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 ※ ※ ※ ※ ※ ※

不可告人的秘密 

※ ※ ※ ※ ※ ※ ※

之二

浴室的水聲漸小…
擦拭身上的水珠之際,又碰到左腰上的淤青,楊戩皺著眉自語:「還真的有點痛呢…」 
說完後,楊戩也不特別去注意傷口,逕自穿上衣服,理了理頭髮,就趴在床上動也不動了。

「好累……」吐了口氣,把臉轉向玻璃窗,看著那片粉橘色的天空……

──我的名字?  你會知道的……7分36秒之後──

楊戩略略微笑,閉著眼睛回想…


A高中開學典禮前天…

行李早在兩天前送達,不到一個下午,一切都就定位,葑葉居裡裡外外旋了一趟後,我對這
裡的清靜,打從心底得感到滿意。

誰知道…這種清靜,只維持了半個鐘頭──

「姬發小弟(心)快幫我把今天shopping的成果搬進來呀(心)」
「是是是…妲己妹妹…」
「哎呀∼嘴巴真甜呀!人家最──喜歡像你這樣的房客了!(心)」
「為女性服務是我姬發的榮幸。尤其是像您這樣的美女房東!」
「哦∼呵呵呵…!唉……如果其他幾個孩子也像你這樣貼心就好了。那個聞仲啊!叫他陪我去走
走,他死也不要!!而且…而且,還罵人家敗家…人家可是他堂姐耶…」
「是啊…他可真敢,我們可都是寄人籬下呢…」

「還有那個太公望啦!說什麼要要打工沒空!人家本來還很同情他的,可是那死小孩居然騙我,
偷偷跑回來把他的寶貝車子洗的乾乾淨靜,之後又跑了!都不理人家…人家…人家不依啦∼∼」
「別哭了!房東大人…」
「希望今天要來的楊戩小弟能像他大哥一樣,是個溫柔又和善的人!」妲己表情一變,開始沉醉
在“蕾絲邊”的記憶中。
「他大哥住過這裡?」
「豈止!想當年,他老爹住這兒的時候還不是尊稱我房東大人!!」
「哇!……呃─請問,房東大人今年貴庚?」
「哎呀∼∼怎麼可以問人家這種問題呢?好害羞喔……」

楊戩打從一開始,就一直站在樓中樓的陽台上看著客廳的一切,直到這一刻他才知道,原來自己
也可以是這樣一個毫無存在感的人…。


牆上的鐘敲了十七下,似乎暗示著鬧劇即將結束─
「哦!我該做飯了!!」
「啊!電視電視!!」

楊戩抱著胳臂、側著頭:
「我記得…剛才說過對這裡的清靜打從心底的感到滿意是吧?哈哈……」
楊戩忍不住苦笑了兩聲:「唉∼真是頭痛。」
老實說,要不是半年的房租已經繳清了,楊戩實在很想馬上提著行李走人。露宿街頭也罷!因為他
向來不喜歡這種沒來由的熱鬧氣氛。

房子裡面他是已經待不下了,畢竟這兩個人在忙的時候也是很吵的。
楊戩走到院子看看靜定的雲和停在遠方屋頂的夕陽,

─排除某些“動態”因素,這裡其實不錯的。

視線由遠方拉回,發覺院子綠草地上停了台淡綠色的腳踏車。
仔細一看,上頭還掛了幾顆橘紅色的水珠。

─另一個房客的吧

想到未來三年的生活,不!是半年的生活,楊戩忍不住悲從中來。

「怪房東,呆房客!唉∼」

─去看看老爸和大哥口中的星河是什麼樣子,學校的那片銀杏林應該也不錯吧!

楊戩在腦海中搜尋著,能說服自己高高興興留下來的各種理由…

####   ####   ####

沿著河堤走了一段,澄紅色的太陽還浮掛在遠方。深綠色的河水,漂著一片片橘色的碎布,上頭又勾了
一針針粗細不等的金線,隨波起伏…

「站住!不要跑!!!」

刺耳的吆喝聲,畫破這片靜謐…

「這鎮上的居民,難道不知道什麼叫平靜嗎?」楊戩不悅地往發聲處看去,

大約是50公尺遠的地方,一個神情慌亂的男人頻頻回頭,拼命地向這裡跑來,而80公尺遠的地方,
有一個凶神惡煞的小鬼緊追著他不放,眼看著他們之間相差的距離──

30公尺 

20公尺 

10公尺

漸漸接近中…

6    5   4  3   

「媽的!這麼快!」正當男人回頭斥罵間…

2  


1  

「抓到了!你這個小偷!!」從背後一把勒住男人的脖子,但是男人的力氣比較大,一下就把他細瘦
的身子摔在地上…
「啊喔─」

「哼!看你還有多行!」男人在處理了阻礙之後,轉身就跑,看見站在面前的楊戩,立即大叫:
「閃開!」
楊戩聽到了,也就乖乖地閃開。   

只是…右腳又跨了一步,給那偷兒一個拐子吃!

跌倒在地的男人忍著痛,啐了一聲站起來,打算賞楊戩一拳,
「呃─」當他站直的同時,突然覺得右小腿一陣抽痛,原來剛才那一踢,已經讓他的左腳黑了一片,嚇
得他落荒而逃。


楊戩撿起掉在地上的紅色錢包,走到那個小孩前面,蹲下說:「你的,拿著。」
對方從剛剛就趴在地上,不說半句話。

楊戩又觀察了一會兒,開口問:「很痛嗎?」

「嗯!」重重地點了一下頭。

聽就知道是好不容易才從喉嚨擠出來的聲音。

「哦。」楊戩繼續蹲著,等著他自己站起來。不是有人說孩子如果跌倒了,旁邊的人絕對不能伸手扶他,
因為那會寵壞他,以後會變得過於依賴。楊戩就是抱著這種心情看著他趴在地上…。

「年輕人!」有個歐巴桑拖著蹣跚的步伐趕來,邊跑邊說著:
「真是多謝你幫我把錢包搶回來呀!」

「這……不是你的?」楊戩小聲問趴著的人,
「怎麼可能是我的…」無力的反駁聲,
楊戩又看了一眼這個貼滿亮銀色亮片的錢包,
「也對。」

「謝謝你喲!小朋友!」摸摸他的頭,
「還有這位英俊的帥哥!」又拍了一下楊戩的肩膀,
「不客氣,您的錢包。」楊戩以一貫的笑容回應。

女人指著仍舊貼在地上的“小朋友”,看了看楊戩,問:「他在說什麼?」
「哦,他說不客氣。」
「那…姊姊先走了,我有急事,非常感謝哦!」



「……喂,他走囉!你還不起來。」

「可是…,你……還在…!」一句話說的零零落落,看來他真的很痛。

「受了傷之後掉幾滴眼淚沒什麼大不了的,反正你還小。」看來楊戩已經完完全全被那歐巴桑
洗腦了,真以為眼前這位還是個“小朋友”。

「到底夠了沒!!!誰還小啊?誰家的孩子長那麼大?巨嬰啊!!!」抬起頭來的,是個睜著兩顆
紅杏仁般的大眼,咬緊牙關,卻又掛著兩道眼淚的少年。

「……」

「幹嘛不說話!!」

「…你…真的在哭啊?」胡亂抓了幾個字來說,

「不是看到了嗎?」少年慢慢起身,吹了吹左前臂的傷口。
跌倒的時候是左手先著地的,所以整面都嚴重擦傷,不時有血水流出。

看到這一幕,楊戩這才從空白的思緒中清醒過來。

「這時候應該把手抬高!」楊戩抓著少年的手拉高:「先舉著,我去借急救箱。」

不久,楊戩拿著瓶礦泉水和急救箱來了。
他先將小心傷口沖洗乾淨,接著準備上藥消毒。

「還上藥消毒啊?不用了!……會自然好的啦!」
剛才沖水時,少年可是非常努力的忍著,才能夠不哭不叫,開什麼玩笑?消毒?那不是更痛了!


「…告訴你,…我家是開醫院的。」楊戩開始自顧自的說起往事,也不勸少年擦藥。
「父親是腦科的權威,大哥是國內遺傳工學方面的一顆新星。出生在這種家庭,必然是被寄予高
度期望的對吧?」

「啊?」這個人說話怎麼沒頭沒腦的!

「我對於這些期望並不感到壓力,校內成績、校外比賽也總是不負眾望。長的更是令女人尖叫,
讓男人妒忌的俊俏…」

─他搞不好很自戀…

「你有在聽我說話嗎?」

「嗯!在聽啊!」

「總之是長相、性格、頭腦什麼都好。……只是…我最近常想…這些是我想要的嗎?我學劍道,因
為父親大哥都會!所以我耐著性子練,就算自己多麼不願意和那些只會張嘴訓人的傢伙站在同一個
道場上。拿下全國冠軍又怎樣?不就是像父兄一樣?小學到現在成績也保持第一,這沒什麼?因為
父兄都這樣!理所當然的!是嗎?但是…漸漸地…病了…。我到底在幹嘛?…踩著別人的足跡…重
複著別人的生命…讓已經過去的影像又輪轉了一次?沒有屬於自己的…最珍貴的…沒人會跟我一樣
的唯一。…所有的所有,都是複製再複製,沒有存在意義…。」

「你這樣想……太悲觀了…。」

「不然呢…應該怎麼想?」楊戩側著頭,看著眼前的人,溫柔的笑容…成分是可悲…。

「嗯……」少年開始認真的思考起來,   

楊戩眼看著剛才那段話已經達到目的──也就是分散注意力,便拖起他的手,
把沾了藥水的棉花抹上…

「呀啊-----啊啊啊-啊-啊-啊---」一聲驚天動地的尖叫聲:
「好痛─嗚……,我在幫你想事情耶!你幹嘛啊?嗚-嗚…痛死了……」

「那是我編的。」

「嗚啊?騙子!趁人之危!卑鄙!!!」  

「好啦!不會比剛才更痛了!…手伸出來。」也不等人回答,就抓起手開始塗藥。
「咿-啊-嗚嗚-呀-咿--呃啊--媽呀!!痛痛……放…放手啊!喂喂喂喂……」
好不容易,終於把楊戩的手甩開了。

「你…你擦那什麼藥啊?痛死了!」

「碘酒!」一副理所當然的模樣,

「你…你沒搞錯吧?擦那種超級痛的消毒藥水!!」

「傷口那麼髒,如果不徹底消毒…」看這眼前的人正紅著雙眼控訴,楊戩不由地心生疼惜,什麼
也不說了。

「算了!我自己擦藥!」少年粗手粗腳的從急救箱中選了瓶對人體刺激性最低的紅藥水,打開瓶
蓋正準備抹在傷口上時…,楊戩突然把藥搶走…

「喂!」一口氣直衝腦門,簡直氣炸了…

「先聲名,我不是在捉弄你,只是紅藥水和碘酒同時用的話,你會中毒的。」

「中…中毒!?……好像有這麼一回事…會產生碘化汞是嗎?」

「嗯。……手臂的傷就算了,但是你的膝蓋和手掌上還有很多擦傷,讓我再幫你擦些藥?…這次
用紅藥水!」楊戩用近乎請求的語氣對太公望說,

「哦…。好∼!……啊!謝謝你哦…剛剛太激動了,一直忘了說……」

「不客氣。」情緒穩定下來其實也滿可愛的…



「嘿…你這個人…真奇怪!」

「怎麼說?」楊戩專注地擦著藥,

「制服了那臭傢伙不說,你還留下來幫我擦藥,…甚至挨我罵……其實,你可以不管我的,像那
些路過的人一樣…!」

「你不也是?……不是你的錢包,卻追的那麼拼命…」

「欸!說的也是!!那歐巴桑還叫我小朋友咧!這下虧大了……」少年把能動的右手托住下巴一副
若有所思的樣子…,這動作讓楊戩忍不住爆笑了出來…

「噗哈…,好!藥擦好了!」楊戩扶少年站起來:「我叫楊戩,你呢?」

「你說…楊戩是吧?…這麼巧……」小小聲的說出最後三個字,


少年眼睛一轉,指著楊戩說:
「我覺得……你對我說話的口氣,好像在對小孩子說話!你覺得呢?楊•戩!」

「我?有嗎?」糟了!難道是不知不覺?

「還有…剛剛那個什麼唯一的問題,姑且不論是不是真的,等我想到了,會回答你的!至於我的
名字……你會知道的!7分36秒之後!拜拜!」


--然後呢?

7分36秒之後…我回到葑葉居…

並且知道……他叫做“太公望”…


待續…
++++++   ++++++   ++++++   ++++++   ++++++   +
每天睡前,腦中都會不由自主地編織楊太的情節…有很多畫面都好想寫哦!!
下集預告:故事回到現在,太公望回來了!太公望回來了!!會發生什麼事呢?
                                    by尤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