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 ※ ※ ※ ※ ※ ※

十絕陣.夥伴

※ ※ ※ ※ ※ ※ ※


 氣味…這股氣味是那傢伙…
 正在金鰲島內部飛行的哪吒感應到「他」的味道。他是寶貝人類,沒有真正的皮膚或仙力,並沒有受到虱子的影響。
 那個青藍色長髮、被喻為天才的男人…
 〔你幹嘛會在這裡…你不是因為之前的戰鬥太過疲累在休息嗎?〕
 哪吒不承認,但他仍擁有人類的感情成分,那是太乙真人全心製造他時所賦予他的「贈品」。然而,哪吒和「他」總算曾經並肩作戰過,那傢伙很強,不知不覺已經把彼此當成夥伴。
 為了解除金鰲島防護罩,他不惜獨闖金鰲島連番苦戰,終於完成使命。身受重傷的他被太公望帶回來,留在那個科學怪人裡治療…
 「那傢伙,氣味如此微弱,還不回去在幹嘛!」
 可惡,這傢伙真是太閒了嗎!
 哪吒循著「他」的氣味尋找他…

 連續穿越一堆星體,看見了「他」騎著大笨狗飛來了。
 「喂!」哪吒飛過去,擋住楊戩的去路。
 「我一早就知道你沒有事啊!」楊戩努力裝出了一個笑容,看見哪吒讓他安心。寶貝人類擁有超強的戰鬥力,有了他大家應該還好吧?
 …哪吒是他的夥伴,他們曾經共同作戰過。
 哪吒冷冷地瞪著楊戩。「別開玩笑,我要親手殺掉你!可是你怎麼搞的,身體如此虛弱,簡直礙手礙腳,給我回去!」
 雖然是很毒的話,但楊戩心頭暖哄哄的,這就是哪吒表達關心的方式。

 〔如果你的真正身份在崑崙傳開,口裡雖說你是『同伴』,但心裡也會瞧不起你〕王天君的話闖進了他思潮。
 不可思議地,哪吒的出現讓他不再猶疑。
 他現在也長著雙角,雙手亦是白色的可怖長爪,但哪吒待他如昔,關懷包含在冷淡的言語中。
 這傢伙才不會理會什麼妖怪身分,為崑崙而戰才是他真正的根本。
 忽然,他有了信心,他不再害怕自己的身分了。
 『身為妖怪,並不可恥;可恥的是因為這種身分而對他有所歧視的人。』
 從前不願意接受自己的自己,從今豁然開朗。
 重新相信自己,對於自己的夥伴充滿信心。

 「謝謝!」一語道盡了千言萬語,這份關心在胸中起伏不已。
 「哼。」哪吒有點鬧彆扭地別開頭,他不習慣什麼感謝,這種氣氛太奇怪。
 突然,一個巨大的東西壓在哪吒的背上。
 「耶!合體!」儀容不太好的韋護,正式登場!「我是道行天尊的弟子韋護,讓我跟你們同行吧!」
 哪吒哪肯承受其他人騎在他身上,除了黃天祥。
 兇光一露,火尖槍就往背上的韋護發射。「滾下來!」
 「啊啊!」被攻擊的韋護在哪吒身上亂舞一通。
 楊戩的表情多了幾條黑線,雖然是夥伴,多了韋護這一份戰鬥力也很好,不過也太扯了…
 「看來到達了…你還記得我的氣味,太好了,哮天犬。」輕撫哮天犬的毛髮,楊戩抬頭就看見了一個十字架的標誌。
 王天君!!
 「王天君…我不會被打倒後,就此退下!」楊戩的眼裡閃著堅定,想到了師父被殺的仇,楊戩一陣盛極的怒火,促使他往那個十字星球飛去。

 「唔!你,慢著!」留意到楊戩的移動,哪吒跟著他飛過去,一時也忘了踢掉背上的韋護。
 行為有點不修篇幅的韋護注意到剛剛哪吒所叫的傢伙,他就是天才道士楊戩?幹嘛頭上長有角?
 現在好像不是發問的時候。算了,反正不太重要。

 十字星球自動畫起了一個八角形符號,形成了一個八卦陣。
 這是…十天君的寶貝。
 沒想到敵人那麼就來了,楊戩一陣錯愕。「這個陣形的標記不就是王天君的…」
 「歡迎光臨…」八卦陣前刮了一陣強光,兩個身影出現了。「王天君一早預料到你們會來這裡…由我們代替他來當你們的對手!」
 三人的四周忽然變成了一堆符咒,在一個很亮的空間內對峙,還好他們都懂得飛行,金光聖母冷硬的目光一直盯著楊戩…姚天君則是木無表情地看著他們三人。

 只要殺死你,小王就不用再受那些痛苦的煎熬…
 「在多重空間裡迷失方向吧!小朋友們!」

        &        &        &

 「是十天君的金光聖母和姚天君。」楊戩抬頭看著他倆,留意著形勢。
 「兩人同時使用這空間?」
 「呃!」哪吒低呼了一聲,楊戩順著他的目光往下望,一個黑色的影子坐在那裡。
 !!!!!
 「王天君!!」楊戩的眼神幾乎要失控,所有的恨意和怨念一併湧上心頭,接近崩潰的情緒讓他根本無法平靜下來,指揮著哮天犬直衝過去。
 「不可饒恕!!你粉碎了我的所有!」恨意猛烈地燃燒,慍怒的情緒立即爆發了,促使他忘掉自己現在的力量虛弱仍然瘋狂地上前進攻。
 「哦…稍為恢復了?」王天君冷笑。「不愧是通天教主的兒子。」
 在場的韋護聽見「通天教主」時一愕。
 王天君突然躍到了金光聖母和姚天君的背後。「讓我為你們介紹啊!這位姚天君和金光聖母在十天君中是最超群的人物。老是我方被打倒太不公平了,所以請他們來展露兩手。」
 撲了個空的楊戩抬頭望去,雙眼仍燃燒著熾熱的恨意。

 「楊戩啊,知道我為什麼留你活命嗎?那是為了讓你嘗嘗比地獄更殘酷的滋味!」王天君快活地說,輕輕咬著指甲。「因為你是我的玩偶。」
 「王天君!」
 「因為我喜歡你,所以不由自主地著緊你…」王天君耐人尋味地說,身上的銀環叮叮作響。每一下響聲,都代表了他的傷口隱隱作痛和摧殘,等同了一身的防衛自身意識又在警誡他。
 
 是嗎,王…你真的那麼喜歡楊戩?為什麼我看見的你充滿憂鬱和哀傷…
 金光聖母沉痛地閉上雙目,嘗試探索王天君的心境…
 你是特地來看楊戩的嗎?
 王說他們是十天君中超群的人物,也代表對他們有信心…哼,這只不過是自欺欺人。
 小王根本不會掛心他們這場戰役打得如何,就算真的死了你也不會有半點在意…對吧,王?
 你的心早就死了…

 「我感覺你很頑強,由我來把你殺掉!」哪吒舉起金磚,對準王天君發射出超猛的光線攻擊。
 金光聖母眼神變得無情,我不會讓你們傷害王…!
 妖怪雖對人類殘酷,但對同類卻是很寬容又互相幫助的。何況他們已經殺害了六位同伴。而且為了王…即使豁出性命,她也不會後悔。
 金光聖母擋在王天君前面,中空的身體突然在符咒陣中冒出一堆光條,扭曲了他們的身影,哪吒的無差別攻擊只打中了空氣。金光聖母三人安然自在地居高臨下俯視他們。

 王天君像是早就料到金光聖母會救他,發著輕笑的聲音。「…一定要殺啊!」
 叮叮…王天君淡出金光陣,直至完全地消失。

 王…我要把這三個傢伙殺掉,達成你的心願。
 即使…我從來留不住你…

        &        &        &

 「啦啦啦啦啦…」像是唱歌般輕鬆,韋護舞著降魔杖隨意亂揮。四圍的符紙不停爆炸,他破壞了大量的符紙,之後的幾擊甚至打中了姚天君。
 「不相信居然會有這樣的道士,竟然單憑感覺來戰鬥。」姚天君負傷說。
 「韋護很厲害…!」楊戩也對韋護佩服得五體投地,那樣難看的寶貝居然有那麼強的戰鬥力。
 不過,下一波可能是更厲害的攻擊,那兩位天君似乎未出盡全力…
 時間拖得愈久,對他愈不利,因為頸上的虱子不停吸取他的能量…

 轉頭看看倒在地上哪吒,楊戩在他身邊著地,蹲下了身子。
 「快服下,哪吒。」楊戩從懷中掏出那瓶仙桃精華,倒了幾粒餵給哪吒。
 哪吒不情願的吞下,力氣一下子恢復過來,雖然只有半個身體,也足夠進攻有餘了。
 哪吒瞥了楊戩一眼,重新飛了起來。雖然單腳起飛有點吃力,不過手腳活動沒有問題。
 幸好韋護和哪吒也不會有虱子的問題…仙桃精華已經所餘無幾了。
 楊戩心中一狠,一下子把仙桃精華全倒出來服下。
 體力回復了三成左右…要快……

 「哼,看來倒有兩下子。就讓他們移到我的空間來。」金光聖母打開長長的大衣,一個八卦陣的圖案出現在她的身體上,四周變成一片漆黑,所有東西被吸進了金光聖母的八卦圖內。
 「什麼事?」正在奮力進攻的韋護低呼。
 「來了。空間變得愈來愈黑…」楊戩騎穩在哮天犬上,等待掉進那片沒盡頭的黑暗之中…
 一切都被那黑影吞沒…直至消失。

        &        &        &

 此刻的哪吒正在半空中和自己的影子纏鬥,他又是不信邪的拼命地發射金磚,其光線和力量全部反彈回自己身上,他的HP只剩下 72510/232980。
 「打得正起勁呢…」韋護打趣說。
 「人家已經說過了,哪吒…………」好長好長的嘆氣,楊戩含著淚說。
 這些傢伙太自我了,這樣下去不是辦法…
 本來想留一點體力來對付王天君…不過現在並不是他想著私仇的事。
 要是過不了這關,王天君不必說,隨時在這金光陣內已經喪命…大家是夥伴,不能置他們於不顧。「我們非得把力量聚集起來不可!」
 戰鬥時需要一點技巧和策略,雖然他沒有像師叔那麼好的頭腦,現在這裡也得靠他指揮大局,韋護和哪吒是單獨慣的人,但那個金光聖母和姚天君實在不好應付…需要他來調和合力應付。一個人的力量沒什麼大不了,合作起來發揮出其極限的力量才是最重要的!那樣才能發揮現有甚至更高的水平,被逐個擊破實在太糟糕,就如魔家四將那一戰也是…

 「哪吒!!」楊戩呼喚了一聲,哪吒看著他點點頭,夥伴之間的默契包含了他們深切的友情。「去吧…大概這是最後一擊了…」
 我全然相信你們…

 楊戩將自己化成一堆砂,吹起了滿天風砂擋住了耀眼的金光,他們三人的影子隨即消失,哪吒也跳進了風砂之中。
 「化成張天君?想用砂遮住光嗎?」虧他想得出,不過冷笑隨即爬上金光的嘴角。「太可惜……」
 楊戩沒注意到身後出現了自己的影子…冷不防,張天君的影子喚出了衝力勁快的狂砂擊向楊戩,雖然威力只有十分一,但以足夠將楊戩打倒。
 「楊戩!」韋護驚叫。
 這時的楊戩已奄奄一息,虛脫的躺在地上,身上滿是汗水,體力用得一分不剩…

 「難道你沒想過…在把光遮住之前會被自己的影子打倒嗎?雖然說是最後的掙扎,想不到你聰明一世,蠢鈍一時啊。」金光聖母禁不住的笑。
 「王,我等一下就會替你殺死這個人。」金光聖母喃道。「這樣一來,最難纏的楊戩已經動彈不得了!餘下的兩個人就讓影子去對付……」
 這時,哪吒的乾坤圈突然從她身後的風砂中冒出來,在完全無法避開的情況下,金光聖母被乾坤圈直接擊中。
 錯愕的她方明白這才是楊戩的真正目的…
 沒想到聰明一世,蠢鈍一時的人是自己啊…而且,一次蠢鈍玩掉了自己的命…
 王,對不起…我無法完成你的心願…即使你毫不在意…
 如果我當初主動一些…有更多的勇氣親近你,說不定…

 哪吒的雙叉戟一揮,在金光聖母所在的位置引起強烈爆炸。
 「金光聖母!!」姚天君叫了出來,可惜已經太遲了。
 金光聖母的魂魄飛往封神台…金光消失了,又變回漆黑的場景。

 「成功了!金光消失了!!」韋護將昏迷的楊戩扶起擁在懷中,高興地告訴他這個令人振奮的消息。
 「沒想到那些砂並非用來遮擋金光…而是用來遮擋我們的視線…」姚天君悔恨地說,再度擺出了符咒之陣,場景又回到了落魄陣。「雖然陣內的符咒少了很多…但你們勢孤力弱,看來要打敗現在的你們也是不費吹灰之力」

 韋護聽了不以為然,自信地說,「楊戩!就由我來對付…」
 當他低頭看著懷中的楊戩,疲乏的雙眼似是再也睜不開,蒼白的臉色,身體溫度下降,而且…
 「沒…沒有呼吸…」韋護微抖的聲音叫著。
 這傢伙剛剛還一臉臭臭的嗆他的降魔杖很難看…
 哪吒低頭看著失去知覺的楊戩,表情罕見地複雜。「死了麼?」
 「不…魂魄還沒有飛走…但隨時會飛走也不足為奇…」韋護望著懷中的楊戩,眼裡含著感動的淚光。「他不是挺好的嗎?用盡了自身的氣力…也要支援我們…」
 哪吒無言,眼睛定定地凝視住楊戩。

 「為了保護楊戩,我要將全部符紙破壞!你只管去打敵人吧!」這是可以列入封神十大奇觀的對白…恐怕這是他第一次叫出楊戩的名字。
 「唉…這句話自你的口中說出來實在是…」
 哪吒一向不是「你」什麼就是直接「喂」的。

       &        &        &

 「哪吒!讓我來回應你的期待吧!」絕不能錯失!這是哪吒用盡能量換回來的大好機會。韋護盡力的上跳,企圖一擊打敗姚天君。
 「你休想!」姚天君把餘下的符紙盡數丟落,造成極大的破壞光線,不停地轟炸個沒完,韋護找不到機會向上跳。
 被炸得彈開的韋護負了點傷,卻沒半點退縮之意,反而站了起來,咬著牙說。「這種程度算得什麼…跟楊戩所受的痛苦相比的話!」
 「什麼?」姚天君呆住,沒想到被炸傷的韋護仍有如此大的力量反擊,一時反應不過來。
 站起來…再戰!!
 「降魔杵變形!」韋護的降魔杵前端忽然變成了一把長鋒的利刀,一刀的穿過他的身子再劃了個環回才跳下來。
 「怎…怎可能…!姚天君沒預料韋護如斯快的速度,正正吃了那刀,下半身閃著光,變成一團幻影。
 「我也真失敗…若連這丁點事情也辦不到,來到這兒也沒意思!」韋護淡淡地掃過姚天君漸漸消失的身體,變成一道光飛上天際。
 哪吒把剩下的符紙全部打碎,敵人已經消失,他可以盡情破壞亂掃一通。
 不過,連這僅餘的能量也用光,只撐著半個風火輪的哪吒有點站不穩。
 「喂…已經打完了…」韋護倒轉身子降落地面。「不過這件破衣裳現在更破爛了…」
 想告訴那個昏睡的傢伙打贏了仗,他們可以好好慶祝一番…「咦?」
 放眼望去,環顧四周,就是不見「他」的蹤影。

       &        &        &

 就在哪吒和韋護奮戰的當下,地面上的楊戩開始起了變化,他被一陣黑暗的幻影包圍,散發著詭異的氣息,這個樣子和他與張天君在紅砂中幹架時出現過一次…王天君的身影又再度出現在隱藏的角落中,一直看著楊戩的變化。
 「嘿嘿嘿…果然沒錯呢。雖然微弱,但自楊戩的身體深處卻激起了強大的生命力…看來他愈來愈接近自己真正的姿態了……」
 金光,妳總算沒有白白送命啊…王天君冷笑,想起了金光聖母封神之前那個充滿遺憾的表情。
 一陣冷光閃過,地上空無一物,彷如一切也沒發生過的清落。

 2001.12.8


補後記:(丟掉BL念頭,這是健全的思想^^)
金光聖母是我始終不願遺棄的人…呵呵。
還記得這篇是為了我最愛的仙界大戰而寫的(我根本不寫仙戰後的衍生小說)
我真的很喜歡這一幕 ^^ 真是百看不厭的故事。
一開始王天君對楊戩超恐怖「表白」:「我喜歡你,所以不由自主地著緊你…因為你是我的玩偶。」啊∼我真的愈來愈喜歡小王。
這幕三個人合力打倒十天君中最強的兩位,韋護和哪吒也真情流露。哪吒那句「為了保護楊戩」,真是經典極了,雖然不是特別喜歡哪吒,不過那句話在他口中說出來就是很不一樣;而韋護抱著楊戩流下男兒淚(SO在日本網站發現了韋楊配…),經典對白:「哪吒,讓我來回應你的期待吧!」
大魔王實在太棒了,很想膜拜他∼∼∼

解開金鰲防護罩、玉鼎真人封神、這一戰和父子相見,是我在仙界大戰中最愛的幾幕∼(聞普相見、元聞談判和飛聞紅水陣告白是次愛,不過和以上四幕比起差很遠)

對了,本來想寫的標題是『哪+楊+韋(金→王 & 王→楊)』,不過實在太長了
我不想人物為「全員」,有點想是「金→王」,不過重點好像在打架…(雖然還是沒有重點)

by 櫻喬 潤稿 2.19.2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