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 ※ ※ ※ ※ ※ ※

——Our Story——

《A Day》上

※ ※ ※ ※ ※ ※ ※

一個美好的清晨,由太公望那拆天似的巨大聲音開始——

「楊—戩—!」在一片由雷震子和哪吒製造出來的瓦礫之中,乘著四不像,穿梭在西岐城。

「主人啊…」四不像憂心忡忡的看著自己的主人,「您這樣大聲會吵到別人的。」

「不打緊,只要楊戩出來不就成了嗎?楊戩——!」

「噢…我怎會跟了個這樣的主人……」四不像第N度為自己悲嘆。

在太公望喊得天昏地暗,走到那處也被人埋怨,什至有人用蕃茄和雞蛋丟向他的時候,他找尋著的人兒終終於現身了。

「師叔,聽說你在找我……」楊戩帶著疲憊,跑到太公望身邊。

太公望不滿地直指楊戩的鼻頭。
「你為什麼這麼久才出現呀!我和四不像在西岐找了很久耶!」

「師叔,你要找我,到書房不就找到我了嗎?為什麼要四處騷擾別人呢?」

「楊戩先生說的是!我一直都在說主人您為何不去書房?」四不像也忍不住和楊戩一同責怪太公望。

「嘖嘖嘖!」太公望左右搖晃他的手指,「要是我去書房找你,你一定會強迫我看公文吧!我才不要自找麻煩呢!」

楊戩實在對太公望佩服得五體投地。
他這位好師叔,身為西岐的軍師和「封神計劃」的領導人,竟然是如此討厭批改公文。一個對公事這樣不認真的人,怎可能領導一群仙界的精英,還與敵人戰鬥這麼久呢?

不過,這個答案早己分曉了。
大家一定也是被他本身的魅力所吸引,太公望彷彿天生就有讓人心悅誠服的能力,所以他才會有這麼多人追隨和支持他。

當然,楊戩也不例外。
但是他有一點不同……

「楊戩,你為什麼在發呆了?」太公望挨近楊戩的耳畔,輕聲說道︰「是不是因為今天的我太帥了,令你更加愛我了?」

聞言的楊戩立即臉頰發紅到耳根去,有點慌張但強裝正經地推開太公望。
「別鬧了,師叔。」

聽不見他們在說什麼的四不像,以眼神詢問楊戩和太公望;有點不好意思的楊戩唯唯幾句的把這個語題略過。

沒錯,他們現在是戀人。
在那時開始的?嗯,不是很久以前,是在仙界大戰剛完結之後。

那天晚上,太公望相約他來到城外的湖畔,突然對他說「我喜歡你」。
本來楊戩對於這個繼師匠玉鼎真人逝世後,唯一能對其打開心窗的人,早就存有愛慕之意,但他一直也沒有說出來;一來是怕影響大家之間的關係,免得見面時尷尬,二來他自知現在正值重要之時,沒有時間談情說愛。最重要的是,大家都是男的啊!怎能有這種……唔,不「普通」的關係呢?

但是,太公望簡單的一句話︰「你也是喜歡我的吧,那我們就一起啦!」,他就真的跟太公望「一起」了。
有時候,楊戩也會有一點被拐騙的感覺。(凝按︰是真的被拐騙啦!)

「對了,師叔找我有什麼事?」還是別想太多了,一起就一起吧!

「嗯,我找你是因為有些事是只有你才成的事。」

「呃?」

「先把耳朵湊過來。」

太公望招招手,楊戩猶豫了一會,還是決定靠過去聽聽他想幹什麼。雖然他知道通常由太公望想出來的東西,都是不好的主意。

「我想你和我去偷桃子。」

......無言。

即是要他當幫兇啊?楊戩沒有為這個消息而感到驚訝。
儘管知道太公望經常偷吃桃子,以致周公旦必須挺身而出守護桃園,但楊戩一向也只是一笑而過,不阻止也不會幫助太公望,保持著旁觀者的身份。

太公望也知道他不會做這種事才是,但他現在竟然來求我幫忙……
難道周公旦除了大象外,還裝設了新型的護園武器,難倒了這個人稱「仙界第一詐騙師」的太公望?

「為什麼要我和哮天犬?你不是有四不像了嗎?」楊戩審視著太公望,希望能找出答案。

「不行不行,四不像太沒用了。前幾次偷桃,牠還連累我被周公旦發現呢!」太公望搖搖頭。

「主人!您怎可以這樣說?!」

「你敢說不是因為你?」

「主人您偷桃根本就是不對的,又怎可以說我連累您呢?」

「哼!且不論我是否正確,但你的確讓我被公旦抓住了,那麼錯的當然是你!」

「冤枉啊……」四不像難過得直想哭。

楊戩好笑地看著正在吵架的一人一靈獸,四不像看來注定被太公望吃得死死的了,他開始慶幸他和哮天犬的交情好得很,不會發生這樣的事情。不過,被太公望吃得死死的,似乎不單止是四不像……

「楊戩,你會幫我吧。」太公望不理狂哭著的四不像,轉移目標向楊戩。

「這……」

「怎樣,你想說你不幫我?」

「四不像也說得對的,偷桃不是好行為,何況你身為我們的軍師,這樣做只會影響我軍的士氣而已。」

「管他的士氣!我沒桃吃可是會死的。你也不希望『你的好軍師』餓死吧!」太公望特別強調『你的好軍師』,分明要楊戩不要只為「西岐的軍師太公望」著想,還要為「楊戩的好情人太公望」著想。

楊戩沒好氣地嘆一口氣。
「師叔,沒有桃子,你還有很多食物可以食用的。」他這個「好情人」幫不上忙。

楊戩銳利的眼光瞪著太公望,一副不容置喙的樣子。
但太公望可不會就此罷休;他的腦袋飛快地轉動,眼睛開始凝聚狡黠的光芒。

「你不幫我,小心我把你的秘密公開!」

聞言,楊戩蹙起眉,交抱雙手沉思。
他是妖怪仙人的事,自仙界大戰後已經是公開的東西,他應該沒有什麼大得可以讓太公望當成威脅的秘密掛在身上吧!

「……敢問我有什麼秘密讓你公開?」

「嘿嘿…」太公望揚起奸狡無比的笑容。他拉下楊戩,湊近他的耳邊細聲說,還用手蓋住嘴邊不讓四不像聽見。「你不幫我,我會告訴他們楊戩在第一次接吻的時候陶醉得昏倒了啊!」

啪一聲,太公望的嘴巴被迅速蓋上。

「楊戩先生?您們在說什麼?」四不像天真的問。

楊戩抹額汗,連忙對四不像搖搖手表示沒什麼。
再三與太公望眼神協定了不會把剛才的事情說出去,楊戩才放開了手。

「楊戩先生,你的臉很紅呢!」四不像有點擔心地問。

「沒…沒什麼。」楊戩咳了幾聲遮羞。

太公望邪惡地笑著,「呵呵,楊戩真是純情!」

「那次只是意外!」楊戩馬上駁回去。

「來吧!來吧!」太公望拍拍楊戩的肩膀,「我知道你是最可愛的喔!」

「別說我可愛!」

楊戩輕斥一聲,不太情願地把哮天犬從衣袖裡叫出來。
湧出的霧氣散開,一隻雪白色的大狗飛了出來。牠馬上回到主人的身邊,摩蹭著他的手臂撒嬌。

楊戩撫摸哮天犬的毛髮,回應牠的嬌嗔。

「好!那麼我們出發了!」



* * * * * 



西岐大片土地的上空,飛行著兩團白色的東西。
太公望舒適地坐在哮天犬上,還窩在楊戩的懷裡閉目養息,一副享受退休生活的老年人的樣子。

「師叔,」楊戩的語氣充滿無奈,幽幽地說︰「其實你可以乘四不像的。」

「對啊,主人。您這樣會加重楊戩先生和哮天犬的負擔的!」四不像不是因為太公望不乘牠而嫉妒,是因為擔心著哮天犬和他的主人楊戩。

「別吵。」太公望咕嚕了一句。

他改變姿勢,抱住楊戩的纖腰,埋首在他的胸膛。太公望很滿意楊戩因此而全身僵硬起來;原本還想抬起頭取笑楊戩,但當他發覺楊戩細心地把他的披肩蓋在他身上包裹他,而且穿梭在他髮絲裡的手指實在太溫柔;他忍不住放縱一陣子了。

「主人……」四不像才想開口說,楊戩便打斷牠的說話。

「不要緊吧!四不像。」楊戩揚起微笑,「當軍師也很辛苦的,就讓他休息一下吧!」

「我倒不覺得主人有何辛苦……」四不像冒著汗低吟,臉上的黑條非常明顯。

一個留下大堆公文要部下批閱、閒時只懂得釣著永遠釣不到的魚和偷桃吃、還要不尊重一直忠心耿耿為他幹著「厭惡性行業」的好靈獸的人,那裡辛苦呢?!(凝按︰我也是這樣想啊……)



飛了不久,太公望一行人來到西岐王城旁的果園。
在半空往下望,看見一棵棵翠綠的果樹,繁茂的嫩葉伴著枒枝向外延伸;樹枝上,隱約看見一個一個肥大的淡紅色桃子,鮮桃的香味四散,令人垂涎三尺。

「楊戩!快下去!」太公望嗅到桃子的香氣便立刻醒來,扯著楊戩的衣服催促他下去。

哮天犬和四不像命令飛了進果樹林,兩隻靈獸留在園中一棵最大的桃樹下,讓太公望盡情採摘…不,是偷摘。

「主人啊,再不快點便會被人發現了!」縱使與太公望偷混進來多次,但四不像仍然無法消除那種緊張感。

「太好了!這次的桃子特別鮮美呢!」

太公望抬高身子迅速地採摘桃子,小心翼翼地用楊戩的披肩包裹好。楊戩邊控制著哮天犬,邊扶著太公望免得他掉下來。直到楊戩的披肩再包不下桃子,太公望才怨歎地停手。

「已經不少桃子的了,別這樣貪心吧!」楊戩勸道。

「你下次應該要帶件大一點的披肩來!」太公望摘下一個鮮桃,放進口裡。

「還有下次?!」

「當然了,難道你認為我應該繼續使用四不像,好讓公旦發現我,再被他活活打死?」

「主人您這句話太傷我心了……」四不像欲哭無淚。

太公望用只有楊戩聽見的聲浪再道,「你捨得嗎?」

「呃…周公旦不會打死你的。」楊戩漲紅了臉。

「呵,口不對心的楊戩也很可愛啊!」

「別再說——」

「是誰在那裡!!」一聲大喊,讓太公望他們知道自己被發現了。

「快逃!」太公望收好桃子,駕馭著楊戩的哮天犬離開。

哮天犬瞬間衝上天空,離開了果林;四不像無法追上。

「主人!別留下我啊!」四不像哀號。

「你自己搞定吧!」遠遠傳來的聲音,証明太公望已經遠走,打下心腸不理牠了。

隆隆的腳步聲漸近,周公旦帶領著一群大象來到聲音的來源。
「四不像?你為什麼會在這裡?」

「呃?!周公旦先生……」

「難道……」周公旦不悅地瞇起眼睛。

「這…那個……」牠果然是跟錯了主人!!!



* * * * * 



飛出了果園,哮天犬帶著太公望和楊戩逃得遠遠的後,才緩慢下來。

「公旦好像沒有追上來……」太公望手抱桃子,隔著楊戩向後偷窺。

「好暈……」楊戩一手按著太陽穴,臉色差極了。

雖然哮天犬是他的寶貝,但這次駕馭牠的人卻是太公望。太公望竟然命令哮天犬極速奔走,他在以往的危急時候也沒有試過要哮天犬跑得那麼快。

「怎樣啦?戩,你真體弱耶!」太公望輕拍楊戩的臉頰,端詳著他鐵青的臉色。

楊戩強壓下想嘔吐的念頭,調整著自己的呼吸。
「這是誰害的…」

「你是說我害了你?人家的逃亡技術可是得到極高的評價的啊!」

對,但你的駕駛技術差到得不到任何評價。
楊戩想在心裡,沒有說出來。

「我好像聽到你在說我的壞話。」太公望瞇起眼瞪著楊戩。

「沒…沒什麼……」他有讀心術啊?

太公望捧住楊戩的臉龐向下扯,在他的唇瓣上啄了一下。
楊戩因為這過份親密的舉動而紅透了臉。

「既然戩是不適的話,那麼我們去一處能讓你很舒服的地方吧!」

「那裡?」不祥之兆啊,太公望賊笑得…很厲害。

——可憐的小綿羊要被大野狼拐走了。



* * * * * 

——To Be Continued——


後記︰

小四被丟下了……
不甘我的事啊……(爆汗)
楊戩小綿羊…祝你好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