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 ※ ※

Never say goodbye

※ ※ ※




週六

午後 1:30

女孩緩緩的走進位於河畔的茶館,一如往常的在靠窗的角落坐下,
座位旁的大型觀景植物恰巧遮住了其餘客人的視線,形成了適合沉思&觀望街景的理想空間。

「請問您想點些什麼?」
待女孩坐定,藍髮的服務生立刻將MENU送上,臉上堆滿了職業性的笑容。

「照常。」

沒有再多問什麼,服務生會意的點點頭,隨即走向櫃檯,

「老闆,一杯茉莉綠茶,一份特製茶點。」
「OK,馬上來。」

黑髮及肩的茶館主人在服務生出聲點餐後,立刻接著抱怨:
「小戩,不是告訴過你叫我的名字就好了嗎?」

被稱為小戩的服務生也同樣立刻回應:
「"公私分明"沒聽過嗎,老闆?現在可是"工作時間"喔。」

「嗚~小戩你怎麼這麼無情~~我要告訴玉鼎——」
只見太乙像隻被欺負的小狗一樣,耳朵垂的低低的開始泡茶。


像這樣的對話,就和每天在同樣時間來臨的女孩一樣,成了茶館每天的例行公事。

對了,差點忘了。


還有那每天下午都來"白吃白喝"的少年。



2:00



玎鈴———

「楊戩——太乙——我口好渴,給我一杯冰紅茶。」
「請給我藍莓綠茶。」

「太公望和普賢啊,馬上就來。」
伴隨著風鈴響動聲,紅髮少年和藍髮少年走進茶館,

「等等,先給錢再說,你昨天、前天、上個禮拜還有上上個禮拜的茶錢都還沒給呢。」
楊戩搖搖手上的帳簿對紅髮少年說著,

「拜託—我可是你的"老公"耶,夫妻之間還談什麼錢?」
紅髮少年—太公望鼓起臉頰回應著,楊戩白皙的臉頰頓時泛出紅暈:

「少來這套!你當太乙叔叔是有錢人啊?天天讓你白吃白喝。」
「小望,楊戩說的對。」一旁的普賢也跟著幫腔,
「連小賢也…算了,我付錢就是。」
太公望像隻挫敗公雞似的從背包中找了半天,最後終於"挖"出一張皺巴巴的鈔票遞給楊戩,

「好的,收您500元,找您150元。」
楊戩走向收銀機打發票,太乙正好端著兩杯冷飲從裡面走出來,

「冰紅茶來囉—」
「萬歲——我等好久了—」太公望往吧檯一坐,接過冷飲大口灌起來,
「再加一份藍莓派。」普賢向正在紀錄帳本的楊戩說著,
「OK。」



玎玎———

「老闆,冰紅茶和蘋果花茶各一杯~~」
「嬋玉?今天社團不用練習嗎?」楊戩有點驚訝的看著剛進門的鄧嬋玉和黃天化。

這兩個人何時開始要好到可以一起來茶館喝茶聊天了?

只見一旁的太公望嘿嘿一笑:
「人家今天有約會,當然不用練習啦~~」
「討厭,太公望你胡說什麼!」
嬋玉用力拍了一下太公望的背,害太公望差點嗆死,嘴裡的紅茶全數噴在倒楣的太乙身上…

「我的衣服~~~~~~」太乙手忙腳亂的拉起抹布就想往身上擦,
「咳、咳咳———嬋玉妳——」太公望趴在桌上,滿臉漲的通紅拼命咳著,
「小望,你沒事吧?」普賢連忙拍著太公望的背幫他順氣,
「他活該,沒事愛亂嚼舌根。」楊戩趕緊搶下太乙手上的抹布,抽了張紙巾塞給他。

「啊——太公望,你沒事吧?」
嬋玉連忙道歉,一旁的天化笑嘻嘻的又拍了下太公望的背:
「別擔心,這傢伙殺不死的,嗆一下沒什麼。」
「天~~化~~~~你什麼意思?我又不是蟑螂!!」
「哈哈哈哈-----」

這回太公望早有了準備,等天化和嬋玉走到一旁的雙人座坐下後才又開始喝他的紅茶。


至始至終,角落的女孩都不發一言,只是默默的讀著手上的書。




4:20

「小望,我該去補習了。」
普賢放下叉子說著,
「嗯。」

「拜拜,普賢。」太乙和楊戩同時對普賢說著,
「拜拜。」普賢微笑的拿起背包準備踏出門外,

「小賢。」太公望的聲音從背後傳來,普賢停下腳步,
「怎麼了?小望。」普賢回頭,奇怪的看著太公望。
「再見。」太公望笑笑,向他揮揮手,
「嗯,明天見。」
「太公望、楊戩,我們也要走了。」
嬋玉和天化站起來付錢,

「拜拜。」
「謝謝光臨。」




玎玎———



「太公望,你不回家嗎?」
楊戩一邊清洗杯盤一邊問著,太公望笑笑:
「等你下班啊。」
「你又想偷懶不做功課了,對不對?」
「BINGO!不愧是我老婆^^」
「那請你去擦桌子,既然你想待在這裡就得幫忙。」
楊戩將抹布塞進太公望手裡,然後將他往桌前一推。

「咦?」
「擦完桌子請你吃桃子派,快點去。」
「真的嗎?我馬上去——」太公望高興的在楊戩臉上印下一吻,然後立刻去擦桌子。

「真是的…///////」楊戩紅著臉轉身走回櫃檯。




5:40


玎———


「小望望~~~~~﹙心﹚」
「妲、妲己?」
太公望還沒來的及反應,整個人已經被妲己緊緊抱住,

「人家回家沒看到你,所以就跑來這裡找你了~~~~」
「媽?妳什麼時候回國的?」楊戩端著桃子派從廚房走出,看到妲己嚇了一跳。
「呀~~~~小戩越來越可愛了~~﹙大心﹚」
「妲己——////////」被抱的快喘不過氣的太公望終於發出抗議,
「小望不喜歡我抱嗎~~~?」
「媽…太公望快被悶死了……bb」楊戩忍不住說出問題所在,妲己連忙放開太公望,
「呀~~對不起~~~~你沒事吧?」

「沒關係。」太公望好不容易回復自由,立刻抓起桃子派大吃起來,
「小戩~媽媽這次買了好多新衣服給你喔~~~﹙心﹚」
「又是蕾絲洋裝?我已經長大了,不穿女生的衣服了啦……﹙汗﹚」
「討厭!才不是~~回家就知道了~~~~﹙心﹚」

「妲己,妳怎麼突然跑回來?」
三兩下解決了桃子派,太公望邊擦嘴邊問著,
「人家接到太乙的電報,說你被車子撞到了~~所以人家才馬上趕回來呀~~~~」
「我又沒受傷,沒關係啦。」
「可是~~人家擔心嘛~~~你算是我的"半子"耶~~~~~」
「放心,太公望是殺不死的。」楊戩冷冷的丟下一句,轉身假裝洗盤子以掩飾臉上的紅潮。
「我不是蟑螂———————」太公望再度抗議。



6:20



「小戩~媽媽要去辦點事情,你等會自己回家吧~~~~﹙心﹚」
「知道了,拜拜——」
「掰掰—妲己。」


「望。」楊戩整理著櫃檯,然後停下動作看著角落,黑髮女孩依然坐在位置上看書。
「什麼事?」太公望抬頭。
「你認識坐在角落的那個女孩嗎?」
「不認識,你想泡她嗎?」太公望放下紅茶,斜眼瞄著楊戩,

「別生氣,我沒其他意思……只是覺得你長的和她有點像。」
「嗯?真的耶。」
太公望好奇的探頭一看,只見女孩正低頭看著書,直到剛剛都還看不太清楚的臉,
突然變得十分清晰;雖然沒看到正面,不過可以看得出,她的眉目的確和太公望有幾分相似。

「對不對?她從上禮拜開始天天都來,正好是你被撞的那一天開始…」楊戩疑惑的轉動手上的盤子,
「………大概是因為這家店氣氛不錯的關係吧。」

太公望淡淡的回答著,然後又轉回來繼續吃甜點。


玎玎———



6:40

楊戩走向角落的位子想將燈打開,女孩闔起書本。

「茶……」
「?」

「很好喝。」女孩說完,放下茶錢走了,
留下一頭霧水的楊戩。
「………?」

「楊戩——」太乙在櫃檯喊著,
「好,馬上來——」楊戩收起茶錢,看到女孩的書遺落在桌上沒帶走,

「明天再還她好了……」楊戩拿起書本,片片紅葉自書中掉落,
「楓葉?真不錯…記得望也有在書中夾花草的習慣……」

翻開書本將紅葉夾回,楊戩轉身走回櫃檯,

「楊戩,你看這個。」太乙帶笑的將一個長形盒子遞給他,
「這是…?」
「太公望留在櫃台上的,他剛剛先走了。」

楊戩打開盒子,裡面躺著一條精緻的銀色水波鍊,簡簡單單的一條項鍊,沒有任何裝飾。




—— 給我的最愛:

祝18歲生日快樂


望 ——




楊戩看了一會,蓋上盒子。

「奇怪…我下個月才生日,怎麼……?」
「他大概是想提早送你吧,回去要向他道謝喔。」
「嗯。」楊戩笑了,十分幸福的笑容。




7:10



楊戩穿好外套準備下班。


啪啦…………


就在他打開門的同時,一陣風吹開櫃台上的書,將書中的楓葉吹向空中。

「啊?」

楊戩連忙想抓住往門外飄去的楓葉卻抓了空,只能楞楞的看著紅葉在黑夜中飄遠、消失。

「算了……」

楊戩轉身鎖上門,頸上的銀鍊在月光下閃耀出炫目光芒……

被吹開的書本靜靜的躺在櫃檯上,只有扉頁幾行用螢光粉點成的字在黑暗中閃閃生光,



「贈太公望

楊戩」



7:10

同一時間

「不向他道別嗎?」

太公望站在河堤邊望著波光粼粼的河岸,站在他身旁的,赫然是剛剛在茶館裡看書的女孩。

「借妳的書好看嗎?那可是我最喜歡的書喔。」太公望故意轉移話題,
「………」女孩沒回答,只是默默的看著太公望,太公望嘆了口氣。

「妳不用多問了。」
「對他來說,會不會太殘忍?」
女孩又丟出另一個問題。

回答她的,是如死一般的靜寂。


「…………」
「………」
女孩靜了下來,冷冷的瞳孔不帶一絲感情的盯著河岸。


「聽說人在將要死去時,最接近的親人會來迎接他。」

良久,太公望打破寂靜出聲。

「妳是我的親人嗎?還是單純的只是個死神?」
「是…也不是。」

「可以告訴我為什麼嗎?」
「我尚未出生時就已經死去,所以跟你算是有點關係。不只是單純的死神和死者的關係。」
「妳是…」
「因為母親在懷孕時被火燒死,所以我沒有出生的機會,只能當個引路人而已……」

「呵呵………」太公望笑了。

「什麼事這麼好笑?」
「原來我還有個妹妹啊,真是個驚喜,這當然值得高興囉^^」
「………」

至始至終都是一臉冷漠的女孩,露出了溫暖的微笑。

「那麼…為了哥哥,就再告訴你一件好事吧。」
「什麼事?」

「死神是沒有形體的,會依照人們的想法不同而改變容貌。」
「這也就是說…」太公望瞪大眼睛,

「沒錯,因為楊戩心裡想的都是你,所以我就會變成長的和你很像囉…」
「………!」
「高興嗎?」
女孩看著太公望。

太公望不需要回答,他的表情已經是最好的答案。


「…走吧。」
「不向他道別嗎?」女孩又不死心的又問了一次。

「沒關係,現在我先他而走…」

太公望轉頭望著遠處的茶館。

「然後,總有一天。」

一滴滴透明的淚珠不斷的砸向河面,引起陣陣漣漪。


「總有一天,我會來接他,所以現在…不說再見。」

太公望轉頭,帶淚的臉上綻放出一抹笑容。


「我們走吧。」





一陣清風吹過。

河堤上又回復原先的空寂,只有月亮仍然靜靜發出光芒……………




—————————————————————————————————————
《廢言…》

感謝妳﹙你﹚耐心看完我的這篇拙文^^
什麼?看不懂?這個……只能說是本人寫的太爛了……bb

我的朋友,某K,
在看完後非常帥氣的丟下一句:

「怪裡怪氣的,一點都看不懂。」

對於當場石化的我,K還很義氣的拍拍我的肩膀:

「沒關係,至少我有看完。」


〈所謂無語問蒼天,大概就是這種狀況了吧…〉


_________________
<謝謝.../// by Li-wei >


果然被看穿了-_-b
其實是有參考人型師之夜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