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 ※ ※ ※ ※ ※ ※

POST WAR

※ ※ ※ ※ ※ ※ ※

 金鰲島與崑崙山雙雙墜落,仙界即日滅亡了。
 短短數天的仙界大戰,彷彿已經走過一段很漫長很漫長的路,仙界大戰亦隨著聞仲的封神劃下了句點。

 楊戩坐在墜落的巨石塊後,藍髮垂落在肩後輕揚,如同心情一樣恍惚不定,紫色眸內鎖著淡淡的哀愁,不讓任何人發現到他。
 他感受著岩塊另一端的那個人的氣息…
 〔師叔…希望獨處一會,讓自己靜一靜。〕

 師叔是這場戰鬥的最高司令官,亦是最希望結束這場戰爭的人。
 做的時候那麼決絕,把一切感情包袱都丟開,但在結束之後,他卻在流淚,無聲的哭泣。
 沒人能理解他內心的悲傷和哀痛,只想有個獨自的空間,為在仙界大戰中失去寶貴的東西發洩情感。
 他總是最後才想到自己,哀傷埋在心中,普賢的事一定讓他相當難過吧…
 元始天尊的心機深沉得難以置信,其實,他和師叔會不會只是他手下的一只棋子…?封神計劃的真義、歷史的道標又是什麼?
 這場戰鬥的意義就是讓仙界滅亡嗎?一切都變得模糊起來了…

 仙界大戰是一道隱隱作痛的疤痕,大家都失去了摯愛的東西,天化和他一樣,同一天失去了師匠和父親…幾乎讓他以為自己是什麼都沒有了。
 對於他們來說,在仙界大戰中存活下來的人,比死去的人還要難過。
 而那個罪惡根源-王天君,明明已經被封神卻又在聞仲面前再度出現,再一次被封神。
 這個充滿仇恨的男人,毀掉了他的一切!

 但,把他從絕望痛苦裡拉出來的人是師叔,他知道,用身體去救贖他的人也是師叔…為了救他,甚至不顧危險潛入金鰲島,而這場戰鬥的結果卻讓能失去的和不能失去的也全部奪去了…
 生命是如此的脆弱,師叔連一兵一卒也不想犧牲。
 但為了理想、說要不顧一切…師叔犧牲自己的同伴、自己的故鄉,忍下了所有的淚水和苦痛執行理想,早就知道是這樣的結果,他也在所不惜,師叔獨自承受了所有的悲傷……像傻瓜一樣的天真,和他當初認識的師叔一樣…
 他,他才是最大的受苦者,到了現在,才能流淚發洩…

 很希望為他做些什麼。
 然而,他能做什麼呢?
 師叔在他最絕望難過的時候救了他的心靈,此刻他卻不能做些什麼…同時,師叔也不需要他,師叔有足夠的堅強去承受一切,但這樣的師叔,更叫他覺得難過。
 這個距離,已經將他們拉遠了…

 除了陪師叔走完這段路,深埋在內心的感情,也許就要永遠地埋葬…那時他們就什麼都沒有了…
 〔師叔像風…不會為誰停留的風…但他吹送過來的溫暖卻能帶給人安心…〕
 他知道,殷朝滅亡後,師叔也不會留在他身邊。
 這是他早就知道的結果啊…相比起師叔,他的確是自覺比不上,師叔遙遠偉大的理想,是他不能觸及的範圍,楊戩再怎麼特別,也只佔有師叔心中的一小部分,他們又有什麼資格再談愛呢?

 心中同是難過,楊戩伸手掩過半邊面孔,不容許自己掉淚。
 從治癒之池醒來的時候,他就許誓不再哭泣,他要擁有足夠的堅強去承受悲傷,即使最重要的師匠、最痛苦的悲傷也嚐過了,即使面對父親大人的封神,他也默默地承受了那份傷痛,那時亦不容許有脆弱的時間…

 他目前要做的,就是好好地守護著師叔…


 「楊戩…你在那兒吧?」太公望注視在遠方那一抹斜陽,也沒有回頭。
 楊戩從岩石後起來,走到望的身前,無言。
 望抱著膝蓋,失神的雙眼,已止住流淚,但臉上淚痕未乾。這樣的表情卻讓楊戩覺得心疼。

 千言萬語,此刻卻甚麼都說不出來了。
 「師叔…」這是他唯一懂得的語言。
 「啜…」太公望似有若無地笑了一下,做了個噤聲的手勢,剛哭過之後還作出那種怪異的表情,實在是……
 太公望突然托住楊戩的下顎,溫熱的唇貼了上去。
 是想取得安慰,藉由身體的接觸來撫慰彼此,像他們在治癒池內所作的一樣…是這樣嗎?
 過分接近的臉孔,卻看不到師叔的表情…
 師叔的呼吸傳入了他的腦裡,讓他不能思考,只能默默地接受。
 只是唇貼著唇而已,並不激烈。
 時間靜止了在那一刻,好長好長的吻。

 意義上,感覺上,都和以前不一樣。
 那像是一個道別的吻。

 過去已經幻成一場空了嗎?

 良久,貼合的唇緩緩分開。
 張開眼的楊戩,驚覺師叔的眼裡已經沒有任何悲傷的痕跡。

 「已經晚了,我們回去吧。」太公望跨上了一直守在身旁的四不象,伸出戴著大手套的手,打算把楊戩拉上來。
 他們不是第一次乘搭同一匹座騎,也只有坐在一起,身體的接觸能讓他們體會和熱切地感受到對方的體溫。
 楊戩凝視著那沾血的手套,那是與聞仲激戰過的痕跡。
 那雙手也曾經溫柔地抱著他…
 「不…」第一次,鼓起勇氣,拒絕了和師叔親近的機會。「我想多留一會,查探這裡的殘跡…師叔,你先回去吧。我晚點就回來了。」
 這是個藉口…逃避和師叔單獨相處的藉口…

 「是嗎…」望凝視著他的臉孔一會,收回了手,像收回曾燦爛盛放過的感情。「你小心點,再見。」
 太公望著令小四起飛,頭也不回地走了。
 說再見,如在道別。

 他倆阻隔著無形的千山萬水…
 他無法再在師叔的眼內看到自己的影子…

      *      *      *

 〔楊戩…我要出門一下,周國暫時就交給你。你就當做好事吧。〕
 一早醒來,看見的就是這種字條。

 心中閃過不妙的預感,楊戩慌忙地推開窗,看見太公望正騎著四不象準備起飛。
 「事情就是這樣,楊戩,接下來的就靠你了!」
 看著四不象漸漸縮小的遠去身影,坐在床上的楊戩還楞住良久才懂得反應。

 走了…
 留下了這麼一句話,師叔就這樣在他面前飛走了…

 楊戩的指尖掠過仍掛在身上的緞絲棉被,冰涼的觸感從十指傳歸心裡。
 多久之前,望半披著緞被,賴在他懷中撒嬌。〔你今天要替我批公文哦∼〕
 那個可愛的影子,漸漸變得撲朔迷離……
 看到師叔在他面前飛走的一刻,他多麼想立即放出哮天犬追上去,把他追回來,問他要去哪裡,也不顧一身還沒換下的睡衣會否破壞形象…
 只是,感情裂痕一刻間降落在他面前,巨大地壓住他想動也不能動、也不敢動。

 冷靜下來,他開始靜靜地思索他和師叔之間的關係。
 就像是過了熱戀的蜜運期的情侶,他們的感情正在凍結。
 他們的關係正在急速轉變-

 〔師叔很快將會離開他〕這樣的念頭再度閃進了他的腦裡。
 不是他獨自去找太上老君這樣的別離,因為殷周革命仍未完結,師叔不會就這樣一走了之,他感覺到的分離,是那種永遠不能相見的別離。
 仙人長生不死,故不是死別,那便是生離吧?
 為什麼呢…

 閉上眼睛,浮現的是一個瘦小的黑色身影……王天君!
 滿腹的恨意隨即湧上了心頭,玉鼎真人和通天教主的身影同時在腦裡刷過。
 為什麼?為什麼會想到那傢伙?
 那是他今生最憎恨的人…………但,和師叔有什麼關係?

 太公望和王天君,在他心中糾纏成一團黑線,真相永遠不會從想像中誕生的。
 楊戩按著微酸的額,開始一天混沌的工作。

12.24.2001

原後記:(經篩選)
選擇楊太在仙界大戰道別,總比進入老子篇道別來得好,那時的望已彷若另一個人…其實我很懷疑這一場戲是否應放在這篇,因為前面是探索王天君和望對楊戩的異同,後來卻變成了這樣…不過也好,交代了楊戩對望的感情和對未來的不安,所以決心不拆出來。
會這樣寫主要因為是看到一張楊戩和太公望在仙戰後KISS的同人畫,畫很很漂亮,雖然上文下理似乎接不通…沒關係,我是視覺動物,只要看到他們親熱就會很高興。
我是想像著曉翎兒殿的《是夜》為這一部的接續,也就是九個月後楊戩和太公望那種疏離關係的前次見面,已經可以看見兩人的走向分叉…(但是又不能全然套進去…^^b)

原稿于12.24.2001

補後記:
這篇是在限制級文章《凌遲的交叉線》裡拆出來的,
一直覺得那篇變態文的結尾不應該放這樣沉重的東西,上下連貫不起來,即使能看懂也是因為看過原著而已(這是同人小說的好處),所以現在決定這篇還是抽出來「獨立包裝」。
P.S.POST WAR= 戰後

櫻喬 2.19.2002


_________________
<無聊的貼文感言 by櫻喬>


呃~~~ 貼完這堆雜文,長舌的櫻再待幾天就要引退了
真是憑著一腔熱情和濫情啊~~
這堆文章跟《淚殤》是同期的,頂多早一點,那時先發表淚殤是因為淚殤只套用背景但和原著內容不相關,靠妄想兩個字^^。(至少對白沒有重疊)

我是在文章垃圾桶找回這堆「倉底貨」的bbb(專放寫完不滿意的東西)
想趁著離開之前,找個地方撿走(擔心不可靠的電腦隨時報銷)
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會在裡面,那時一面重溫封神一面寫,寫完就丟,丟完就忘,忘掉就不理了(一點也不愛惜自己文章的人…)

這堆文可以說是練筆…不是不敢發表,是忘了…真的忘了。
全部是以前的試驗品,實在獻醜了。如果沒翻文章垃圾桶,這堆文就沒有重見天日的一天,反正是寫給自己看的,就是沒事喜歡寫。

隨意翻翻就好,沒重心沒主題的文,就當重溫封神劇情吧∼
不過…這堆文全部都和楊戩有關就是了@_@(服務楊迷…)
和玉鼎相關的也不少,雖然BL不多(不要期待了,這堆文沒有太多不健全成分)
其實我寫過的原著篇章《淚殤》《凌遲》也可以和這些扯上關係,不過我不想這成為一個大系列,全部當成短篇散章就行了。
原本說是《淚殤》後續的《願意》也獨立出來吧∼(已經失了原著的意義)

這堆小說之中我遺漏了趙公明一役,其實不是沒有可以發揮的場景(對付楊任&師叔死掉那幾回還有東西可以掰)
因為寫完《淚殤》就直接跳到王楊《凌遲》篇,忽略了趙公明,同時仙戰的東西也在醞釀,而那堆和仙戰有關的文則是與《凌遲》同期出品,不過為了聚集故事的焦點還是拿了下來。
至於仙戰後的文章…真的沒有了><。個人覺得仙戰後值得寫的還有楊戩以三尖刀指著伏羲的一幕,不過我對妲己決戰篇沒有像仙界大戰那種熱情,所以寫到《POST WAR》就停下,至於楊戩伏羲那一幕,夏實的站已經做了很棒的詮釋,我自覺不必再寫^^。
忽然覺得,這些文章也許更適合以詩來表達吧?但我就是不會寫詩(吐舌)

我想在這些文章全部送出去後,
就不會再寫原著衍生(因為我終於到極限了吧…)
其實近兩個月已經寫不出原著衍生,這些全部是舊稿(總覺得是很久之前的事)
連《願意》也是走樣的一篇,雖然背景沿用封神後續,不過故事內容已脫離原著…根本插不進去。只是因為我想寫故事但懶於設定背景和人物才會那樣。

我已經深深體認到:原著沒有空間可以寫長篇。
不過玩玩短篇倒是很不錯,他朝我重新翻閱封神時又會跑出什麼鬼點子吧。

(以下廢話不用收錄)
讓我數一數自己的坑吧∼∼(他朝回來的時候可以把我推進這些坑裡)
我已經挖了很多個坑,所謂「坑」,就是起碼寫了一回,但中途難產或胎死腹中的文,會考完畢後我會逐個坑慢慢填的(依寫文慾排序)

1《孽緣》王楊王(爆)
嗯,就是為了讓小王得到幸福…寫了一些散落的相處片段…
虐待小王的方法還很不夠…限制級><(變態…)

2《發動》(原:王子復仇記)楊太楊
……很久之前就有的長篇構思,可能超過二十回。
已經寫了最高潮的打仗,但中途部分不知該怎扯下去。
因為這是本命又看了很多好文的關係,我完全沒有信心,萬年不敢動

3明星篇 全員
伏楊篇《迷星之路》寫好後就丟了(待重寫)
天蟬和妲聞篇各寫了一半,
楊太篇有待構思(信心暴跌)
其實我比較有興趣寫維納斯和師叔(爆),反正王子已經跟了伏羲…(真的有地方收嗎^^bb)

4Soulmate 楊太→普
非常普通的題材,資料和靈感收集完畢,不寫可惜
(師叔當然跟楊戩囉…)

5高手過招 妲聞
拖得最久的一篇……差不多由剛踏足輕夢閣就開始寫,寫足了片段,
還是沒有重心,過足癮便算了,有空潤稿再發表吧∼

6願意外篇《親愛》 燃龍
這次沒有騙人了……真的寫了八成,欠連貫而已,
也沒有對不起燃燈,頂多有點破壞形象,但對待公主算是很不錯了^^

7美人魚外篇 楊太+聞普
本來還寫得好好的,後來經過櫻喬的惡搞,師叔由柔弱受君(?)莫名其妙變成了意圖染指某羊的大色狼……故此這篇即時停工。(已經忘掉聞&普了)


封神以外--(以下全部是十回以上的長篇TˍT)
8神劍《追色風月》拖足一年……壬生狼萬歲!!
9神劍《鐮夢》三年前寫的手稿,人妖鐮足的過去未來,覺得這點子還不錯,打算KEY IN後在網上找個地方撿走
10明星《菁之醉》這篇連底稿也不見了…想續下去也不可能,所以要將夢想寄託在封神裡(大遺憾)

所有文章已經全部罷工,讓我就再好好想一想吧∼(呵欠)
現在有心情也沒有時間,生活總喜歡和我作對。
很想一直玩同人(寫+看)下去(因為很怕自創的設定人物身分背景),一年前的我不知道有沒有這種意志定下心性,不過現在也還好吧,我要為未來努力∼∼

(完全不需要理這個瘋女人><)

_________________
<回覆 by櫻喬(浮與沉之間)>


月雅希:

 寫文的時候總是抱著一腔熱情,就給他天昏地暗寫個沒完沒了。當熱情冷卻下來的時候,就得用一種全新的旁觀者冷眼目光翻看自己寫過的東西,非常嚴厲和挑剔,從冷待到雪藏到重燃熱情需要一段挺長的過程,完美主義也會在這時候冒出來,例:這個句子不好、發現錯別字、那段可以用更好的形式表達、寫不出味道…等等層出不窮的錯誤,因為自己看待事物和眼光總是不斷變遷,這個好、那個更好的三心兩意的情況常常都出現,而文章出自自己手筆,意義上還是蠻重視的,那就少不免有這樣無聊的偏執∼∼

 嗯,我也是「楊受」派,你看,像他那麼可口好吃的性感尤物加上美美的臉蛋,怎可能是攻呢(笑)。至於為什麼寫楊攻…很簡單,因為我不會寫「太攻」。
(更正確的說法是,除了區分H之外,我依然搞不懂攻受)其實某櫻是滿想寫的…^^

>淚殤系列有沒有續篇.....???
 理論上已完,原著的王楊伏楊都玩夠了。
 我一開始就打算了是太楊、王楊、伏楊三部直落,現在都寫完了。不過也不是沒可能寫續篇,因為還沒有寫過趙公明一役&仙戰後~伏羲出現那段空隙(遺憾),可以當成外篇續章給他寫下去(要掰理由不是很難∼),不過會寫的可能性非常低…(好像寫不出…大概要重溫封神原著才有機會∼)

>那麼,那些神劍的作品怎麼辦???
〔握拳點頭〕會寫的…因為同人之路還很漫長∼
這不屬於輕夢閣要討論的內容,有興趣的私下寫信再談吧∼


GR:
>櫻喬殿也要潛水去也了嗎?
目前是半浮半沉,再過一陣就閉氣給它潛進水底去。

>櫻喬殿有空會回來封神界吧....
我當然會回來填坑…(笑)
>希望我不會寫的令您不快
我迷動漫也不是一兩天的事,像家常便飯一樣(也可以說毒藥)
離開一會死不了,這份過剩的熱情決不會因為區區幾個考試而褪減的
或許我也會有些間歇性的歹念,不過先積聚著吧(雖然還是花了兩個小時寫《生日》)沒關係啦,我還等著可以猛灌毒藥的試後假期(有四個月∼)


對了,回文回長一些沒關係,我很陶醉被稱讚的感覺(→神經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