

「是啊,那點教訓 … 無關痛癢。」

「廢話少說。我還等著回家睡覺呢!」王天君微慍,斜盯著太公望,眼神充滿的盡是不屑的鄙視與輕蔑。

「嗯嗯,放心!我會打的你三天躺在床上起不來的。」太公望自信的回一個笑容,王天君立時收起笑容,下一秒立刻一拳打上太公望肚子。

一下子,小巷變成了青少年鬥毆的地方!

================================================ 未完 ====== 
2002/6/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