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吸血鬼?」

「是呀∼客人您是從外地來的所以不知道,這一個月來已經有好幾個人被襲擊了!我聽說教會派來要對付他們的教士還要一陣子才到,所以說……」
小販模樣的黑髮男子往左右張望了一會兒後,突然降低了說話的音量道:
「這位先生您如果打算在這兒待一陣子的話……」

「如果我打算在這兒待一陣子的話?」
順著眼前小販話語的青年一雙碧眸眨也不眨地注視著對方神秘兮兮地打開放置一旁的袋子,然後……

「造型別致的大蒜項鍊!來自東方神秘有效的趨魔符!取自崑崙大教堂的珍貴聖水!經過大主教元始天尊祝福的聖經!特別打造的封魔十字架!全套對付吸血鬼的有效利器!目前特別優待打折期間,先生您要不要參考一下,買套自保以防萬一?」

「抱歉,我對這些是……」

「現在買還附贈高級新鮮桃子酒喔!」

「嗯……看起來很不錯的樣子嘛!」
穿著斗篷的紅髮青年似乎很感興趣的樣子想了一會兒後開口道:
「只是……」

「只是?」


※ ※ ※ ※ ※ ※ ※

插曲

※ ※ ※ ※ ※ ※ ※


「只是我買的話會有聽不完的牢騷。」
隱含著怒意在暗夜中響起的清麗嗓音停頓了一會兒才繼續道:
「那是什麼意思?你可以解釋一下吧!太公望。」

「咦!呀?什麼?呃嗝!」
疑惑的語聲伴隨著濃厚的酒味從被稱為太公望的紅髮青年身上傳出,而這似乎更刺激了他身旁一襲黑衣斗篷的發問者怒氣。

「別裝蒜!」
從聲音聽來還十分年輕的黑衣人按捺下把掛在自己肩上搖搖欲墜的太公望一腳採下去的衝動而這麼說著:
「你剛剛不是說了嗎?和那小販的對談究竟是什麼意思?」

「小販?」
睜著一雙迷濛的眼打量著身旁蒙著臉的黑衣人,太公望在沉默了好一會兒後才緩緩開口道:
「什麼小販?呃嗝!」


「……和你一起在酒館喝到打烊的那個小販!」
幾乎是咬牙說出話語的黑衣人停下腳步道:
「我在旅館等不到你擔心的要命!還以為你出了什麼事!你卻和路邊認識的小販跑去喝酒聊天!而且還說些有的沒的!聽不完的牢騷是什麼意思?」

「呃……那個呀!只是逃避被推銷的藉口啦!呃嗝!」
太公望聳聳肩喃喃道:
「雖然不管買不買好像都會有聽不完的牢騷……」

『碰!』

毫不客氣放開攙扶太公望的手而讓他跌倒在地的黑衣人提高了聲音道:
「太公望!你到底對現在的情況了解不了解呀!我們已經比預定的時間遲了好幾天!你卻還是一派輕鬆樣子到處跑!是蒐集情報也就算了,你卻老是在酒吧或賭場那種地方流連,一點任務自覺也沒有!」

「話是這麼說,痛!撞到頭了!呃嗝!」
撫著頭從地上坐起的太公望醉意未消道:
「可是你不也說過酒吧或賭場是很好的情報來源嗎?」

「我可沒說喝酒和賭博包括其中∼∼」
吼著回答的少年被黑布掩遮起來的面孔上只能瞧見一雙對男人而言過於漂亮,對於女人來說又過於犀利的紫眸,在暗夜之中燃燒著熊熊怒火。

「呃!別那麼大聲嘛!」
半掩著耳的太公望嘆了一口氣道:
「這麼晚還大叫的話不但會打擾別人睡夢,還會引來奇怪的東西喔。」

「別想岔開話題。」

「我可不是岔開話題唷!呃嗝!」
太公望露出淺淺的笑容對面前的少年道:
「……看來那小販說的話不是為了推銷商品而編出來的謊言呢!楊戩。」





『踏、踏、踏、踏……』




「……吸血鬼嗎?」
轉頭凝望身後傳來腳步聲的陰暗街道,被叫做楊戩的少年緩緩開口道:
「一個、二個……不,三個……這麼近的距離應該早點發現的……」

「因為你心情過於激動的關係吧!不冷靜下來不行喔!呃嗝!」
這麼說著的太公望沒有任何反應地瞧著突然出現在楊戩身後的巨大黑影朝著他撲去……



「如果我不夠冷靜的話……」
微偏身子閃過身後連續攻擊的楊戩聲音極度不悅道:
「早就把你打包丟到河裡了。」

「唔,我可不想在這樣的季節裡游泳……」

「那就不要老是借打探消息的名義跑去喝酒、賭博呀!」
一邊應付攻擊一邊對太公望說話的楊戩心思擺放在哪裡明顯可見,而這樣的舉動顯然惹火了攻擊他的高大男人而發出怒吼:
「可惡惡惡∼∼∼我要殺殺殺了你!」

「呵∼真是笨蛋一個呀!竟然讓高丙真的生氣了!」
和那高大男子一同出現卻從剛剛開始只沉默站在一旁觀戰的兩人發出了詭異的笑聲:
「原本還能留下血吸乾後的完整屍體說,現在大概會變成一團爛泥了……」
「是呀!是呀!笨蛋人類乖乖當我們的食物還可以少受痛苦,你以為有些能力可以閃過攻擊就會得救嗎?告訴你只要高丙認真起來的話你就……咦?」


「……哦?接著呢?」
看著面前一瘦一矮的吸血鬼,楊戩踩著倒在地上不得動彈的巨人背部道:
「只要認真起來的話就怎麼樣?」

「怎麼會……」
「什麼時候?!」

「如果你們是想知道同伴什麼時候被打倒的話……」
一旁的太公望開口道:
「那麼大笑時最好別閉上眼睛,即使只有數秒。」


「嘖!狂妄的人類!」
在黯淡的月光照耀下,矮小的男子露出獠牙吼道:
「讓我來對付你們……」

「等等!呂能!」
像是為首的高瘦男子制止同伴道:
「由我出手!看來打倒高丙的那傢伙不是普通獵物,需要特別招待---嚇!」

「唔……槌子之後是利爪呀!」

依舊輕鬆閃過了話語未完即衝過來攻擊的男子連番攻勢,楊戩正要反擊時對方卻突然往後一跳發出了笑聲:
「果然不是普通獵物,既然如此沒辦法……雖然我也不喜歡使用這種卑劣的手段!喂!小子!看看你的同伴吧!」

「望?!」

「……不好意思我被抓到了。」
這樣說著的太公望高舉雙手,而不知何時站在他背後的呂能則發出詭異的笑聲瞪視著楊戩道:
「如果不想他死在你面前就安分一些吧!看樣子老大覺得你還蠻厲害的,說不定會留你一條小命當作傀儡呢!呵呵呵∼∼∼」

「……要吸血要殺他的話請便。」
片刻沉默後出聲打斷呂能笑聲的楊戩這麼說著:
「不用在那邊多說廢話。」

「咦?」
「喂!你打算讓同伴死掉不管嗎?」


「誰叫他要喝那麼多才會被抓!」
楊戩語氣十分冰冷道:
「我可不想幫醉鬼的忙!而且如果他是那種簡單被你們這種吸血鬼制服的傢伙……」

我也不會成為他的同伴……




「可惡!呂能!殺了人質!!」
看著迅速往自己逼近的楊戩,為首的吸血鬼想要讓楊戩分心而這樣說著,可是回應他的卻是呂能慌張的聲音:
「不行呀!黃倉老大!我不能動了!這傢伙是────嗚哇!」

「呂能?」
看著自己的同伴隨著一陣銀光消逝,黃倉臉色蒼白地瞪著太公望和楊戩開口道:
「你們難不成是……教士?!怎麼可能!教團的傢伙應該還要一陣子才會到……」


「我們的確是崑崙的教士喔,不過會來這裡並不是因為你們的緣故。」
站起身走到仍昏迷中的高丙身邊,太公望手中握著仍閃著銀光的十字架道:
「只是迷路加上大部分行李被偷的關係才會繞到這裡(楊戩插嘴:那麼丟臉的事別說那麼大聲),沒有想到你們會自己找上門來被封印……」

「可惡!!」

「不用去想怎麼樣逃離這裡了。」
楊戩擋在黃倉面前道:
「你難道不會疑惑為什麼我們這樣的騷動周圍卻還那麼安靜嗎?」

「……難怪我無法化身蝙蝠!嘖!」
看著太公望開始施術將剩下的夥伴高丙封印,黃倉眼裡流露著恨意道:
「你趁剛剛被抓時,不,或許還要更早些就下了結界吧!不過我可不會這麼輕易就讓你們得逞!!」

「還不死心嗎?」
看著往太公望方向衝去的黃倉,楊戩微皺眉頭一個大步向前正要將他擊倒時,卻見黃倉突然一個返身---

沒有完全避過呀……

感覺臉上布巾被劃開和臉頰一陣輕微刺痛的楊戩這麼想著,而後他聽見黃倉的笑聲……


「呵呵∼∼」
看著被自己突然伸長的爪子弄傷的楊戩,黃倉得意地再度出手道:
「不能動了吧!小子!我就算要消失也要拉個人一起……呃!!」

「你說誰不能動呢?」
一個側身避開了黃倉爪子的直接攻擊,露出了隱藏容貌的楊戩向他伸出握著十字架的手喃喃道:
「在主的名義之下安息吧!」


「怎麼可能!!」
驚愕喊叫的黃倉眼裡最後映出的景象是楊戩俊美無表情的臉龐,而後隨著一陣銀光形影逐漸淡去的他發出了最後的聲音:
「我的毒對人類是……不可能失效的……你究竟是……什麼?」

是什麼呀……

若有所思的楊戩看著黃倉消失的方向喃喃道:
「我自己也……」


「喂!楊戩!!你沒事吧!」

「太公望……」
看著跑過來的太公望,喃喃自語被打斷的楊戩沉默了一會兒後開口道:
「嗯!我沒事的,那種程度的吸血鬼不算什麼,只是……」

「只是?」

「我只是在想一個問題而已……」
雙眼眨也不眨地注視著太公望的楊戩表情認真地道:
「那、太公望……你覺得我是什麼呢?」


「……是什麼?」
太公望表情疑惑地道:
「你真的沒事嗎?該不會是撞到頭了,不然怎麼會問這麼笨的問題?」

「太公--」

「你就是你呀!」
打斷楊戩聲音的太公望伸出手湊到他眼前笑著道:
「不然還會是什麼?」


「呃……」
呆楞了一會兒後的楊戩突然露出了讓人為之屏息的絕美笑容喃喃道:
「好像完全沒有經過思考的回答嘛,不過……」

我就是我嗎……




「喂!楊戩……」
好一會兒才從楊戩的笑容中回神的太公望露出十分擔心的表情道:
「你真的不要緊嗎?平常封印結束後不是開始分析情況就是繼續嘮叨……呃!」


「喔……繼續嘮叨呀……」
表情為之一變的楊戩露出和方才感覺截然不同的冰冷微笑道:
「多虧你的提醒讓我想了起來,我們還沒針對你不當的行為做出結論吧!既然你酒已經醒了,我們就來好好討論一下吧。太公望!我可從沒聽過會喝酒、賭博的教士!」

「我也沒聽說過在酒吧不喝酒、在賭場不賭博的人呀。」
滿臉後悔失言表情的太公望嘀咕著:
「而且你應該早就習慣了才對……」

「誰會習慣呀!只是……」



持續著類似無意義喧嘩的兩人身影消失在逐漸淡去的黑夜中……
天,即將亮了……


_________________

後話:

雖說是為了輕夢閣週年紀念而寫的文,但『半吸血鬼與喜愛喝酒、擅長賭博的不良神職人員組合』是在以前受了某篇漫畫影響而一直想寫的題材,在原本的長篇構想胎死腹中後取出其中的片段寫成短篇,描寫兩人旅途中的插曲,應該也是個人最後寫的封神短篇吧!接下來要努力補完長篇……

By竹里

Ps.不記得黃倉、呂能、高丙是誰的讀者請參考漫畫封神演義第四卷,附帶一提客串小販的是韋護san。

_________________
<Re: 插曲 太楊  by櫻>


 「只是…」
 這篇好像圍繞著這個詞有一個未了的意思,不過還沒悟出那是什麼(感受性不足bbb),還是當一段旅行的小插曲好了吧……? 


 很喜歡冒險的題材,因為封神本身也充滿RPG風格(收夥伴、戰鬥),人物自然地聚在一起(事實好像是…被丟下來跟著師叔 bbb),所以在吸收的時候很流暢^^

>「……哦?接著呢?」
>看著面前一瘦一矮的吸血鬼,楊戩踩著倒在地上不得動彈的巨人背部道:
>「只要認真起來的話就怎麼樣?」
 什麼呂能、高丙我已經給它全部忘乾淨了,難得他們有機會出來客串演出嘍囉,還是在王子殿手下一敗塗地,真是令人同情呀∼∼∼(為他們哀悼0.1秒),因為那總是令人回想到王子殿戰鬥時總是非常∼非常的俊帥∼∼∼(主因)

>「……不好意思我被抓到了。」
>這樣說著的太公望高舉雙手
 果然是很窩囊(笑),但又覺得很可愛。大概已經習慣了「師叔會作怪」的模式,所以看著他「努力地打混」反而是一陣窩心。不過更可愛的應該是王子殿吧(可憐被師叔愛上?),於是變成嘮叨的妻子(?)了…bbb

>接下來要努力補完長篇……
 竹里殿要向長篇進發嗎?加油∼∼∼(點頭)

>應該也是個人最後寫的封神短篇吧!
 這…這是什麼意思?竹里殿該不會是想……(打冷顫)
 我可不要這是「最後」∼∼∼∼∼>ˍ<

by再度石化的櫻喬(石沉大海去∼)


_________________
<Re: 插曲 太楊 by竹里>

謝謝櫻喬殿的回應
>「只是…」
>這篇好像圍繞著這個詞有一個未了的意思,不過還沒悟出那是什麼(感受性不足bbb),
>還是當一段旅行的小插曲好了吧……? 
「只是…」延續著師叔和楊戩的無意義喧嘩而已
櫻喬殿的確只要將其當作一段小插曲即可
>很喜歡冒險的題材,因為封神本身也充滿RPG風格(收夥伴、戰鬥)
>人物自然地聚在一起(事實好像是…被丟下來跟著師叔 bbb),所以在吸收的時候很流暢^^
謝謝,我也很喜歡封神作為冒險的題材呢
>不過更可愛的應該是王子殿吧(可憐被師叔愛上?),於是變成嘮叨的妻子(?)了…bbb
原本設定中他們剛開始旅行時的楊戩是十分沉默而冷靜的一個人,
之後和太公望長期相處之下.....
>接下來要努力補完長篇……
 竹里殿要向長篇進發嗎?加油∼∼∼(點頭)
我會努力不在半途沉沒的
>應該也是個人最後寫的封神短篇吧!
 這…這是什麼意思?竹里殿該不會是想……(打冷顫)
 我可不要這是「最後」∼∼∼∼∼>ˍ<
到長篇努力補完為止.....
這個最後還很遙遠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