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 ※ ※ ※ ※ ※ ※

〈遇見〉

※ ※ ※ ※ ※ ※ ※

《從淺處…》

有些時候,真的回想起來,覺得那僅僅也不過是一場夢,所以才會結束的如此容易。

愛麗絲的旅程重疊在身上,似是匆忙要赴宴的晚禮服兔子降臨,來到一個陌生卻又熟悉的地方,沙沙作響的草原,藍天一片,好柔的風,好清新的空氣。少年在那裡等待。

一個和他年紀相仿的少年,褐色的頭髮,清秀的臉龐,沒有出口說話。然而即使少年沒有開口,卻能夠辨得未說出來的言語。

──我等你很久了。

我們認識嗎?

──可以說是,也可以說不是。我很久以前就認識你了,只是你從來沒有印象而已。

我不太懂你在說什麼。

──你不用懂呀…我可是費盡功夫才能和你見面的,就別理會那些次要的東西了。

少年聳肩,笑。想是夢境的關係吧,他並不害怕。

為什麼要那麼麻煩的來和我見面?

──因為我想見你啊。


《於是開始。》

該怎麼叫你?

──你不知道我的名字,不過我卻知道你的名字唷。

少年眨眨眼睛。──你的名字很好,嗯,很好,是至善的意思…

你知道?

他不大驚訝,畢竟是夢,就算發生什麼,也無須訝異。

──就是知道。

喔…那麼現在,你找我來,是為了什麼?

──說過的,因為我想見你。

可是我還有事要做,沒空閒。

──那麼,還要做些什麼呢?

要做的是…

突然怔住。

…還有什麼要做的?他…忘了嗎?

──看來是忘了。

──聽著,這可是提示。就…

紅色,白色。


《兩色是為單色。》

他試著在記憶中搜尋這兩個字詞,然後搖頭。

──慢慢來,總會想起什麼的。

──不就是那個嗎?你來見我之前,最後一個看到的顏色…

最後一個顏色…

啪答,啪答。

像花瓣一樣綻放著的,是什麼?

閃過眼前的什麼,那麼模糊,看不清楚。

…啊…對了,是紅色…

──對,然後呢?

看到的紅色,又是什麼?

想去回憶,卻驀地一陣暈眩。


《忘了什麼?》

風在浮動,乾淨而沒有雜質的味道。

──哎,不強迫你了,來談談別的事吧。

他確實是感到頭疼的,所以附和著點頭。

──你覺得當個無法言語行動,卻能夠思考的娃娃怎樣?

我想,沒有人會願意吧。

──假設嘛。

或許連思想都一併沒有,那還乾脆多了。

──說說你的理由。好嗎?

這…怎麼說,很多理由哪,講不出個大概來。

──嗯。

──可是當失去所有的時候,就會想抓住什麼留下,即使那東西真的留下,也未必會過得舒適一點。

──就算只剩痛覺也好,一定要能剩餘些什麼,代表還存在…

思路被觸動。

你指植物人嗎?


《人形,用玻璃精雕。》

少年露出一個讚許似的微笑。

──你腦筋轉得真快。

不過,應該不是所有植物人都還有思想吧?

──話是這樣說,沒錯。

他默了一下,衝口而出。

我不會是植物人吧?

──啊,你懷疑你是植物人?

因為我…想不起來。到這裡之前的事,變得好模糊。

──不過雖然模糊,還是有影子的,對罷?

──別擔心了。你不是,只是下意識不想想起來而已。

那…

──我說的不是你。


《謎題,答案揭曉的時候就是廢話。》

…那,是你自己嗎?

──應該沒錯,剩腦袋在思考。時間觀念變得很模糊,不過或許開始沒有很久吧,記憶倒是很清楚。

什麼事故造成的?

──車禍。

──被撞到的時候,真的很痛吶。但也就只是那麼一下而已,等神智又恢復過來的時候,簡直嚇死了,眼睛睜不開,所有感覺都不見了,連聽力都沒有。

──就好像那個什麼…人彘一樣,不過我比戚夫人幸運多了,至少有人在照顧這具身體。而且或許還沒斷手斷腳,只是不知道而已。

他想問在哪間醫院,等夢醒之後可以去探望,然而轉念一想,少年又怎會知道自己身在哪裡?

…又是怎麼認識我的?

──當然在車禍之前囉。

──好啦,離題了。你知道嗎?你曾經有過當植物人的念頭哦。

雖然想不太起來,不過我認為不會吧。

──會的。我幾次去過你的夢境,都是這樣反應的。

既然你之前來過我的夢中,那怎麼這次才碰面?

──因為當時你還不需要我,所以你看不見。

意思就是我現在需要了?

──可以這麼說。

為了什麼?

少年輕笑,一種飄忽不定的感覺漾開。

──你說呢?


《好問題通常是連環的。》

他皺眉。

別打啞謎了,說吧。

──我沒有啊,那是你的事,還有誰比你更清楚?

記不起來…

──不試著回想?

如果去想,頭就開始痛哩。

──是嗎?

少年沉吟一會,終究還是沒有告訴他答案,又丟出問題。

──…等等,我想一下…似花還似非花,也無人惜從教墜。拋家傍路,思量卻是、無情有思。這…我記得接下去是一個不好唸的字…好像是那個什麼吧…縈損柔腸,困酣嬌眼,欲開還閉。夢隨風萬里,尋郎去處,又還被鶯呼起…

突然來幾句古詞,他承認他是被嚇到了。

你幹嘛?現在唸這個很奇怪耶。

──別吵,否則就背不全了…不恨此花飛盡,恨西園、落紅難綴。曉來雨過,遺蹤合在?…欸,接下去的話,什麼碎的…喔,對了,一池萍碎。春色三分,兩分塵土,一分流水。細看來,不是楊花,點點是離人淚。

少年洋洋得意的笑起來,有一點自誇的味道。

──啊∼真好。以前讀的東西,其實我還記得嘛。

好,你很行,不過這不是重點。

──嗯?重點要你自己想…話說回來,還記得這首詞吧?

誰不知道哪,蘇軾的水龍吟。

什麼跟什麼,他不禁感到自己的國文常識被藐視。

──廢話,我又不是問這個。譬如說,最初是誰告訴你,說你寫這首詞的書法字很了得?

你才廢話,當然是龍吉老師…

龍吉兩字一出,心忽地一緊。

…怎麼了呢?

老師…她…

死了。


《高度的記憶。》

──是的…你想起來一點了。

少年看著他,他在流淚。

…她…被人從五樓教室推下…然後…

──死了。

警方不認為有他殺的嫌疑,因為全校老師都這樣說…可是…

──可是你和其他學生看到了兇手。

…對…那是,學校教務處的…很討厭龍吉老師的主任…

──她為了屏除掉一個工作和私生活的敵人,又喝了酒,所以一時衝動。對嗎?

他不想看到少年清澈卻犀利的眼睛,手摀著臉。

為什麼我要想起來?

──因為你必須想起來。

少年的聲音柔和下來,輕輕的,溫溫的。像一朵花,綻在寒冷的地方。

花…對了,像花的…


《又見驚紅。》

同樣一個影子又閃過眼前,這次,他看清了。

…是血…

──你看到最後一個顏色,就是血,血的紅色。

誰的…?

──你說呢?

那是誰的…血?

突然呼吸一陣鬱悶。

啪答啪答著。幻覺的聲音又響,又是一朵花,在溫暖的水中…綻放,沉落…

原來,是他自己的血哪。

──沒錯…那是你的血。

不覺得有痛,只是麻癢。

從脈搏流出的…

…為什麼會流血?

──因為你試圖自殺。


《不稀罕與求之不得的差異。》

──你想的,最好是當植物人…只要世界上還有你,成為娃娃的你,就能夠給那些白痴一點警惕。

…不是完全…

──而且事實上,被人叫做天才的你,已經厭煩了這種生活,對嗎?

對…他已經膩了。全部的…沒有公權的社會,令人煩躁的亂象,舉目所見的偽善臉孔,不明理的長輩,升學式的填鴨教育…

一成不變的膚淺。

龍吉老師的死,只是一個引爆點。

少年看向他的眼神,很溫柔,很像龍吉老師的笑靨。

──後悔了?

不…

──…之前提示的白色,是遺忘的代表哪。

──這就是你渴望的…白色夢境。

全部都遺忘。


《在臨界點之上…》

那為什麼又要想起來?

──我不是你夢中產物,當然不是白色啊。

少年一副理所當然。

──一直在想,如果身體醒來,就要真正和你認識吶。所以,如果你這樣死掉,不就太可惜了。

──人死了,什麼都沒有。我還活著,正在等待醒來,和人重逢。

──雖然說在生之前,是沒有感覺的幾十億年時光…然而真正碰過生,又這麼快便走,再等上那麼一段時間嗎?

我…反正,死了之後…也只是沒感覺罷了。

──我現在啊,要生不生要死不死,可是還是期待和你相遇,以及醒來作很多很多以前尚未去做的事…

少年說到一半,忽然垮下繃起的臉蛋,騷著頭苦笑。──怎麼好像變成說教啦…這樣我也很為難耶,明明最討厭這種正經東西的說,忽然要一本正經去開導別人哪…

什麼…一點說服力都沒有。

他笑起來。

少年也笑,紅頭髮在風中揚起漂亮的弧度,手指上多了一個銅板,往上直拋。一個閃光。

──你賭什麼?


《正面,所以。》

少年贏了。所以醒來,睜開眼睛,映入白天花板。

金色日光,藥水味,遠遠近近話聲,他偏過頭,看見床邊的母親,虛弱一笑。

「…中午了嗎?」

而那距離他和少年真正相遇,其實也不過是數月時間。

少年的名字是望,在他們夢中臨走之前,終於開口說了這樣的一句話。對我而言,你一直都是…

至善。

他選擇生之路,真的不再反悔,即使事後知道那枚銅板其實有兩邊正面。



2002.2.28




後記:

極短篇又來…同樣的理由,不過這次是因為學校的競賽。﹝好嘛,我承認我無聊…﹞

有一陣子沒寫文了。因為怠惰,因為沒靈感,最重要的,因為感到丟臉。相信我,真的會對自己的程度感到丟臉…||||||

字數上有限制﹝雖然最後還是超出三千多一點…﹞,所以用字盡量精簡,然而不該出現的贅詞一再出現,要刪又覺得哪裡不對勁…結論是,當初就該把自己的限制放在兩千八大關。﹝嘆…為何每次都事到臨頭才搞這種飛機?﹞

反正這種奇怪又不合散文題旨的東西大概是不會上的,所以就當作閒暇時餘自愉愉人好啦。假日就是該做些像假日的事嘛…

到醫院看檢查報告,寫一篇小文,這是我第一次碰到的放假二二八。:p

就這樣。 


_________________
<嗯...^^ by泠>

真的...真的好久沒回文了說^_^...

晴晴殿的文章還是一樣很"淡"啊^^
我就是最近喜歡這種感覺了~

我沒有辦法很精確的用任何言詞來表達出讀你文章的感覺
只能說...
"就是喜歡"...^^"
(↑沒有理由的理由)

希望~(冀望?奢望?←這個刪除)
晴晴大人能血更多的文來滿足我的大腦^^

就這樣~
BY 在這邊潛水太久的人 
_________________
<Re: 嗯...^^ by晴晴>

啊...好久沒看到泠殿的回文了...^^
﹝抱歉,貼上「瞳」的那次沒回...不過確實是作文沒錯,還拿了非常不錯的分數。;;﹞

淡呀...^^
嗯嗯...很喜歡這個形容詞。只是...這種文有資格稱上「淡」嗎?
﹝笑...最近作品越看越多,就越了解自己的渺小之處...:p﹞

那麼...謝謝泠殿的鼓勵,我會再努力的...:)

BY 正計劃寫殺人劇的某晴﹝頭昏...真想明天不用去學校...b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