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 ※ ※ ※ ※ ※ ※

眷戀

※ ※ ※ ※ ※ ※ ※


太公望抱起楊戩,在他發熱的臉頰磨蹭一會兒後 … 緩緩幫他平躺在床上,溫柔的撩撩楊戩的髮絲,摸摸依然有些發燙的臉頰,渾身似乎還是很冷的樣子…. 這讓太公望突然起了一丁點壞念頭,真的真的 … 只有一點。

於是偷偷在唇上烙下一吻。

怎麼辦 … 現在可是好時機呀 …

醫生開的藥有安眠藥,楊戩是不會突然醒來罵他的 ….

而他又是一個人住 … 也不怕有人會闖進來 ….

那 ….. 就 …

叮咚叮咚叮咚 ∼∼ 門鈴響囉!






………………………….

真是天殺的。






可惡呀!!為什麼就是有人老愛破壞別人的好事呢!???

太公望憤恨的把楊戩放回床上,鬱卒的去開門「哪位?」

「嗯 … 你是 …?」

「太公望!呃 … 不,我是楊戩的同學。請問有事嗎?」雖然不速之客壞人好事讓太公望不太高興,不過基本的禮貌總該有的 … 太公望打量著眼前的女人 … 應該不會是楊戩喜歡的那一型吧 ….. 是的話也太 ……..

「嗯 … 那 …. 請你轉告他,因為有買主在兩禮拜錢買下這棟房子,所以希望他在兩星期內搬離 … 啊,這是這個月的租金 … 真的是對他很抱歉 …」

「喔 …」原來是房東太太呀,嚇誰啊?「我會轉告他的。」

關上門,太公望手裡拿著幾千塊走進客廳,剛進來的時侯沒仔細看,現在才發現地上散亂著一堆資料,或許不該用散亂吧 … 因為它是一疊一疊整齊的堆在各處的。

把錢在桌上隨處一放,隨地坐了下來翻翻 …. 真可怕 … 筆記寫的細細麻麻的 … 對喔,期中考!

真用功 … 我還以為他都不唸書的 …. 這是什麼?

哈哈 … 這種叫申訴信還是告白信啊?

哪有人向學生會提出問題還指名學生會長解決的?這擺明了就是要楊戩來嘛 …

喔 … 我懂了,也對啦 … 如果是『學生會長』,就不能不管。而如果是『楊戩』,就沒那種義務了…

不過連這種小事也要 … 還真辛苦!

不過也只有這種天才做的出這種事 … 文化祭執行委員兼主持人:楊戩。

喔喔 … 發現有趣的事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 演天鵝湖啊?

怪不得會生病 … 那麼折騰自己做啥 … 

現在好了,他又多了一件事,搬家。

硬把他拖回家住好了!

嗯 … 我幹嘛擔心他住哪呀。.

他就算冷死街頭,曝屍荒野 …



………….




我果然會心疼。

太公望,你不會愛上楊戩了吧 ……

或許當初想抱他的企圖就不單純了 …

楊戩 ..



「不要 -------!!」一陣淒厲的喊叫從楊戩房裡傳出。

楊戩?

「怎麼了?」太公望很快的踏入楊戩房間,床上的楊戩難過的扭著身,雙手彷彿被綁住似的僵抓著被,額上佈滿不知是汗水亦或是淚水。

「楊 .. 楊戩!醒醒哪!」趕緊想把他從惡夢中搖醒 … 可是,突然一股私心阻止了太公望叫醒他的念頭。

他想知道楊戩到底在害怕什麼 … 只要他不叫醒楊戩 … 他說不定就可以知道 … 楊戩的一些過去。只要讓楊戩繼續做著惡夢 … 他就能更了解楊戩一點 …只要讓楊戩 ….

「不要 … 不要殺我 … 我什麼 …. 都沒做錯啊 ….」不明語意的話語不斷從楊戩口中溢出,做惡夢了?太公望急急的叫喊楊戩。但沒用,楊戩似乎完全聽不見的一直掙扎 ……

這下太公望也不知該怎麼辦了,慌亂的拖進懷裡後,太公望更清楚的知道楊戩在發抖!漂亮的臉蛋都是淚痕佔據 … 雙手無力的抓扯著太公望的衣服,他到底在怕些什麼?「不是 …. 不要 … 為什麼要 ….. 嗚 …..」

誰想殺你 … ?太公望把楊戩的身子挪的離自己更緊,想聽清楚,太公望緩緩將耳湊近楊戩不斷囈語的唇,暮然碰觸到楊戩臉上大大小小眼淚,楞了楞「啊 …」
訝於自己,太公望趕緊回神大力搖著神智不清的楊戩「醒醒!你 .. 你在說什麼啊?」

只是楊戩哭的更厲害了… 顯然太公望的語氣造成更大的壓力,這只會將楊戩帶入夢境的更深淵,更叫他痛苦。

「不 … 不行 ..」太公望一見楊戩的反應,心也跟著揪緊。現在該怎麼辦?太公望心焦,看著楊戩如此他卻無能為力,只好抱緊楊戩,試著對他說話「醒醒,戩,沒有人想殺你的啊 ….」

「不要 ….. 不要 ….. 丟下我 …. 我 ……. 我 …………」令人心碎的語調依然從楊戩口中溢出,像隻受虐的小狗傍徨無助。

不知道他所言為何「…. 楊戩 … 我不會丟下你的 … 所以 …..…」

「…….. 爸爸 …….」

爸爸?拉開楊戩,輕輕聽著楊戩破碎的喃喃自語 … 你到底夢見什麼了?楊戩,讓我知道好嗎?告訴我好嗎?好不忍心啊 ….. 別獨自做惡夢,那會很痛苦的 ..
「醒來 … 戩 … 我不會讓人傷害你的 …. 我 …」太公望將細微的安慰貼著楊戩耳朵,緩緩灌入 …「….. 會一直保護你的 ……」

像魔咒一樣迷惑楊戩,搗碎他厭惡的夢境。開始轉變,太公望小心翼翼的輕撫楊戩,聽他輕聲低泣。引人犯罪 ….

太公望注視楊戩的眼神迷亂了,情不自盡舔著楊戩的脖子,想解開楊戩胸口的釦子的不該想法赫然冒出 …

「….. 啊 …」

「你,你醒了?」太公望嚇的趕緊停下動作,和楊戩保持一公尺的距離。

「……」突然被推開的楊戩頭還是暈暈的。不久便感到臉頰的冷濕。眼淚 … ?我又哭了是嗎 … 

「啊 .. 嗯 … 抱歉吵醒你了.. 呃 .. 我出去上廁所!」太公望的理智頓時恢復,跌跌撞撞的快走出臥房,碰的一聲門用力的關上。

「啊,太 …..」

是他嗎 …..

『…. 不讓人傷害你的 …..』…… 會是他嗎?

他 ….. 對我說 …. 

說 ……


……

啊 ….

就算是謊言吧 ….. 楊戩蒼白的臉上漾起微笑 …





… 讓我知道 ….. 起碼在夢中會有人在乎我 ….





※ ※ ※ ※ ※ ※

天哪!!太公望正在客廳裡努力克制著狂跳的心臟 ….

我居然會想侵犯他!?楊戩!一個男人耶!!

我一定是瘋了!愛上他也就算了居然還想侵犯他 …

要是剛剛沒抓好就這麼霸王硬上弓的的話 ….. 竊笑。猛然發現自己又不正常了,太公望在心裡大叫,哇嗚!

太公望!!醒醒哪!

「…. 太公望 …」

「!?」錯覺?太公望怯怯的回頭,腦中不斷搜索著應付的理由「啊 .. 嗯 … 楊戩啊?有事嗎?」

「可以 … 抱我嗎?」

!?太公望睜大眼睛瞪著楊戩「什,什麼?」說實在的,真想馬上答應「哈 .. 又想惡作劇了?」

「….」楊戩很認真的盯著太公望,在他提出這爛提議的時候,他並不期望他真的會抱他。

「我們都是男人耶!」太公望依然用著那無所謂的開玩笑語氣。

「…… 都是 ..」哀傷。早該知道的 …. 不會有人真心喜歡自己的 …..

明明知道不可能,為什麼依然抱著一絲期待?

或許人就該是這樣。等到幻想破滅才知道覺悟「啊 .. 嗯 …」除了難過,沒有別的。不會有人喜歡你的,別奢望會有人原諒你 … 你連一點活著的價值都沒有!要不是罪惡深重,你早該消失世上的!「… 那 .. 晚安。」

做了惡夢留一身汗的楊戩,精神稍微恢復了一點。只是在知道太公望對自己沒意思後,剛剛的一絲感動就消失了。隨之而來的是令人害怕的黑暗 … 楊戩快步的轉身走回臥房,他絕對不能在太公望面前哭泣,因為那從來都不曾是令人心安的懷抱 …. 又怎會 ….

「楊戩!」察覺到楊戩似乎誤解什麼太公望趕緊從後面抱住他,緊緊的不放。該懂的啊!楊戩怎會突然要求?他只是想得到安慰啊 … 

楊戩在被抱住的剎那立即甩開太公望「不!我 … 剛剛是我亂說的 .. 不用 … 在意 ….」楊戩轉過身朝太公望笑著,眼裡泛的淚光早已宣告他撒謊。

「不是啊!」太公望著急的捉住還想跑回房的楊戩「楊戩!」

「真的 …」真想把眼淚吞掉,可是它不受控制的越發越多。想別開視線,太公望卻不讓他如此,找理由「啊 .. 你一定是剛剛看到我哭醒 .. 所以才會 … 那只是場惡夢,沒事的 ….」說著自己都不信的謊話,眼淚隨之掉下!

眼淚立刻嚇的楊戩趕緊把身子從太公望手中抽出,胡亂擦著。

「那為什麼你要哭?」太公望急急伸手,迅速抓著楊戩正擦眼淚的手。

「因為我做惡夢呀!」做惡夢不是都會這樣嗎 …..

「又為什麼要我抱你?」

「!」……………

別 ..別問我為什麼 …

因為我根本不知道該怎麼回答你 ……



所以 … 請你不要 ….. 如此咄咄逼人 ….. 










「我喜歡你。」








「……!?」



楊戩嚇住了。看到太公望漸漸向自己走過來,楊戩不知道該不該躲開 … 應該躲開的。可是 … 他說 … 不,他只是想安撫我的情緒 … 沒有其他意思的 … 不會有 ….



……… 就算不會有吧,就算是安撫也好 … 只要在他懷裡 …被他抱著 …

只要這樣 … 只要這樣 … 我 ….

「楊戩 …」太公望小心的走近楊戩,快碰到的時候楊戩沒閃也沒躲,太公望立刻迅速拉他入懷。

說謊也好 … 如果是你 … 





我居然說了……. 我真的說了………

『我喜歡你。』

哇呀呀呀呀 --- 竟然是對一個男人!



可是 … 可是 …. 現在這種暗爽的感覺 …..

嗚 … 墮落就墮落吧 ……

唉 … 抱著你是從什麼時候開始上癮的?早已經 …. 




…… 宣告不治了。




================================================== 未完 ====
2002/5/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