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 ※ ※ ※ ※ ※ ※

眷戀

※ ※ ※ ※ ※ ※ ※


看醫生嗎?

上次看醫生是多久以前的事了?忘了,太遙遠了,根本記不得了。呵 …… 要不是他兩天沒去學校,死在家裡都還不會有人知道呢 …

好不容易捱到放學。腦頓頓的楊戩等同學走的差不多後開始關窗戶,一陣暈眩感突然襲來。唔 … 楊戩難過的皺眉,只好先停下關窗的動作等待暈眩感消失。再撐一下就好 … 關完窗戶趕快回家睡一覺就沒事了,至少他希望沒事。

說服自己後,楊戩慢慢關著窗戶,當他關完一排要轉身走到另一邊關的時候,已經有另一個人幫他關好了….那人是「太 .. 公望?」

「嗯?」太公望回過頭,關上最後一扇窗「驚訝嗎?」

「有一點。」楊戩勉強笑著。

「喔 … 我忘了帶傘,」太公望背好書包,走到楊戩的座位旁等楊戩回座位拿書包「然後現在在下雨,」

「所以呢?」楊戩走回座位,還未伸手書包已被太公望背在身上了。

「所以又要請你送我回家。」太公望毫不客氣的說。看來他拿著楊戩的書包是為了當『人質』。

奇怪的太公望。撐不撐傘都一樣會淋濕不是嗎?

「…. 那走吧。」楊戩努力微持語氣的順暢,牽起苦笑。可是全身早已發燙的難受。不知情的太公望在他旁邊卻沒感覺到,冷雨打的他倒覺得冷的要命 … 加上走廊因天色昏暗而顯的暗暗的,根本看不清楊戩的異樣。

出了學校的一路上楊戩都沒什麼說話。太公望嘗試性的問了幾個無聊問題,可楊戩似乎不是沒聽到就是沒想的亂答。牛頭不對馬嘴他好像也沒發現。有時甚至小聲的讓人聽不見!

太公望放棄。

「到了。」站在太公望家門口,他終於打算把書包還給楊戩了。

楊戩接過時遲疑了一下,但又很快的拿回書包,手中突然增加的重量,讓楊戩的身子不穩的往前傾「…….. 唔 … 那 … 再見 …」勉強吐出幾出幾個字,楊戩頭暈的強迫自己站直。再不快走他就真的要倒在太公望家啦 ….

「….. …」太公望看著楊戩似乎在搖晃的身影離去 … 怪怪的嗎?大概是視線不良導致的錯覺吧?本還還想硬拖楊戩留下,想起小嘯 … 唉,算了。

太公望失望的伸手插進口袋摸 … 嗯 .. 嗯 … 嗯?呃?

咦 … 咦啊啊啊啊啊!空的?不會吧!(就是會!)

鑰 … 鑰匙不見了!?

天哪 ∼∼ 老天,你怎能如此懲罰我??

像我如此善良無辜天真可愛的孩子你怎忍心讓我流落街頭受盡風霜凌虐侵殘呢 ∼

啊!對,楊戩!他一定還沒走遠!

太公望像是找到救星似的,立即拔腿朝楊戩消失的方向跑去。雨也不管了,淋雨總比挨餓受凍強的多吧。哈哈,果然一左轉就看見楊戩!可是 …

楊 …

「楊戩!」一看到楊戩倒在路上,太公望嚇都嚇死了,要是隨便一台車沒注意到,那可是會命喪黃泉的耶!太公望在最近一台車從楊戩身旁呼嘯而過後衝上前,死命把他抱到路邊「喂!你沒事吧?快醒醒!」

楊戩難過的睜開眼,全身濕淋淋的他渾身發抖 … 加上頭已經很暈了… 又被某個沒大腦的用力一搖,頭更痛了。楊戩頭疼認清來人是太公望後,倒有些安心的想昏過去 …但旋即被一陣嘔吐感取代「唔 … 別搖了… 頭暈 ….」

「啊!」感到楊戩顫動著身體微微抗拒的太公望,趕緊停下動作「抱、抱歉!」

唔 --- 道什麼歉哪!先看看他怎樣才對吧!

太公望趕緊伸手撫住楊戩額頭,突然傻了。楊戩面紅的臉頰、若有似無的嬌喘、濕漉漉的長髮、清晰可見的軀體、彷彿要引人犯罪的 ……………

唔!現在哪是想這種事的時候!楊戩發燙的額頭制止了太公望的衝動,趕忙抱緊楊戩,衝進醫院啦!

※ ※ ※ ※ ※ ※

醫院。晚上。雨剛停。

「太公望先生。」

「是!楊戩他 ---」

「他好的很 … 可是我想提醒你一件事 …」

「怎、怎麼了嗎?」太公望戰戰兢兢的聽醫生訓示,難不能是楊戩吃的藥會有某些副作用要小心吧?

「能不能請你 …..」和氣的女醫師吸了口氣,立刻變的怒氣衝天「下次這種小感冒別給我送急診!!你以為醫生都很閒嗎?一聽到有急診所有醫護人員用全力衝上來的檢查東檢查西,結果只是一場小感冒!?你是覺得我們醫護人員太過缺少運動而要你來操心嗎!?」

「對,對不起 ….」

「算了!」又變回優雅的女醫師「下次記得唷。」

「是 ….. 」

太公望回頭看著燒未退的楊戩「還笑!都是你害的。」

「抱歉 …」楊戩忍住笑,換上一個真誠的笑容「謝謝你。」

「……」天 … 別這樣對我笑 …..「唔 .. 走了啦!」太公望不耐的叫著。

「啊 …. 你這是對病人的態度嗎?」楊戩快步跟了上去。

「我都把你送到醫院了你還想我怎樣?」太公望放慢速度讓楊戩可以慢慢的走在他身邊「還想順邊幫你把棺材、誦經師、紙錢準備好啊?」

「這麼希望我死?」

「……..」怎麼可能會希望 ….. 「希望你死的話我幹嘛冒雨帶你來醫院啊?」

「那你並不希望我死囉?」

這麼愛扭曲我的意思啊 …「嗯哼,死了算了!」太公望故意反著楊戩。

「…….. 說的 … 也是。」一剎那,楊戩竟對太公望的玩笑話認真了。

「!?」太公望楞了一下,想解釋些什麼的快走到楊戩面前「喂,我是隨口 …」

「我知道。」楊戩露出微笑,只是帶著過去從未見過的苦澀。

你知道?我怎麼反而覺得你什麼都不懂 …..

「我家就在前面 …. 走吧。」楊戩指指前方。

要是你真的死了….

「那個 … 望,」走在前方的楊戩忽然轉頭,有些艱澀的笑著「若是真的有一天,就是我死了,你會不會 … 為我哭?」故作玩笑狀,就是怕他知道自己 … 認真問了。為什麼問他,不知道 … 或許是想知道自己究竟還有沒有活著的價值 …

如果真有一天 ….. 如果 ……

不會有如果的。不要想問他 …

『楊戩 … 那個太公望沒對你做什麼吧?』

『做什麼 …?』

『就是 … 恐嚇那一類的啊,假如 …』

『呵,碧雲,其實太公望是一個很好的人喔。』

※ ※ ※ ※ ※ ※

太公望沒有回答。在楊戩等待他的回答一陣子後,便放棄了這個問題。

他只是你的同學,一個偶然相遇的人 … 你死了他幹嘛要為你哭啊?


……… 一個一點價值都沒有的笨蛋 …………


看到楊戩再次轉身走掉的背影,太公望忍住衝上前抱他的衝動,還是沒化成行動 … 捨不下的。輕輕跨開腳步跟上那抹蒼藍身影,他抓的住嗎?會不會一撲 … 就一縷煙的消失了?

呵 … 他竟然怕了…


「謝謝你送我回來 …..」楊戩才開門,太公望立刻也跟著進來。一進門就好像自家似的把書包隨地一丟「不客氣,為了謝謝我,所以今晚我不回去了!」

「那小嘯怎麼辦?」楊戩走進廚房倒水。

「餓不死的。」太公望學著楊戩把鞋子脫在玄關,然後就大搖大擺的參觀起來「你的臥房呢?」

「再往裡走一點就是 … 你肚子餓了吧?」楊戩把水倒好,便往臥室走去。

「是呀。」太公望拿過茶杯就放楊戩床旁的小桌上,大概不渴吧「你要煮吃的?」

「小看我呀?」楊戩看太公望一臉懷疑的樣子「那我去 --」

「我不是那個意思 …」太公望突然跑到正要離開臥室的楊戩面前,在他嚇住之際硬把楊戩的額頭貼著自己的「果然還沒退!」

「啊 …」太公望這麼近距離的替自己量溫度,楊戩臉上不禁一紅,趕緊使力想拉開距離。

「看!你連推開我的力氣都沒有,又怎能拿的動鍋子?」太公望說完立刻就把楊戩壓上床「所以啊,給我乖乖吃藥睡覺吧!」

「可 -- 唔!」楊戩才想說話,嘴立刻被塞進一堆藥!苦的楊戩吐也不是吞也不是。神情痛苦的要下床找水喝!才離開床鋪沒一秒又被太公望抓回床上!嗚 .. 他一定是故意的 … 楊戩用力推著太公望,無奈手邊根本沒多少力氣。太公望倒是一付奸計得逞的樣子遞上小桌上的水「那,吃藥要配水喝呀!」

趕緊接過水,楊戩難過的嚥下「咳、咳 … 你跟我有仇呀!?」

「誰叫你想害我?」太公望扶起楊戩,哄小孩似的拍拍背。

「害你?」楊戩又咳了幾聲。不解。

「你要是邊煮東西邊咳嗽,你是想把感冒傳給我啊?」

「我 --- 哼嗯 … 我要傳染給你還不容易?就像這樣 … 」楊戩本來還想辯,不過突然興起另一個壞念頭。敢給我灌藥?好 … 我也要讓你不知所措!

「你 …… 你想對我幹嘛?」

裝起嫵媚的樣子朝坐在床沿的太公望爬過去,故意壞壞的一笑奉上自己,嘿嘿,果然被嚇到了。當唇和唇要碰到的那一下,楊戩停住了。然後,” 咚 ”一聲,下一秒眼前就一黑,全身無力的昏掛在太公望身上。

太公望一開始的確被他嚇到 … 可是,楊戩哪 …

「想對我惡作劇,你還早的很 …」不過沒吻到有點可惜就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