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 ※ ※ ※ ※ ※ ※

醉煙鸝鳥

※ ※ ※ ※ ※ ※ ※

 將一切的回憶瞬間掏空,一點也不留…
 而心,竟然還是豐滿的…
 只因,我的眼底,看見了你。

 愛你,不為過去的誓言,也不為不真實的傳說…
 只因,寧願沉醉在你那如風的笑容中…
 前世不怨,今生亦不悔。

「你真的相信嗎?那種傳說……」少年悻悻地問向身旁的另一個人影。
「你說呢?我們兩個會相遇不就是因為它嗎?」那個少年笑道。
「才不是呢!別再提起那件事了!我一想到就有氣…原來我們第一次見面的時後你就在耍我開心…」
「是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少年輕輕的吻了懷中的人兒一下:
「若不是你我有緣,你又怎麼會跌到我的懷裡呢?」

壹之三

此時,月已高掛;但醉煙閣內,熱鬧依舊。

在一間清潔雅致的房裡,清源緩緩的拔起簪在頭上的釵玉珠花,用木櫛梳理那一頭長至腰際的青髮;他褪去了原先穿著的淡紫色衣裳,換上了一襲米白色的清爽長衫…面貌雖然沒有改變,但是換裝之後的整體氣質完全異於方才的紫裳麗人……

「呼…唱了一晚…喉嚨好痛啊……」
楊戩──也就是歌鸝清源──撫著微疼的喉嚨說道。
也好久…沒有一次唱這麼多歌了……
楊戩擺擺頭,凝著燭光,看那燭火火光明亮,讓他想到了今天遇到的那個人稱『四殿下』的有趣傢伙…

自己男扮女裝在醉煙閣唱曲也有一段時間了吧?
想起以前妲己對自己提出這個要求的時候,他是誓死維護男兒志節而決不身著女裝還要扮著笑臉面對人群…而到了最後,他是怎麼妥協的早已不復記憶,但是在這麼久的日子下來,他也看的比較開了……妲己既然對他有恩,那麼做這些小事回報她對自己來說又不會少了一塊肉…有言道:『大丈夫能屈能伸』,個性太拗、太固執的話,那麼只是給自己找虧吃罷了!

像是今天遇到的這個少年,無論是個性或是行事態度都和當年的自己一模一樣。
把男人的面子看的比甚麼東西都還重要……
看來呀…還是要好好的調教一番才行呢!

一想到這裡,楊戩又不知不覺的笑了出來。

「嘿!楊戩∼∼」太乙興高采烈的跑進楊戩的房間。
「呵呵……」楊戩毫無知覺,自顧自的傻笑……

「楊戩∼∼∼」太乙見他沒有反應,試著搖晃著他的身體喊道。
「呵呵……」但是,他仍然沒有反應……

「喂!!楊戩∼∼你聾了嗎?」太乙已經有點不耐煩…
「呵呵……」(←……他完全回不了神了…|||||||||)

「不知道他的三魂七魄是飄到哪裡了回不來……#####」
太乙握緊了拳頭,從口袋掏出一支他前天才趕製出來的新發明─『乙製麥克風』,
他的唇邊浮起一抹奸笑:「那就讓我來替你回•魂•囉∼∼∼」

「楊戩姑娘∼∼清源大小姐∼∼快回魂唷∼∼∼!!!」
「啊∼∼∼!!!」楊戩聞聲,嚇的從桌旁跳了起來:
「太乙……你,你叫那麼大聲幹什麼啦!!嚇…嚇死人了……||||||」
楊戩一臉驚魂未定,便拉住太乙的衣領質問道。

「喂,你知不知道我剛才叫了你幾聲啊?不知道你在想什麼東西,怎麼叫都不搭理人啊!我也只好出此下策了……」
「甚麼『下策』……我看你明明就喊得很高興……」
「好啦好啦…別生氣了!我是來找你一起去洗澡的,你衣服拿好了沒有?」
「早就拿好了,在等你呢!」楊戩撫著耳朵,沒好氣的說。
「好好好…楊戩,是我的錯好不好??」
「這才像話嘛!!」
說完,兩人便大笑了起來。

*****

「普賢,接下來還會有什麼節目嗎?」
太公望見醉煙雙鸝的節目已經表演完畢,便問向普賢。
「嗯…應該也沒什麼了……小望,你要回宮了嗎?」
「什麼?回宮啊……」太公望想了想,向普賢搖搖頭:
「我還想再多待一會兒。剛剛我在後院的時候沒有仔細瞧瞧,既然這次難得來到了這『京師第一家』的醉煙閣,說什麼我都要好好的參觀一下。」

回宮?開什麼玩笑啊!
難得一次出宮而且貴人又答應不來找麻煩,若不趁這個大好機會大玩特玩,那他就是個笨蛋了!

「是嗎?那麼我和你一起去走走吧!坐了一晚也挺累的。^_^」
「好啊。那小哥……」
太公望說著,眼珠子轉向姬發,但是,他發現姬發早已不勝酒力,睡著了。

「他還說我呢,自己還不是一樣………||||||||||」
「又多了一個酒桶了。^_^」
「那普賢,我們兩個自己去逛就好了吧!現在叫醒小哥,他也是頭眼昏花的。」
「嗯……有理。那走吧!^_^」

*****

在一片氤氳水氣中,蒸氣直升上天;在朦朧中依稀可看出兩個人的身影…
楊戩倚身靠向一旁的岩石,靜靜的讓四周的熱氣圍繞,好來沉澱他一天來所堆積的疲勞。泡了好一會兒,楊戩無所事事的眼珠子四處亂轉,赫然發現太乙正頭靠著岩石,望著滿天的星子傻笑,好像已經到了渾然忘我的境界……(bbb)

「太乙……?」楊戩挪動自己的身子,試探性的叫了太乙一聲。
「嘿嘿……」太乙對於楊戩的行為彷彿視若無睹,完全沒有反應……

「太乙∼∼∼」楊戩見太乙沒有反應,便伸手搖晃他的身體。
「嘿嘿……」但是,太乙依然沒有反應……

「喂!太乙,你聾了嗎∼∼∼?」楊戩顯然的已經失去了耐性…
「嘿嘿……」(←……又是一個笨蛋…bbb)

「剛才才說我呢…自己現在還不是和我同一個樣子……#####」
哼,既然你剛剛敢整我,那我就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
楊戩俯下身,在水中摸索到了太乙纖細的腳踝,他一聲奸笑,毫無預警地猛拉起身,使太乙連人帶頭的栽進池水裡面……

「太乙公子∼∼奏鸝大少爺∼∼∼回回魂吧∼∼∼!!!」
「哇………咳…咳…楊…楊戩……你……」
太乙從水裡跳起,邊替自己拍胸,邊看向那個坐在一旁幸災樂禍的罪魁禍首:
「你有病啊……這樣,這樣會出人命的……」

楊戩一臉無所謂的聳聳肩:「誰叫你叫了不理呢?」
「你…你喔……咳……」
「喂喂,太乙……」楊戩爬至太乙的身邊,搭上他的肩頭問道:
「瞧你一臉紅光滿面的,怎麼,是發生了什麼好事了嗎?」

「你在說什麼啊!才沒有什麼好事呢!」太乙邊說,眼神又莫名的閃耀了起來:
「只不過,我剛才又想到了一件事情…你想想,今天是天氣好所以我們才可以出來泡澡,但是如果到了冬天的話,這泉水就會結凍,這樣,我們就不能邊泡澡邊看星星了!所以啊,我現在腦裡有一個構想…如果我發明出一個洗澡盆,外加有自動加熱功能的話,那不就是很方便了嗎?」

「這……」楊戩聽到太乙又要開使著手進行一個莫名其妙的實驗時,便膽戰心驚的希望能打消他的念頭;他們的醉煙閣不是銅鐵鑄成的啊,根本就禁不起太乙一而再,再而三的對它進行『震撼教育』……
「這件事情等到冬天到了再煩惱吧,你現在只要乖乖泡澡就行了!」

「不行!正所謂要未雨綢繆,等到火燒屁股再來著急的話,那是無濟於事的!」
太乙自信滿滿的向楊戩一挑眉,彷彿天塌下來也不能改變他的決心…
「那…你也得向妲己她們說一聲才行啊!到時候有個萬一,你把醉煙閣給炸了…那我們不是得流離失所,四處飄泊嗎?」
「喂!你對我有點信心好不好啊!去年的那個意外真的不是我的錯啊!何況…那一次我也沒有把醉煙閣給炸的寸瓦不留……」

「好好好……我不想再聽你發牢騷了啦!不怪你就是了……但你若真要作,那就請你千萬要小心,別把我們這唯一的窩給毀了……」
「那當然啦!!」太乙像是高興也像是感激似的拍了楊戩一記:
「認識了十年,你這朋友可真不是蓋的!我看哪,這全天下就你最了解我了!」

「是,就憑我認識了你十年,可以告訴我今天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嗎?」
「……」太乙沉默了片刻,不好意思的對楊戩說:
「怎麼……你還是看出來了啊…」
「當然囉!你真以為連我也可以晃點過去嗎?未免也太天真了。」

「嗯……」
太乙眼中,似忽有股稍縱即逝的喜悅一閃而過:「我改天再告訴你吧?」
「好吧,我隨時洗耳恭聽喔!」
楊戩笑著看向太乙。這時,在一排黃竹所圍成的牆邊,耳尖的太乙聽到了一陣陣熟悉的音調……

「普賢,你看這酒樓還真的很大耶!」
「是啊,以一個酒樓而言,它的建築及景致真的非常的雅致美觀。」

「糟了!!」太乙慌張的回頭向仍在一旁悠哉地泡澡的楊戩說:
「三殿下和四殿下來了!!」
「什麼啊……?」
泡澡泡的全身舒暢的楊戩,此時壓根就沒有把太乙的話聽進耳裡。

「咦,普賢,你看這竹牆後邊是什麼啊?」
「小望,不要亂闖比較好吧。」
「哎呀,只不過是看看,又不會犯法……」
「真是的,受不了你。^_^」

「楊戩…楊戩……」
隨著腳步聲的逼近,太乙越是急的像是熱鍋上的螞蟻:
「算了!你自己忍著點吧!」
太乙說完,便把楊戩一個勁的壓到水裡,還一邊故作悠閒的要來應付這兩個突然冒出來的貴客。
「喂喂…太乙!(咕嚕咕嚕)你在幹什麼啦!(咕嚕咕嚕)……」
「少廢話啦!若不想身份曝光的話就乖乖的在水裡面待著!!」

「咦?太乙…你在這啊……」
原本以為會有什麼好東西的太公望,沒想到卻撞見了正在洗澡的太乙,讓他覺的有一點尷尬:
「(幸好大家都是男的,沒什麼關係…)你在這裡洗澡啊…?」
「呃…嗯!因為這裡的夜風吹起來不會很冷,而且景致也很好,所以…」
「咕嚕咕嚕……」楊戩似忽很賣力的想要把頭抬起來……

「咦?太乙,普賢…你有沒有聽到什麼聲音?」
太公望問著,眼珠四處亂飄,而浮在水面的些許青絲吸引了他的目光;
看到這個景象,太公望已經了然於心。但是,他卻沒有要離開的打算……
是老天有眼啊!這可是個難得的好機會,現在的他若想對池中的人兒報仇的話,那可就有如甕中捉鱉般的易如反掌呢!

「沒有…是四殿下聽錯了吧!」太乙氣定神閒的解釋,右手一壓,硬是把正在掙扎中的楊戩壓回水裡…
「喂喂…小望,我們也該走了吧?再繼續待下去的話…只怕太乙會笑我們不懂禮貌呢!^_^」不知道太公望正在打壞主意的普賢推了推他,催促著太公望走。

「不,普賢,你看吶!在太乙身後…是不是有什麼東西呢?」
太公望直接的就對太乙明說,示意地叫他不用再裝了。
「呃……」太乙眼看已經被太公望識破,壓著楊戩的手勁也鬆了下來;這手一鬆開,楊戩的頭就急急的猛然抬起,拼命的想要擷取這久違的氧氣……
(當然,他的身體還在混濁不清的溫泉水裡)

「太乙!你要報仇也不可以……這樣報………」
楊戩本來是想對太乙興師問罪一番,但當他回頭時卻赫然發現太公望和普賢也站在岸上,臉色微紅的普賢不說,太公望是一臉奸笑的直盯著他,根本就是一副等著看好戲的樣貌…

看來,他是決定現在反攻了嗎?楊戩馬上轉過身子。
可惡!以現在的情勢看來,他根本就是處於劣勢嘛!自己的性別一直是他對外隱瞞多年的大秘密…怎麼可以,在今晚就被一個為報仇所沖昏頭的人給毀了呢!

「小望!,清源姑娘也在池中耶!我們趕緊走吧!!」
看到池中人是楊戩之後,普賢馬上斂起笑容;但是,太公望只是對普賢搖搖手:
「用不著擔心,普賢。既然清源姑娘都可以和太乙共浴,那麼我們這兩個只是站在岸邊觀看的人應該也不會影響到他的!」

在決定這麼說之前,太公望也是反覆的思索過。
原本,他覺得這麼作或許也會太過火了。畢竟一個男人跌到懷中和洗澡的時候被看到,這兩者的嚴重性是大大不同的…清源或許會認為別人跌到他懷中,並不算是大事,但是自己的身體卻是一件非常隱私的領域,相信任何的女孩子都會十分的重視自己的身體。而今,清源既然都可以和身為男人的太乙共浴一池,而且絲毫不避嫌…那麼他現在的行為,也應該不會對他造成多大的影響吧。
更何況…他又沒有露點……(←爆!)

想了又想,還是沒有改變他的初衷。
太公望已經決定,今晚要清源洗個讓他一輩子也難以忘懷的澡!

「清源姑娘,今晚月色很美喔?」太公望緩緩的走向前。
「是…是啊……」他…他來真的啊!
楊戩死命的護住胸前,這個舉動,就連在一旁的太乙也看傻了……
這……根本就是女人的動作嘛……
楊戩他,已經無所不用其極了嗎?(暴汗)

「我很納悶,為什麼你一個姑娘家,會跟太乙一個大男人一起洗澡呢?」
太公望的嘴邊噙著一抹奸笑,今天你叫我在大庭廣眾之下感到羞恥萬分,現在我就讓妳顏面掃地,自尊全滅!(←師叔…好可怕……bbb)

「其實,是我怕黑…不敢一個人洗澡,而太乙和我又是青梅竹馬…從小到大都是一起洗澡,所以我也不會去避這個嫌……久而久之,我也習慣了…如果沒有太乙的話,我也許會變得不知道該怎麼洗澡了。」(←你把太乙當肥皂嗎?)
雖然撒這種小謊對楊戩並不困難,但是他知道這個四殿下非常機伶,只要是一點點的蛛絲馬跡,他都可以從中擷取線索,獲得他所需要的東西。所以,若要騙過他,還得再加上『演技』才行。

「是嗎?這個理由似乎十分牽強喔!若是怕黑,可以在自己的房裡沐浴;而雖然你從小就和太乙一起洗澡,但你應該也聽說過『男女授受不親』吧!一個未娶妻的男子和一個未出嫁的姑娘成天一塊兒洗澡,這事若傳了出去,想必你的名節必會蕩然無存,成為家家戶戶茶餘飯後的笑話。若是這樣,試問你今後要怎麼作人?除非,太乙以後要對你負責,娶你為妻……」

原本,太公望也只是想要稍微的諷刺楊戩一下,但是,這番話越說下來,太公望卻越說越激動;好像…他很不希望看到楊戩不理會女孩子家應有的矜持,而堅持要和太乙一起洗澡的樣子……
所以,太公望話還沒說完,便發覺自己的不對勁,硬是把未吐出的話吞回肚子裡。

「四殿下,你幹什麼這麼激動啊……」
聽的一愣一愣的楊戩,也傻了半晌才回過神來。
連他都搞不懂…這傢伙到底是來報仇還是來訓人的啊!!
(梨:楊戩啊…師叔是愛之深,責之切呀……)←爆

對啊…自己是怎麼回事?
太公望拍拍臉頰,繼續振作;他再緩緩的走向楊戩…而這個舉動已經讓楊戩的警鈴大響。他若再繼續靠過來,那豈不是什麼都給他看光了?

「你…你別靠過來喔!不然的話………不然的話………」
楊戩看向太乙,希望他能幫他想一個辦法…但是太乙的樣子比他還慌張,急著在一旁跺腳,也是一副一籌莫展的樣子。看來…求人不如求己,還是自己想方法吧!

「不然怎樣啊?」
太公望已經完全恢復正常,越來越想知道楊戩他葫蘆裡賣的是什麼藥。

「不然的話………」
楊戩說到一半,臉突然轉向太公望,臉上露出一張必勝的甜美(?)笑容:
「我可是要叫貴人來喔!!」
嘿嘿…他和貴人之間的戰爭已經像是醉煙閣天天在翻的舊帳,每個人都熟得不得了!這下子,他若再不離開的話就太不識相了!

「什…什麼??」
沒料到他會出這招的太公望,登時愣在原地……
難道…我又要讓他再整我一遍嗎?

太公望拼命搖頭,不肯輕易認輸的他對楊戩丟下一句話:
「好啊,我就聽你叫。」
(↑雖然是這麼說…但他其實是怕的要死………bbbbb)

在話一落的瞬間,楊戩洪亮兼淒厲(?)的叫聲就傳遍了醉煙閣的後院…
在那一瞬間,太公望知道自己又栽了……

但他在落跑之前,對楊戩又撇下一句話:
「你別得意的太早啊!我遲早會加倍奉還的。」
楊戩聽到,只是笑臉盈盈的回道:
「那我就等你來報仇囉!」

等到貴人來到的時候,見到楊戩和太乙習慣性的在一起洗澡,並沒有發生什麼異狀…那楊戩怎麼會叫得那麼慘……?
「楊戩,發生了什麼事啊?」
「不,沒什麼啦,對不起…叫了妳。」
「是嗎?沒事就好了。洗完澡就趕緊去休息吧!」
貴人說完,便轉身離去……泉邊,又恢復了寧靜。

這時的楊戩把心定了定,又再度想起了太公望的那一大串話……
想著,他的臉上慢慢的浮起了一抹淡似流霞的紅豔……

或許,太公望今晚並沒有完全的栽在楊戩手中……
因為,他的確是楊戩洗到一個讓他一輩子……也難以忘懷的澡了。

待續

後記

呵呵……這是兩人的第一類接觸(?)。

不過啊,楊戩居然可以和太乙一起洗澡……@@

嘖……
(天音:喂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