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 ※ ※ ※ ※ ※ ※

輓歌

※ ※ ※ ※ ※ ※ ※


  『你也覺得莫名其妙吧!對於玉鼎的死。』少年說道。
  『......你認識師父?』
  『我認識他沒錯,怎啦?你有什麼疑問?』
  望見他的神情,少年笑了。

  『我不是什麼可疑人物!只是希望你協助我調查玉鼎的這件事而已。』

※     ※     ※

《迷霧》

  現任T大藥劑學教授「玉鼎」約莫一個月前身亡,死因為藥物中毒。
  警方勘查案發現場:死者並沒有明顯的掙扎、反抗的痕跡,甚至與歹徒打鬥的痕跡沒有(死者為劍道二段);同時,也在房內尋獲曾裝有氫酸鉀之容器,容器上只有死者本人的指紋。
  缺乏「他殺」證據之下,命案以「自殺」草草了結......

※     ※     ※

  夜深,仍下著雨。此時他位於街上的某家咖啡廳,與面前的少年對峙著。

  「怎樣?你考慮的如何?」用湯匙攪拌奶精,碰撞玻璃杯的聲響回盪著。
  「我沒必要協助素不相識的人。」
  「...防心真重。」輕啜杯中略帶乳白的的咖啡色液體,少年蹙眉,「啊∼果然,沒加糖是不行的。」
  之後,兩人就沒開口再說過片字。
  「沒事的話,恕我先行告辭......」
  因忍受不了靜默而要起身時,卻被一手拉住。
  「喂!我可是掏腰包請你喝咖啡耶,別那麼自動。」
  楊戩抽回自己的手,口氣不自覺的加重些:「難道你要我呆坐到天明不成?」
  「我是給你時間考慮,沒叫你發呆啊!別忘了你還沒回答問題。」少年露出哭笑不得的神情,「我不太相信你會回拒。調查這件事,有人幫忙總比沒有好吧?」
  「要人多,警察不是更好的選擇?」
  「他們完全放棄這個案子了。現在想要調查的,除了你之外,也只有我而已,他們都已經把玉鼎的這件事當成自殺。」無奈的苦笑著,少年說道,「你仔細想想,我們合夥調查、總比一個人來得好多───我不敢說是毫無缺點,至少也是利多於弊。」
  「......」
  他沉默了,靜靜思考著少年所說的每一句話。

  「好,我同意和你合作。」楊戩頓了頓,而後開口:「但,如果認定你毫無讓我支援的資格,我立刻撤銷前言。」
  「哎呀呀,你施予的壓力還真大。」
  與答應互助、卻不改高傲的他握手,少年又道:
  「請多指教嘍!楊戩,別忘了太公望這個人。」



  「你師父是否曾得罪了其他人、導致被毒殺?」玩弄著筆,昨日相識的少年•太公望問。
  「絕對沒有。」楊戩蹙眉,說道,「師父不喜與人產生糾紛,除非對方下殺手。但,這種情形根本從未發生過。」
  「這樣啊......」頓了頓,再度開口:
 「那,感情糾紛呢?」
  「!」
 如果他現在含著水,想必是不顧形象的全噴在太公望臉上。
  「你認為我師父、會有閒情逸致搞那種玩意兒嗎?!!」搞不懂面前的這人,怎能把那麼有威嚴的人和三角關係聯想在一起。
 「呃...你別激動!我只是問問而已,沒說一定有啊......」
 「這是絕對不可能的事!」
 眼睛射出的視線足以讓人千瘡百孔。

 「太公望先生!你好好調查就算了,在這邊亂問根本是浪費時間!」伸手一拍,原本破爛不堪的桌子在劇烈晃動下,更顯得淒涼。
  少年也不甘示弱的反駁回去:「哦?亂問?難道像無頭蒼蠅般的亂找,就是你所謂效率的做法?」
  「問題是:你根本沒問到重點!」
 「重點是什麼?你倒說說看哪!」
  「...!」一時語塞,楊戩遲遲未開口。
  得意的笑了笑,太公望翹起二郎腿。
  「我說,親愛的小戩∼∼沒意見的話,我繼續問了喲!」

  可惡!為什麼他完全被吃的死死的?!楊戩暗自咒罵。
  從答應合夥調查後,太公望就開始了毫無意義的對話,但自己卻連反駁都無法施行!罵也沒用、唸也無效───他必須懷疑,自己得慎重考慮:是否真的要協助他?目前,那欠扁的傢伙毫無居於自己之上的理由(搞不好是個笨蛋也不一定)。

※     ※     ※

  「我知道的就只有這些了。」女學生思索了會兒,又道:「不過,有些傳言我不太清楚。」
  「多謝!」少年露齒一笑。
  抱以微笑,女學生轉身離去。

  「好啦!楊戩,別躲了。」
  話畢,另一位少年自柱後現身,一臉不悅的望著面前嘻皮笑臉的傢伙。
  「你...刻意跑來我們學校......為了這些八卦?」嘗試壓抑心中的怒氣,楊戩一字一句的問。
  「對啊!」太公望無視四周瀰漫的火藥味,逕自說道。

  下一秒,威力媲美核融合的炸彈在藥學系走廊爆發────

  「太公望!!你,究竟有沒有把調查的事放在心上?!」毫無對長輩(?)應有的尊敬,楊戩揪住太公望的衣領。
  太公望正努力想把喉嚨中的音擠出來,無奈領口勒住咽喉,他也只能發出連自己都聽不怎麼懂的音節。
  「咳──喂喂!『王子殿下』,我勸你最好看看四周。」知曉一般勸說,對氣昏頭的楊戩絕對無效,太公望試著用最現實的理由、阻止他被送上西天。
  「......啥?」楊戩一時還反應不過來。
  只見走廊上被嚇壞的眾人,回頭望著素有「溫文爾雅、彬彬有禮」之稱、此時吼聲卻傳遍整棟醫學大樓的他......頓時,楊戩傻了。
  趁機掙脫楊戩的手,太公望揉揉有點暈的腦袋,心疼他那幾乎震破他的耳膜。

※     ※     ※

  不過損毀形象,有必要這樣嗎?不解的望著那蹲在角落、滿臉黑線的人,太公望正思索著如何將這失魂的傢伙導入正常狀態。
  「喂!楊戩,魂兮歸來喲!」

  「──算了。」太公望嘆了口氣,說道:「楊戩,算我拜託你,快回復正常好不好?你也知道整理情報很累耶!居然還要我做......」
  「什麼?!」睜大眼,猛然回首,與方才失魂落魄的模樣,衍然判若兩人。
  「哎呀!回魂啦?早知道這樣做會立即見效,就不必浪費力氣叫你了。」難以掩飾語氣中的驚訝。「看來,我探聽到的八卦比想像中的有用呢!」

《續待...》

---------------

琬娟 完稿於五月四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