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 ※ ※ ※ ※ ※ ※

遊園驚夢(5)

※ ※ ※ ※ ※ ※ ※


【泥菩薩過江】

為什麼會被拒絕了呢?

他連襯衫的的紐扣都沒力氣扣上…只是呆呆的想著…

他不是他。

他不是呂望。

所以,楊戩拒絕了他!?

那他到底是誰呢?

「不知道…」
「我不知道啊!」

※※※

「沒事吧?」瘦小的黑髮女孩不知何時出現在他身邊,替他扣上了扣子:「先回去吧!我向學校交病假條了。」

「不要碰我!」猛然揮開,令少女嚇了一跳!
「我不是呂望!不能成為他!」
「不要…逼我了…」

「……我從沒有如此想過。」沈默了一會後,少女說道:「我從沒有希望你恢復記憶。」

「…?」

少女大大、如山鹿般的大黑眸裡滴下了淚水:「我…希望你永遠都不要恢復記憶。」

「邑姜…?」

「因為、實在、舅舅…」

以前的自已:『呂望』究竟是什麼樣的人呢?
讓普賢輕笑訝然、讓楊戩生氣憤怒、甚至…讓外甥女:邑姜哭泣了…

究竟,是為什麼呢?為什麼邑姜哭了呢?

「別哭了…邑姜…我明瞭了…我不再問了…」邑姜的淚水,讓他感到很難過。

同時也知道,他真的不是呂望了。

因此,他沒有機會了。

楊戩喜歡的是呂望。因此…

楊戩並不喜歡他。

※※※

結果,他還是在保健室裡待了一天,等邑姜下課後一塊回去。

邑姜與他的手交握,無關性別、學長妹、舅甥的關係。
他只是牽著邑姜的手。像牽著一個妹妹般的牽著邑姜的手。
啊,其實他與邑姜的年齡差距,也是當兄妹比較合適的。

不知為什麼,看見了邑姜的眼淚時,他突然有種感覺:

『至少,邑姜是需要他這個失去記憶的人。』

每個人都在期待著『呂望』,但是只有邑姜…邑姜不期待也不希望他恢復記憶。

只有他這個失去記憶的人能為邑姜做些事吧!一些『呂望』做不到的事…

「嗯…邑姜,今天要吃些什麼?」不自覺的,他能自在的稱呼她的名字了。

「嗯,先去市場看看吧!」

他笑了:這樣就好了…

心裡的某個地方,感到非常滿足。

※※※

『呃∼∼沒想到妳被他安慰了呢?公主殿下?』

「唇邊逸出輕笑,來者是那名虛假的天使…他在僻靜的角落與呂家千金說話。你猜這麼著?那呂家千金倒是露出了微笑:」

『因為他不一樣了。所以我很高興。』

「『喔,』偽菩薩輕輕笑了:『妳真的認為妳能渡他?』。他說出了這令人丈二金剛摸不著頭腦的發言。」

『他不需人渡,因為他已自渡。』

『是麼?只怕他渡得不夠徹底,跌落江底去了。』

※※※

後記:

沒什麼好寫的…
蟲的想法目前還很混亂…各位隨便看看吧…
蟲要盡力、盡力寫到所謂的重點…
啊啊∼∼這是戀愛故事啊! 


_________________
<Re: 遊園驚夢(5) by翎>


> 楊戩喜歡的是呂望。因此…

> 楊戩並不喜歡他。

  這段話似乎有股悵然的味道呢……^^bb這個呂望在嫉妒被楊戩喜歡的、未失憶前的呂望嗎?

  只是失憶而已,明明同一個人的生命卻好像分開了似的。嗯……

  照小說的走向似乎要變成呂望和邑姜中心呢。^^;;對這點我倒挺好奇的。不管怎麼走,都請螢殿加油吧!^^


_________________
<Re: 遊園驚夢(5) by ffnc>


> 楊戩喜歡的是呂望。因此… 楊戩並不喜歡他。

>這段話似乎有股悵然的味道呢……^^bb
>這個呂望在嫉妒被楊戩喜歡的、未失憶前的呂望嗎?

嗯,好像吧…
這是很少女情懷的劇情走向…嫉妒一個根本不是別人、也不是自已的人,覺得很可笑又實實在在存在的感覺…
這真的很不錯不是嗎?^^

>只是失憶而已,明明同一個人的生命卻好像分開了似的。嗯……

只是寫寫著就會給人這種感覺…沒法子,功力不到家。

>照小說的走向似乎要變成呂望和邑姜中心呢。^^;;
>對這點我倒挺好奇的。不管怎麼走,都請螢殿加油吧!^^

不會…(這真是戀愛故事…^^)
邑姜幹嘛出來啊…不知道…因為人家寫家庭劇寫上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