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 ※ ※ ※ ※ ※ ※

淡然

※ ※ ※ ※ ※ ※ ※


《茶》

  窗簾被風吹得老高。方才驚覺壺中茶早已冷卻,苦笑,起身帶上窗戶,重新為自己沏了一壺。
  沏茶之法,可分為『煎茶』、『點茶』、『泡茶』。
  至今常說的『泡茶』起始於明代。當時中國的茶葉加工方式進行改革,成品茶已由唐時經蒸壓而成的餅茶、宋時精雕細壓的團茶,改制為經炒為之的條形散茶。如此,人們沏茶,再用不上『炙』、『研』、『羅』,而是將散茶置入壺(碗、杯)中,直接以沸水沖泡即成。



  「你怎麼老愛品嚐這種一點味道都沒有的東西?」
  「咳!飲茶可區分為喝茶和品茶。品茶時,要細細品啜,徐徐體察。通過觀其形、察其色、聞其香、嘗其味,使飲茶者在美妙的色、香、味、形中獲得感情的陶冶。一杯是品,二杯即是解渴的蠢物,三杯便是驢飲,就像你現在這樣。」
  「喂,說話留點口德……」
  「實話實說。」

  「好,很好!你這位『大少爺』不配和我這位只懂得驢飲的『平民百姓』相處,我現在就走!!」
  「等等!我只是開玩笑───」
  「我也是開玩笑。」
  「……」


  不識者僅將茶解渴之,識者則從茶中挖掘出妙不可言的韻味。



《極光》

  那天被系上同學拉去參展(似乎是攝影展吧?池田什麼的……),不耐於服務人員的職業性解說下,他開始隨意遊走;結果就是───走到最後也不知道他在哪裡。也就將錯就錯,繼續看下去。
  吸引他目光的,是一幅日本京都極光的攝影。那種鮮明的艷麗,宛若紅蓮火焰燃燒青空,吞沒那僅餘的藍。

  不知為何,隱約間、再度望見那帶笑的緋色的身影。



  紅與藍,彼此皆是極端的色彩;然,兩者搭配,卻異常相襯。



《畫》



  隨手翻閱起從前他送給自己的「中國藝術史略」───不過,與其說是送,不如說是把舊書丟給別人處理。



  「這幅《富春山居圖》有兩種傳世版本,先被乾隆皇帝收藏的一幅極受他寶愛,在畫面上的空白之處題滿了字,雖然證明了他究竟有多重視這幅畫,卻也讓原本的留白美感蕩然無存…」
  「該說是諷刺還是幸運呢?不被皇帝重視的另一幅,反倒才是現代專家們考證得知的真跡。因為他的誤判,才讓這幅名作得以無暇地保存下來。」

※ 

因為喜歡,人常會因此破壞了某些珍貴的事物;
看似遺憾的錯誤,卻也可能開啟另一扇的希望之窗...

※ 

《永恆》

  靜寂內室,塵灰滿佈的相框中,泛黃相片是兩位少年的開懷笑容。

※ 

  I close my eyes
  Only for a moment and the moment's gone
  All my dreams
  Pass before my eyes curiosity
  Dust in the wind
  All they are is dust in the wind

  Sang old songs
  Just a drop of water in an endless sea
  All we do
  Crumbles to the ground
  Though we refuse to see

  Dust in the wind
  All we are is Dust in the wind

  Don't hang on
  Nothing lasts forever
  But the earth and sky
  It slips away
  All your money won't another minute buy

  Dust in the wind 
  All we are is Dust in the wind
  Dust in the wind 
  Everything is Dust in the wind

※ 

  沒有所謂『永恆』。
  不是生離、就是死別,幸福沙堡遲早也有瓦解的一天───只是時間長短罷了。 

《全文完》

-----------

後記

  關於『畫』的部分,除第一句外,皆是兔姐撰寫,畢竟,琬娟不是研究中國藝術史的。
  兔:「其實我想說的是:人在愛情中往往因為佔有慾而弄得彼此痛苦,甚至傷害了對方、毀滅了感情。有時候的錯誤也能引申出另一段因緣…不過不知道怎麼寫淡。如果妳覺得這個意思合乎要求的話就再改寫吧…我辦不到呀∼」

  關於『極光』的部分,是琬娟參觀歷史博物館的池田大作攝影展時,見到那幅『鮮ビろスレ-①よゎ滿天ズ翻ペゎ如ゑズ(極光翻滾)』,腦中突然浮現想法───這、這不是太楊嗎?!(極光之紅吞沒天空之藍……比較像太普吧?太楊乃個人偏見)
  還有,縱然攝影作品的來由能扣人心弦,那裡的小姐解說的好假。總覺得,與其這樣,倒不如自己慢慢看還比較能受到感動。

  關於『永恆』所用的歌詞,出自70年代的古典搖滾樂團Kansas的Dust in the wind(風中之塵)。曲子本身挺好聽的,只是,娘居然嫌他們的小提琴不夠好……

  連後記也寫這麼長,真是瘋了。

  於、三月十八日,電腦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