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 ※ ※ ※ ※ ※ ※

紅塵令

※ ※ ※ ※ ※ ※ ※

1月夜緣起

是夜,一彎上弦月高掛在深藍色的夜幕中,映出一圈刃般的光芒,攝人心魄。連繁星也被月光掩住,夜空中除了明月,只剩下一片闇黑。白日喧鬧的杭州城,此時也是一片寂靜,街道被幪上一層淡青色的月光,再加上不時被清風吹得微微晃動的樹影,倒給人一種毛骨悚然的味道。

「嗚哇------!!!」

和安靜的街道極不相稱的,從杭州城朱雀街上的一處樓閣中傳來一陣小孩兒的哭叫,緊接著的是幾聲壓抑的嗚咽。

「你這小……小丫頭,還哭!再哭,小心我打爛你的嘴!」

說這話的是一個中年漢子,一臉橫肉,滿是彪駻之氣。此時,他正向一個倒在地上的小孩兒大吼。這個小孩兒身上穿著一件粗布衣衫,身上、臉上都沾滿了塵土,臉上還有一個清晰的巴掌印,顯然是剛才被那漢子打的。在旁邊,坐著一位衣著華麗的豔麗女子,身材玲瓏有致,面容更是美豔至極,一頭棕色長髮,襯上一雙如血般鮮紅的眼睛,全身上下竟透露出一股妖異嬌艷的氣息,叫人看上一眼就無法忘懷。面對眼前漢子對小孩兒的粗暴,她只是靜靜的看著,並沒出聲阻止,臉上還掛著一絲詭異的笑容。在她身後,站著兩名女子,一個削著一頭紫色短髮,一個有著一頭金色和綠色的長髮,外貌卻像個小孩子,正站在那兒,興奮的看著眼前的「好戲」。

「夫人,真…真是不好意思,這丫頭不聽話!」那名漢子十分歉然的向坐在椅上的女子說著。

「沒~~~關~~~係(心),我的心胸可是很~寬大的喲~~~(心)」那名女子笑意盎然的向那漢子說道:「說吧~~(心)!你想要多少(心)?」

「嘿!小人要的不多,」那漢子伸出一只手指,「一百兩。」

「喲~~~這孩子值得了這個價嗎(心)?」臉上笑容未減,但那女子的聲音已聽得出有些不高興了。

「夫…夫人,大夥兒都是混口飯吃,您就行行好吧!再說,這一百兩百的,您指甲縫兒輕輕一彈就有了,又何必跟小的計較呢?更何況…」那漢子蹲下身,一把抓起那個趴在地上哭的小孩兒,說:「這丫頭可真是個小美人兒呢!」那漢子說話時的表情,實在可稱得上是哈巴狗的表兄弟。

那名女子聽了那人的話,倒從椅子上款款起身了。她走到那孩子面前,伸出一隻手指,抬起他的下郃,似笑非笑的凝視了好一會兒。說:「嗯~~~(心)倒也是塊料子,這樣子好了(心),八十兩,賣不賣由你(心)!」

「呃~~~這…這…」那漢子看了看小孩兒,又看了看那女子,好半晌才說:「罷了!罷了!八十兩就八十兩!」

那女子又笑了笑,提高了聲音說:「余化~~帶他下去領錢~~~(心)」(雨:感謝余化特別客串!^_^)從門口進了個小老頭兒,略一揮手,示意要那漢子跟他走。

「嘿~~多…多謝夫人,小的下去了!」那名女子笑了笑,等那漢子走了後,她又喊了聲:「王媽!李媽!帶這孩子下去好好梳洗梳洗(心),這副德性我看了就煩~~(心)」

「是!夫人!」話音剛落,門外又進來了兩個老婆子,答應了一聲,便把那小孩兒帶了出去。那孩子也沒有反抗,抹了抹眼淚就跟那婆子走了。

「姐姐!您這次花了八十兩買這小女孩兒,會不會太…」那名紫髮女子看那婆子下去後,開口問道。

「呵呵~~~(心)貴人,這你就有所不知了(心),」那名女子的眼眸在說話的瞬間,突然變成一雙金色的貓眼,邪氣森森的說:「這孩子可是幫我們『復仇』的一顆重要棋子呢~~~(心)」

「復仇?」紫髮女子驚奇的說道。

「沒錯~~~(心)就是向『那個人』啊(心)~~~」那名女子笑著說。然而她的語氣卻帶著一絲森冷。

「復仇!復仇!」金髮小女孩在旁邊跳來跳去,似乎很興奮的樣子。

「沒錯(心)!喜媚,就是復仇(心),向五年前害得我們從京城逃到蘇杭的『那個人』復仇(心)!」臉上笑容未退,語氣中的淡漠卻更為明顯了。

「難道那小丫頭能殺了『他』嗎?」藍髮女子憤憤的說著,話音中帶著些許不服氣。

「呵呵~~~(心)貴人,你該動動腦子啊(心)!我說要復仇,可沒要『他』死喔(心)~~~」那名女子臉上的笑意更濃了。「對他最重要的人下手,讓他痛不欲生,這才叫復仇呢(心)~~~畢竟…人類就是這麼脆弱啊(心)~~~呵呵呵(心)~~~誰叫我的預知能力是一流的呢(心)~~~」

「呀啊------!!!」就在這時,房外突然傳來一聲驚叫。接著,剛才退下的老太婆便匆匆忙忙的跑了進來。「夫人!不好了!那孩子…」老太婆跪在地上哆哆嗦嗦的說了幾句,那女子臉色一變,過了一會兒,說:「把他梳洗乾淨了帶上來!」此時,那女子臉上的笑容已不復見,口氣十分威嚴冷漠。

「是!是!」老太婆口中連聲答應,急忙退了出去。

過了一會兒,老太婆帶了那孩子走進房來,惡狠狠的往地上一摜,「還不快像夫人磕頭!」

只見那小孩兒全身上下已梳洗得乾乾淨淨,換上一件深藍色的綢衣,倒是倔強得很,說什麼也不肯跪,只是咬著牙瞪著眼前的豔麗女子,一聲不吭。這時,那名女子的臉上已恢復了笑容,靜靜的看著這個小孩兒。這個孩子長的很漂亮,一頭紅棕色的頭髮,一雙綠得有如翡翠的眼眸,五官十分靈秀,眉宇間隱隱帶著一股高貴堅毅的氣質(雨:大家應該知道是誰了吧!)。

房中的氣氛沉靜了好一會兒,那名女子倏地站起身,走到那孩子面前,笑盈盈的說:「你叫什麼名字啊(心)?」

那小孩兒仍是瞪著那名女子,說:「……呂望。」

「呵呵(心)~~~乖孩子(心)~~~以後,你就是我『蘇妲己』的女兒(心),我給你改個名,叫…」那名自稱叫「蘇妲己」的女人側著頭想了想,開口道:「…『蘇寒月』。以後別人再問你叫什麼,你可不能說叫『呂望』哦(心)!」

小呂望臉色大變,昂首向蘇妲己大聲吼著:「我才不是你的女兒,也不叫什麼『蘇寒月』!我是我爹娘的『兒子』,更何況,我行不改名,坐不改姓,我就叫『呂望』,沒有第二個名字!!」

妲己看著小呂望劈哩啪啦的說了這麼長一段話,看上去倒也沒有生氣,仍是笑咪咪的看著他,突然,她舉起手中的扇子,「啪!」的一聲,狠狠的打了小呂望一巴掌!小呂望臉上先前被大打的傷還未消退,又被妲己打了一掌,頓時跌倒在地,嘴角沁出一絲鮮血,但他卻強忍著,一聲不吭,沒有像剛才一樣哭叫。

「呀(心)~~~你這孩子真不聽話(心)~~~我問你,你爹娘到哪兒去了,怎麼不陪著你啊(心)?」妲己笑盈盈的問著。

小呂望原本還強作鎮定,在聽了妲己一番話後,嘴不由得微微顫抖了起來,眼眶也頓時充滿了淚水,他緊咬著唇,好半晌才回了一句:「…我爹娘…死了……」

「那就對了(心),你爹娘已經死了(心),沒人可以照顧你了(心),不過,只要你乖乖跟著我,我保證你一輩子吃穿不愁,享盡榮華富貴(心)。如何(心)?」

「我不……」「啪!」又是一個清脆的巴掌聲。「…還嘴硬呢(心)。」妲己笑著向門外喊了一聲:「王媽!把這孩子帶到東廂去…」妲己輕輕揮動手中的扇子,帶有深意的笑說:「…好好『照顧』著(心)。」

「是!」說完便打橫抱起跌倒在地的小呂望,向門外走去。小呂望一邊掙扎一邊大喊:「我不要!我不要!我不要!我不是妳女兒!我是『呂望』!我是『呂望』!」喊著喊著,小呂望不由得哭著叫了起來:「娘!娘!妳在哪兒?快來救我啊!娘!娘------!!!」一聲聲撕肝裂膽的叫喚,連那王媽都不忍心的別過頭去。而坐在房中的妲己,不但沒有絲毫不忍的神色,反而還狀似欣賞的笑了笑。

「姐姐!這樣真的可以嗎?他可是個男孩子呢!幹我們這一行,怎麼可以……」聽著小呂望的淒厲叫聲越行越遠,貴人急忙開口問道。

只聽妲己輕聲一笑,打斷了貴人的話,說:「這有什麼關係(心),只要妳不說,我不說,有誰知道呢(心)?再說…」妲己頷首笑道:「…那孩子真的是個美人胚子呢(心)!花了我八十兩銀子,不好好利用豈不可惜(心)!他可會成為我們的搖錢樹呢(心)。」

「可是,等他到了十多歲,終要…」

「到時的事,當然是到時再說囉(心)!更何況……」「唰!」地一聲,妲己合上了手中的扇子。「…我所預知的『未來』是不會因這種『小事兒』而改變的(心)。哦呵呵呵(心)------!」

「妲己姐姐好厲害哦~~~」喜媚仍是無憂無慮的在旁邊跳來跳去。

妲己兀自笑了一陣,收住了笑,向背後的貴人說:「…至於王媽李媽呢(心)……」

「姐姐您放心!我會去『處理』那兩個老太婆的。」貴人在妲己身後回了話。

「嗯(心)~~~」妲己笑著點了點頭,似乎很滿意貴人的回答。她抬頭看著窗外不知何時下起的傾盆大雨臉上掛著一絲耐人尋味的笑容。

「未來……真是令人期待呢(心)~~~」



這時,在東廂房中,小呂望正靠在門上,緊握著小拳頭,猛力地打著兩扇門板,嘴裡還不住的喊著:「放我出去!放我出去!求求你們,放我出去啊!!」然而,門外已上了鎖,憑他一個小孩子的力氣,怎麼有可能打得破門板呢?就這樣又喊又打的鬧了好一陣子,小呂望終於放棄了,頹然的滑坐在地上,抱著雙腿,將臉埋在雙膝間,嗚咽的哭著:「娘,我好想妳,娘……」

窗外,雨仍不停的下著。然而,這也只是日後無數狂風暴雨的序幕而已……



《待續》

** ** ** ** **
後記
這個故事是我在腦海中構思了一個多月才寫出來的作品,因此情節和結局都已經想好了。預計會是個大長篇,共分三部,可是…天哪!!第一部第一回已經打了四個多小時(曉雨的打字速度真的很慢^_^|||),
以後的第二部第三部怎麼辦?嗚嗚~~~我真是吃飽了撐著沒事幹(曉雨已經開始撞牆了…)(JOJO:也就是說,寫不寫得完還是一個問題囉
! 雨:嗚嗚~~你不要這麼誠實嘛~~人家已經盡力了!--_--)

這篇「基本上」是楊×太(曉雨是楊×太至上主義者,楊×太萬歲萬萬歲!!!--已經走火入魔的曉雨bb)。曉雨會盡量保持原作角色的性格,無論寫得好寫不好,都請各位不吝來信指教哦!

暫時寫到這兒,下次再見囉,BYE~~~

by 曉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