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σ σ σ

輪迴•網 其之一

σ σ σ


「呀——」

楊戩斜眼冷冷的看著身後正在臉紅尖叫中的黑髮女孩,眼神中盡是不耐煩,

「走了啦,尖叫什麼,要看帥哥眼前不就有一位了。」
「才不是呢,我才不會為了區區一個帥哥而尖叫,你看!」
邑姜興奮的扯著楊戩的臂膀,讓他看清楚她尖叫的理由,楊戩迅速轉身:

「不就是一群人在打籃球而已,有什麼好看的…」
「不是啦,你看清楚一點!」邑姜將正打算走開的楊戩用力拉回要他看個清楚,
「……什麼?」
楊戩一臉奇怪的看著籃球場上正一起玩鬧的兩個纖瘦男孩,微瞇的眼眸清楚的表現出漠然和不屑。

「剛才啊,那個紅頭髮的男生拿了球要投籃,結果另一個藍色頭髮的男生突然從背後抱住他不讓他投球,
然後他們就這樣抱著開始玩起來了;他們的腰都好——細,長的又漂亮、皮膚又白,看起來好棒喔。」

「為什麼妳會覺得"好棒"?兩個男生抱在一起欸……」像是被打敗似的無力語氣,楊戩轉頭看著邑姜,
「就是很棒啊,讓人忍不住想尖叫一下呢,啊——他們又抱在一起了!笑的好可愛喔!!」
無視於楊戩的無奈和厭煩,邑姜繼續陶醉在她的幻想世界裡,讓一旁的楊戩覺得好氣又好笑。

在全校女生中,會這樣無視於他出眾的外貌和他談天的,除了嬋玉之外,恐怕就只有邑姜了,
其他的女生一看到他不是臉紅說不出話來就是拼命纏著他,像群八爪章魚一樣,
煩人的程度到了讓他想乾脆去毀容來換得平靜的校園生活。
不過邑姜這小妮子也真怪,對著眼前的絕世大帥哥﹙……bb﹚,她一點興趣也沒有,
反而沒事就喜歡拿別班的帥哥來和他湊成對,現在又盯著兩個抱在一起的男生流口水?
真是的,怪不得沒人想追她,雖然她還算得上是全校四大美女之一………
說出來也不會有人相信,功課一等一的邑姜,報考這所高中的理由竟然是"這裡是著名的同性戀學校"!?
當初還以為她是在開玩笑,誰知她馬上列出一連串有"嫌疑"的名單,連全校的帥哥都拿來分類建檔,
到處幫人"配對"不說,還偷偷成立了什麼"BL同好諮詢室"、"BL同人漫畫社",專門幫人解決"戀愛"問題,
還出了好幾本BL漫畫,現在連出版社都來找她合作出書……

唉,真不知她的"BL妄想症"何時才會治的好……
雖然他有那麼點扮女裝的嗜好﹙是很嚴重吧……bb﹚,但這不代表他會喜歡上男生,
只求她別老把歪腦筋動到他身上就好了,他可是只對女孩子有興趣的哩。


「喂,楊戩,你不覺得他和你很相配嗎?」

我的天啊——又來了——


楊戩在心底如此哀嚎著,然後裝出一臉冷酷樣回應:
「沒興趣,如果是女的我還可以接………受……」
話說到後面突然變的遲滯,
楊戩瞪大眼睛看著讓他舌頭打結的元兇——正在’交易’中的邑姜和一個紅髮男孩。

「你們……」吞下一口口水,楊戩努力的想把自己的舌頭給找回來,
就在同時,邑姜和男孩很有默契的同時捂住耳朵,


「你們在搞什麼鬼鬼鬼鬼鬼!!!!!!!」


怒吼聲回蕩在操場上,讓所有正在享受下課時間的學生們全嚇的跳起來,
在看清了怒吼聲來源後,所有眾人很有默契的一致搖頭嘆息:

八成是書記又"出賣"學生會長了……


σ σ σ

寂靜無人的河中,白色身影靜靜漂浮著。

「……算了。」

伴隨著低語聲,人影忽地抬起頭來。



「哇呀!!」
邑姜猛的驚醒過來,

「剛剛那是…!?」

夢嗎…?
也對…身旁除了搖曳的青草之外沒別的人在,
更別說是河中的人影了……

「啊–啊–都是被楊戩嚇到了才會做這種怪夢…」

邑姜完全沒想到楊戩生起氣來會這麼恐怖,
撇掉被楊戩從操場追到學生會,再從學生會追回操場
最後躲進草叢中不敢出來不說,光是那張鬼臉就夠讓邑姜作上好幾天惡夢了;
現在邑姜開始後悔:應該叫嬋玉拍張照片給那些崇拜者看,
包準她們嚇的退避三舍再也不敢靠近他。

這下她得花上好大的功夫才能擺平楊戩的怒火了…


「唉唉–我怎麼會這麼命苦啊…」


σ σ σ

「哼……」楊戩一臉不滿的走在通往學生會室的路上,手上還抓著一疊自己的"身家資料"。
那是剛剛他從邑姜手上搶來的,裡面密密麻麻的記載著他從出生至今的詳盡生平,
和一張張不知何時流傳出去的偷拍相片。

剛才他會不顧形象的大吼就是為了這個,邑姜不知從哪找來這麼詳細的資料,而且還拿著這資料
向那個紅髮男孩"推銷"他!活像個婚姻介紹所的職員似的!!


"啪!!!!!"

重重的將資料甩進垃圾桶裡,楊戩怒不可遏的用力踹開椅子坐下,一把拉鬆了領帶:
「混蛋!!!氣死我了!!!!」
「怎麼著?」

正在一旁埋首整理報告的副會長•太乙出聲問著,並順手撿起被丟進垃圾桶的資料:

「我的天!看看這報告,作的可真仔細哪!連你的頭髮在何時掉了幾根都有記錄欸!﹙←太誇張了……﹚」
「所以我才生氣啊!自己的一舉一動和過去全被人挖出來賣錢!換成是你你氣不氣!?」
一反平時冷靜優雅的形象,楊戩近乎粗暴的快速翻動著桌上一疊疊尚未處理的文件,

「我?我會高興的要死,然後去找那個人抽成,不賺白不賺嘛。」
「你……」
「話說回來你為什麼氣成這樣?這種事不是常發生嗎?」

太乙放下資料斜睨著楊戩,楊戩皺起眉回答:

「被當成商品有什麼好高興的?你覺得我該高興而不是生氣嗎?」
「讓我猜猜…這回出賣你的是邑姜對吧?也只有她,才能收集到這麼多你的資料了。」
「答對了!」
楊戩沒好氣的將處理完畢的報告丟給太乙,然後快速走出學生會室。

說實在的,楊戩也搞不清自己為何這麼生氣,連母親將他的女裝照拿出去宣傳時他都沒這麼生氣過…

「可惡!再讓我碰到她一定先狠狠"敲"她一頓再說!!」
稍稍平撫了怒氣,楊戩快速的朝教室而去,完全沒注意到在轉角注視著他的人影。


σ σ σ

「小望,你在看什麼?難得看你笑的那麼開心…」
普賢湊近太公望身邊好奇的看著他手上的照片,太公望單手一揮:
「剛剛有個一年級女生給我的照片。」
「照片?誰的?」普賢拿過照片一看:

「這不是剛當上學生會長的楊戩嗎?看起來睡的很幸福的樣子…是偷拍的照片?」
「大概是吧…」太公望抽走照片,沒讓普賢再繼續看下去,
「小望,不行呦。」
「我是莫名其妙被硬塞的,不是我花錢買來的!我這麼帥,看自己就夠了,不必去看別人啦!」
看到普賢曖昧的表情,太公望舉起雙手抗議著,
然而普賢卻無視於他的抗議繼續說下去:
「但是楊戩真的很受歡迎欸,一入學就有了地下後援會,才一下就當上了學生會長,
據說向他告白過的女孩子就有上千個呢。」

「真的?」這下太公望有點被嚇到了:
「上千個耶!我不過幾十個而已…他有女朋友嗎?」
「表面上沒有,但是私底下……」普賢神秘的笑笑,
「私底下?」太公望不自覺的重複著普賢的話,
「我不知道。」普賢聳聳肩,往窗台上一坐,凌空的雙腳搖啊搖的看起來很輕鬆,
「什麼啊!」
但太公望可就沒這麼輕鬆了,不知為何,一想到楊戩可能有女朋友他心裡就煩躁起來,
連自己都搞不清楚為什麼。

「對了,小望你會去嗎?」
「去哪裡?」太公望一時還未回過神來,
「家族聚會啊。」普賢向太公望露出別有深意的的微笑,看的太公望一陣奇怪,

「我從來都不去的,普賢你不也一樣嗎?」
「也不是,我偶爾會去。」

太公望和普賢是堂兄弟,雖說表面上是如此,實際上他們一點血緣關係都沒有,
太公望是在3歲時被正式收養為殷氏夫婦的兒子,至於他真正的父母到底在何方,
他根本不曉得,也不想去探究。

「為什麼突然提起這個?」
和普賢相處了十幾年,太公望早就把普賢的脾氣摸的一清二楚,
沒事他絕不會拿這種芝麻綠豆的小事來煩他,一定有什麼原因……

「不愧是小望呢,你猜的沒錯…的確是有事,而且是天大的事。」
普賢仍然是笑臉盈盈的看著太公望,看的太公望一陣發毛,

「到底是什麼事?」
聞言,普賢臉上的笑意更深了,

「他們幫你找好未婚妻了。」
「什麼!!!!!」


普賢一臉好整以暇樣的看著因為過度震驚而跌坐在地上的太公望,
「這是爺爺決定的,上回的聚會你沒去,我就幫你答應下來了。」
「老子!?他睡飽沒事幹幫我找什麼鬼未婚妻!況且要找也應該先幫你……」
太公望頓了一下,背後燒起熊熊怒火:

「普——賢———,是你對不對!」
「小望?」
普賢一看大事不妙,連忙安撫著瀕臨爆發邊緣的太公望,
「你這傢伙!自己有了情人就專找我麻煩!?說!原本要找未婚妻的應該是你對不對!!
居然一聲不響的偷偷推給我!!!」

「呃…這個……其實也沒什麼不好嘛…你的未婚妻可是個大美人呢…」


「你這王八蛋!!!!!!!」




於是乎,在寧靜的學園裡又掀起了一陣風波……


σ σ σ

「這不是學長嗎?」
邑姜搬著沉重的幻燈片放映機穿過走廊,正好碰上了打算去填飽肚子的太公望,

「是妳啊,去還放映機?」
「看也知道,那些男生沒一個肯幫忙,只好自己搬了。」
看著放下放映機稍做休息的邑姜,太公望突然想起了什麼:

「對了,我要還妳照片,妳等一下。」
「不用了。」
邑姜拉住正打算往回走的太公望。

「但是……」
「你不想要那張相片嗎?」邑姜放開太公望,太公望楞了一下,
「也不是這麼說啦…」
「那不就沒事了?相片你留著沒關係,我還有很多。」
「還有很多?妳去哪裡搞來的啊?」
「這是秘•密,學長你還想要別的嗎?」
「呃…不用了。」
「沒關係啦,可以算你便宜一些喔。」

正當兩人在談判﹙?﹚時,後面突然傳來冷冷的聲音:

「一張都不准給,全部沒收。」

「楊、楊戩?」邑姜有點心虛的回頭,
「終於給我找到妳了,這幾天一下課就跑的不見人影…作賊心虛嗎?」
楊戩"居高臨下"的瞪著邑姜,瞪的邑姜心裡陣陣發毛,

「什麼賊…別說的那麼難聽,不過是拍你幾張照片嘛…」
「妳這是違反肖像權,只要我想我隨時都可以告妳!」
「好了好了,別吵了。」
太公望有點看不下去了,不知為何,他對這個沒見過幾次面的小學妹有種親切感,
現在看到她有麻煩了,忍不住出聲阻止楊戩。

「你是昨天的…」


機不可失!


「他是二年級的太公望學長。」
邑姜將楊戩往太公望面前一推,隨即迅速”落跑”去也…

「邑姜!」
「我回教室去,不打擾你們談話了…」

邑姜拔腿就跑,只剩下微弱的聲音傳回:

「放映機記得幫我還喔!」

「邑姜!!!」
遠遠的傳來了楊戩的怒吼聲,邑姜像逃過一劫似的吐吐舌頭,

好險!逃過一劫。
全都得感謝太公望學長,改天再謝謝他好了,
沒辦法,為了自己的未來,得趁現在多賺點錢才行,只好對不起楊戩了…
雖說楊戩的媽媽也很贊成,還幫她拍了不少好照片說…﹙←那門子的母親啊…竟然出賣兒子?﹚

總之,想獨立生活就一定要有足夠的錢,身邊就有這種好賺的機會,不趁現在好好撈一筆怎麼行呢?



「真是的!邑姜這傢伙!」
「突然就把放映機丟過來,害我犧牲了一頓早餐!」

走在走廊上,楊戩和太公望異口同聲的抱怨著邑姜的種種"惡行",
因為邑姜把放映機丟在一邊跑了,所以兩人在"大眼瞪小眼"好一陣子之後,
決定一起抬去教務處歸還。

「你還沒吃早餐啊?」
「對啊,都是普賢害的,為了找他我連早餐都忘了買了……」
太公望一副餓昏烏龜似的模樣慢吞吞走著,看的楊戩一陣好笑:

「我也是…為了找邑姜那傢伙,我到現在一點東西都沒吃,不過馬上就可以吃午餐了。」
「要吃午飯了?萬歲^^沒想到時間過的這麼快。」
看著太公望雀躍的表情,楊戩也跟著笑了,

太公望是嗎…真是個有趣的人呢,給人一種莫名的熟悉感,好像我和他認識很久了一般……


σ σ σ


有歌聲……

是誰在唱歌呢?

熟悉的聲音………


「楊戩,你也來唱啊,唱歌可以讓難過的事情全部跑光喔。」

輕輕軟軟的童音……邑姜嗎?

「唱啊…你都不說話、也不唱歌,這樣會生病的~」

我…沒辦法唱啊,這樣的我……

「沒關係!!」

咦?

「媽媽還有爸爸都很喜歡你…所以,你當我的家人好了!從今天開始,我們要一直在一起喔!」

可以嗎?我………

「都說沒關係了嘛!」

嗯…謝謝妳……

「你要記住喔,我的名字叫……」


什麼?我聽不清楚?

「要記得喔…」


等等…我沒聽見啊…回來…別走!

「嘻嘻……」


喂!回來啊!


「嘻嘻嘻………嘻嘻……」




σ σ σ


「這算什麼啊~~~~~~~~~~~」




AM3:00 深夜 

離天亮還有一段時間
雖然一切都還在沉睡中,但楊戩已毫無睡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