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 ※ ※ ※ ※ ※ ※

追昔 下

※ ※ ※ ※ ※ ※ ※

 「走了這一趟覺得如何?」玉鼎真人泡著茶,遞了一杯給剛回來的楊戩。
 這是他們的相處方式,一面坐下喝茶,一同消磨時光,閒聊幾句,沒有時間和空間的局限,漫漫長夜地促膝聊著天南地北。
 「太公望師叔很精明,處事手法圓滑,只要能達到目的,不管怎樣下三濫的手段他都會採用。跟著他兩個月,師叔還是那般漫不經心。」熱呼呼的茶,這是他最溫暖和最安全的地方。
 「是嗎?我想你可以在他身上學到不少東西吧。」玉鼎真人看著楊戩的表情,直覺到太公望讓這孩子有些許的改變。
 然而,楊戩這次回來卻帶著幾分失落,那是什麼原因呢?
 「從蠆盆大會那一役,我知道自己的能力還不足夠。妲己坐擁幾百名仙道,加上她那厲害的頭腦…」楊戩沒有掩飾自己的擔憂。他不會對師父說謊,真誠相待,那是他唯一的知心人。
 「楊戩,你對自己失去信心了?」玉鼎真人像個成熟的長輩悉心細意志地照顧他的心靈,也是因為他如此冷靜成熟,楊戩也只有在師父面前才會流露出對師父的倚賴。
 「不。」這點他是肯定的。「太公望師叔的失敗讓我明白自己仍未足夠的磨練。但我相信,只要我不斷地努力修行,我一定可以達到更高的水準。」
 真不輕易服輸,倔強的孩子。
 「很好。」玉鼎真人很高興看到這孩子的自信慢慢回來了。「你仍要測試太公望嗎?」
 「…是的,這樣做也許很狂妄,但我想肯定師叔的實力,妲己手下操縱的妖怪背後的勢力是住滿了妖怪仙人的金鰲島;而太公望師叔這面亦有我們崑崙山作撐腰,換言之,仙界的力量已經介入了這次殷朝革命。這意味著封神計劃很可能會演變成仙人之間的對決,說不定…」
 會和『他』有對峙的一天…楊戩的聲音沒有說下去,但和他心靈相通的玉鼎真人已經明白他在想什麼。
 玉鼎愛憐地拍拍他的頭,這是一種親暱如父子的溫情,也是他對楊戩表示關心的方式。「別想太多,你永遠都是我最優秀的弟子。」
 得到了師父的肯定,他心中的軟弱一掃而空,臉上回復了淡然自若的笑容,這個笑容和玉鼎真人有幾分相像。

 玉鼎真人站起來沉思了一會,然後走到小火爐旁把掛在那兒的三尖刀解了繩。「你是時候需要一件增強攻擊力的寶貝了。」
 三尖刀的外形有點殘舊,上面還有些細碎的裂痕,但三尖刀是一件極珍貴的寶貝,玉鼎真人說過那是他以前的東西,但玉鼎真人的寶貝已經換成斬仙劍,加上他很少用寶貝,因此三尖刀一直都擱在那裡當裝飾品。
 楊戩的得意寶貝是哮天犬,牠和楊戩感情很好,現在楊戩已經能把哮天犬控制得很好;現在也是時候送他第二件寶貝了。

 「師父,這…」楊戩有點難以置信,他已經有了猛攻型的高級寶貝兼座駕哮天犬,沒想到竟能在這時得到新的寶貝。
 每件寶貝的使用都會耗用使用者的能量,愈高級的寶貝愈難駕馭,能操控到一件已經很好了,更讓他驚訝的是這件陳年的珍貴寶貝三尖刀有交到自己手上的一天。哮天犬本身已經是A級寶貝,加上他的變化之術,同輩之中已難逢敵手,加上這把三尖刀,崑崙山內能和他匹敵的人十個指頭也算得出。
 「這把三尖刀我找太乙修理過,大大增強了攻擊力和敏捷度,不會很難用,你一定能掌握得很好。」玉鼎真人一向信任楊戩的能力。
 楊戩的頭垂得很低,聲音在顫抖,雙腿一曲就跪了下去。「師父的恩情,楊戩無以為報!」
 玉鼎真人像是早就料到他會有這舉動,先一步架住了楊戩的手臂,露出溫煦的微笑,「拿著吧。」
 簡單的一句話,讓楊戩不再婆婆媽媽,伸手接過了三尖刀。
 這是玉鼎師父以前用過的東西,他會加倍珍惜。

 指尖剛碰到三尖刀,一股忽如其來的壓力將他的手沉重地壓住,寶貝會認主人,他也不認輸把術力注入三尖刀,把它那股來勢洶洶的衝力壓制下來。
 三尖刀忽然變輕了,自動跳入楊戩的手中,算是承認他了。
 楊戩好奇地研究這把有脾性的三尖刀,他知道這是件厲害的寶貝,但不知道它厲害在哪。

 「很特別哦!」剛剛還重得什麼似的,現在拿著這把三尖刀卻像拿著一根樹枝般輕易,但它又藏著未知的強大威力。
 「你和這把三尖刀朝夕相對,難怪它那麼快認同你。我早有打算把它交給你。現在的你有足夠能力拿兩件寶貝。」玉鼎真人看出楊戩得到寶貝和受到肯定的喜悅,更加確定這時把三尖刀交給他是對的。

 三尖刀的刀鋒很鈍,有三個刀面,看起來沒什麼殺傷力,就和一支普通的叉無異,只有在很邊緣的部分才有幾片細薄的刀刃,不太傷人,刺到也沒什麼,說起來也真的比較像裝飾品。
 --如果只把三尖刀當成裝飾品可要倒大霉了。

 三尖刀的威力在於使用者揮動的一剎,切裂造成空氣的流動,隨著被劃過的地方會引起強烈的破壞和衝擊流,其威力隨著使用者的功力和等級而造成不同程度的破壞,而且三個刀面代表了同時連續三擊,可把對手殺個措手不及,而且三尖刀本身的破壞力是使用者等級的兩倍,所以這是件攻擊力很偉大的寶貝。

 楊戩悟性很高,只說了幾句,他已經玲瓏剔透地掌握了三尖刀的用法。
 「果然學得很快。」不愧是他最引以為榮的孩子

 世上待他最好的人就是玉鼎師父,楊戩心裡這麼想著。

 「那麼,我也要準備追回師叔的行程了。」
 「要小心一點,不要隨便受傷。」一向形象很酷的他此刻卻有點嘮叨。
 「嗯!」楊戩召了哮天犬,乘雲駕霧而去,背影漸漸消失在雲堆中。

 楊戩離開後,玉鼎真人凝視著他消失的方向。
 那孩子…除了他之外,仍然不肯對任何人敞開心扉,這從剛剛談到金鰲島的事情可以得知。
 但是,他有預感這一切將會改變了。太公望實在不簡單,能讓楊戩不服氣到那種程度,也許太公望可以折服他。
 現在只消等待楊戩放下他的自尊心,一切就好解決了。

        &        &        &

 楊戩在天上追蹤著師叔和四不象的身影,師叔已經從妲己的挫敗中重新振作,開始著手尋找很夥伴,向西歧進發。
 他…會是太公望的夥伴嗎?
 不可能吧,師叔還沒通過他的測試,他可不會幫助老是使用奸狡手段的師叔。

 又跟了師叔幾個星期,由離開武成王府到現在坐在河邊釣魚,師叔真是悠閒得很。
 這時,一個神色慌張的男子衝過來叫太公望救命。
 師叔的神奇冒險又開始了,楊戩專心的視察著。

 那就是傳說中的寶貝人類哪吒?
 那個金髮的少年,身上帶著三件寶貝之多:乾坤圈、風火輪和混天綾,這三件也是力量強大的寶貝,能負荷那麼多也不簡單,而且聽說他一出生就帶著這幾件寶貝了。
 用靈珠子衍生的寶貝人類,是太乙真人的傑作吧?從師父口中聽說過太乙真人正在研發用來戰鬥、沒有感覺、不會死亡的超級武器--寶貝人類,就是這個金髮的少年?
 好強呢。

 楊戩忽然察覺半公里以外有一部機械人飛過…那是太乙真人的黃巾力士?
 黃巾力士是崑崙仙人的專用飛行工具。
 太乙真人沒有注意到隱藏在雲邊的他,筆直地飛向一處較偏僻的山邊,降落。只見太乙真人勇敢地爬上了其中一支山丘,奇怪…師父說過太乙真人有畏高症的,還攀上那麼高,而且爬得蠻吃力。
 皇天不負有心人,太乙真人終於爬上去了,還穩穩地坐在山丘上最高的地方,和他一同欣賞哪吒主演太公望客串和事佬的父子復仇記。
 真是的…怎麼多人喜歡看戲?剛走了那個老是跟著師叔的申公豹,救了太公望之後便失去蹤影;現在連十二仙之一的太乙真人也下凡來瞎攪和,什麼世界呀。
 他忘了,他也是看戲者之一。

 李氏夫婦告知了哪吒出生的故事,他因殺死龍王三太子而削骨還父削肉還母,前幾天突然出現襲擊李靖。太公望看出哪吒非常重視他的母親,故意站在城門前利用打神鞭改變風向把李氏夫婦當成擋箭牌,終讓哪吒停止攻擊。
 然而,太公望卻趁此機會在哪吒背後賞他一記打風刃,真是有夠下流的。師叔實在太狡猾了。

 太公望以李氏作為後盾,高唱親情萬歲之餘還刺激哪吒愛母恨父的意識,迫使哪吒停止使用攻擊力超強的乾坤圈,還得意洋洋地大笑,師叔的手段簡直是三流壞蛋的所為…

 哪吒平靜地道出了憎恨李靖的理由,原來李靖因為害怕被龍王報復,蓄意破壞哪吒在郊外的墓穴,還把他的本體丟在河中,令哪吒死不得其所。此時,哪吒被一位自稱崑崙山乾元山金光洞的仙人太乙真人所救,他從蓮花中重獲新生,復活後的第一件事只想到找李靖那傢伙報復算帳。
 太公望聽罷故事,忽然轉變態度,動手扯住李靖的衣服。「來吧!快動手殺了你的混蛋父親!」
 這句爆炸性的話令在場人士一愕,包括了正在看戲的楊戩和太乙真人。
 太公望打鐵趁熱指出哪吒下不了手殺李靖,他的每一句話都擊中了哪吒心靈上的要害,寶貝人類卻不肯承認這點,混亂和迷惘之下向李氏夫婦發射了乾坤圈…
 當哪吒意識到自己犯下大錯的時候,城牆已經因為乾坤圈的爆炸力冒起了濃濃煙火…
 「母親…母親!!母親!!!」寶貝人類失控地大叫,正欲飛下去看看母親有沒有受傷的時候,太公望卻先一步推開瓦片冒出頭來,得意洋洋地宣告自己所作的偉大功德--救了李氏。

 哪吒眼角溢出了淚水,彷彿不甘心被揭穿心中最深沉的矛盾和掙扎,發瘋似的向太公望展開攻擊,卻被太公望的打風刃一一擋下來。
 注意到哪吒意識開始薄弱,太公望正待發下一輪攻勢,李氏卻叫住了他。
 「…無論失去你或他,都會教我悲傷。」妻子從夫,母親愛兒,兩種矛盾的感情同時糾結在李氏的心裡。李氏懇切地望進哪吒的靈魂深處,那個眼神包含了她心中真誠的願望
 哪吒無言,凝視著母親的倦容。失去戰意的他頹然垂下雙手。「我輸了。」
 再一次獲得勝利的太公望,笑著跟哪吒解釋一堆有的沒的親母反父傾向,還說是元始天尊教他的,聽得哪吒一頭霧水,李氏笑呵呵,李靖噘著嘴兒冷哼。

 啪啪啪啪啪啪!

 幾下響亮的掌聲成功獲取了眾人的注意力,太乙真人挑了一個很好的出場時間,還附送臉部大特寫。
 太乙真人向李氏夫婦表明了身份和來意,以九龍神火罩收服哪吒,承諾太公望在哪吒修行結束後讓他當太公望的左右手,這承諾為太公望增添一分強大的戰鬥力。
 李靖反省了自身的怯懦,並決意到仙界重新修行。
 太公望和小四不象又繼續展開他們召集夥伴的旅程。

 …看起來師叔閒下來了。
 跟了他幾個月,幾乎已摸清了他的做事方式,而現在正是一個大好的機會-進行測試!!
 第一關要測試師叔在面對最大敵人時的態度!!
 哮天犬降落在太公望身後的不遠處,楊戩從容著地,回收哮天犬。

 「我一定會打敗你。」

2001.11.26 初稿


補後記:
嗯…重看時覺得有點可惜,
居然還沒有安排楊戩和太公望來個相見∼∼
楊戩當個安心的偷窺者(?)
有點不甘心,那時怎麼寫到這裡就作罷,真是的∼

照著漫畫來寫的不用考慮太多對白,再加一點想像的文字就好
…可惜現在已經寫不出這種正氣的文 ~_~(成為惡質同人女了…)

對了,我在自己的文裡發現一件奇怪的事…
在這篇《追昔》裡,透過楊戩找到「玉乙」的味道。
天,我寫這篇的時候還是支持道乙的∼∼(歹念太多…)


by快墜落的櫻
潤稿 于 2002.2.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