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 ※ ※ ※ ※ ※ ※

無言

※ ※ ※ ※ ※ ※ ※

《伍.授冠,續》

一點聲音,都沒有。

本來都還是像菜市場般吵雜的禮堂,在楊戩轉頭的那一瞬間……全場,一點聲音都沒有。

「……?」拿著籃子的楊戩,此時對於這突然而來的靜默,也是一頭霧水。

而他現在,也只是伸手搔搔頭而已,結果……

「別、別動……」突然一個微弱的聲音響起。

「啊……?」

「別動,」微弱的聲音繼續說道,「你這樣……很好看。」

「好……看?」楊戩皺起眉,「是嗎?」可是他覺得聞仲戴花冠很好笑啊。怎麼換他戴就好看……?

「沒有錯……很好看……」微弱的聲音B此時也從另一方響起。

「好適合你喔……」這是微弱的聲音C。

「以後就這樣上學吧,你覺得如何?」同時,也有這種聲音出現。

不一會兒,整個禮堂又開始吱吱喳喳起來。

「真是不敢相信……」回到座位的楊戩,對著也是目瞪口呆的太公望說,「怎麼連你也這樣?」

「因為,真的很好看啊。」慢慢回覆意識的太公望替楊戩挪了挪頭上的花冠,「就像公主一樣喔。」眨眼一笑。

「什麼公主嘛……」楊戩看著手上的籃子,任由太公望替他整理花冠,「還有,叫我拿回這一堆東西做什麼?」

「送你做紀念囉。」太公望笑了笑,眼眸中流轉著一股難以理解的目光。

『大家請保持安靜。』司儀的聲音再度響起。

「啊,又是那個司儀的聲音,真討厭……」

『現在,請各班導師用方才輔導股長拿回的花冠,授冠給全班同學。』

「咦──────────────!!!!!!?????」

很顯然的,大家被司儀的這句話給嚇到了。原本打落水狗的狂笑聲,此時迅速轉變成遍野的哀鴻……

「……呵。」楊戩起了身,對太公望一笑,「看來你也得和我一同作伴囉。」

「……作伴就作伴嘛。」太公望嘟起嘴。



《陸.授冠,再續》

楊戩此時站在老師身後,兩手拎著籃子。看著每一個人被授冠時的神情,楊戩就覺得有趣。

韋護死都不肯妥協老師脫下他的帽子授冠,最後老師拿他沒輒,只好在帽子上面又箍一個髮箍;天化授冠時,嘴裡還刁根煙,似乎正努力壓抑著想要掏出莫邪的衝動;相較之下,蟬玉倒是滿樂天的,是女孩子的關係吧?她和花冠的確是滿相襯的……
還有隔壁班的雷震子、姬發、邑姜……表情都很有趣。

那麼他想……當時,他的表情也一定很矬吧?

對了。不知道,望戴上時的表情,會是怎麼樣?

「……老師。」連想都沒想,楊戩就已經脫口而出。

「什麼事?」老師停下了手邊的動作,回頭看了看楊戩。說也正巧,正等著授冠的人,就是太公望。

太公望抬起頭,微笑著看向楊戩。不語。

「……你幫了這麼多人授冠,手一定很酸吧?」楊戩說著,對老師一笑,「我來幫你戴完吧?」

「這……」老師不是不同意,但是在他俊秀的眉宇中,忍不住的寫滿了疑惑──對楊戩突如其來的行為。

「可以嗎?」楊戩還是笑著,但是語氣中的堅決似乎是不容改變的。

「我……」他、他要答應嗎?

「太乙老師,可以請你過來一下嗎?」在隔壁班,突然傳出了這一個聲音,「哪、哪吒他不肯戴花冠啊!!!」

「哪吒那個臭小子……」老師氣抖著身子,二話不說就把手中最後一個花冠放到楊戩手中,「那就拜託你了。」

「……你這樣做是有什麼邪惡的企圖嗎?」等到老師離去,並和隔壁的哪吒開始大吵大鬧時,太公望頑皮的問向楊戩。

「哪還能有什麼邪惡的企圖?」楊戩替太公望調好花冠的位置,「只是,我想看你的表情而已。」喔,很可愛嘛,完全不輸給是女生的蟬玉喔。

「是嗎?我先說好,我對於剛剛嘲笑你的事,可是完全不帶半點歉疚喔。」

「這我早就知道了……」

「……想知道為什麼嗎?」

「啊……?」楊戩不解地看著太公望的笑容。

「因為,」太公望伸起一根手指,按向楊戩的心房,「在我要的愛情中,不需要有歉疚二字。」



《柒. 授光禮》

燭光與燭光的薪傳。

此時,是整個典禮最為祥和的時刻。

而太公望與楊戩兩人,此時都沒有說話;只有燭光,在手中不停歇地燃燒。



《捌.平安禮》

在他的愛情中,不需要歉疚?

凝視著手中的燭火,楊戩的腦海中不停的環繞著這一句話。

望之所以這麼說,是不是代表……他又發現了他心裡在想些什麼了?
一開始在懺悔禮時,他曾因為自己這種猶疑不定的態度,對望感到了歉疚;而現在,望卻很直接的對他說:他不需要?

不過,為什麼不需要呢?

『平安禮。現在,請以握手或是擁抱的方式,向左右的同學互祝平安。』

這個活動顯然是成年禮的高潮。所有人開始向前後左右的人們擁抱,相互勉勵,互祝平安,甚至,有人也落下了淚水……
整個場面又再度混亂了起來;但是,彷彿無視於身旁的吵雜,楊戩還是靜靜的注視著燭光。

「……戩?」怎麼……從剛剛呆到現在……?這燭光有那麼好看嗎?

「先等等……」

他無法理解望的心態,所以,就將立場轉換過來好了。

愛情裡,為什麼不需要有歉疚?楊戩皺緊了眉。

無論或多或少,只要有了歉疚感,在內心中很容易造成無形的壓力;而壓力,會讓人變得如履薄冰,小心翼翼的經營感情,深怕再次讓對方受到傷害……日子久了,壓力多了,這份愛便變質了,不再自然了。

也許不拘小節會變成放縱,但是,小心翼翼會變成拘謹。

望他,很相信自己的不拘小節不會變成放縱……但是,對於什麼都不說的自己呢?他就算能猜到自己的心思,但終究無法得到直接肯定;也就是,望沒有把握,沒有把握自己小心翼翼的歉疚……終有一天會不會演變成對於他的拘謹……

是因為這樣,他才會說出那樣的話嗎?

楊戩望著燭光,笑了。

「是該互祝平安了,望。」楊戩在心中喃唸了一會後,便將燭光吹熄。

「好啊。」太公望也吹熄了蠟燭,對楊戩伸出了右手。

「………」楊戩也伸出了右手。但是,在雙手相握的那一瞬間,楊戩又稍稍使了點力,待太公望還來不及反應,楊戩的雙手已經摟住了太公望。

「戩……?」不解的太公望以試探性的語氣詢問著,但是,楊戩始終都是緊緊地擁著他,一句話也沒有說。

無言的靜默,在兩人的胸臆中流轉。爾後,在楊戩的懷中……太公望,笑了。

──……你想通了,是嗎?

對不起,我讓你等了這麼久……

──是我的那句話嗎?

……不算是吧。

──那……是什麼?

是你的心啊。

──哦,它說了什麼?

……就算不用說話,我也一定會知道的。

──這麼神啊?

是啊。因為你的心,就和我一樣;

除了彼此之外,再也……聽不見其他的聲音了……



後記

嗯……嘿嘿……(不知為何的傻笑)
這篇文的靈感,就是來自於學校為我們辦的成年禮。^^bb

老實說,這一篇文的內容,除了楊太的部分不說,幾乎都是真人真事……(愣)

『真人真事』?
沒錯,在文裡面部分師叔和楊戩的對話,幾乎一半是取自於我和友人K的對話…
(當她知道我連這種東西都拿來寫時,她還一臉怪笑的看著我……bbb)

現在,來說說那天的流程好了……(應該、不會有人強烈排斥天主教吧?雖然我並不信此教……|||||||)
其實除了文裡所寫的之外,還有授十字架禮(授冠之前,班長代表)、供奉祭品(授冠之後,副班長代表)、祝福派遣禮(平安禮之後),還有最後的分享糕、粽(音同『高中』)……

至於,楊戩的授冠,個人認為是寫的最為生動寫實(?)的一段。為什麼呢?

因、為、那、天、代、表、班、上、授、冠、的、倒、楣、鬼、就、是、我。(淚)

所以,楊戩的心情我相當理解,實在是因為感同身受、感同身受呀……=___=

當然,有別於美麗王子殿的受到眾人差別待遇,我當然也是被同學嘲笑了一番,就像是聞仲大人的心情吧……(爆)

不過雖說如此,想到楊戩戴花冠就想流口水……
別說花冠只是個髮箍(||||||),戴起來好看的還是大有人在^^

還有授光禮,寫得很祥和,但事實上卻不是這樣……bbb
我們導師的火熄了兩三次,還會倉倉皇皇的跑去別班借火,害大家一直狂笑,一點感傷的氣氛都沒有說……^^bbbb

總而言之,對我而言,這是個非常新奇的儀式,再加上一直以來都沒有好好寫過楊太(bbb),想用這一篇來磨磨自己……(不過成效不太彰就是|||||)

老實說,我覺得我真的不會寫感情戲……(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