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 ※ ※ ※ ※ ※ ※

迷惑的心

※ ※ ※ ※ ※ ※ ※

章之四 —— 被歷史洪流所遺忘的人(上)


楊戩看到眼前的境像不由一震!!

本應是追著伏羲而來的他,此刻停在一巨大的機器前。機器中心有個透明的部分,形狀外貌都十足十仙界新發明的治療儀!
儀器內裡充滿著淡綠色的液體,在旁的小燈不停地閃爍著,就像是證明自己還是在運作中…

按不住好奇心,楊戩戰戰兢兢的朝向儀器走去。
從透明細小的玻璃窗口中,楊戩看到內裡沉睡著一名看似十六、七歲的少年!
在旁的微弱燈光襯托著少年那如死灰般蒼白的清秀臉孔,他那漆黑的中長短髮在淡綠的液體中漂散著,像是件極美的藝術品…

但,楊戩卻深深的感覺到他所散發出來的怪異氣息。而且內裡更有一股強烈莫名的熟悉感!

* * * * * *

『嘿…怎麼了?!你還在猶疑嗎??』

無言…這使對方更為火大!

『…過了這麼久,你還是老樣子…』
語氣有點無奈。

「…你不是也一樣嗎…」
意味深長的自嘲。

『哼!但現在已沒有你選擇的餘地!!——要是你真的幹不下手,就由我來執行!!!』
堅決無比的絕情話語,直剌進對方的心房。

* * * * * *

「…看來,沒辦法了…」

伏羲冰冷的凝視著風之鳳,氣息也跟著明顯地改變。

「這…這感覺是?!」
楊戩很快便察覺到這點,訝異的盯著伏羲。
(…王天君??!!…)

同一時間,伏羲身後出現了一面視窗。只見視窗跟著發放出那如封神一役中,伏羲初出場時一樣的強烈光芒!
當光芒退去,眾人回過神來時,風之鳳和伏羲已在進行激戰中!!
而那個伏羲已不再是魂魄體的伏羲——他在不知何時,取回了本應還在蓬萊島上,治療儀中的軀體!!

在他們的相互激鬥間,根本沒有仙道插手的餘地…

『為甚麼?伏羲大人?!』
風之鳳憤怒的吼叫,
『為甚麼你一定要阻止!!??』
從近距離向伏羲攻擊!
『你明明是知道後果…你為何還是要?!』

伏羲無語,他只輕輕一閃就躲開了風之鳳的攻勢。
落漠的眼神環視四周,最後停落在一深藍色長髮男子身上,無奈的露出淺笑。

像是對他說……對不起?!

接觸到伏羲的視線,楊戩不由一驚!
(那…那是…)
楊戩不禁想起最後一次見到這無奈眼神的時刻。

* * * * * *


(…師叔…)

確定四不像已經遠去,楊戩這才從一巨大岩石背後悄悄的伸出頭來,看向不遠方,跪坐在一塊扁平岩石碎片上,獨自痛哭著的背影。
從背影中可看到太公望的雙肩不停的顫抖,手環住自己的膝間,將頭藏在其中…



…太公望師叔…
是你把我從沉困中解放出來,
是你將我那自欺欺人的面具除下,讓我能夠勇敢的以最真實的自己面對大家。

…但是…
面對著現在那般脆弱的你…

…我卻不能為你作任何事…



突然,太公望像發現甚麼似的猛然抬起頭,向後轉望!

太公望那深沉而空洞的綠眸對上了楊戩那擔憂的紫眸。
像是要令楊戩安心般,太公望向他露出了微笑,但內裡卻充滿了無限的哀傷…

此時的他,已經不能再偽裝——由其面對著楊戩。

「…找我有事??」
拭去淚水,太公望勉力的保持聲音沉穩,但依然盡露悲傷與不安。

看著他那雙悲痛怨恨,已不再像往昔,水晶般清透的深沉綠眸,楊戩真的很心痛,但卻無言以對……

——那是他倆最後一次的互相關切深視對方——

因為在那天之後的再次深刻相視,「太公望」已不復存在……


* * * * * *

(師叔…要和我們道別嗎?!)


「嗚…!!」
伏羲突然痛苦的按住胸口,口不止的吐出鮮血!
跟著,整個人像是失去重心般,直向下掉!!

看來他的傷還沒全好…

「伏羲!!」

看到這樣的狀況,眾人正想衝上前幫忙…

——但,

「?!…這…這是…」

——他們前進不了!!

這時仙道眾人才發現,在他們的四周有一道強大的結界包圍著,不讓他們接近伏羲身處的天穴一帶!


風之鳳當然不會錯失這千載難逢的機會,直衝向伏羲,準備向他發出致命的一擊!

當伏羲快要接觸到地面時、他突然翻了個筋斗,直直站在天穴口。

『?!』
風之鳳慾強制停下攻勢,但由於速度過快,能量波照樣擊了出去!

伏羲沒躲亦沒閃避,手緊握著太極圖,低下頭呆立著,完全看不到他的臉容。


…我知道…
不論結果如何,
我也是不能再回頭!

…可是…

——這樣做真的好嗎?——


能量波重重的直接命中伏羲!!

「…嗚…」

痛楚傳遍整個身體,但伏羲沒有理會,卻反而淡淡的笑了起來。
(差不多了…)
太極圖開始發出微弱白光,文字從中矌散開來,以伏羲為中心點,向外佈置著陣圖。

(…對不起…「太公望」所認識的各位…)

思想開始漂到遙遠的地方…


『嗚~哇!!』
風之鳳發出哀鳴!

似乎,天穴被破壞的同時,風之鳳亦會身同感受。

「還差一點…」
伏羲勉力的握住太極圖,用空間轉移把剛才的攻擊波傳送到天穴中心。
但由於要建起阻止仙道們插手的結界,伏羲已開始力不從心…

看到這樣,被困的仙道們當然不能再坐視不理了!

「楊戩!我們合力擊破這結界吧!!不可再讓師叔幹傻事!」
衝口而出的,是天化的豪爽語聲!
「寶貝人類,你也來幫手吧!!」

「哼!」
話還沒說,哪吒就使出金蛟剪喚出金龍!!

一聲雷聲在同時間降下!

「——轟!!」

伏羲拼命製造出來的結界,粉碎了!!

在結界被破解的那一刻,伏羲像是受到同樣的傷害般,舊有的傷再度湧出了鮮紅的血。太極圖所佈下的陣圖消失,伏羲整人支持不住的往下掉。

今次,他真的碰上地面。

「…哈…」
又吐出一口血,
「…我真應像『王天君』所說的那樣…不應拖拖拉拉…」
話還沒有說完就勉強的抬起頭,看著那位出現在自己跟前,沒有任何表情的冷酷面孔。

「…你是來嘲笑我的嗎?…申公豹…」

申公豹只冷冷的站在他身前,靜靜的看著他。

「…怎麼不出聲?…你…」
突然,伏羲像是發現甚麼似的。
「…不!你不是申公豹!!…你是…」

「楊戩!!」肯定的語句。

「不愧是太公望師叔…」
解除變身術,楊戩直視著伏羲。
面對那灼人的視線,伏羲別個頭…

——突然——

「楊戩!小心!!」眾人的叫喚從後傳來。

正當楊戩還弄不清楚狀況時…

「…伏下!!」

伏羲不顧自身的傷,向前衝並撲倒楊戩!!

跟著,一道光波從上掃過

「——轟!!」

巨大的爆炸聲從伏羲身後傳來,正正就在他們剛才所身處的位置!!

「風之鳳!!」
伏羲不顧傷處的劇烈痛楚,憤怒的站起身抓起打神鞭,向著風之鳳大力一撥。

一道強烈的龍捲風捲起,包圍住風之鳳!

「哼!伏羲大人,不要忘記我也是操縱風的!!」
風之鳳不甘示弱的拍動翅膀,在牠四周揚起烈風,中和龍捲風的同時亦向著伏羲無情的攻擊!

「嘿!我就是要這樣啊!!」
伏羲早料到風之鳳的攻擊一定會反制住自己的,他要的其實是風之鳳反擊過來的強大能量。
他再次舉起太極圖,「太極圖啊,把支配給解放吧……解放一切!!!」
太極圖再次發揮作用,空間轉移的力牆瞬間張開——剛好在風之鳳的攻擊到達之時!!

『嗚啊啊啊!!!』風之鳳的悲鳴震盪天地,身體開始漸漸淡化…

「還差少許…」伏羲不停的喘氣,汗如雨下。
勉強控制著太極圖的他已經開始有點頭昏…

因為太極圖的關係,仙道們無法使用寶貝,他們只有無奈的看著…

「六魂幡!!」
漆黑的布幕從伏羲身後飛越而出,廣大並包圍住風之鳳!

「甚麼?!…啊對了!超級寶貝是不受太極圖影響的啊!!」張奎突然醒起很久以前寶貝狂太乙曾說真過的話!
〔太乙:錯!正確來說,超級寶貝在太極圖的影響下只能發揮一半以下的威力。而威力的發揮狀況是視乎操縱者的力量而定!〕
於是,他也拿出禁鞭揮舞,助六魂幡收拾風之鳳!

看到此情景的伏羲,漆黑的眸子中閃過一絲淡淡的青綠。


…明明知道不可再這樣,但卻還是猶疑不決…
是你的心在影響我嗎?

——太公望——


伏羲見狀竟然狂笑!

「…哈哈哈哈…」冷冰冰的感覺,像極王天君。
「…你們以為這樣就能制服女媧的生物寶貝——『風之鳳』嗎?!」語出驚人死不休,還不忘帶著諷刺。
「——王子殿下,不要引我笑了!」以黑目冷冷的直視楊戩。

「甚麼?!」眾人對突然知道的事實真相愕然。

「…你…你是王天君??」楊戩狠狠的說,不是問句,而是肯定句。

「是,還是不是,真的這麼重要??」語氣瞬間一百八十度轉變,嚴肅的看向遠方。

——轟!!

巨響畫破天際,六魂幡爆裂開來,像破布般盡毀。

「呵…這麼快玩完了?」伏羲邪邪的笑說,但眼神中盡是反對的認真。
「…但是…」伏羲若有所思,伸手再次取出太極圖。
「現在還不能失去六魂幡!!」

(?!甚麼意思??)楊戩不明所以的呆然。

伏羲的手在太極圖上畫了一圈,閉目。
「…以吾之名,喚回已滅之魂!!——復原回歸!!!」
以太極圖為中心點,一個全新,眾仙們亦從末見過的陣圖出現在伏羲身後!

粉碎了的六魂幡凝聚起來,從光幕中回復原貌,返回楊戩手中!
眾人驚訝,他們從沒想過太極圖有這樣的功能。但,現在已不能再想多餘的事,因為風之鳳已破困而出,向他們瘋狂的胡亂攻擊!

一聲雷響突從天上傳來,雷電跟隨雷聲而下。強而有力的包圍住風之鳳,使其不得動彈!

「放下太極圖!伏羲!!」
怒不過可及的聲音,申公豹激動的以雷公鞭指著伏羲。

「你終於都來了?」伏羲對來者的反應並不訝異。
「但是…」他憂憂的嘆氣,抬頭對上了申公豹的視線。
「你能夠嗎?…你不是已完全知道的嗎…」

「…那又如何…目的是一樣,但你的作法完全違反了我的美學!!」
申公豹再次聲明:「伏羲…我再說一次,放下太極圖!…在事情還未到沒彎轉前…」

伏羲堅決的,「只有這個不行!!」
說完就揮舞起太極圖,唸著沒人聽得懂的咒文。

「伏羲!!###」
申公豹二話不說就使出雷公鞭!雷電再次際下,而破壞力更勝剛才。

在兩人快要上演全武行的時候,風之鳳的攻擊襲了過來!
申公豹微分了神,伏羲見機不可失,瞬速抓緊太極圖,輕輕的低聲唸道。

「水穴『冰龍』,地穴『炎龍』,應吾之召喚,以完全解封姿態封印天穴之靈!!」

銀白色的光芒從太極圖中心散開,一白一紅的虛幻巨龍出現。牠們飛越而過,雙雙包圍住風之鳳。

『…風之鳳啊…還歷史自由…』
『…歷史不需要道標……放下對「她」的執念,一起消失吧!!…』

風之鳳極度害怕,不斷的往後退,想盡辦法擺脫冰龍和炎龍。

『…不!!不要過來!!』光波再一次從風之鳳口中發放出來,但卻穿過了冰龍和炎龍的身體,直直打進天穴口!

『…不要再掙扎了…明知道結果…還是要對抗下去?…』
冰龍,炎龍齊聲呼道,像幽靈般在風之鳳身旁打轉。像雪花般的銀光四散,美麗而虛幻。

風之鳳的身體開始微微產生了變化。牠那銀藍色的身軀,在不知何時開始失去了那虛幻而危險的光芒,慢慢轉變為死寂的灰色,漸漸被風所侵蝕,化為微粒消失……

「終於…成功了嗎…」像是放下了心頭大石,伏羲淡淡的笑道。
「那麼…現只餘下…」
伏羲的臉色瞬間擦白,從表情來看像是十分痛苦。
「…這麼快…嗚!!!」

雷再一次降下!這次真的命中伏羲!!

「申公豹??!!」

申公豹冷眼看著眾仙道,「你們還不明白嗎?!」大吼出聲!
「伏羲為了鎮壓風之鳳的異能量,強行以魂魄體的方式分身制禦…這已令他自身的力量平衡失控了!再加上風之鳳已滅,沒有負力量去平衡,後果只會像女媧滅世一樣……」

像是察覺到不對勁處,申公豹突然住口沉思。
(難道…這才是伏羲的真正目的??!!)
申公豹很怪異的笑了笑,以低聲向身下的大貓輕道。
「呵…事情越來越有趣了…黑點虎!!」

(他啊…真的和『太公望』很像…)


「甚麼??!」

眾人還沒從震撼中回復過來時,一股銀白色的能量從天穴中發放,包圍住伏羲。

『…歡迎回來…伏羲…』
一把天真,但卻不失莊嚴的少年聲音在銀光中回響。

燃燈第一個認得此聲音!

「王奕??!!」


——《待續》——

這…這篇…終於生出來了!!燕子感動啦。因為太久沒出文文…對不起大家啦。
在此多謝各位支持本文的朋友,燕子不會停寫的,放心吧!不過可能會慢點出文罷了…
這篇有少許楊太和楊伏,但不易察覺。燕其實是想試重手一點,但次次都失敗了…
看來,燕還是放棄寫BL好了。-_-

海燕子 Mar 2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