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序幕 台灣.台北




望離開了。

看著他留下的字條,我微微笑。這不是第一次,只留下「我走了」三個字,他就四處雲遊去了。

望從來不說什麼時候出門,也不說什麼時候回來,不說目的地是何處,在旅途中也不曾捎來任何一封信,給過任何一通電話。

可是,他總是會回來,帶著燦爛的笑容,和一大包重到不行的土產。

這次他走了,我卻突然不想等了。我們之間其實並沒有過任何的約定,甚至連「戀人」也稱不上,但我總是會等他,而他,總是會回來。

我笑著,哼著輕快的曲調,拎著不算大的行李,關上房門。



※ ※ ※ ※ ※ ※ ※ ※ ※ ※ ※ ※

here and there……

※ ※ ※ ※ ※ ※ ※ ※ ※ ※ ※ ※



按了房東家的門鈴,房東探出頭來。

「原來是楊戩啊……請進。」

嚐了口房東特製的熱可可,我開口說明來意。

「我打算出門旅行一趟,但我現在還不確定什麼時候回來,所以,想請妳先替我留著那間房子,我會預繳一年的房租,一年之後我若沒回來,就麻煩妳再找個新房客囉!」

「當然沒問題……只是少了一個好房客會讓姊姊很傷心哪,可愛的小戩。」她眨著大眼,一副眼淚快掉出來的樣子。

我不禁笑了出聲,「妲己姊姊……妳會不會太誇張了點?」

「呵呵,」妲己摸摸我的長髮,「自己一個人在外頭得小心啊,記得好好照顧自己。至於那房子我會好好替你看著的,別擔心喔!」

「還有哮天……」

「喜媚會幫你照顧的!」喜媚自信滿滿的答應下來。

「總之,你不用擔心這裡的一切,放心去玩吧!」貴人笑咪咪的。

「是!」我大聲的應著。


謝謝,你們是我最重要的『家人』。




第二幕 台灣.桃園




告別了妲己,撘上下午一點起飛往英國的飛機,我仍然帶著笑容。

看著窗外一片片如霧的雲,我在心中輕輕的說。

再見囉,望。




第三幕 英國.倫敦




看著眼前雄偉的皇宮,我沒有探訪的興趣。只是拿出隨身攜帶著的筆,飛快的寫著。

明天,這段旅程即將滿一個月。

交完這篇稿,我又要啟程了。

然後,我停了筆。

我現在來的這裡,望是不是也曾經來過?我看過的風景,望是不是也曾經看過?我踏過的街道,是不是也曾經留下望的足跡?

臉頰上突然有種濕濕的感覺。

我哭了?

怎麼搞的……。




第四幕  義大利.羅馬




坐在大廣場的石階上,突然想起今天是這趟旅程滿一年的日子。

要回去嗎?

不知道。

那……就留下來吧。

望一定也還沒回來吧?

很久以後,我終於知道當初那種異樣的感覺是什麼了。

因為,我喜歡望。

所以會流淚,所以會在乎他,所以會……離開他。




第五幕 法國.巴黎




「呼……」

輕輕啜了口咖啡,和著牛奶的香氣,頓時讓我清醒不少。

把視線從電腦螢幕前移開,望向窗外的美景。

已經三年了吧?三年來,沒回去台灣過。

說不會想念是騙人的,有時候還是會忽然懷念起從前那段日子。不知道妲己和貴人她們過的好不好啊?喜媚應該也長大了不少吧?搞不好都已經變成了個亭亭玉立的美少女了呢!每次想到她們,臉上的笑意就忍不住加深。

當然,也會想他。

說起來,我們還沒有這麼長時間沒見面過,最久一次也不過一年兩個月,他「自稱」去亞馬遜河流域玩的那次。

為什麼會出來這麼久沒回去?事實上我自己也不曉得。

這三年間,英國、義大利、挪威、瑞典和德國我都待過,然後,半年前從瑞士搬到法國來,就一直待在這兒了。

一直很喜歡歐洲的優雅,尤其喜歡法國那種華麗而糜爛,卻又浪漫的不可思議的氣質。

將目光又調回螢幕,手指有節奏的舞著。

以「清源」作筆名,在雜誌或報紙上發表短篇小說是我的正業。

大概是頗有天份吧,「語言」對我而言一向是個輕易上手的工具,加上大學四年讀的是外文,現在國際上幾種常用的語言我沒有不會的。

『在什麼地方生活,就用什麼語言說話』是我的習慣,用那裡的文字去創作,也是習慣。我也從不讓人翻譯我的作品,每一種語言都有它與眾不同的美,是我的堅持。

終於打完了。

按下傳送鍵,出現傳送成功的訊息後,我關掉電源,閤上我的筆記型電腦,喝完已經有些冷了的拿鐵,拿起行李,往登機室方向走去。

我訂了下午三點往加拿大的機票。


然後,視線突然被一旁的電視新聞吸引住。

『跨國企業殷氏財團第二代,也就是現任總裁紂王,即將在2月14日浪漫完婚,準新娘是旗下名模蘇妲己……』

有點難以置信的睜大眼,畫面中的美麗女子不正是妲己?我忍不住笑了起來。停下往登機室的腳步,我轉身走回機場大廳。

該是回去的時候了。




第六幕 台灣.台北




有些侷促的站在那棟熟悉的建築物前。

按了一下門鈴,探出頭來的依然是妲己。她先是愣了會,然後就抱我抱得讓我差點喘不過氣來。

「我親愛的小戩啊……你怎麼去了那麼久?我們想死你了!」

「我也很想妳們啊,這不就回來了?」我微笑著。對我來說,妲己、貴人和喜媚就是我的家人,見到她們,總讓我覺得溫暖。

妲己仔細的檢查了我的全身上下,然後一副感動欲泣的模樣,「小戩你真的長大了呢……」

「妲己,我一直都很大呀,」我苦笑,「我出門的時候就已經二十三了……。」

「不是不是,是小戩真的變成成熟穩重的好男人了,真讓姊姊覺得欣慰……」她摸摸我的頭,「你這趟旅行怎麼樣啊?起初我還有些擔心呢。」

「很好啊,我去了歐洲,在那裡學了很多東西,每天都過得很充實。當然,也有時候是在街上看著路人發呆……」我努力的回想著。

「看來你真的過的不錯,呵呵。」妲己站起身來,「也差不多到了該睡覺的時候了,小戩你坐了那麼久的飛機也累了吧?」

「呃……好。」可是我不知道該去那兒睡覺啊,有些苦惱的想著。說真的我還沒住過台北的飯店呢……「對了!」

妲己的聲音打斷了我的思緒,「你還是去你以前住的那邊過夜吧,我想現任主人會很歡迎你住下的。」

妲己把我推向門外,臉上還帶著甜甜的笑容,「晚上好好休息喔,明天來這裡吃飯!」

「等一下,妲己!」眼看妲己就要把門關上了,我才想起自己回來的目的。


「妳……要做個幸福的新娘喔!」


妲己朝我燦爛一笑,關上了門。




終幕 這裡.你身邊




走進電梯,習慣的按下12。

現在才想到我怎麼忘了問妲己那間房子現在是誰在住,這樣貿然打擾不太好吧……?

12樓到了,我走出電梯,站在門前,手卻遲遲沒有按下電鈴。

算了,還是去外面找間飯店住好了,都已經快9點了,還是別麻煩別人的好。正轉身準備離去的時候,門卻突然被打開了。

我還來不及說些什麼,就被擁進一個溫暖的懷抱裡。眼中突然感到一陣潮濕。

「望……」我輕輕的呼喚他的名字。

沒反應。

「望……」我再叫了一次。

還是沒有反應。

低頭看了下被他丟到一邊去的垃圾,我決定好心的提醒他一下。

「望,垃圾車走了喔。」

「啊啊啊啊啊啊啊~~~~~~~~~~~垃圾車等等我啊~~~~~~~~~~~~~~~~!!」

愣愣的看著他又叫又跳的著急模樣,我的臉上頓時出現了幾條黑線,然後,忍不住爆笑。

望回頭看著我,臉上是有些哀怨卻又不敢拿我怎麼樣的表情。

他伸出手,臉微紅的看著我,指指自己。


「以後你哪兒都不許去。這裡,才是你該停留的地方。」


我笑著。


「我喜歡你,所以我哪裡都不會去。」


看著他有點呆楞,有點困窘的模樣,我笑的更燦爛。

是的,只有這才是我的歸屬之地。



這裡,你身邊。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不是第一次寫文,
卻是第一次這麼猶豫該不該發表。
在這個站也晃了好一陣子,
看了各位的大作,
讓我忍不住懷疑起自己的能耐(笑)
總之,
我還算是這裡的新人,
不管是讚美或是批評,
都敬請指教(鞠躬)


by西爾  於2002/03/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