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 ※ ※ ※ ※ ※ ※

追昔 上

※ ※ ※ ※ ※ ※ ※


 心靈如湖面一樣的平靜,金霞洞的一草一木都烙在他的回憶之中,這是他的家。
 坐在石桌旁邊的是一個黑髮及地的俊挺男子,那是崑崙十二仙之一的玉鼎真人,也是楊戩的師父。他穿著黯藍道袍加著白色的披肩,在草農小屋的園子中品嘗著茶香,就如一幅人間自然的畫像。玉鼎真人身上有一種天然的氣勢和酷勁,不是太搶眼,但讓人有點嚴肅的壓迫感。
 玉鼎的生活很簡單,只有練劍、泡茶、看風景而已,加上他足不出戶的個性,平靜樸素的生活,正好充實了楊戩的心靈。

 「測試太公望?」玉鼎真人把桌上的木劍收起來,隨意放到一旁。那把木劍是玉鼎真人練習用的,在他眼中不需要動用寶貝才代表修行。
 「元始天尊大人要我去協助太公望進行封神計劃。我向元始天尊大人提出了一個條件:如果太公望能通過我的測試,我就在他的手下做事,若是不能,就由我取代他進行封神計劃。」楊戩帶著自信的笑容向玉鼎道出與元始天尊的見面內容。
 「天才」的名號掛在他身上已久,他驚人的聰明和進步神速的法術,無可否認在他身上形成了優越感,難免會對在他人底下做事感到排斥。
 玉鼎真人細心聆聽著,這孩子不服氣是吧?
 「不管怎樣,太公望是你的師叔。你要小心一點,不要惹師叔生氣。」
 他太寵愛楊戩了嗎?竟然縱容他作這種事。
 「是!」得到師父似是似非的支持,楊戩添了幾分自信,和師父道別之後就乘著哮天犬下凡了。

        &        &        &

 沁涼的風劃過天際,掠他而過。
 哮天犬的速度可慢可快,一般來說他不喜歡飛得太快,悠閒地欣賞一下四圍的風景不是挺好的嗎?
 人間的空氣比仙界混濁多了,居高臨下,眺望下去的山水風流仍是一樣動人。
 師父每天在玉泉山看風景看個不停的耳濡目染之下,他也有點喜歡上施施然漫步看風景了。

 楊戩坐著哮天犬穿雲駕霧地飛了一個下午,終於遠望到那座宏大的王宮。
 有謂知己知彼,百戰百勝,挑戰師叔之前也應該先了解他有多少實力和斤兩。目的地不難猜,要收拾妲己當然是到朝歌。

 飛了一個下午,終於遠望到那座宏大的王宮。
 朝歌的天空妖氣沖天。憑他的感覺,那裡現在埋伏了超過五百名仙道,沒想到妲己竟然有那麼龐大的後盾,難怪她可以為所欲為,即使是天才道士的他也沒把握跟王宮那堆仙道正面交鋒。

 突然感覺到一陣強大的力量迫近,那力量至少離他兩公里,但仍讓人感受到那份巨大的「力量」感,還有一匹靈力超強的靈獸,那是…誰?
 楊戩化身成一陣風,哮天犬也隨即消失不見,來者的座騎很快到達並越過他剛才停留的地方--

 黑點虎停在楊戩剛剛消失的地方,有點驚訝:「沒理由的,剛剛明明感覺到這裡有仙人的氣味。」
 「好像是崑崙的道士,間中也會有頑皮的仙人偷下凡呢。」申公豹揚一揚手中的雷公鞭,不怎麼在乎地說。

 楊戩心下一凜。
 那身怪異的小丑打扮,原來就是傳聞中仙界最強,實力在三大仙人之上的超級道士.申公豹,而那畫滿圓點的貓定必是最強的靈獸.黑點虎,沒想到一下凡就給他遇上了,說是緣份也實在叫他驚訝。
 「連氣味也沒有,太怪異了…」黑點虎似乎不肯相信自己的鼻子失靈,老在找理由給自己卸罪。
 「也許你的千里眼該修理了。」申公豹揮一揮分成三條鞭子的雷公鞭,開始催促黑點虎。「別管這麼多,追著太公望要緊,那傢伙可是好玩得很。」
 「是∼」黑點虎不再贅言,高速往朝歌城裡飛進去。

 隨著申公豹的離去,楊戩回復成人樣坐在哮天犬上,小心翼翼地跟在申公豹後方,不讓他發現。
 申公豹正在追太公望師叔,跟著他應該可以找到一點線索。
 那傢伙純粹為娛樂看戲就跟著師叔嗎?真是無聊的人啊。

 申公豹手上拿的是仙界第一寶貝.雷公鞭,單是他散發的氣已讓人感到實力之強…級數比他高出一截。
 終有一天,他也會變得強大起來。

        &        &        &

 夜至深。
 他憑著仙氣在一個偏僻的村莊發現師叔的蹤影。
 村子彷如死城一樣,全部人都睡了,是太公望用仙桃造成水變酒的後果。妖怪仙人陳桐帶著軍隊進入村裡,把所有醉得半死的人抓作俘虜,連師叔也不例外。
 太公望師叔真差勁…完全沒有半點主角的自覺。

 太公望騎上靈獸四不象,像白癡般亂打亂揮一通,四不象正哭著為師叔的笨蛋行徑哀嘆。
 …真是不外如是。

 軍隊帶領俘虜行走的地方是一條險要的山道,陳桐的力量因此被局限起來,被迫變成半妖態以火龍標進攻。半妖態是妖怪仙人放棄人類姿態後的變身,力量比起人類狀態強大幾倍,也能盡情發揮自己的所有力量。

 看著陳桐的半妖態,楊戩心中淡了幾分。
 他有半妖態嗎?像陳桐那副可怖的樣子根本無法被人接受,甚至會被瞧不起,他會不會…不,他不是那傢伙的同類,他是人類。
 是人類,沒錯,的確是人類。
 楊戩思想得出了結果,甩開了所有亂七八糟的想法,把意識轉回戰鬥的舞台,師叔捲縮身體躲開火龍標的猛攻,下一回又跳起來躲開,逃得很難看,師叔已經被火包圍了…啊。
 被火炎包圍不是師叔,而是陳桐。
 當他正迴盪在驚訝之中,師叔已經笑咪咪地收下了火龍標。

 一切都是早有預謀的,灌醉村民和不引起傷亡被抓住也是師叔的陰謀,剛剛跑來跑去就是引陳桐把火炎燃燒在自己四周,結果把自己困進死路。
 陳桐被打回原形變成螳螂,在太公望的大腳印下成為第一個封神的仙人。
 只要被打倒靈魂就會跑進封神台,原來是這麼一回事。

 沒有傷亡又擊退了敵人,真能幹。
 看著師叔一臉”多謝幸運眷顧”的姿態,楊戩眼中不乏欣賞,做了好事也不願領功,這樣的師叔實在挑起了他的好奇心。
 再跟著他看看吧。

        &        &        &

 …太招搖了。
 師叔利用寶貝打神鞭的測風力轉為推知的力量,還幫人占卜算命?
 看著師叔的錢箱愈賺愈豐滿,他也不知道應該讚賞他的生意頭腦還是擅於物盡其用?
 有妖氣…
 剛剛停在師叔面前那個女的,是個妖怪仙人。

 不消一會,師叔也識破了王貴人的身份,開打起來了。
 王貴人的紫綬羽衣撒下了毒蛾粉,那是一種會令人身體腐爛的毒粉。太公望連忙帶上面罩遮擋毒粉,在旁看得高興的申公豹也戴上氧氣筒,但平民們還是無可避免地吸入了一些,紛紛累得倒下。

 哮天犬停下的較遠,再說毒蛾粉是向下撒的,那些毒蛾粉對於居高臨下的他是微不足道的。
 太公望的打神鞭風力被紫綬羽衣擋下,王貴人冷眼輕賤繼續擴散鱗粉。
 太公望製造出超級龍捲風,雖然只維持了五秒,但把毒蛾粉都吹走了。不過師叔看起來已經沒力了。

 什麼…!師叔居然認輸了。而且即場向王貴人求饒?
 太不像話了。連申公豹的臉也扭曲成一堆黑線,太公望還提出以柴火占卜國運的鳥事?
 太公望的手一揚,把柴枝推向王貴人再加上打神鞭的風力,紫綬羽衣即時被燒成一堆炭,形勢逆轉,現在反是王貴人認輸,還游說太公望成為武成王。
 誰都知道她是騙人的吧?師叔的意志卻開始動搖了。
 超級沒品的師叔…楊戩的額上也多了幾條黑線。
 就在王貴人欲下殺手的時候,太公望回頭揮了打神鞭,擊中毫無防禦的王貴人。「還是不幹!」
 「你虞我詐這一套,我比你出色好幾倍!」太公望不客氣地表演勝利的喜悅,王貴人變回石琵琶,而且成為了太公望威脅妲己的終極武器。

 「師叔的怪招真是層出不窮呢。」坐在哮天犬上觀戰的楊戩,失笑了。

        &        &        &

 隨著打算以王貴人作為要脅的太公望進入王宮,哮天犬也移到了適當的位置佔據二號觀眾席。一號觀眾?當然是申公豹嘍。
 他和申公豹各自跟了太公望很久,他不知道申公豹是否知道另一個觀眾的存在,但那並非重點,畢竟同是觀戲者,只要不要妨礙到別人就好。

 太公望入宮後邂逅了武成王黃飛虎,黃飛虎是個很有骨氣的天然道士,在妲己的迷惑之下仍能保持清醒,不過…殷氣數已盡了,再怎麼盡力也是徒勞,不是嗎?
 師叔在禁城門前求見,被禁衛擋了下來,但禁城門然自己開了,迎接的人正是--妲己!
 道行極高的女妖怪妲己,一身的媚惑香氣,連遙遠如他也感受得到。妲己很美麗,一雙勾魂的杏眼瞇瞇,漂亮惑人的泳衣式打扮,魅力四射,不愧是個以性感聞名的美女狐妖。她身上戴著的件件都是寶貝,魅惑人心的傾世元穰掛在她的肩上,頭頂戴著艷麗和實用俱備的金霞帽,手上花枝招展地搖著五火七禽扇…
 每一件寶貝也需要花費無比的能量,正如使用哮天犬會耗費他的精力,現在操熟了的他使用自是游刃有餘,不過想當初哮天犬也吃他很多能量。
 妲己戴這麼多寶貝外表仍然保持輕鬆自在,這點已經教很多人害怕了。
 連一向不輕易折服於人的楊戩也對妲己這個女子佩服不已。

 「別忘了,我可是比你更厲害的軍師啊!」這是妲己向太公望下的戰書。

 太公望藉著那支琵琶成為宮廷音樂師,雖然他不覺師叔有什麼音樂才華,不過用這種方法來接近妲己,又有王貴人作把柄在手,不知道師叔又想玩什麼怪招。

 數天下來,妲己對太公望毫無防備,太公望曾嘗試數次偷襲也失敗了,四不象幾乎被妲己迷惑,師叔的樣子很苦惱。到底有什麼方法可以收拾妲己?
 一直在旁觀的他也想不出。
 然而,事實証明了太公望只是妲己手中的玩物。

 三天之後,妲己親自出手了。
 妲己光臨太公望所住的小屋,大剌剌的告訴太公望對他無防備的原因--她無論何時也有絕對的信心可以解決他,所以她從不擔心。
 妲己就是要那三天裡讓太公望嘗盡煩惱和痛苦,害怕和挫敗感。
 心機何等深沉的女人。
 妲己笑了,太公望在一片混亂中以打神風吹倒了小屋,把妲己活埋,看著她在瓦礫中一直沒反應,師叔便高呼打勝了,慌張地帶四不象逃掉。

 事情沒那麼簡單的。
 楊戩又飛近了一些,只見被活埋的妲己動也不動在瓦礫堆中,只有粉紅色的長辮露了出來。
 心思精密地運轉起來。

 第二天,紂王精神奕奕的上朝,彷彿不曾受迷惑過。太公望向紂王提出舉辦美女大會,只差沒氣死武成王,師叔還送上四不象作為座騎。
 稍為英明的紂王還是受不住引誘。這時,嬌嗲的聲音介入。「好高興嘛!妲己也去。」
 不…不可能!妲己怎麼可能在這裡出現?

 上空的楊戩也不免有點吃驚,他今早在小屋的瓦礫視察過,女惡魔妲己仍然埋在瓦礫堆中,沒人理會她的生死存亡…還是,她根本沒死?
 香氣四溢,和昨天的妲己的氣味相同,但又有點不同。哪裡不同他又說不出。
 真的是妲己嗎?

 眼下的太公望師叔立時認定昨天那個妲己是假扮的,拖著四不象跑到昨天的小屋。
 在不可能的情況之下出現不應該在此的人物,這對他-以變身術聞名的天才道士-卻不稀奇。
 聽說仙界之中懂得變身術的人除了他之外-還有妲己的妹妹.胡喜媚。
 楊戩是以「術」為變化的根基,喜媚則是依靠寶貝「如意羽衣」變身,可以變化成任何人或事物,其變身技術和模仿動作之迫真也委實有一定水準。

 太公望回到昨天的瓦礫,發現真正的妲己仍在生,妲己狡猾地迷惑了四不象,還抓住太公望了,把他打入天牢。
 師叔的樣子很挫敗。
 一陣冷風吹過,掠過了楊戩力持平靜的心,那陣寒意讓他預感到不幸的事即將發生,他的測試還沒開始呢,師叔不會有事吧?

        &        &        &

 次日,妲己下達命令所有朝歌人民獻上毒蛇四條,準備召開蠆盆大會。
 眼下的人民為了爭取毒蛇而互相爭鬥,不擇手段只求獲得一線生機,醜惡的人性盡情暴露,喪盡一個基本人類生存的志氣和尊嚴,很可悲。

 一個巨型的表演場內,場內放滿了成千上萬的毒蛇,一班人被推到了台前。
 妲己一臉天真的宣佈要處決太公望,連帶出身姜族的同鄉奴隸也一同受蠆刑。
 太公望錯愕望著妲己,眼中充滿哀傷的懇求。「停止!妲己、是我一個人的錯!」
 「愚蠢的太公望。」溫柔嬌甜的笑容下隱藏著最冷酷的心腸和殘忍的殺意。妲己淺笑之餘不忘大剌剌地流露勝利者的愉快,「嗨!大家一起來吧!蠆盆派對開始囉!」
 幾個犯人被推進蠆盆,從高空掉了下去,尚未觸地便被一堆兇猛的毒蛇爭著湧上前咬著,他們被毒蛇咬破手腳,撕裂肉骨的慘刑,掙扎,嚎叫,悲鳴,鮮血灑天卻已看不到生命的痕跡。
 妲己似笑非笑的嘴角裡透露著是享受殺戮的快樂,平日深邃妖媚的瞳孔中企求的是對血的渴望,妲己可愛的妹妹喜媚那天真無邪的笑容在此時更顯得諷刺極了。

 太公望一身狼狽,被扣上手銬的雙手抓出了血絲,挫敗的氣憤難當卻無能為力讓他痛苦深刺肉骨,他仍不放棄作出最後的掙扎:「大家快點…快點逃啊!」
 此言一出,太公望即時被數十雙怨懟的眼光瞪視著。無能於逃脫妲己的魔掌,只好將一腔怒氣發洩在太公望這罪魁禍首身上。
 如果不是他愛逞強收拾妲己,如果不是他自以為是連累全族,如果不是他不自量力,根本不用那麼多人和他陪葬!

 太公望彷彿被擊中要害,再殘忍的刑罰也抵不過受刑人民對他的冷酷指控,是他、是他害了那麼多人,因為他做了最大的錯事,導致那麼多人受害。
 重疊於他眼中的是過往被犧牲掉的羌族。
 能源被切掉,像石像一樣呆在那兒,雙目無神,再也看不見、聽不到之後發生的事。

 妲己的手下把人民站的高牆炸毀,其他指罵的人被強迫行刑跌進蠆盆,一個不剩淪為毒蛇的食糧。空氣中妲己帶著快活的笑意騎著四不象飛走了,武成王乘亂救走失去靈魂的太公望。

----完了。

 楊戩閉上雙目,靜靜沉思眼前的一切。
 親眼目睹蠆盆的整個行刑經過,然而他也無能為力。他既不是妲己的對手,也沒辦法救出被害的人。
 看著妲己的暴虐行徑卻無法施以援手,他同樣難過,無力感覆蓋著他的肉體和精神。
 回去金霞洞吧。

後記:
想一篇過貼完
不過還是超過16k了
(真是愈寫愈長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