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 ※ ※ ※ ※ ※ ※

空耳之森番外篇--鳳凰之火

※ ※ ※ ※ ※ ※ ※

※※※

「命名」,代表「特別」

所以,去找對你們而言很特殊、有別於不同的事物吧!

在這個紛亂、如繁花漫舞花海般的世界中,摘取到屬於你們的花朵吧!

『這是每個人都需要學習的技巧。』

--摘自《姜望.空耳之森第三部:流蘇之綠.橘子…不,橘之賢者之語》

※※※

「我不准妳去約會!」

「我說過了,那不是約會!而是美術館參觀作業!」

「可是妳要跟那個『激發』去!對吧?」

他不叫『激發』吧?「因為我們同組啊…」她才是那個倒了八輩子楣的人啊…

「總之,不准妳去!這可我:妳舅舅的命令!」

啍!「你這個敗德的同性戀者沒資格管我!」邑姜抱胸:
「再怎麼說,男女交往可比同性戀正常多了。」咻咻咻!邑姜連射三箭正中望心窩後走人。

※※※

當流蘇之綠長成一個美麗少女時,
曾經拯救過世界的勇者和魔法師都變成了凡夫俗子。

--摘自《姜望.空耳之森第四部:鳳凰之火》

※※※

「嗚…邑姜那麼說…我好傷心。戩。」『敗德的同性戀者』立刻向他的戀人哭訴。

「別這樣…邑姜和姬同學只是同學吧?」沒錯,『目前算是』。
「別難過了…待會我烤桃子蛋糕給你吃。」

一聽到桃子,望馬上復活:「真的!?我要加很多鮮奶油的!」
看來桃子蛋糕比他的外甥女的貞操重要吧!

※※※

「真是…望真是大笨蛋。」
邑姜氣呼呼趕到美術館招牌銅像:『迎親隊伍』前,而同組的蟬玉早就在這裡等著了。

「邑姜,這裡。」蟬玉向她招手。

「怎麼只有妳?男生呢?」邑姜指的是天化和姬發。

因為沒人敢和姬發同組,所以他們這組:她和蟬玉、天化只好收留了他。
其實姬發也不是不好相處,只是他的家世引人側目罷了。

而且,據說姬發前幾年根本是不到學校來上課的--反正有了周會的巨額捐款,學校也樂得賣學位給姬發。他不來上課更是好。

「因為姬發遲到了,天化去捉他來。」蟬玉答:身為姬發與天化的青梅竹馬,她早就習慣了:「姬發他都很晚起,我們早料到了。」

「是喔…」幹嘛那麼麻煩?他起不來就別叫他了…反正他也不是會認真上學、寫功課的人。

不過,算算他也上了一學期的課了,雖然偶爾有請假,但出席率、成績等,都屬於一般正常範圍。

…是因為自已那時太沒大腦的發言的關係嗎…?怎麼--可能!
絕不可能是因為自已!她不要太過自我膨脹了!

『目前』,他和她是普通同學。
偶爾會說說話的『普通同學』。
經常同組別的『普通同學』。

知道他家庭狀況的『普通同學』。

「啊,你們好慢!」聽到蟬玉的抱怨,邑姜回神:

黑衣黑褲的天化和T恤牛仔褲的姬發從馬路一邊過來。
論穿著,姬發是視情況而定的人。
邑姜想起他那夜見完他父親的穿著。
那時他穿得很正式…西裝筆挺,就像一個王子般。

嗯,他本來就是個王子不是嗎?一個出身於黑道世家的王子。

「抱歉抱歉…阿發,你也道一下歉吧!」見自已的女友和班長神色不快,天化敲了猶自在發呆的姬發一記!

「啊,是…」打個哈欠後,姬發微微一鞠躬。女孩子們,雖不滿意,但也接受了。

於是,他們一行四人,買了門票進去。

「唔∼∼這個展覽的行進路線到底是…?」邑姜拿著傳單,煩惱著。
美術館正方型走廊的設計,以及不清楚的觀賞方向實在是令人迷惑。
「有什麼好煩惱的,隨便走,隨便看嘛!」

「這要事先規劃啊!免得一直走重覆的路線…蟬玉他們呢!?」邑姜驚覺,跟在她身邊的只有姬發一人。

「嗯,不要阻擋人家的戀愛路喔!」姬發點點頭,一本正經的說。

「……算了,我們也分開走吧!」邑姜轉身,姬發跟上去:
「喂喂,我們不一塊走嗎?」
「不要。」
「為什麼?妳不和我約會嗎?」
邑姜氣呼呼的轉身:「我來這是做作業,跟你一點關係都沒有!」吼完,她不理會姬發,一個人去做筆記了。

真是可惡!老是說些半真半假的話來戲弄人!
他們之間明明一點關係都沒有的…
邑姜撫著唇,想起那天的午後雷雨,和他的房間,他的吻。
……那只是她一時心情不好,他半是戲弄,半是安慰的動作罷了!
除此之外,沒有任何其他的意義了。

「喂,我說班長…」姬發跟上,邑姜轉身:

「不要跟著我!」

「喂……」看著邑姜的背影,姬發無奈:「真是…難得的約會哪…班長妳就不能配合一點嗎?」

「誰跟你約會了!##」

※※※

在草原上牧羊的流蘇之綠遇到了一位男子,他說他是:『鳳凰之火』

「他的紅是什麼樣的紅呢?」
好像深藏在心裡的某個黑暗角落…危險可怕又惑人的火光。

雖然都是紅色,但男子和父親不一樣。             

※※※

做完參觀報告的某天下午,藍髮藍西裝--一身藍的紫眼青年來拜訪姬發了。

「…你好。」他不是飛機場家中的『老媽子』嗎?

「二公子,你好。」紫眼青年微笑,很犀利的笑容。

「…」只有家中的人會如此稱呼他…!?「你是以什麼身份來的?邑姜的叔叔?」

「我是邑姜的長輩,同時我在打一些零工,你父親是顧客之一--我賣給你父親情報。」

「你是…?我聽邑姜說過,你很擅長電腦?」

「是的。」尤其擅長竊取資料。

「那麼…你想說什麼?」

「這個嘛…連續劇不都是這麼演的?一對相愛至深的情侶受到女方父母的拆散;本來說是堅定不移的兩個人,直到女方父親偷偷來找男主角…」

「結果男主角認為不能給女孩幸福,所以假裝狠心甩了女孩。」姬發接下去:「你是想說:邑姜和我在一起是很危險的嗎?不過楊先生你不用擔心,我和邑姜八字還沒一撇呢…」

「我擔心的不是現在。」楊戩搖頭:「我擔心的是以後。」
「那孩子…是很死心眼哪!」

※※※

代表了「自由」與「勇氣」的風
象徵了「秩序」和「智慧」的水;
流蘇之綠則是「希望」與「生命」的大地…

那麼,在水鏡中出現的預兆又是屬於何許人也呢?
 
--「毀滅」和「再生」…                  

是『鳳凰之火』…

※※※

「楊戩,你回來了,我做好飯了。」邑姜在廚房和餐廳間來來回回的。

「嗯…邑姜,妳可以不用做的;妳今年不是國三嗎?」

「可是我是直升高中啊!(←小學到高中一貫制的學校)所以根本沒有課業壓力。」

「?不用考試嗎?」

「是啊!只是會重新分班,不過也什麼差…因為同學大部分都直升。所以,畢業典禮也沒啥感覺…」

「邑姜的畢業典禮,我和望一定會去的。」楊戩說。

「不必了…快吃飯吧!」邑姜轉移話題。

「喔……望呢?」

「在書房內寫稿,好像快完成了。」邑姜比了個大叉叉:「現在是生人勿近。」

「是新的續集嗎?」

「不知道…你知道他就是秘密主義者嘛!」

「那,」楊戩坐下:「就只有我們兩人吃晚飯了。」他對邑姜親切的微笑。

「是啊!」邑姜也很開心,不久前,這位舅舅的伴侶是她愛慕的對象哦!
今天就別管舅舅,和楊戩哥哥一塊快樂的共進晚餐吧!(←邑姜…妳這死沒良心的小孩###…戩你也別老是對邑姜笑啊!真是…要笑也只能對我笑啊… by正在辛苦工作的舅舅。)

楊戩看著邑姜的動作,微笑。

邑姜的存在讓從小在養父溺愛下長大的楊戩感到很新鮮。
因為他不曾有過照顧後輩的體驗。所以他很喜歡邑姜,當她是小妹妹。
而且,邑姜很可愛,使他更喜歡她。(雖然有段日子她不知為何在生氣…)

楊戩溺愛邑姜模式圖:

因為沒有照顧妹妹的經驗,所以很喜歡照顧邑姜

而邑姜感受他對她的好,對他更加親切。

覺得邑姜更可愛,更加溺愛。

以下無限重覆。

邑姜看他,用「怎麼了?」的眼神。

「沒事。」微笑。
說起來…還真有點捨不得呢…楊戩忽然體會到為人父母的心情。

他和邑姜都是孩子啊…也許他不該對他說那麼重的話的…
但,他真的不希望這孩子受到一點傷害。
天下父母心,也許他還不會是太傻的一個吧?

※※※

新產生的元素,乃是極具侵略性的『火』…
「他很害怕!」流蘇之綠如此的向勇者與魔法師表示:
「他只是…感到困惑和害怕!」
「沒有人是天生就是危險的。」       
愛著流蘇之綠的心蒙蔽了勇者和魔法師,他們決定將鳳凰之火囚禁。

※※※

「身份…地位啊…」姬發倒向彈簧床:「我知道的…」

「二少爺,假如你對邑姜只是一時的好奇,那請你收下你的好奇心。」青髮青年正色的對他說:
「邑姜她只是個普通的孩子。而你是『周會』的繼承人,我將來的客戶之一。
「所以,請你--」

「--夠了!」姬發怒吼一聲,爬離床舖,在冰箱裡找了一罐啤酒,灌了下去!
「我那知道啊…我也不知道我在想什麼…」靠在牆上,姬發凝視著他用相框(←以前學校的贈品)裡所壓的一條紅絲帶:那是他怕弄髒而放進去的…雖然他也覺得這樣挺蠢的。幹嘛不壓相片壓這個…不過他也沒她的半張相片。
「難道…」只是想自由一點也不行嗎?
他只是想跟她一塊說說話…逗她…惹她生氣。說什麼將來…
好吧!他承認是有點任性,可是他也是知道:萬一把人家拖下這混水他也不好受的。

但…「我還不知道啊…」
那場雷雨,悶熱又溼涼的午後,她賭氣的讓他吻她,她不知道,那時他的心都要跳到胸口了--他這輩子還沒那麼緊張過--
他是很緊張的…他想,多體會這種感覺…因為他覺得:以後都不會遇到了……

沙沙沙--屋外又下起了雷雨………

※※※

「你會傷害任何人嗎?」少女問。
「我不知道。」他搖頭:「人,有時會無知的傷害他人,也許我比較嚴重。」
「你會傷害我嗎?」少女問。
「我不知道,不過妳是我最重要的…第一次與我交朋友的人。」  

※※※

凝視「周會」的資料,楊戩發呆中。

「戩,我們明天去觀--」望走進書房,嚇了楊戩一跳!趕緊關掉視窗。

「什麼?望?」楊戩抬頭。

望像黏皮糖的纏上楊戩的身體:「我說,我們明天去觀音寺。」

「要去為『他』超渡。」

「嗯…」楊戩摸著望的手臂,知道望是在說誰:望早逝的雙胞胎兄弟。
「你工作告一段落了?」楊戩問。

「嗯,初稿完成,要帶給出版社的人看。」

「喔…那爸爸他…」

望聳肩:「他拒絕再做我的編輯,這回是一個新人負責的。」望笑了,雖然他也覺得不該笑,但一想到可以欺負新編輯就覺得有趣。

「喔…不知爸爸他會參加我們的…」雖然帖子是發了…

望翻翻白眼:他根不認為玉鼎會來。想當初,他知道戩和他的關係時,曾氣得拿槍追殺他呢!

「對了,韋護今天和我見面,說我們的房子七月就可搬進去了。」楊戩改變話題。

「啊∼∼∼那麼快…我想在最美的時候…」

「現在等不到四月了!這幢房子已有好幾個買家,韋護急著脫手呢!」
楊戩倒是希望愈早搬進去愈好…因為新居有兩個書房,他可以再重回「電腦駭客」的工作了。
現在是望佔書房,他的電腦在臥房…這實在不是很好的工作環境。

「戩,你為什麼老是幫那錢鬼說話?」望醋勁極大的收緊了手臂。

「那有…本來就是望你--」話還沒說完,唇就被望堵住:

「不要在我面前提別的男人。」望霸道的坐到他腿上:「女人也不可以。」

「望…」楊戩頭上滴下一大滴汗:「這麼說,那我該跟你說什麼?」

「這個啊…不要說話…」兩人不知什麼時候到床上去了……

※※※

「你要參加預演嗎?」邑姜叉腰看著樹下打盹的姬發:「其實你一定不想參加吧…不過導師叫我問你的。」

姬發抬頭望著她:「是啊,我不想去。」
光是他來學校,那些老師就阿彌陀佛了,那還會叫他做什麼?
就連全校必到的畢業典禮預演,可以理所當然的少他一人的。

但…他爬起來:「不過,還是去看看吧!走吧!」

「你…怎麼啦?那很熱、又悶,連我都不想參加的。」邑姜追上。

「心血來潮、心血來潮。」姬發還是吊兒郎當的,但,其實他清楚真正的原因是…
「我啊,想做個普通的學生。」和妳一樣的人。

「是嗎…」邑姜聳肩,她當姬發是一時興起,將學校當成什麼遊戲在玩的…
他本來就不是這世界的人…他不適合上課下課、考試社團、鳳凰驪歌的…
她見過…穿著西裝,在大人中周旋,談笑自如,但眼神冰冷的姬發…

那是一個離她很遠的人。

心臟收縮了一下,不知為何。
邑姜蹙眉,每次想到那個晚上,她就會如此…

為什麼呢?或許她是知道,可是…

她茫然看向姬發:

現在也很好…他在這裡…

雖然有時會感到困擾,但是他是個有趣的人。

或許她希望,他能永遠待在這裡…

現在,這只是個模糊的念頭罷了。

※※※

「妳和我的世界是不同的。」在父母所設的結界中,鳳凰之火這麼和流蘇之綠說。
流蘇之綠伸出手,想穿過結界,卻做不到。
「為什麼你要這麼說呢?我們現在不是在說話嗎?」
「請不要這麼說,這樣感覺你離我很遠。」           

※※※

喀啦!兩個鮮紅的筊在地上擲出了一個怒筊。
「啊∼∼感覺真不好…我擲了好多遍了…都沒出現。」望失望的。

「怎麼了?望在求什麼嗎?」拈著香,楊戩將點好的香分給望:「再去拜別的吧!」

「就是…邑姜和那個『激發』啊!我問觀世音能不能順利的…」

「現在姬同學和邑姜又沒什麼…你言之過早了。」

「可是…剛剛我問他會不會讓邑姜哭,都擲出了聖筊。」望嘆氣:「真是討厭…」插完香,他又在竹籃挑了兩個月牙型筊,又擲起來了。

「望…你要擲幾遍呢?」楊戩苦笑。

「擲到有聖筊為止。」望看向楊戩:「也許這樣很蠢,不過,我想這麼做。」

楊戩嘆氣,他知道望的心情。
父母心啊!就算有一點壞預兆落在自已孩子身上,也要努力弄到不是壞的為止。

咯啦咯啦……木頭筊一直落到地上發出清脆的響聲,每一聲,都是人們虔誠的祈願…

※※※

「鳳凰花真漂亮∼∼」路過校園中的鳳凰木下,姬發在大太陽底下那麼說。
現在預演剛結束,學校就放準畢業生就提早回家了。姬發和邑姜同路而行。

「是啊,很漂亮,盛開就像樹上著了火一樣。」

姬發回頭:「飛機場啊,妳就不能用好聽一點的比喻嗎?」

「真是抱歉,我是個沒情調的人。」

「算啦!妳的不可愛也不是一天二天的事了…我請妳去吃冰,走吧!」

「不用了…我--」

「走啦走啦。」

邑姜嘆口氣,跟上。
真是…怎麼老是不聽人說話呢?大少爺就是大少爺。
邑姜不知道,這句話以後她會在心裡唸上許多遍。

※※※

夕陽的橘紅是遙遠又溫柔的啊,讓人感受到溫暖的紅光…
似火紅豔的鳳凰花啊,則讓人想到了極欲燒灼一切的火…

※※※

畢業典禮。
望和楊戩拿著相機和V8出現在校園中,引起了一陣騷動,也讓邑姜丟臉死了。

這回,也是姬發和望正面的會面。

「你好。周會二少爺。」望微笑。

哦?「看來你的情人已經告訴你我的身份了。」卻看起來一點都不害怕?不愧是飛機場的舅舅。

「是的。」

***

咯啦!咯啦……「別丟了。」楊戩捉住望正要擲筊的手:「你擲了很多次了。」
「與其這樣漫無目的求助神佛,還不如--」

「什麼?戩?」望抬頭望著他。

唔!真的要說嗎?他的秘密工作…連養父都不知道的…「望,我知道姬同學他家是--……」

***

「……戩已經跟我說了,你家是著名的黑社會名門。」

「是啊。」姬發坦然的。

「那麼…你想對邑姜怎樣?身為她的舅舅,可不許你--」颼--一陣強風,吹得兩人滿身鮮紅--花瓣--

「鳳凰花啊…」這風一吹,望倒平靜不少;望拾起落花,說:「嗯…其實我知道你和邑姜也沒什麼的…」看邑姜的模樣就知道了;只是他覺得有點寂寞了…現在突然可以體會玉鼎的心情。

「不…以後是會有什麼的…舅舅想得很正確的。」姬發抬頭:「我的確不是能長久待這。」這個夏日,和平的畢業典禮。

「鳳凰花…」望拈起一朵完整落花:「你啊…給我的感覺就像這花一樣紅。」
「像火一般…」危險的…紅中之黑…
「對你而言,我家的邑姜又是什麼呢?」

「嗯…就像這花上的白花瓣吧!」姬發指著望手中的落花:「雖是紅花,不過白瓣可是裡面最美的。」
五瓣中的龍骨瓣…就是純白,帶有鵝黃和紫紅斑點,是最大最美的主瓣。
「她也是…在我心中是這樣的。」最重要,最珍貴的寶物。

「姬發!要拍紀念照了!」天化叫他。

「喔,馬上去。」他向望一點頭:「失陪了。」

姬發走後,望無語抬頭,看向上面的豔紅花瓣…「邑姜是他最重要的…」花嗎?望笑了。

「他是個好孩子吧?」楊戩微笑從樹蔭裡出現。

「是啊…或許吧!」拍一拍手中落花:「算啦…順其自然吧!是福不是禍,是禍躲不過。」

嘻!「很像望會講的話呢!」

「什麼?我一向都是這樣的…」望回嘴,後又沈思:「--不過……」

楊戩回頭。

「鳳凰花的意思不好啊…因為有太多歌,太多文章說它是『分離』之花了…」

「可是,鳳凰也有『再生』之意啊!」楊戩微笑:「也許,『再見』就是『再次會面』。」

※※※

「夕陽之紅風與水之青紫說:他們找到了我,而我給了他們一個全新的世界。」
流蘇之綠牽著男子的手說:

「和你的相遇也改變了我的世界。」

「我很高興能與你相遇。」            

※※※

「飛機場,我站妳旁邊。」大合照時,姬發走近。

「啊?」為啥?

「因為啊…這可是我們值得紀念的第一張--」趁沒人注意時,姬發摟住邑姜的肩:

「什麼?」

「第一張相片啊!妳真是不可愛。」

卡喳!

看到那一幕,望還是跺腳:「…那小子…我還是覺得不能放任他,你說是吧!?戩!?」

「是是……」

唉…天下父母心啊∼∼

※※※

…流蘇之綠給了鳳凰之火再生的希望…從此,新的世界就此展開--……

※※※

新的世界、舊的故事--未來和過去不斷的交錯,
對『夕陽之紅風』和『水之青紫』是這樣;
對『鳳凰之火』和『流蘇之綠』亦是;

同樣的,對『青空賢者』和『闇夜騎士』也是如此…

※※※

「玉鼎副編,姜老師已經將草稿傳過來了。」職員:碧雲拿著一疊文稿說。

「我不看。」咚!飛鏢正中靶上呂望的笑臉。

「可是…總編…」

「算了,碧雲。」總編輯龍吉將文稿接過去:「天下父母心嘛…對了,玉鼎,我有收到他們的喜帖喔!在教堂舉辦的。」

「對啊,接下來是在姜老師的新居開露天餐會。」碧雲接口:一定很好吃,楊戩的手藝是玉鼎稱讚了幾十年的∼∼雖然那絕大部分父母對子女的偏愛。

啪!玉鼎青筋爆出。「誰、要、去、參、加、他、們、的、結、婚、典、禮!!!」一字一字的咬字清楚。
想到兒子成為同性戀就夠令人沮喪了…沒想到對象還是大他十二歲的老頭子!(「誰是老頭∼∼玉鼎『學長』。」 by依然很年輕的望)
「我才不會承認…」

「好啦!玉鼎,別發瘋了,就算你不想和呂老師有瓜葛,但空耳系列前三集是你負責的,現在又缺人手,你就做到完吧!」龍吉好言相勸。

「是啊,玉鼎副編,好歹去一下嘛!你再繼續這樣,楊先生會很傷心的。」碧雲加入遊說行列。

「閉嘴!我說不去就是不去!還有,他要繼續寫又干我啥事!?」

「為什麼不去呢?^^」小聲但清晰的語音。

「啊!普賢老師,你怎麼來了?」

「我是來談新書的事^^」一名淡藍髮色的青年靠近玉鼎:「與其賭氣不去,倒不如到婚禮上大鬧特鬧一番。你說是嗎?玉鼎副編輯^^」

「你是?」

「普賢,k大副教授,同時是…」

「各大補習班中的王牌物理名師。」龍吉接下去:「玉鼎,就由你和老師談吧!」

「嗯…老師聽說要出一本『戰勝物理』的方法書是嗎?」被趕進會客室與普賢喝茶的玉鼎敷衍性的問。

「小望是我的舊情人,情敵的父親:玉鼎副編。」啜著烏龍茶,普賢若無其事的說了。

「喔…然後?」同性戀?他來找他幹嘛?

「收到了喜帖,所以,我來了^^」普賢還是一貫的天使微笑,那笑容,不知騙到了多少位學生了。
「我們去阻撓他們的婚禮吧!玉鼎副編,這樣,不是比射飛鏢,吼公司後輩要有趣多了?」

「這個…我為什麼要做這種麻煩事?」

「為了你兒子的終身幸福啊!^^」普賢依舊是笑咪咪的:
「你忍心你兒子陪著一個三十多歲的老頭子渡過一生嗎?」

「這…好吧,你想怎麼做?」

「這個嘛……^^」

※※※

新的、或是屬於過去的故事,又開始講了--……

※※※

本文植物介紹:鳳凰花

相信是很多人都看過的花種,蟲個人認為也是很適合姬發的代表花。
另外,鳳凰花由於盛開在畢業季節,所以大都被聯想為和分離有關。
也許是暗示了邑姜和姬發之間的戀情?

也許吧!

那是另一個故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