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 ※ ※ ※ ※ ※ ※

《刺憶》

※ ※ ※ ※ ※ ※ ※

 「站起來!」玉鼎師父的聲音。
 這是--崑崙山金霞洞的景象。是多少年前的事…
 楊戩背靠在一塊半破的岩石前,一面喘著氣,撐著一把短劍坐在地上,已經使不出力氣了。
 「楊戩!給我站起來!如果你連這點苦也受不了,就別想有成為仙人的一天。」玉鼎不假詞色地說。在訓練的時候他可是不會講究師徒情的。
 「我才不會認輸…!」奮力拔起了短劍,以極快的速度往前一擲!
 玉鼎真人愕了一下才懂得反應,立時把頭移左半分,避是避過了,但躲不過短劍的鋒芒,臉上劃過了一道痕。
 「師父!」
 玉鼎真人掉落了幾條青絲,現在的臉上多了一道血痕,那把衝力很猛的的劍直插進後方的大樹,刺得非常深。
 「沒事吧!對不住,師父…」沒想到會刺傷了玉鼎師父,楊戩內疚地道歉,他忘記了自己使不上力氣,不顧一切地衝上前想看看玉鼎臉上的傷。
 他不能想像,如果剛才的劍再刺多半分會發生什麼事。
 「…沒關係,受點傷很平常。」玉鼎真人毫不在意,隨手抹掉臉上的血。
 他很高興看到楊戩有那麼堅強的意志力,精神力更勝於他的體力,實在寬慰。
 「對不住、對不住。」楊戩不停地道歉,伸出顫抖的手,想看清楚師父所受的傷。
 撥開楊戩伸過來的手反把他抓著,擁在懷裡,像是憐惜他的傷心內疚,並嘉許他剛才的盡力反擊。
 「你長大了呢…楊戩。」玉鼎笑著說。
 師父--

 金霞洞的背景開始變成一片黑暗,玉鼎師父仍然站在那裡,他沒有笑容,已經作不出任何表情,因為師父的臉上都是血,漸漸地遠離他,他的身影愈縮愈小--不,不要走!
 〔你是我引以為榮的弟子。〕師父對他說句話的時候,是淺笑著的。
 你要去哪?不要丟下我,不要丟下楊戩啊!
 師父?你在哪裡…

 前方出現了一個身影,是師父嗎?是你嗎?
 那個人終於回頭。是誰…是不是師父?
 叮叮…
 銀色的環?
 「哈哈哈哈哈哈!被血雨打死吧!崑崙十二仙!」出現在眼前是王天君猙獰的笑容。
 不要!
 「你又回來我的身邊了,楊戩。」
 滾開,王天君!

        &        &        &

 很久遠的事,仍然記得父親大人那個魁梧雄壯的身影…
 〔只要我當個聽話的乖孩子的話,不知道父親大人會不會來接我呢?〕
 一張天真純潔的容顏,如錄影帶般在他腦海中重播。

 玉鼎師父對他說過父親大人是為了保護他才把他交給崑崙山,小時候的他就那麼相信著,一直一直的等待這樣的一天。
 曾經很認真地等待和實行這個理想…
 直到長大成人,身體和心靈急速地變化,他看清楚人心深處的黑暗,亦意識到父親大人大概永遠也不會來接他…面對不從人願的現實,用誠意和努力都無法改善的痛苦,他的幸福少年時期就在那時結束了。

 …所以,他才會潛進金鰲島,獨自解開自己的身世。
 但是如果沒有這樣,他也不會遇上玉鼎師父和太公望師叔…

 玉鼎師父的言語老是提點他的行為和言語,冷靜的性格也是從玉鼎師父而來,培養優良的修養,生活如一個高貴的少爺。
 他對玉鼎師父的豈止是一份恩情那麼簡單?
 他的變化之術是與生俱內的,照理那已經相當厲害,玉鼎師父依然給他日夜鍛鍊,把自己的功夫傾囊相授,而且不斷在他身邊支持和鼓勵,毫無保留地把珍貴的哮天犬和三尖刀送給他。
 〔模仿不是永遠行得通的…那是別人的技倆,即使變化得十全十美,一旦遇上新招或複雜的招式便會無所遁形,如果只變身成同一個人全力模仿,那未免限制了變身術的用途,再者你不必要成為別人的影子。所以,除了善用變化術的技巧之外也要擁有屬於自己的力量。實戰是最好的磨練…〕
 師父的教訓,依舊歷歷在目呢…

 如果他當初留在金鰲島,會得到今天的這份知識和力量嗎?
 不知道,他真的不知道,生命裡的棋差一著,已經可以改變他整個人生命運,過去了的事無法挽回,亦不能從過去推測另一條路的未來,正如聞仲和太公望分別選擇了兩條目標一樣卻完全相反的路,誰也不知道未來會傾向哪一邊…

 想起了對師父的恩情,腦裡又浮現另一件往事,那是在他很小很小時候的事了…

 …在金霞洞山頭的一處角落,他把臉埋在右手袖子裡哭泣。他當時不想被玉鼎師父發現自己的…
 「楊戩,找到你了!」玉鼎真人氣急敗壞地站在洞前,向來冷靜的臉出現了難得生氣的皺眉。他把楊戩小小的身子從洞裡揪出來,卻發現這孩子在哭泣,再多的火氣立時融化成憐惜和關心。「怎麼了?」

 哭得很兇,心也在流淚。「師父,我…我不要做你的弟子了…」
 「你說什麼?」玉鼎真人的臉色非常難看。
 小楊戩還是抽抽咽咽,「都是我…因為我的關係,妨礙了師父的修行…而且我來歷不明,長得很古怪,我不配當師父的弟子…」
 「這是誰說的?」楊戩聽到什麼閒言閒語了?
 「其他的道士都是這樣說的。他們說我是師父不知道哪裡撿回來的,這樣的怪人不配成為崑崙十二仙的弟子…」小楊戩的眼淚忍不住滑了下來,肩膀強烈地抖動著。
 「為什麼要感到悲傷?」玉鼎真人溫柔地抱起身體仍然很小的楊戩。「你聽我說,那些人並不了解你,你也沒義務討好他們。他們說話不負責任,你不要在意。」
 楊戩得到了一點安慰,但手腳仍然不太聽話的激動想掙脫他。「但是我…我也不是普通人!」
 「你只要相信師父說的就好了。楊戩的確不是普通人,因為你擁有天才的資質和修養。」玉鼎真人把他抱得更深,「而且…修行的時候有你相伴有趣多了。」
 「…真的嗎?」楊戩止住了淚水,頭埋在玉鼎師傅的肩上。
 玉鼎真人毫不猶疑地點頭,「我以你為榮。」

 無微不至、傾心盡意的玉鼎師傅,是他唯一願意交出真心,全心信任仰賴的人。
 即使現在他已經是獨當一面的天才仙人,但玉鼎師父在他心中的地位仍舊是最重要的!

 從回憶中回到現實的瞬間,心中一陣哽咽,吞了下去,畢竟他已經不是以前小孩子了,他將來還有更多的使命,把自己鍛鍊得更堅強。「玉鼎師父…」

 現在,他仍然沒勇氣公佈自己的身份。畢竟是那種身分,不是那麼容易可以說出口的,不論以前還是現在…。除了善良正直的玉鼎師傅之外,誰又有那樣的胸襟風度可以接納他呢?
 向來都是偽裝自己比暴露真正的自己更能活得輕鬆自在;可是,壓抑不覺得辛苦嗎?

 太公望師叔…可以嗎?
 師叔甚至不惜一切保護他們那群傷兵,亦沒有計較初遇時他向師叔下的張狂的戰書。
 他會明白我、相信我嗎?

        &        &        &

 失焦的視線裡,什麼都看不清楚。
 這時,玉鼎師父的長長身影出現了。「別害怕,我的孩子。」
 是,我不會害怕…只要你在我身邊…
 玉鼎微笑,長長的身影變成了一團光,劃破天際,飛到了封神台…
 師父!!回來…不要走…別離開我!

 〔哈哈哈哈哈!〕王天君可怕的訕笑聲…每一聲都擊痛著他的心。
 痛徹心肺的狂亂,臉上的…到底是血還是淚…
 〔你一定要平安活著…〕出現的是太公望關切的臉。
 師叔,告訴我,玉鼎師父在哪裡?
 〔楊戩,你不能死掉,等我回來…〕然後是一陣溫暖溶在心頭。
 師父呢?

 紅色的液體…一地的血、滿天的血,玉鼎師父的臉上也濺滿了殷紅的鮮血…溫柔的聲音。〔我一定要保護你…〕
 〔請把我放下…你一個人的話,一定出得去的…〕放開我、即使他快陷入昏厥的狀態,仍然努力地靠著生命力和希望堅持下去,他一定要勸退師父…
 〔如果我可以放下你,我當初就不會來了〕玉鼎把他抱得好緊。〔在你很小的時候,我也曾像這樣抱著你在雨中走…不讓你被雨沾濕…不讓你著涼…〕

 不--
 王天君!!!!!!!!!!

 憤怒和憎恨燃點起他的意識,突然地由漫長的夢魘中醒來。
 沒法把持住理智,腦裡不斷浮現的是玉鼎師父的音容笑貌…
 「師父…」身體浸在治療池內,這是雲中子的房間…
 他僅餘的體力不斷被頸上那虱子吸掉,剛才雖然意識迷濛,但他仍對這裡的事有點記憶…
 元始天尊和雲中子一同治療他,身上沾了虱子,而這種虱子已經蔓延在整個崑崙山和金鰲島,大家也倒下不能作戰了,唯一的破解方法就是殺死使用這寶貝的人-王天君!
 也好,他正要去找他!
 他不會如此脆弱地被擊倒!
 太公望師叔現在亦身在金鰲,他指揮大家分組作游擊戰,臨走之前他曾告誡自己要好好休息。

 師叔,原諒我的自把自為…他一定要親手解決王天君!!
 悲傷和憤怒淹沒了他的意志,已經不能像平常那般把持理智,趁著雲中子和元始天尊離開,他要趕去金鰲島,他要找王天君算帳!

 看到左方有一瓶藥丸,他想起了…這是雲中子說過可以暫時紓緩症狀的仙桃精華。也管不了那麼多,楊戩把那瓶藥丸倒了一些進嘴,體力恢復了一點。
 舉手變出了三尖刀,把那瓶仙桃精華塞進口袋楊戩從池中起來,撐著三尖刀一步一步,向金鰲島前進。
 雖然很辛苦,不過更重要的是從心底支撐著他的精神力,他一定要去,一定要去!
 把玉鼎師父還給我!
 〔要用你的命來換!王天君!〕

 不行,這種步行速度只怕趕不上…恐怕還沒到金鰲他已經支持不住了。
 他虛弱得無法保持人形,頭上長著角,或者他應該賭上一盤,等會兒再服用仙桃精華。哮天犬…出來吧!
 雪白的哮天犬從他的掌心飛出,馴服地俯伏在地上。
 楊戩倚坐在哮天犬,撐著一點力才能坐穩,走!!

 還未揭盅的好戲,會在金鰲島繼續上演吧!!

 初稿 6.12.2001

補後記:
玉鼎和楊戩的文,很久之前已經寫好了…糾纏不清的父子情,我最喜歡了。
和《凌遲》相關,也不相關,純粹妄想的補充而已。

by櫻喬
潤稿 于 2.19.2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