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 ※ ※ ※ ※ ※ ※

四處皆然

※ ※ ※ ※ ※ ※ ※


無論我身在何方,我都一樣。

喜,因為看到你剛睡醒的臉龐。
總是帶著那慵懶的神情,在神志跟虛幻之間游離的虛浮感。

總讓人想輕輕地拍打你的額,呼喚你的名,叫你不該偷懶。

因為你多是咕噥一聲,便又轉身過去做你的春秋大夢。
還伴隨一踹,險些把我踢下床…

想對你生氣。

八成昨天又去偷採桃了吧?混蛋!
嘴唇邊還有果肉的殘渣,衣領上還有粉嫩的桃色汁液留下的痕跡………

……(怒)

想對自己生氣。

啊啊啊∼∼為什麼全營地那麼多人,就唯獨我要被你荼毒啊?

『因為,你身手最好!要是其他人…早被踹(請任意代入任一攻擊性用詞)得
滿身是傷了。』

可我也是辛苦的…
漏夜批改師叔不負責任丟下的公文,天可憐見他的眼袋已經快要媲美熊貓。

……但該怎麼做?

用力戳。
用力搖。
用力拍。

為什麼都沒反應?

……
不管,再試。

用力戳一戳。
用力搖一搖。
用力拍一拍。

「嗯……?」

有動靜了?
正想裂嘴一笑,笑自己的幸運之時…

「師叔?!」

砰一聲,龐然大物壓來,躲避不及,慘遭柿子餅壓扁伺候。

………



海無邊,天無際。
有種人,什麼地方都能睡,四處皆然。

「Zzz…」

「師叔……您就別再睡了…T_T」(哭喪著臉)

「Zzz…」

「……嗚嗚∼我的手好麻…我的腰好痠…師叔,別再壓在我身上了啦∼!T_T」

「Zzz…」

四處皆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