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怎麼了?」
 「望,你的生日快到了吧?有沒有什麼特別想要的?」
 「哦∼什麼也可以要求嗎?」
 「只要我買得起的,我也一定會送給你。」
 「我的生日禮物,要能代表你全部的愛…」
 「什麼意思?」
 「我要……(吱吱喳喳)」

 轟隆。



※ ※ ※ ※ ※ ※ ※ ※ ※ ※


生日禮物


※ ※ ※ ※ ※ ※ ※ ※ ※ ※



 「到底跑去哪了…」戴著頭巾的紅髮少女勾著一個行李袋,東張西望地翻找著什麼。
 越過了馬路,跑入直街,眼角沒有放過那一閃而逝的啡影,飛奔的速度跑了過去。
 「我一定要把你抓回來…」
 披散頭巾下的曲髮飄了飄,自信地許下諾言,急急轉入了商店街。
 哼,連你也敢離開我,我怎能就這樣放過你!!

 牠跑進了一間房頂亮著24hours燈箱的店子裡。
 「看你還能去哪…」得意的笑容劃過她的唇邊弧度。

 跑進沒有去路的密室,真是自尋死路!

 #   #   #   #   #

 到底望是怎麼想的呢?

 如果他說的是實際的物件、東西,他也可以儘量滿足他,就算是天上的星星也可以為他摘下,但是,他要求的實在………

 怎…怎可以做那種事呢………太大膽了,他們還是學生而已。
 唉,早就知道他的思考迴路特別不一樣,不然他也不會在那種奇怪的情況向望告白,雖然事後總是覺得有點不對勁。
 從來沒想過要做那樣的事…是很喜歡望沒錯,喜歡上一個男性也沒什麼奇怪,但這樣子不是挺好的嗎…

 當望說完想要的東西後三秒,他飛也似的逃離,之後就沒再見過他……直到今天,是最後限期了。好幾天以來,思海裡一直被那些奇怪的聯想弄得心亂不已。
 今天想逃也不行……

 「……楊……」
 一面熟練地敲著收銀機,一面把價碼鍵入,好像還有人在叫他的樣子。

 其實也不是不想,好像還有一點點的期待…但,總覺得很奇怪嘛。
 『要代表你全部的愛』
 兩個人…然後…再…不、不,停,單是幻想那種情境已經臉紅心跳,哎呀,到底怎麼辦才好,他沒有預備其他禮物了……

 「…楊戩…」
 眼前有五根手指在搖晃,妨礙視線…還是望最好…但,真的要做嗎?
 「楊戩!!」
 「啊?」忽然注意到眼前的男孩像是在叫他…
 「好啦好啦,遊了地獄一趟的魂兒總算回來了啊。」
 「什麼地獄?」
 「算了,當我沒說。你先來這邊…」韋護擺了擺手,帶楊戩到了門邊,這是個特別的視角位,遠遠看在一個紅髮女孩正跪坐在地上,埋頭進了貨架堆中翻什麼似的。
 「什麼事?」
 「那個女孩…我不知道她想做什麼,但她已經在那裡鑽了很久,說小偷也不像小偷,而且嘴巴還唸著什麼『抓住你』的……楊戩,現在是你出馬的時候了。」
 「為什麼是我…」
 因為沒有女孩可以逃過你的笑容啊…這句韋護當然沒說出口。「呃∼總之快去吧,待會兒我讓你繼續發呆好了∼拜託你了。」
 「是、是…」也不是完全不知道為什麼,也罷,這也是工作的一部分嘛…


 「小姐,請問妳是在找什麼嗎?也許我可以幫到妳。」在這樣迷人的聲線下,很少女孩可以視而不見。
 雖然,這位紅髮小姐的確沒聽見,不過她也剛好從貨架裡爬出來,手裡還拎著一隻棕色的鼬鼠。她對著手上那只形象狼狽的鼬鼠咆吼:「反抗我是沒有好下場的,聽見沒!」
 「小姐…」好像沒當過他存在的。
 突然看見眼前的美男子,不加思考就叫了出來:「啊∼是帥哥耶!」沒有太大詫異,那種活力的語氣,像是看到好天氣「啊∼是太陽耶∼」一樣的平常。
 少女又潑冷水似的加了句:「可惜我對帥哥沒興趣。」(那妳幹嘛在尖叫?)
 非常滿意自己的審美觀,蟬玉拍拍身上的灰塵,起身欲離去,就在這個時候,貨架上的東西開始倒塌…

 「小心!」

 #   #   #   #   #

 「對不起…我弄壞了兩個貨架,現在還要你們幫我包紮…」蟬玉抱著鼬鼠娃娃,腳踝被一團白布包著。
 抓回小孫的代價也未免大了些。
 「沒關係,妳還走得動嗎?」老闆太乙不怎麼在意,看到蟬玉似乎站也站不穩的樣子,倒是不太放心。
 「要不要請妳的家人來接妳?」楊戩提議道。
 「不!!」蟬玉的反應異常大,她拼命的揮手表示自己的不願意。「不要∼不要∼我才不回家∼」
 「啊…」韋護瞄了瞄蟬玉的行李袋,突然像是領略到什麼似的。「莫非妳離家出走?」

 叮-咚-BINGO。

 「哎呀…我只是來探一下朋友而已。」搖搖頭,極欲否認。
 「男朋友?」

 叮-咚-非常容易猜透的女孩。

 「咦∼討厭啦,說人家是男朋友,不過∼其實也算是啦∼。」蟬玉的臉上洋溢著「戀愛中少女的幸福」,又有點忸怩的開始陶醉起來。「呀-那不就表示我是人家的女朋友,耶∼好討厭。我們只是朋友啦∼」
 「那麼請問你的『朋友』住在哪裡?」她好像很喜歡這個名詞。
 「嗯∼是東街103號的黃家…!!人家要去見情郎哦∼我要帶小孫一起去,牠是我唯一的伴兒了。」

 「楊戩,你送她去吧。今天你可以早點下班。」身為老闆的太乙隨意地就下了決定。
 「嗯?」
 「老闆真識趣呢。」韋護沒事插嘴道。
 「當然囉呵呵呵。」太乙和韋護交換了一個眼神,看得楊戩心裡發毛。

 #   #   #   #   #

 唉--
 太陽真亮,天空真藍,世事真不完美--總是令人惆悵的炎夏。

 「喂,你今天已經第十三次嘆氣了,你不煩我也厭倦啊,好心情都給你打亂了。」
 「你又不是我--」怎會明白男兒相思遠方的佳人之愁思。

 天涯若比鄰,如果能立即飛去妳那裡,妳說有多好--

 「看你也是意不在看風景,不是想籃球就是想女人。後者比較像吧。」太公望沒頭沒腦的猜道。
 「呃-」天化吹了聲發洩似的口哨。「她現在在南部,想見也不可能啊。」
 「學校有連續好幾天假期,怎麼不追到南部看看?」
 「籃球隊要練習,道德老師才不會放過我,而且這樣默然闖過去南部,也許只會讓事情更糟而已…」
 「哦?」
 「戀愛之路不是那麼容易的∼即使過了兩情相悅的一關,還有很多其他外在的因素會阻礙著的。」
 太公望瞄了瞄他,天化向來都是大而化之,什麼時候變得那麼多顧慮了?
 他身邊也有一只呆頭鵝,雖然不遲鈍但也不敢妄動,他應該沒忘記今天是什麼日子吧?
 好不容易讓他完成了第一步,第二步仍在以龜速進行,也許單思比相愛來得容易吧?他也是急不來的人,愛情的路一點也不容易走呢。

 「天化,不試試看不知道呢…道德那裡我給你混過去就是。」
 「嗯?什麼時候你連愛情輔導師也當了?」
 「不要也罷∼不要也罷∼」

 「讓我再想一想吧,太公望。」俊眉難得皺著,「回家吧∼」
 其實,也真的很想去看看她…

 #   #   #   #   #

 「嗚呀!」
 一個踉蹌,如果不是及時抓著旁邊的「浮木」,恐怕她將會跌得很難看。「抱歉,我想我真的走不動…」

 …就當是免費服務吧,難得可以早下班。
 楊戩蹲了下來,「蟬玉小姐,不介意的話,我揹你吧。」
 這樣跟她糾纏下去,恐怕走到天黑也還未把她送抵黃府,他晚上的時間還得留給望專屬的享用。
 是不是應該買個桃子蛋糕呢?

 「不好意思,麻煩了你。」沒有虛偽的矯揉造作,蟬玉不客氣地爬上了楊戩的背部,把他當成十一號交通工具。「為了愛情,我要更加努力!!」
 只要可以見到他,其他的什麼也不管了。
 「妳真的去會情郎嗎?」
 「嗯!專程由南部上來看他,我想給他一個大大驚喜!」蟬玉甜甜地道。


 「但…」她那袋行李…
 大概真的是個不顧一切的女孩…他倒是蠻欣賞她那份對於愛情的徹底執著。
 也許彼此有些共通點吧,所以無所謂的背她走一段,雖然,她真是挺重的。
 如果是平時的他,很有可能隨便召輛計程車丟走她就算了,他本來就沒那麼熱心。


 斜陽普照。
 「好美的夕陽…如果背著我不是你就好了…」
 蟬玉難掩奔走一天的倦意,軟軟地趴在楊戩的背上,閉著眼睛想像著前面的人是心愛的情人。
 楊戩笑了笑,加速了腳步。
 成全人家的愛情,也是一種美事。

 就在轉入左方的道路前,忽然愕然地停了下來,腳步同時立定,先打破膠著狀態是天化驚訝的聲音。
 「蟬玉?」

 好像聽到他的聲音哦∼不是作夢吧?蟬玉抽回抓著楊戩的手,揉了揉眼睛,好不容易確認了那張熟悉的臉……
 「天化!!!!!!(大心)」
 推開楊戩,像看到可愛的動物一樣撲過去抓著,膝蓋一痛便又站不穩,幸好身手靈活天化的及時將她拉倒在懷中。

 「望,你怎麼在這兒?」楊戩忍不住問道。
 「命定的巧合啊,因為注定你逃不出我的魔掌。」太公望也笑了。
 「哦?」一時之間還理解不來他的話。
 「走吧。」
 在望的面前,自己老是有點笨,還是說,那才是最真實的自己?
 「難道你有興趣當菲利浦?」
 「也對…」還沒來得及回話,就被太公望拉著手跑了。


 留下的一雙小情人的密聚時間--
 「妳為什麼會在這裡…」叼著煙的天化緊緊地抱著蟬玉,深怕她一個翻眼就溜走。
 驚喜,大大的驚喜。
 「我只要天化!!我才不要那個劉什麼∼」
 「所以妳從家裡逃出來?」
 「嗯!!」大大的點頭,蟬玉埋在天化的胸前。「你要收留我哦∼人家只餘下小孫和你了。」
 天化心中感動不能自已,蟬玉竟然肯為了他放棄生活,她真是…太可愛了。
 「你喜歡住多久就住多久,老爸老媽和天祥他們也會很歡迎妳的。」
 「耶∼這麼快就見家長?」
 「反正是遲早的事嘛,早點見和遲點見也是一樣的,哈哈哈。」豪放而愉快的笑聲,流過兩人黏在一起分不開的身影。

 #   #   #   #   #

那邊廂--

 牽手,他們在牽手啊。就這樣在大街上。
 望的神情彷彿這是再也自然不過的事。

 隨便扯個話題,就聊聊剛剛事情的前因後果吧。
 「原來蟬玉是因為被父母迫著去相親才離家出走的…」
 「天化也很煩惱,一直在去與不去之間抉擇不了。」
 「他們感情很好嘛,雖然鬥嘴鬥個沒完沒了。」
 「那才是他們的情趣。真不錯--他們都願意為了對方放棄自己的生活。」
 「他們一直走到結婚吧?」
 「大概吧!」
 哪像眼前這個呆瓜,雖然常常都在一起,但他還是個超級純情的傢伙。
 唉呀∼∼有沒有更簡單的戀愛之路啊?

 灑成金黃色的街道,點點塵星落在交疊的指掌間,漸融為一種奇異的親密…
 是嗎?他也應該做點什麼事了。
 「望-」

 在他回頭的一剎,把唇印上他的-
 淺淺的吻,貼合的唇不一會便分開了。
 「生日快樂。」就是這個-可以迷倒萬千少女的笑。

 望呆了一下,淡淡的滿足化成安慰的笑容。
 「這樣就好了吧?」接吻的感覺不壞啊。
 當初望提出「小戩愛的啾啾(心)」,總算滿足他了吧?

 「不。」望搖了搖頭,拉近了他的臉,露出有點邪惡的笑。「可以再來一次呀。」
 還來?他心跳仍未平服下來呢。
 呃∼抱著已經貼上來的身軀,所有思考力在轉眼間被完全淹沒。

 未來會更加燦爛吧?連夕陽也在向他們揮手哦。





特別贈送:太楊極短篇對話

「別動,打劫!」(用刀子架著前面的帥哥)

(性命危在旦夕,掙扎不了,只好嘆氣)「劫財還是劫色?」

「看你這個窮鬼還是不會有什麼錢的,還是劫色好。」(垂涎三尺狀)

「唉-隨你了。」(攤手)〔天音:你就那麼沒節操啊!!〕

嗯嗯嗯嗯嗯……

「羊肉始終是最好的,果然美味、可口、好吃!」

「可惜明天你變成貓了…那時到你被吃啦。」

「不,我明天是怪盜,那時要捕捉獵物--我的獵物就是你。」

「兵捉賊不是更好嗎?」

「呃∼∼」!@$%&^&@#& END(是沒有意義的對話…)



後記:
嗯,有感於近來伏羲風頭搶得太過了(是嗎^^),加上腦裡一些隨意勾勒的畫面,就拼成了這篇了。這故事的情景出自《GOOD MORING CALL》第六卷,我取了以「愛的啾啾當生日禮物」和「2X2 交叉相遇」的場面,其餘內容對白全盤改寫…一直喜歡那一幕,很溫馨,因為一個單純女孩子千里迢迢跑老遠來找情郎的一番情懷(最適合取用就是天蟬配),造就另一對較遲鈍的情侶有「突破性的進展」,看起來有點呆呆的純情男在環境感染下總算做點像樣的事了…

這篇缺乏描寫,沒有感情激盪,
為戀愛而戀愛,為甜蜜而甜蜜,為接吻而接吻的一篇…

至於後來那個對話篇,也是為無聊而無聊,因為我大概不會寫警察或罪案的東西,只好隨手寫些來玩玩的,還是那句,沒有意義的…能博君一笑已經很好了。

嗯,那我就沉下去了:)

by 櫻喬
24 / 2 / 2002


_________________
<更訂為 全員 by櫻喬>

無聊的時候翻看這篇……愈看愈不對勁……(心虛中)
除了最後一節外,看不出哪裡有王道的氣息……
(難道我真的不會寫王子殿攻了嗎><)
而且蟬玉戲份挺重,所以,就更訂為「全員」好了… 


_________________
<溫馨的文^^ by GR>

Wed Feb 27 07:30:36 2002
163.30.48.170

又看到櫻喬殿的新作品了,而且是我的本命楊太文啊~~
(某危險生物爆走中....),我很佩服櫻喬殿的說,文章寫的不俗
也能分析文章,一針見血指出作者想表達的東西,探討現實中(漫畫)
的望與戩的個性之類的,我每次看櫻喬殿的分析都會有種:[哦~~原來
也有這種看法啊!]我資質愚魯見文則囫圇吞棗不加見義,有時常不能
理解有些文的論點,有些是寫的超過同人的範濤,能稱之為文學的文,
所以....在看文時會見文而不能懂文,喜歡洗歛.純粹.優雅(我本人倒蠻粗魯的bbb)等的好文章,但也就僅止於此.了解作者表達的時空.背景(像時間交錯進行的),但真正的意涵有時會模糊焦距不能了解,我想評論文章這種高級的事,一輩子也做不出來吧.....總之囉囉唆唆一大堆廢話,櫻喬殿要對自己有信心啊!
不小心打了一堆廢話bbb您不會怪我親疏不分吧bbb 


_________________
<嗯…… by櫻>

Thu Feb 28 11:27:37 2002
61.15.131.3

現實的望和戩性格不好抓,我不想寫太認真的(→事實是沒這種能力)

…我比較胡來,想到什麼就寫下來,
同為寫文者,我大膽嘗試發掘其他文章的深層意思…了解人物也比較有幫助^^
至於寫那些沒由來的簡評,也算是一種練習
難得有餘暇和機會試試,對真正寫課業的論文也有益處∼^^


_________________
<哦~~ by GR>

有點受寵若驚....bbb(櫻喬殿回我言欸!!)
王子殿和太公望的個性很難掌握....難以拿捏分寸
,這點就是各位大人的厲害之處!不同的作家對同一個角色,
個性的描寫都會不太一樣,這樣我可以看到很多不同面貌的
楊戩與太公望,對我來說也是一種享受!自己寫不出那種細微的感覺
,就啃別人的來看(汗),但我也寫不出來 ...我會有個超華麗的開頭
中間掰不下去,結局呢?想不出來......=>胎死腹中,自認文筆不算
很好不敢擅自潛越讀者本分,所以.....我還是潛回去吧!
對不起櫻喬大人...我又亂說廢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