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 ※ ※ ※ ※ ※ ※

眷戀

※ ※ ※ ※ ※ ※ ※


天使學苑。一所私立學校。

一如往常的上演著看不厭的追逐戰 ….

「太公望 ∼∼!」龍吉老師追在太公望身後,用盡力氣叫著「你不能再翹課了啦 ∼∼∼∼」

「哎唷,老師,追不到就別逞強囉!!」太公望笑著邊跑還邊回頭對龍吉頑皮的吐舌頭「我這可是為您著想喔!」萬一您又因操勞過度兒昏倒,我可擔當不起呀!

「太、公、望---」龍吉氣壞了,正要盡全力追上去時,前腳卻莫名其 妙的採了個空「咦?---啊呀呀呀!」

「老師!小心!」千鈞一髮之際,一雙有力的臂膀立刻撈起欲跌倒的龍吉。

「啊、啊 … 楊戩? …」差點就摔下去的龍吉被楊戩抓緊,穩住身子後立刻回神「啊!太公望!」

龍吉似乎猛然想起什麼似的站直身子,轉身推著扶住她的楊戩「快,快幫我把太公望追回來 …」

「可是老師妳 …」楊戩不知道該不該追。畢竟龍吉老師昏倒是經常的事 …

「我沒事的。」龍吉再推了楊戩一下「千萬別讓他跑了!」

「…好吧。」楊戩猶豫了一陣,細心的扶龍吉站穩後,立刻追了上去。不一會兒便消失在走廊盡頭。


太公望 … 是嗎?

※ ※ ※ ※ ※ ※

啊 … 怎麼一下就不見了?

楊戩跑到玄關,哪有太公望?老在玄關晃來晃去就只會有學校的『校狗』呀。

「嗨 ∼∼ 找我?」

嚇!!太公望突然從身後蹦出,毫無預警的楊戩肩膀不禁抖動了一下。

「嚇到你了?」太公望很滿意楊戩的反應,雖然本來就是故意的,不過還是要禮貌上道歉一下「抱歉。我不是故意的。」

「…啊,」楊戩趕緊回頭,有點不好意思的笑著「沒關係。」

我當然知道沒有關係。只是想看看你會有什麼反應罷了… 嗯 … 大致都和我料想的一樣!… 太公望有時真覺得自己無聊。人家又沒惹你幹嘛嚇人家?

哎,天曉得 … 本來打算躲起來等老師放棄後再出來的。誰知道追上來的竟然是楊戩?然後,他的劣根性就莫名其妙冒了出來,神經病的就是突然想鬧鬧他。

就是這樣。嗯 … 他叫楊戩 … 楊戩 … 沒啥印象!

不過話說回來,近看才曉得為什麼連姬發都對他有意思 … 因為,真的很漂亮。

或許漂亮還不足以形容吧?彷彿靈魂會活生生的被攝走似的 …

「太 … 太公望?我臉上有什麼嗎?」

「… 啊?」耶,呃 … 我在幹嘛啊,居然看男人看的出神 …「沒,沒啊!」

太公望 …?大家口中的壞學生。

假如拋開這些不談,純粹描述的話 … 他很好看。看起來文質彬彬,又有禮貌的感覺。不太像我印象中的『壞學生』。

其實說壞學生 … 我自己對壞學生的定義是什麼?沒特別研究。或許就是像太公望吧?那這麼說,他是壞學生?

壞學生是不是應該會和我格格不入?搞不好還會惡言相向呢 … 可是 … 太公望沒給我這種感覺 .. 說不定我能跟他處的很好 … 當然,只是說不定。

太公望 ….. 師長眼中的頭痛人物嗎 … 「上課了,回教室嗎?」

直接說出自己的目的。他不要的話說再多道理也會沒用吧?

「… 喔 …」望著楊戩出了神,太公望語畢才驚覺自己說反了。喂喂,他可是打算翹課的耶!怎麼會莫名其妙的就被楊戩牽著走了?

雖然知道他說不要是預料中的事 … 本來就是,他只是奉龍吉老師之命追出來罷了。追不追的到根本無關緊要 ….. 

假如要他曉以大義,相信太公望會甩也不甩他 … 萬一惱羞成怒的話更糟 …

可是等等,他說 ….. 要?

「不不 … 我要到東樓那睡覺 …」太公望甩掉矛盾才要轉身,立刻給楊戩抓著肩膀,語氣有點生氣的說「不行!跟我回去上課!」

訝於自己的動作!一股自信覺得他一定會照做。


「呃?」第一次有人敢在學校公然抓著太公望,他是出了名的『壞學生』耶!

「已經上課10分鐘,」楊戩一點也沒注意到太公望有點訝異的表情,依然自顧自的拖著他走回教室。「再不回去就要以曠課論了。」

「你 …」第一次沒有憤怒的甩開對方的手。太公望也有點嚇到。

「嗯?」楊戩就像個無知小孩,聽到太公望想說什麼的聲音而停下腳步。

「沒事。」沒事,沒事?怎麼會沒事!?太公望,你不正常啊!

太公望在心裡叫著。可是 .. 自己現在真的是一步步往教室走。那是他 …..

第一次翹課後又乖乖的回了教室!

※ ※ ※ ※ ※ ※

「龍吉老師。」楊戩進教室前,禮貌的打招呼。

「啊,嗯,進來--太公望!?」龍吉臉上一開始是掛著笑容的,只是看到楊戩身後的太公望 …. 似乎不太相信楊戩居然把太公望帶回來了?

「嗨 ∼∼ 龍吉老師。」太公望故意學著楊戩打招呼,一臉屌樣的走回座位坐好。太公望用力的拉開桌椅,弄的聲響還真不是普通的大。顯然心情蠻差的。

「楊,楊戩 …」看太公望心不甘情不願的坐在原位後,龍吉不太習慣的望向楊戩 … 真的沒問題嗎 …. 基本上他會回來就夠反常了耶 …

為什麼會有問題?楊戩不解的又看向老師。龍吉無可奈何,先上課吧!

太公望為什麼是壞學生呢?楊戩笑著翻開課本。他被我硬拉回教室一路上都不說話 .. 其實他假如生氣的話大可在中途扁我一頓的 …… 嗯 … 或許他沒老師心中的那麼傲不可馴吧!

此時的太公望正在心中臭罵。怎麼回事?一切都不對勁了!

亂了亂了亂了都亂了!我要想想 ….. 我怎會隨他回教室呢??

怎麼可能 …. 可是你現在的確就坐在教室裡啊!既定的事實不容太公望否認。先是讓楊戩硬拉自己肩膀就反常了,居然還沒開扁?

發生的太快了,當時一定是一時鬼迷了心竅才會這樣 … 認真想啊,太公望。你一開始只是想捉弄楊戩呀 … 

………….

『上課了,回教室嗎?』

『… 嗯 …!不不 … 我要到東樓那睡覺 …』

『不行!跟我回去上課!』好像是從這開始的 …. 

『呃?』錯愕。突然聽到有人敢這樣對自己說話,就犯賤的覺得有點新鮮。而且因為是楊戩,從漂亮的楊戩口中說出,就是讓人不想違逆 …

『已經上課10分鐘了。』但那又怎樣?

『你 …』是呀!我為啥要跟你回去?開玩笑,我是太公望耶!哪是你楊戩管的到的人?我說來就來要走就走愛留不留全憑我高興。你 …

『嗯?』啊 … 別用那種可愛--不,是白痴的眼神看我。我 …

『沒事。』啊啊啊啊啊---(師叔∼∼\\\\\\\\)

+ + + + +

「你哪根筋不對呀?翹課居然還會回來?」天化一下課就跑來鬧太公望。

嗯嗚,我也想知道為什麼啊∼∼∼∼

「楊戩跟你說了啥呀?」

對呀,他到底說了啥啊 …而我又做了啥啊 ……

「喂喂,說話呀!」天化拍拍眼神呆滯的太公望「想什麼啊?」

「….沒呀。」太公望瞥了天化一眼「耶,天化,通常未經我同意跟我勾肩撘背的下場怎樣呀?」

「被扁而已。」天化似乎對太公望沒來由的問句弄的一楞一楞的。

「喔 …那亂來隨便不尊敬師長翹課幹架偷竊破壞栽贓嫁禍當混混的我 -- 是不是已經全校知名了?」太公望又問了怪問題。

「是呀,想當初我就是誤觸『法網』才跟你認識的,沒被扁過的誰敢惹你呀?」天化顯然對太公望感到不以為然。老問一堆廢話。

「嗯嗯。」太公望一臉滿足。真是奇了,因這種事全校知名有啥好得意的 ….

「幹嘛問?」

「問好玩的。」太公望隨意敷衍著。那這麼說 … 楊戩哪 … 不是不知道太公望是壞學生 … 那大概就是不知道太公望的習性囉?

「楊戩到底跟你說了什麼?害你變的那麼乖呀?」天化還不死心,繼續追問。

「你哪那麼多問題。」太公望故意一臉嫌惡樣,瞪著天化「再問我就扁你!」

「幹嘛這麼凶呀∼∼」天化也回瞪太公望。雖然說他們算死黨,什麼都可以聊,可是有時候問到某些問題時,當事人不想說的話也無可奈何。假如用逼問的話,天化可沒把握能打贏太公望。畢竟他太公望的壞名聲可不是空穴來風的啊!

「啊,下堂我要翹課。先閃人啦!」太公望往天化的肩膀推了一下「掰。」

「掰 …」天化無趣的趴回桌上看著太公望離去的背影,這傢伙肯定畢不了業。


===================================================== 未完 ==
91/4/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