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 ※ ※ ※ ※ ※ ※

眷戀

※ ※ ※ ※ ※ ※ ※

不明白自己在做什麼 … 太公望正摟著睡著的楊戩。

一切都是那麼自然 ….

啊嗯 … 睡著的楊戩果然和我想的一樣可愛。太公望拉起被子朝兩人身上蓋著,不時望著楊戩的睡臉,竟也有種滿足的感覺。

扣 ..

直覺反應:有人進來了!太公望機警的把被子拉高,遮住楊戩整個身子。畢竟兩個人抱著睡覺還是不太好意思 … 而且還是兩個男人。

「….嗯?有人呀?」

哪個討厭鬼呀 … 怎老是喜歡打擾別人春夢 …「是啊!太乙老師!」

「喔!聽這聲音 … 太公望!」太乙一關上門後就笑著轉身。

「賓果!」太公望也開心的回答。他有幾次翹課都是跑來這 …

「怎麼?今天是頭疼?肚痛?還是月事來呀?」太乙跟太公望開著玩笑,走近太公望身下的床,有點懷疑的問「在這被子裡 … 不只你一人吧 ….」

「哎呀 ∼∼∼∼ 果然還是瞞不過太乙老師!」太公望故做神秘的從被子裡撩出一束藍色長髮「所以您別打擾我呀!」

「原來是位小姐呀!」太乙本來還想掀開被子的,好好揶揄揶揄太公望 … 不過 … 既然是個女孩,也不好冒犯「好啦,玩完了快走,我這可不是給你拿來做這種事的。」

「嗯嗯,掰啦 ∼ 太乙老師。」

太乙走了。太公望不禁鬆一口氣,要是他那一票死黨啊 … 一定非要瞧這女孩長啥模樣不可。嗯 … 我可以想像他們看到我抱男人會是個啥德性 …

哈哈 …. 嚇死他們!

太公望突然覺得他懷中的小動物抖動了一下,他趕緊把被子拉下一點讓楊戩呼吸呼吸。楊戩立刻又恢復那張美麗的睡臉。

哎 … 我居然會這麼陶醉 …. 真是瘋了我 …

太公望甩甩頭,把楊戩推開好了!太公望定定自己的心緒,要搖醒楊戩時 …

不禁覺得 … 啊 … 好,好可愛 … 唔 … 不行,我做不到 ….

啊啊啊 ∼∼∼∼ 太公望在內心掙扎。

※ ※ ※ ※ ※ ※

放學。

「唔嗯 …」

「你終於醒了。」太公望可是一直都是睜著眼的。他身旁的睡美人哪曉得他的呼吸弄的太公望徹『午』未眠。

「啊 … 現在幾點了?」楊戩趕緊爬起來,看到陰陰的天空和幾位較晚走出學校的同學 …「放學了?」

「對呀,你睡了一下午。」太公望看楊戩睡眼惺忪的樣子坐在床上,頭髮有點凌亂,一些還垂在頰旁 .. 想也知道這畫面有多撩人。

「……」真沒想到我睡了那麼久 … 楊戩下了床,隨手整理整理頭髮後,彷彿還在夢遊似的走出保健室。

看楊戩走掉「嗯 … 快下雨了?」太公望自言自語。唉 … 心悶悶的手空空的。剛剛明明還在懷裡的啊 …

※ ※ ※ ※ ※ ※

太公望不久也跟著楊戩回到教室,不為別的,純粹拿書包而已。呃 … 或許不全然是啦 .. 

早把書整理好的太公望坐在他自己的位子上看著楊戩關窗戶。為什麼要這樣看楊戩?他也說不上來 … 反正就是很喜歡這麼做就對了。

「太公望!」

「嗯?」

「你在等我嗎?」楊戩關完窗戶後拎起書包走近太公望問。

等你?嗯,大概吧!「我想問,為什麼讓我抱你?」

「嗯 … 那為什麼你要抱我?」楊戩跟太公望一起走出教室,楊戩正在鎖門。

「…….你先答我。」嘿,若真要太公望答他哪答的出呀?

「…… 因為我那時已經很想睡。」

爛答案「也就是說那時候不管誰抱你你都照睡囉?」

好問題耶 … 如果不是太公望我會不會拒絕呢?

「換你答,為什麼抱我?」

「因為 … 我高興。」

「………」

「………」

真隨便呢。兩個人一致的想。

「嗯?下雨了…」走到玄關,楊戩看看從天空飄下的細絲,,打破將近3分鐘的沉默「你有帶傘嗎?」

「沒。」太公望簡潔的回答,他知道楊戩絕不會放他在學校等雨停的。

「那 … 我送你回去吧。」楊戩一邊拿出傘一邊走到太公望身旁,笑著。

太公望當然不會拒絕。他們共撐著傘從玄關,出學校,到馬路,進小巷,楊戩都依照太公望所說的去走。雨也越發興奮似的的越來越大。

不是太公望的話 … 我會拒絕嗎?

像現在,假如身邊人不是太公望的話,我會願意和他共撐一把傘嗎?

老早就聽過他的惡聲名了… 怎麼還會如此安心的趴進他懷裡?而且一睡就睡了一下午!

真奇怪 … 從龍吉老師要我追他上課時就開始了。一點懼怕的感覺都沒有,很自然的要他跟自己回教室 … 

當自己拖住他的一剎那,自己才驚覺自己做的事是多麼不要命 …

可是 … 他沒有生氣 … 還乖乖讓我拖他回教室裡 …

或許是以訛傳訛傳的太厲害所以才會造出太公望的壞形象吧?那這麼說的話,他應該不是壞學生 …

那 .. 我會讓他抱著,會不會只是想證明自己的想法沒錯呢?

楊戩想著。這大概就是沒拒絕太公望的理由吧!

傘下的另一人也正思考著相同的問題。

怎麼會回答那種答案啊 … 真是像極了個變態色情狂 …

唉 … 誰叫他沒強烈抵抗我 …… 誰叫我沒事硬要抱人家 …

其實當時的心情只是想安慰他吧?在他從學生事務處出來的時候 ….

直覺上就是想抱他,想知道他為何難過。但又不能問 … 一問不就擺明了他偷聽嗎?我只是純粹的想關心同學,不過多了一種心疼的感覺罷了。

心疼 … ?這應該可以歸咎於楊戩。漂亮的人皺眉任誰都會心疼吧!

「我家到了。」

「….」楊戩盯著房子一會兒,等太公望開了門後,一隻大狗立刻撲上太公望。

「呀 ∼∼ 小嘯!」太公望用力揉揉嘯天犬的頭,開心的對牠報告「我回來了。」

「汪 ∼∼∼∼」正當嘯天犬還想進一步的舔牠主人時,忽然看到楊戩。基於一隻狗該盡的責任,嘯天犬開始不顧一切對楊戩發出不善的低嗚。

「那 .. 我要先走了…」楊戩尷尬的看著那隻狗,嗯 … 被牠咬到可不是一件好玩的事 …

「等等,楊戩。」太公望迅速的一手抓住要離開的楊戩,另一隻手緊抓著小嘯不讓牠靠近楊戩「我還沒謝謝你送我回來。」

「謝謝我?啊 .. 不用了…」楊戩推託,太公望理都不理,自顧自的把小嘯鎖進房間。隨即出來拉著楊戩到客廳「過來吧!我一個人住。」

楊戩無奈的坐在沙發上,從客廳的落地窗可以看到風雨比剛進門時更強烈了。

「你想喝什麼?茶?咖啡?白開水?」未等楊戩回答,太公望就鑽進廚房,依照自己喜好調著咖啡。

落地窗被風吹的呼呼作響,雖然是黃昏時間,外面的天色早已跟夜色相同。只是更多了令人心悸的風雨。楊戩無奈的隨便選地方坐下,四處望望,家裡的擺設倒簡單的很 …

「你的咖啡。」太公望遞了一杯在楊戩面前。

「謝謝 ..」楊戩接過,慢慢的喝了一口。太甜了….

「嗯 … 風大雨大的 … 我看你別想回去了。」太公望坐在離楊戩約一公尺遠的地上,優雅的喝了一口咖啡,突然撇撇嘴,皺眉「我拿錯了杯了…..」

「嗯?拿錯 …?」楊戩還沒反應,太公望下一秒就拿走楊戩手上的咖啡,立刻也順便把自己喝過的放在楊戩手上。令楊戩一陣錯愕!

太公望你 …… !

「嗯嗯 … 夠甜!」太公望毫不猶豫的往楊戩喝過的地方貼上唇啜了一口。一臉的滿足。

看太公望一點也不在意 … 楊戩慢慢的放下手中的茶杯,要他喝 … 實在是 …

「你今天就住我家吧!」太公望放下杯子,指指落地窗外的大風雨「回不去吧?」

「……」楊戩靜靜的把杯子貼著唇沒有說話。其實待在哪都一樣 … 帶在這也許更好吧 … 起碼不會獨自面對孤獨。

「電話在那!」太公望好心提醒。

「不用了,我也是一個人住。」

「喔!」

兩人安靜的喝咖啡什麼都沒聊。有人陪的感覺真好!

啊 … 我的咖啡快喝完了…… 太公望看看自己手中的杯子再盯著楊戩發呆,而楊戩似乎沒注意到太公望的目光,只是專注的看著自個兒的咖啡冒熱氣。

好冷 … 嗯 .. 不是才剛喝過熱東西嗎?太公望突然右半身一陣涼,發顫三秒,大概是剛剛他跟楊戩撐傘時淋濕的。想起什麼的太公望移著視線到楊戩的左半身,果然也是濕的。

「會冷吧?」太公望問,馬上起身。

不太明白太公望的意思,楊戩抬起頭看著太公望走到關嘯天犬的臥房。才剛開門就看到一隻急欲撲出的狗爪。

「小嘯,進去!」

「讓牠出來吧。」楊戩突然開口。

「….」太公望抓著小嘯的項圈,從臥房拉出兩條棉被。看了小嘯哀求的眼神一眼,只好一手拉著小嘯一手抱著被子走回客廳。小嘯對楊戩的態度終於和善了點了…

「… 謝謝 …」楊戩笑著拉過棉被蓋在身上。被放出來的嘯天犬依然緊盯著自己,太公望也是依然抓著牠坐在棉被上,還不停騷牠癢想減輕牠對楊戩的敵意。

看來嘯天犬似乎忍不住了,開始放心的跟太公望玩起來。

「吶,楊戩,摸摸牠!」太公望突然頑皮的壓住小嘯,使小嘯的目光隨即對上楊戩。楊戩臉上的微笑頓時有點嚇到。

「小嘯很乖的!」

楊戩盯著那隻狗緩緩伸出手,顯然牠依然不太相信他不會傷害牠的主人。

在楊戩就要碰到小嘯的頭時,他的手突然停止前進的懸在空中。倏的,嘯天犬抬頭一口咬住楊戩手指!

唔!

「小嘯!!!」太公望嚇住,趕緊扳開小嘯的嘴巴,把楊戩開始流血的手指放在自己的手中「你 …」楞了一會兒,太公望快速的起身離開客廳要找醫藥箱!

啊!不,不行!不能單獨把楊戩和小嘯放在一起!太公望趕緊回頭把小嘯一起拉走,免得回來看到楊戩支離破碎的軀體 …..

好痛 … 楊戩看著手指的血延指尖低下。其實痛也只是一下下,就像被菜刀切到,只有一開始會痛,之後的流血根本沒感覺。

「楊戩!」太公望從臥房衝出,手裡拿著醫藥箱。小嘯八成又被關進臥房裡了吧?

「你的手…」太公望接著楊戩抬起的手,用面子把血吸乾「你沒事吧?」

「沒事呀。」楊戩盯著自己的手指「我 ….」

「什麼?」

「我想問 …..」

「?」

「嗯 …. 小嘯牠 … 有狂犬病嗎?」

「………..」真該讓你給小嘯咬死算了。

==================================================== 未完 ====
2002/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