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 ※ ※ ※ ※ ※ ※

歌盡桃花(7)

※ ※ ※ ※ ※ ※ ※


《現情曲:琴奏與簫吹》

這是幻影?還是真人?

姜望黑眸還是一派淡然的望著他…是真的!

真的是他……!

真的是姜望…

心情激動到無以復加的地步--他多麼想輕點飄過這一帶江水,至他面前!

姜望抬頭望著他,傲然挺立著。

不…他不能。

只能、只能看著他…看著他直到他離去為止--

他只能看著姜望--

※※※

自已為何而來?
不,只是偶遇罷了…

從普賢口裡聽見了他的婚訊…竟不知不覺的來到了金鰲王府在京外的官邸…
不可否認的,他想見他、想看到那--他抬頭望向江邊亭台--專注灼熱的紫眸啊…

被楊戩灼熱的眼神纏繞著…他和他只相隔百來尺…不、是「有」相隔百來尺啊…
姜望想縮起身子…迴避那種視線…但又挺直背脊,承受著。
太濃太烈了啊…
也許,不,或許根本就是、他是盡力克制自已不涉越過這一帶江水,來緊緊抱住自已吧…

究竟…是為了什麼呢?

為了什麼…他對自已是那麼的執著呢?
為了什麼…他不顧顏面的去請求呢?
為了什麼…他要一整夜的擁著自已…幾乎是要用淚淹沒了自已呢…

而他,是多麼不解呢…

不解啊…不解人間情愛。

相望相纏了很久,楊戩撥琴了:

彈的是那首無名曲。

幾乎是掏盡了心,傾訴衷曲…

手指在琴弦上飛快舞著,為的是、為的是…

訴盡已心…

姜望握緊了竹簫:他該…回應吧…?

這一股腦兒,突然倒在他身上的情感。

琴音…是這樣的哀愁啊!
這首曲子…本就是給傷心人盡訴傷情給天下人知的啊!
他寧願楊戩不識、不要彈得如此之好。

……身體比腦子更先回應,他吹了竹簫。

這是第一次,他吹了出來。

--「子牙,你不用情感在吹嗎?」

是啊、師兄,是不用。
這是第一次…被這人、被楊戩逼得不得不用身體本能去表達。
因為,楊戩也是這般對他。
也罷啊…我能為你做的,也只有如此了…只有…盡在簫音中訴說了…

這樣的交纏…在這曲作成的十來年後,終於重現世間。

嘎然止下。終於終了。

乾澀。「你…」飛越江水,楊戩落至他的面前:「你…」

姜望猛然一震,又退了十來尺。

「別過來。」冷靜、要冷靜…「你忘了你的誓言了嗎?」

「……」

「你發過誓的吧?『終生不碰姜望一片衣角』。」
「…沒錯。」
「是、是啊…你不該……」
「不該怎樣呢!?」楊戩怒聲道:「沒錯!那又如何呢!?我只是想問--……」

「……」

「……你,與我合奏了吧?」楊戩垂下紫眸:「我只是想問…」

想問……--

「問了又如何呢?」堵住楊戩的話頭:「根本…你根本不該…」
「不該如何呢!?」又一次忿怒質問:「不該…喜歡上你嗎?」

靜默--

「你…」說不出話來…說不出來…「我…」
喜歡--「喜歡…」
喜歡你……想擁抱你……想觸到你的心……
「住口!」斷然截下!「住口…你回去吧!」已經是盡了最大的力量了…他喊出這些話。

「你沒給我回答!你從來都沒有!」楊戩再上前一步--逼得姜望再退了十來尺:「我才不管和那個老妖女立下了什麼誓言…我要怎樣都好!我只想要你的回答!」
「不然,你幹嘛要出現在我面前!?」

最後這話,將姜望逼到了死角:「你…」姜望咬了咬唇:是啊,他可以視誓言為無物…但他不行!
假如自已回答是『是』的話…那楊戩絕不會放開自已了!
違背與明教教主的誓言…會令天下明教人都來誅殺楊戩的啊!
但是…若是違心之言呢…

「…是情債啊!」

到底是誰欠了誰呢?

他嘆息:「是孽緣…你還不懂麼?」
「就算我心已屬於你--我們是絕不可能…絕不可能…」說到底,他的語音已在顫抖。

飛身,又退了十來尺。

楊戩睜大了眼:「你果然…你是真的、真的喜歡--」我嗎?

欣喜若狂。

來不及細想,就要捉住姜望黑衣,姜望警覺,飛身閃過。楊戩皺眉,使出輕功欲追--

※※※

喳,一聲細響,姜望已抽出了打神鞭。
打神鞭,似鞭似杖的一把軟劍,被姜望一運勁,硬若沈鐵。

楊戩也抽出斬仙劍來擋架。

一時,劍風掃過之處,沙洲上芒絮飄散…將這一白一黑的兩人圍繞。

舞動,姜望不存殺心,楊戩有意拖延…兩人竟像是在軟泥沙洲秋芒間跳劍舞般--

--就這樣下去吧--

他與魔教教主是約定不碰他一片衣角--但是沒叫他不能與他鬥劍啊!

只要能再看著姜望…只要姜望能在他目光所及之處…那怕是多麼荒唐無稽,他都--

呵,猶不知自已己是如此痴心。

「…罷了!」噹!嘆息一聲,彈開了斬仙劍,止了劍舞。

楊戩落下,紫眸中一片悵然。

瞧著楊戩哀傷悵然的容顏,姜望竟笑了,笑得淡淡、兼有一絲興味--

他筆直地向楊戩走來。

十尺…五尺…三尺、一尺--

「…?」楊戩倒有些怕了,想退--

「別動。」姜望已站在楊戩面前,兩人間再無空隙--姜望笑了…竟像個頑童般的笑著,他在楊戩耳邊輕聲說道:「你跟蘇教主發誓不碰我一片衣角…可是我就不能碰你?」

楊戩愣住:「這…」

姜望往上仰望他:「記著,別碰我一片衣角。」說著,桃子甜香覆上他的唇--

第一次,姜望主動吻他--但是他們都知道,這是最後一次--既甜又苦的吻--

……跟第一次一樣,他同時嚐到了甘甜與苦澀--

他忍著不碰他衣角的誓言…如履薄冰般的與他交纏--

吻畢,順著他青藍柔亮的髮絲,姜望在他耳邊喃道:
「王府容不下江湖閒人…江湖中亦找不著富貴公子的容身之處…」
黑眸仍是淡靜:「天下雖大,卻無一容身之所…」

「…不!我…」

「別說了。」止了他的唇:「難道,你要步入玉鼎師兄的後塵?」

假使能夠與你--楊戩想說,但他知道:
就算姜望對他有了情,但也是不願走到這般境地--他要不顧姜望意願的拖他下水嗎?

這樣的猶豫,姜望看在眼內:他淡淡靜靜的笑著:與之前的漠然笑容不同,而是含著溫柔的表情--

「……你做你的王公貴人…我做我的江湖散人…」
「這樣,就好了。」姜望靜靜的下了封緘;然後,匿去了。

※※※

《鬧婚曲:五光石與太極符印》

鑼鼓喧天。

今兒是京城第一貴公子的大喜之日。

這婚禮,與其說是兩家婚盟,倒不如說是京裡老百姓的一個看熱鬧的好節目。
順著民情,也為彰顯自已是新起貴族世家:女方家族特地設了一個長長的、繞遍京裡主要市街的迎親路線。讓這乘龍快婿,騎著白馬,繞遍京城讓人知道自已家中有了這麼一個來自古老貴族世家、前途一片光明的好女婿。

楊戩穿著大紅禮服,一束青絲紮在冠帽後,馬蹄聲噠噠地繞城街行走。現出讓京裡公子、姑娘為之妒嫉、傾慕的好風采。

啊,最漂亮的青絲被束起了呀…

這真是有點可惜。

盤坐在高處屋瓦上,姜望漠然看著楊戩容姿…可真是花香四溢的俊俏美公子呀!

想來,楊戩在他面前,可從沒現出這麼俊雅從容的容姿呢…
因為他們是仇人的關係吧!

雖然,那天在秋色之中、白霧之下、沙洲之上確認了…

他們將要分別的命運。

可是……

唉,他也是如此的不乾脆呀…

「小望師兄在瞧著迎親隊伍嗎?^^」另一名,來瞧熱鬧的江湖人士到來了。

「普賢…」姜望笑了笑:「是啊…」

「小望師兄喜歡楊公子嗎?」

「普賢…」第二次喚名…是訝然。
普賢從沒有…普賢從不會…那麼直的說話。
「是啊…我喜歡他。」不否認了…他對楊戩的…情意。

「那麼,為何待在這呢?」碰--一聲驚天炸響--有什麼東西炸了!?大街上一陣恐慌--

姜望起身,警戒的看向普賢--

普賢低垂著頭,露出如少女般,白皙的脖頸--他的爺爺最愛的頸項--「那天,在別館那天…看見楊公子的眼睛時,我就知道了…」

「小望師兄好是溫柔。」忽然,嘆了一口氣:
「小望師兄對誰都是那麼溫柔…不願玉鼎師兄被他人發現、受盡折磨而死。而寧願自已沾上他的血…對楊公子亦是百般忍讓…對我普賢,小望師兄你亦是如此。」

「所以,你心裡上了重重深重之鎖…我發現時,為時已晚--」

「普賢…」聽著哀痛聲音,姜望也忍不住難過。

當他發現時那時被祖父狎淫過的普賢,只是看見普賢將單衣一披,遮了傷痕時,他就知道…
--堅強如普賢,是不願讓他知道的…
那,他就當做不知道吧!

從普賢身上學來的,封閉已心的技倆。

「當小望師兄待我愈好,我就覺得愈不能待你身邊--而小望師兄也知道吧?所以,佯裝不知……」

因而,兩心漸行漸遠…

「楊公子的眸子…我一見到就忍不住了…我知道…小望師兄也有和我同樣的感覺--」

都被楊戩直勾勾的情感剌穿的感受--

姜望握住自已心口:原來…是楊戩…

楊戩打破他心裡那道、連他自已也不知的--重重大鎖--

泫然欲泣…但終究是不曾流下淚水,普賢強抑抬頭:
「小望師兄…我們…曾有過機會的吧?」

曾有,可以兩心契合、逍遙天地的機會--

「當然…當然有…」有這二十來年的機會呀--

可是,卻是白白任它溜走。

「唉,為時已晚。」輕嘆,碰--又是一聲炸響:
「小望師兄…別呆站在哪啊…」

「…?」

「這麼?小望師兄不知道麼?」輕笑:「在此看心上人迎娶他人…這是何苦?」

「普賢…」苦笑。

「……冥冥之中有天注定吧!」普賢抬頭,望向藍藍青天:「玉鼎師兄與明教左使的緣份…終究是要由小望師兄你和楊公子來圓的。」

「普賢…」再苦笑,普賢這話簡直像是算命仙了嘛!「這毫無--」

「怎會呢?」盈盈笑道:「畢竟,玉鼎師兄將楊師姪托給了小望師兄你了呀^^」

「唉…罷了!」姜望搖頭苦笑:「這該不會是師弟你的陰謀吧…為了這掌門之位…」姜望從懷掏一把小小錦旗:那是崑崙掌門人之信物:杏黃旗。

普賢接過杏黃旗:「這是當然…為向報答『恩師』…這掌門人之位應是我的呀!」

姜望笑了笑:普賢從不會好利之人…他是為了自已……

「普賢,我欠你太多。」

「別說了,快去搶親吧^^小望師兄^^」

「再會了,普賢。」姜望回頭朝普賢一笑,他們都知道:今日這一別,他日再會就可能不是師兄弟了…

一躍,跳進了滾滾沙塵之中…

※※※

「他們走了嗎?」蟬玉輕躍上高處。

「嗯。走了。」碰--又一聲炸響,引得京裡一陣混亂…

「說實話…普賢真人你有天份喔!」竟然做得出這種專嚇人的嚇人的炸藥:太極符印。

「嗯,鄧姑娘教導的好。^^」

「行了,少灌我迷湯。」

「不過…鄧姑娘與普賢連手…想必是瞞不過明教蘇教主的眼睛吧?」

「嗯,沒錯。是躲不過聖姑眼睛…」蟬玉偏頭:「不過…聖姑似乎有意讓我這麼做哪…在京裡大鬧一場…然後,在高處看好戲。」

※※※

「哎呀(心)可真是熱鬧呀(心)」在京裡最高的寶塔上,日月神教主正拿著窺管,從高處往下望這一場搶親戲:

笑嘻嘻的起身:「走吧(心)」

「噢∼∼神教教主、最終大惡人要登場了∼∼噢∼∼」光明右使身旁那異國百合遍地盛開。

童心神醫稚氣發言:「喜媚☆也要去☆喜媚要打姜望☆」

「呵呵∼∼(心)傻孩子,姜望這人不是你救的?幹嘛要去打他?(心)」

「喜媚要打☆姜望很強☆」

「…姐姐…先讓我試試姜望吧!」一旁的冷豔女子也開口了。

「嗯(心)貴人說得是…好吧(心)」

※※※

姜望一直拉著他的手。

使出上乘輕功,快得連尋常人都不會發現、只覺得有一物事飛掠身邊的速度…急奔著。

楊戩心裡疑惑又欣喜…疑惑的姜望的出現、欣喜的也是姜望的出現。

再握緊了姜望的手:只盼再也不用放開。

姜望回頭向他輕輕一笑,牽著他雙手,飛身往下迴旋落地。

兩人竟像是舞蹈一般。

「哎呀(心)好一對神仙俠侶啊(心)」

姜望望向這千嬌百媚:「蘇教主。近來安好?」

「不好(心)一點都不好(心)」七禽五火扇指著兩人交握的手:「楊戩,你違背你的誓言,神教是不會容欺騙妾身的人活命的喲(心)」

「這…」楊戩看向姜望,欲將手抽回;不料,姜望卻是緊緊握住了:

--不用擔心呵,你不是要與子牙同生共死、再也不分開了?

「蘇教主,這話就不對了。」姜望冷靜開口,兼有一絲笑意:
「楊戩是發誓『永生不碰我一片衣角』沒錯,可是--」
另一隻手覆上楊戩頭頂上,揭開冠帽,一頭青瀑飛揚--
「子牙可沒發誓『永生不碰楊戩一片衣角』啊!」

十足十的耍賴口氣。手還沒歇著,一手再拂摸楊戩秀麗如女子狡麗的容貌,竟像是故意逗人發怒的頑皮少年……

「嗯∼∼(心)」

「唔∼∼☆」

「噢∼∼」

「強詞奪理!」

發出這強悍發言的是明教三聖姑之未的王貴人,王貴人一身玄色華衣,五指彈奏琵琶,激出淩厲內力--
「污辱姐姐、神教的人都該死!」

「小心。」一推,將楊戩送出了王貴人琵琶樂音、這淩厲內力之外!抽出打神鞭,向王貴人攻去!

「噢!以音鬥音,才是正正當當的決鬥啊∼∼」光明右使在教主授意下,射出一枝碧綠竹簫--

「那麼,子牙恭敬不如從命。」一抿唇,簫中樂音內源源而出。

「啊☆姜望的傷已全好了☆」

「嗯(心)真是一個好玩的對手…」

「他的樂音…已有戰意!」趙公明握緊了金蛟剪:「真想與他來個轟轟烈烈的大決鬥啊!」

「果然是『愛』的力量啊(心)」蘇妲已舉高手,展開七禽五火扇:「來助貴人一臂之力吧(心)」扇化內力為陣風,直打向姜望!

「唔…!?」簫聲斷續,不敵琵琶之音--

「姜望!」楊戩心急。該怎麼辦呢?如何才能打敗那名魔教聖姑呢?

啊--只要有琴--

「戩哥!」蟬玉正沒命奔來:「接著啊!」

「是…」琴!一把短琴!

楊戩立刻盤坐在地,彈起了--

「啊∼∼(心)」

「耶∼∼☆」

「噢∼∼那是…」

「神教左使曾做的曲子…」

「『歌盡桃花』…(心)☆噢…」

一調息,竹簫立刻跟上,吹奏。

琴與簫,相交至天籟。

視線交纏間,終於明白,這段情,是有了結果了…

相合間…這首曲…竟有圓滿之音了。

怔怔地…在場明教三聖姑與光明右使,只能聽著首曲子…
這在二十多年,只留下遺憾的曲子…

曲有時盡,情末盡頭,一曲奏罷,兩人視線成纏綿…

啪啪…趙公明拍手讚賞了。

「噢∼∼真是好曲子∼∼」
「在二十年前…左使不願彈與妾身聽的曲子啊…(心)」難得的嘆息。
「好聽☆好聽☆」直拍手。
「這…不公道!」只有王貴人瞪著這一簫一琴,怒聲道:「二打一,有失公道。」

明教中人還計較什麼公道?明教教主聽了,也是噗ㄔ一笑,吃吃低笑了…「哎呀∼∼(心)貴人,怎能如此算法?」

瞧向這兩人,蘇妲已一抿唇,千嬌百媚:「你們讓妾身聽見了絕世名曲呀…(心)也罷,不和你們計較,儘管去吧!(心)」

「多謝教主成全。」姜望一揖禮,表達感謝。

展開七禽五火扇,妲已嬌滴滴笑了:「別謝的那麼快…總有一天,妾身會來討這人情的…(心)」語畢,明教一行四人匿去了。
(「啊,小蟬玉還在呆頭呆腦做什麼啊∼∼快跟上!」趙公明一拉蟬玉手臂,拖走她了。)

※※※

只剩姜望與楊戩兩人:

楊戩喜孜孜看向姜望:「姜…望,真是太好了。」

姜望再笑,稚氣十足:「叫得那麼生疏?」存心逗心上人,姜望像是回到了青春少年,那頑皮成性、捉弄爺爺、喜歡纏著大師兄吹簫玩的姜子牙了。

楊戩一愣:「這…」倒是口拙了。

「你呀,應該我聲『師叔』、認我這長輩吧?」

「這…」楊戩臉上一紅,但心裡是不願的:「我…才不要。」

「為什麼?」

「我…要跟你做的是…才不是師叔姪!」

「喔,那我們可以做什麼?」玩興一起,益發覺得楊戩好逗了。

「這…」臉愈來愈紅…愈來愈不自在…「你…還不知道麼!那你幹嘛拉我出來!?」

「好玩呀。」

「好玩!?」

「很好玩呀…搶婚。」姜望向著他一笑:「看人亂成一團、看人驚恍失措、看著…」
「看著…你娶親。我很難過。」語氣一變,正經八百。

「姜…」

「別連名帶姓叫了…多生疏、多沒禮儀。」姜望靠近他:「叫我…」

「…望。」

「或師叔。」一笑,觸到他唇,吻了。

……「天下之大,要去哪呢?」

「去找個容身之處吧!」
「好啊,順便再用一輩子練練這首--」


「『歌盡桃花』。」

※※※

《後話:歌盡桃花》

春遊。

今年,兵部侍郎韋護也是有家室之人了。

「相公!」新婚妻子提著膳食,姍姍走來。

韋護迎上去:「赤雲,很重吧!我幫妳…」

赤雲一笑:「不重不重。」

「快到了…在那亭子裡歇息用膳吧!」

「嗯。」

枝上桃花開了滿枝…

「啊,想起去年這時,我是和清源兄一起…」話到一半,韋護搖搖,住了嘴。

赤雲回他個溫婉一笑。

韋護臉一紅,不好意思了。

說來,能這娶到這清婉妻子還是拜清源兄所賜呢!

話說起在快新春過年之時…媒婆上他這寒門來提親了,說來,這女方是跟被清源兄毀婚的家族是同一家呢…可是排場卻是大不相同。

簡陋匆匆的迎娶進來,掀開頭蓋--

「啊--妳--」跌倒。

這不是那名被清源兄毀婚的可憐姑娘嗎!?
呃?不是呀…不是聽說她患急病死了!?他娶的是她的姐妹呀…

可是--「妳不是死了!」思緒動得太快,出口的竟是這不倫不類的問話。
「哎呀!一定是我錯認了…妳怎麼可能是--」

只見新娘俏臉一紅,細聲道:「正是妾身…那日韋相公來慰問,在竹簾之後的就是妾身…」

故事是這樣說的:

碧雲和赤雲是生來是雙胞胎、兩姐妹,可是因為家忌,認為生雙胞胎乃不祥,因此赤雲就被遠房親戚收養,直到姐姐碧雲死亡--

碧雲是仰慕著楊戩沒錯…可是偏偏在大喜之日前夕,得了急病身亡,可是婚帖已發又改不得,只好李代桃僵,讓妹妹赤雲代姐姐出嫁。

然後又遇上清源兄毀婚∼∼唉∼∼真是可憐。

「可是…赤雲覺得嫁給相公是好的…」
當日,韋護體貼誠懇,一心想為好友補償這可憐女孩的態度打動了赤雲。令她芳心暗許。

「因此,我拜託家裡的人…來與你說親…」

「是、這樣啊!」韋護面對這從天上掉下來般神奇的仰慕者時,感到了不可思議及羞赧。搔搔頭,終究是牽起了新婚妻子的手。牽起了與子偕老的誓言。

唉,說來,他連娶老婆也不免要與清源兄沾上點邊呢…

現今,不知清源兄是否過得好?

噹噹…

「是琴聲呢!相公?」

噹噹噹…

「唔,真的哪!」

有二名男子現身於桃花林中。

青髮紫眼的高眺男子彈琴,黑髮黑眸、作劍客打扮的瘦小男子吹蕭,吹的彈的,自然是那首--『歌盡桃花』--

「清源兄…?」啊,在他身邊的那位俠客是當日在酒館的--

「好美…」赤雲沈醉了,在這兩人所演奏的情曲中…

噹!最後一聲,擊出內力,一瞬間將桃瓣震落--飄灑滿身滿地。

「清源兄…」

昔日,王子猷出遊遇桓子野,桓子野吹笛作三調。弄畢,便離去。客主不交一言。

不交一言…傾聽曲意…道別之意……

「清源兄…」不再回到朝廷廟堂之上了嗎?

桃花雨中,藍衣藍髮落了滿身…那名俠客拂去瓣片…極其關愛之至…

「清源兄…」韋護還是看著、看著昔日好友與那名俠客步出桃花林,步出他的線界為止…

「相公?」妻子輕聲呼喚:「那是何人?好像是…」

「江湖遊俠,與我們這尋常百姓無關的人。」韋護輕輕一笑,吃起妻子所做的膳食了。

此時此地,正值桃花春色。

※※※

後記:

寫完了…(終於是七回了結…)
七回好像是蟲寫文的平均回數?
少於七不行,多於七也不可能的回數…

唔,這次做了一個小小的前後呼應…(果然是小學生作文…^^b)
起承轉合、前後呼應…^^b(小學生等級…)

這回的故事好像讓大家總感覺是個長篇?
只要蟲在心裡疑惑:怎麼可能?明明就很短∼∼

對吧?很短吧∼∼

也許還有些地方沒交得很詳細。

譬如普賢與望的感情…其實這回小說的主題之一是:
普賢與望為對方著想、繼而隱藏自已真心意、然後擦身而過的荒謬事件。
蟲的文章公式中,楊戩和普賢算是個對比…
代表著兩種相反的情感與表達方式…(大概吧)
結論永遠是師叔選擇楊戩(楊太楊派的論證題)
(從小學生作文進化到論證申論題…!?爆!)

不過呢,別太在意了…

蟲能力不足就體諒一下吧!

呼∼∼好累…睡覺去也…


_________________
<螢殿萬歲∼!!^0^ by小凝>


恭喜螢殿又填了一個大坑呢∼!^0^
(雖然還是有點不捨啦...^^b)<--每次看完好文時的感覺..^^b
螢殿的楊太文文總是這麼好看呢∼∼>v<(當然楊太以外的也是啦∼^^)
好多好多的情節∼都令人覺得好感動,唯美∼^^//////
(這種感動的感覺,真的無以表達或訴諸言語呢...^^b)
還有∼好喜歡好喜歡螢殿筆下的望哦∼∼^^
(就像翎殿所說過的...驚艷吧!^^)

起初看到螢殿說這篇文文是悲劇的時候...好down...bbb
(有種在等待法官判處死刑的感覺...^^||||||||)
真的很感謝螢殿手下留情呢∼∼∼>v<
(法官宣判:犯人無罪釋放)^^

螢殿真的好厲害∼又是”七”篇∼^^
<遊園驚夢>小凝也很喜歡很喜歡呢∼∼>v<

總之∼螢殿請加油吧∼^0^
小凝等待螢殿填補其他大坑之時哦∼!!^0^
(尤其是<龍槍>的大坑∼^^) 

_________________
<回覆 by螢火蟲>


Bou

>好好看,你何時再寫多一章楊太的文章呀!!!!^_^ 

謝謝,不過…
蟲自認寫楊太楊文已經很多了…^^b
目前無新計畫,只在積極填坑中。

※※※

小凝:

>恭喜螢殿又填了一個大坑呢∼!^0^
>(雖然還是有點不捨啦...^^b)<--每次看完好文時的感覺..^^b

謝謝^^b…本文其實一開始就已打好大綱…算是小墳墓^^
(某篇超大墳墓連個底稿都沒呀…^^b)

>好多好多的情節∼都令人覺得好感動,唯美∼^^//////

唯美呀…秋水殿也是這麼說的…
唔…其實並沒有特別想寫得這樣…只是不知不覺間…
大概是因為本篇的詞語蟲都想儘量寫得有古風吧…

>還有∼好喜歡好喜歡螢殿筆下的望哦∼∼^^(就像翎殿所說過的...驚艷吧!^^)

這次的望呀…蟲是想儘量寫個「肩上壓著掌門之位、早熟老成」的師叔出來的…
明明與楊戩差不了多少歲數…可是卻老是用著長輩的態度、處處為楊戩著想的師叔…

>起初看到螢殿說這篇文文是悲劇的時候...好down...bbb
>真的很感謝螢殿手下留情呢∼∼∼>v<

^^b因為想不出悲劇要怎麼寫…
腦子裡想構思悲劇,可是大團結的結局卻構思的很快…幾乎是一下子就想好了。
嗯,如果是悲劇的話--……
師叔必須死吧?這個不難…第五回的劇情就直接寫師叔死就好了…
可是楊戩該怎麼辦?
如果要蟲寫說:「至此,楊侍郎戩猶如行屍走肉的活著、或是發瘋、或是自殺…」等等之類的,蟲是覺得太簡略了…(可是又想不出別的…)
王子樣很難處理…這回的王子樣幾乎任性到底、在構思時,蟲是想把王子樣寫很很任性、最終會因自已的傲慢任性失去所有的。
可是嘛,寫這線劇情就無法表現之前的構思了,所以,蟲還是不顧天理道義…給了他這個「壞人」的一個好結局。
理由是蟲無法想出適合王子樣的悲劇結局。

>螢殿真的好厲害∼又是”七”篇∼^^

^^b是啊…不知為什麼…蟲的文中短篇幾乎都是七篇完結…^^b要更新於小站上時,蟲會試著縮減的…

>小凝等待螢殿填補其他大坑之時哦∼!!^0^(尤其是<龍槍>的大坑∼^^) 

^^b不…請不要期待…

※※※

月雅希:

>有武俠的味道喔!美中不足的是配對是楊太......

是這樣啊…謝謝,月雅希殿是第一個說這像武俠文的人…=(感到小小的安慰)
至於楊太/太楊的分別,蟲其實不太清楚…
唔,最後一段的師叔,月雅希殿就姑且視為太楊吧!

還有月雅希問的龍槍:那是蟲的墳墓之一…一點都不重要不重要^^b

※※※

晴天娃娃:

謝謝你看蟲的文,也給予讚美。

>也請蟲大大去指導我的好友雨煙喔!!!

指導(苦笑)…^^b不敢當…蟲目前也是半吊子一個…
唔,只要持續寫就有進步的^^


_________________
<...^()^ by FW>

恭喜結束了...^_________^

but,本來以為是悲劇的說^^
蟲殿還是手下留情了...:p

喜歡文中望主動吻戩的片段,感覺好唯美(核爆)

楊太楊的執念100%~~ 
_________________
<Re: ...^()^ by ffnc>

秋水殿:

>恭喜結束了...^_________^

謝謝…終於填完一個坑了…

>but,本來以為是悲劇的說^^蟲殿還是手下留情了...:p

嗯,是啊…的確是很想寫…可是終究是不忍心…^^b
(主要不知道要怎麼寫悲劇結局…)

>喜歡文中望主動吻戩的片段,感覺好唯美(核爆)

是嗎(臉紅//^^//)能夠得到稱讚是蟲的榮幸。
那段在寫時…感覺有點在寫太楊…^^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