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 ※ ※ ※ ※ ※ ※

《心扉》

※ ※ ※ ※ ※ ※ ※

〔亂入:櫻喬非常喜歡的父子對峙篇∼∼∼〕

 對我來說,長期化身成人類是很簡單的事,偽裝自己比暴露真正的自己更能活得輕鬆。只不過,代價就是除了師父之外,對任何人也不能打開心扉…
 除了師父,對誰也是偽裝……
 沒必要,打開心扉。我一直是獨自一個人…
 任何事我都做得來,所有東西我都擁有…

 直到那一天,我卻遇見了那個人。
 改變他一生的人…
 影像中出現的是太公望師叔和他的一群夥伴。
 他會闖進每個人的心,叫任何人也相信他。而且還擁有許多我所沒有的東西。
 我第一次希望向別人打開心扉,我想,這個人定會明白我、相信我…

 〔我連你是誰都知道!我曾聽說過仙界之中有一位能使用『變身術』的天才道士,他的名字叫…楊戩!〕
 〔我要看清楚你有多厲害,你打算裝傻到什麼時候!〕

 〔聞太師,請原諒我們以多欺寡…可是我們現在不能失去太公望師叔!〕
 〔我不會讓你殺任何人的!〕

 〔受到病源體的直接攻擊,師叔自己也很危險啊…〕
 〔現在的你又能做什麼呢?〕在趙公明的Queen JokerII上…
 〔說能量不足…居然要我獨自一人代替防護罩,師叔這個人也真壞…〕

 一幕幕聚聚散散的片段…

 〔楊戩,讓我把命運賭在你身上!〕
 〔雖然我不喜歡「天才」這句話,但只有用這句話來形容他。〕
 〔我不想令楊戩獨自一人〕
 〔你一定要平安活著…〕

 可是,我一直是個隱藏真正身份的人,甚至達到高手境界,不是那麼容易就可以說出口的。
 我是妖怪,我是一隻妖怪啊!!!
 黑暗中,長大的楊戩獨自拭淚…

(劇情出自《封神演義》131回)

      *      *      *

 在黑暗的禮堂中,魔王般的男子背著身站在半空中,黑長的斗蓬纏繞著下方的尖刺,如守著他的王座一樣淒冷。
 「通天教主大人,楊戩來了。」王天君向那黑衣的人影報告。
 「楊戩…」通天教主不帶感情地回頭望著楊戩,目光渙散。「我的兒子…」

 「吃驚了嗎?楊戩。你以為只有你才痛苦嗎?可是你還好,因為他們把你培育成一個有教養的少爺,我的情況就完全不同了。」王天君的眼神滿溢了憎恨和妒忌,習慣以憎恨和復仇來生存的人根本沒有同情的能力。

 「可悲的傢伙。」楊戩冷道。
 他們同是妖怪,的確差天共地。
 王奕由被元始天尊利用再作換質子開始…那時已注定他是一場悲劇。

 「你也要再墮落一點才像樣啊,楊戩,最少要跟我一樣!」
 王天君露出邪惡而殘酷的笑容。
 要互相殘殺,要互相殘殺!

 如王天君所料,通天教主對楊戩展開了瘋狂的攻擊,六魂幡製造的巨大漩渦甚至衝出了「星」,使整個金鰲島震盪,轉眼間,整個大廳已垮成廢墟。

 通天教主手上的是超級寶貝-六魂幡,他們的實力還差了一截吧…楊戩心中想道。

 無論如何,他是不會和父親大人動手的。
 如果父親大人清醒地要求和他決鬥,他一定會奉陪到底。
 不過現在可不是--這場決鬥,誰勝誰負也沒意思,何必讓王天君坐收漁翁之利。

 「你還…記得我嗎?」由臉孔到半身,大量鮮血如泉湧流個不停,但這不影響楊戩的說話,他抬頭定睛望著通天教主。「我們曾一度見過面的…」

 五十年前…
 「…歡迎了,千里迢迢而來,所為何事?」
 「自己…是為了了解自己。」
 「我的親生父親應該是在這裡的。請你代我向父親傳達一句話…『我是人類』,就是這樣。」
 「我就代你告訴他吧!」

 「與太公望師叔他們相遇後,我變了,我得到勇氣,將真正的自己展露人前,我再也不會逃避你,也不會逃避自己。」
 世界上最大的敵人就是自己,解決了自己,人就變得很堅強,牢不可破。

 「我有了活下去的勇氣…王天君,那是你終其一生也不能理解的…」

 師父捨身保護的不只是我這副身體,他一併保護了我脆弱的心靈…
 保護和磨練我的堅強…

 「打也不打就死…你是要讓我失望嗎!!?」
 這是代表你不想我死嗎?呵,幹嘛要成就你的願望。

 「父親大人……」來到教主的面前,「我想告訴你,從今以後,我也一直會是崑崙山仙人的同伴,但…也會是妖怪。」

 父親大人,我們之間沒緣份培養感情,對你也許真的說不上有什麼情意。
 相同的血液在沸騰,我們血濃於水,比誰都親密又陌生。

 謝謝你製造了我,送給我這個身體,現在就將這個身體還給你。
 即使我會死在你手上,也無怨無悔。

 在紅水陣內,即使玉鼎真人當場拋下他,他也無怨無悔,因為師父送給他的禮物已經太多了。玉鼎真人胸襟廣闊,他擁有一顆最美善的愛心。他實在不必用生命來保護自己,就算他真的死了,他在死之前也經歷過那麼多美好的事,不只讓他有一段美麗的童年,還有與太公望師叔相遇,人生之中已經沒什麼值得後悔。
 即使是把他留在崑崙山的父親,他現在有機會喊他一聲父親大人,向他敞開心扉…真的說有什麼遺憾的話,當他親口叫通天教主作父親大人的時候,他的神志卻不清醒的…

 存活下來的他,對師父致有無限的感激、難過和傷痛。
 也因為這樣,就算死,他也一定要殺掉王天君報殺師之仇!

 不親手殺死他之前,他怎樣也不肯走進地獄。
 「你的遊戲…到此為止了……」冷酷無情的眼眸,穿過了被抓在手臂上的人。

 有什麼能救自己呢?
 嗯…求生意念,像師叔在趙公明一役拼命求存。
 是信念,師叔教會他的信念。
 只要「信」,就像仙界大戰一樣,師叔對我那種無言的信任。
 
 非活下去不可!
 要死的話,早在擊敗金光聖母之後魂魄就應該飛去封神台了。

 他每一次都會想:如果是師叔會怎麼辦呢?
 所以,他選擇了師叔的做法……不打。
 那些好勝、要面子的往昔都遠去……

 同歸於盡吧…王天君。

 太公望師叔…對不起,不能再協助你了。
 回去師父的身邊…
 再強的求生意志也無法承受生命被摧毀的壓力,半個金鰲島塌下,任憑他飛天遁地之術也走不了。
 會與父親大人封神台再聚嗎?
 …也許死就是我的歸所。
 師叔,死之前卻想見你一面…

 謝謝你讓我打開心扉…………



補後記:
最初片段的組成是取自《封神戩館》FLASH人物篇楊戩,因為很流暢,所以跟著那影像的轉變加上漫畫化成文字補完。

半妖態的楊戩實在太帥了∼∼∼
每次看到十五卷都會尖叫,133回的每一個楊戩都帥死了!!!!

因為不想抄太多原著的對白,所以只抽重點句子寫一下,連描述也不用,因為看過漫畫的人自然有印象,我也不必多作補充,真的想看的話去翻原著不就好了,所以我也是一切從簡。是後期描寫心境的轉變才多作補充。

by 櫻喬 2.19.2002 潤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