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 ※ ※ ※ ※ ※ ※

讓愛

※ ※ ※ ※ ※ ※ ※

金鰲島內部--

 鈴鈴鈴鈴鈴…
 「喂!我是太公望。」軟癱的太公望拿起電話,一聽是元始那老頭的聲音,放手就想掛掉。「現在我要趕去跟其他人會合,再見!」
 「慢著!你這個大蠢材!」元始天尊咆哮。「楊戩不見了!」
 這個消息如惡耗一樣敲進太公望的腦裡,立即想像出各種可能發生的情形…
 他來幹什麼!!幹嘛不好好休息!
 「我找過了,他似乎不在崑崙。那麼說…」
 「在王天君那裡。」太公望下了結論。
 可惡,他一時失算了。
 太公望太明白楊戩的個性,眼睜睜看著親愛的師父被殺,他藏在內心深處的恨意被徹底揭露出來,相信他一定憎恨王天君…
 「太公望,楊戩就拜託你了!」元始天尊也身受虱子之害,有心無力地拜託。「那傢伙是連結崑崙和金鰲『最後的繫絆』…」
 「不用你說我也知道!」冷冷地掛掉電話,太公望心情十分惡劣。
 楊戩…你要留在崑崙山休息的!
 身心疲累的你怎可以連休息時間也沒有!餘下的事明明就要交給我,你還竟然一個人跑來這裡…逞什麼強,可惡!!
 禁止自己再想,不敢想像最壞的結局…再想下去一定會嚇死自己…
 思緒很混亂,沒法像平時一樣的冷靜,天,他到底在幹嘛!

 「小望,你冷靜一點。」躺在太公望身邊的普賢真人抱著太極符印,一臉天下太平地說:「楊戩來了金鰲島嗎?」
 即使沒有聽見電話內容,但看到小望那副失神的樣子知道了…除了他,還有誰可以讓他緊張成這樣。
 太公望頓了一會,在普賢面前裝門面也沒用。「那傢伙是通天教主的兒子…」

 可以想像楊戩和通天教主將會有一番激戰,因為楊戩絕對不會背叛崑崙山。他不希望楊戩和通天教主變成父子相殘的結局,他一定會非常痛苦。
 通天教主擁有聞仲級的實力,楊戩不可能是他的對手…即使他們是父子。
 那個奸狡的王天君現在不知道躲在什麼地方納涼,他是個會看透人心再加以利用的危險人物,而且他所執著的對象似乎也是楊戩…
 楊戩這樣回來金鰲,不是送羊入虎口(→非常貼切),正中王天君的下懷嗎?

 我不忍心…你有那種表情,小望。
 普賢諒解的眼神凝視著太公望,只有小望才讓他找到相同的氣息…
 小望很少流露脆弱,即使在他面前,恐怕楊戩也沒有見過多少次吧…
 讓人心疼…如果……不,他不能乘人之危,小望現在需要他。
 在緊張的關頭,只有『冷靜』派得上用場。

        *        *       *

 黃巾力士正在金鰲島內部以超猛的推進力飛行。
 「普賢!楊戩好像往王天君那兒去了!我們也快去吧!」太公望心急的叫道。
 你絕對.絕對不能有事!你一定要平安活著…不可以死的!
 除了同伴之外,你是我的…

 趴在身後的普賢靠著雙手的力量撐起了身子,喘著氣,悠然的笑臉底下是一顆精算無比的心。「小望,在這種時候,怎可以因為楊戩一人而冒險呢?」
 虱子的毒性好強,一口氣把吃了他那麼多的體力。
 --什麼意思?
 「崑崙山的能源已經一滴不剩,現在的黃巾力士是靠我們自身的力量推動…
但餘下的力量也只夠我們回到崑崙山而已。」普賢分析道。
 「你是叫我置楊戩於不顧?」太公望不高興地看著普賢。這傢伙還算是他的好友嗎?
 〔是啊,快丟下他吧。〕很想這麼說,不過沒有說出口。
 天,他是在妒忌楊戩嗎?
 呵呵,才不會呢。即使楊戩在小望的心中是多麼重要,他們的關係甚至超越了朋友和夥伴,但是,不管如何,小望的心中永遠有一個特殊位置是留給他普賢的。因為他是普賢…那個和他一起偷下凡間釣魚的散漫仙人.普賢。

 普賢用他一貫的溫柔眼神看著小望,然後轉過頭。「自從楊戩被逮著開始…小望便失去理智…所以老是失敗。」
 太公望被刺中痛處,扁著嘴不說話。
 「戰爭的規模太過龐大…使你躊躇不前了是嗎?因為你總是希望以沒有死傷的方式來取得勝利…那是不切實際的。虛榮心固然重要,但現在的小望並不需要它,對不對?」普賢澄澈的眼神看透了小望的心事,他續說:「如今我們就算犧牲自己,也要引導這場戰爭邁向終結。這正是大家所期待的事。」

 他太了解小望了。
 小望一心要建立沒有仙道的人界,這場戰鬥不論誰勝誰負,只要仙界滅掉就好。這次仙界大戰之後,不論是崑崙還是金鰲獲勝,那一方也會元氣大傷,仙人被滅掉一半,至少要用數千年時間來復原才會有像現在這般繁盛到足以用仙道力量干涉人界。
 當然,他們是代表崑崙的一方而戰,徹底的目的就是打倒金鰲的首領-通天教主和這次作戰的總帥-聞仲!

 楊戩的生死固然是很重要…他甚至是與小望同生共死的好夥伴,不過,那又如何。
 他也是仙界大戰中的關鍵仙人,也許他是被封神的名單之一。
 再者,楊戩是通天教主的兒子,也會有他們父子間要算的帳,旁人無謂插手,至少在他們的目標未明朗之前不必浪費氣力。
 他們根本就沒有退路。

 突然注意到小望的背景變成一片黑暗,低著頭背對普賢好像有點頹喪的樣子…有點不太對勁。
 說得太過火了嗎…
 「哼哼哼…」小望的樣子看起來很危險…
 「哈哈哈哈哈哈哈…!!」小望開始發狂,不停地笑。一面含羞答答的笑,一秒後變成超級豪邁的大笑,手舞足蹈地狂笑,不知哪來的抓住一個監獄鐵欄,變成長的囚犯妖怪,又開始大笑不止。
 「不好了…小望發瘋了…」普賢被嚇到了。
 抓狂狀態的太公望…足足狂笑了一頁。

 小望對楊戩重視到這種地步嗎…不,他想太多了。
 普賢搖搖頭甩去心中的胡思亂想。

 好不容易…真身終於出現了!!
 「你說得完全正確!擒賊先擒王,直接向聞仲進攻才是正確的!」太公望搖搖手指,自信和冷靜被普賢那盤冷水一潑,已然清醒過來。
 「聞仲?會不會太突然了?」
 這傢伙一旦醒悟過來,作戰的策略大膽得叫人咋舌。

 「聞仲大概在進行一些不明計劃,總之一定要先對付他。」
 「呼呼呼…就像拋掉枷鎖一樣,腦筋清晰起來了!我要將這裡搞得亂七八糟,把優哉悠哉的聞仲自角落裡揪出來!然後要金鰲島整個落下來摔壞!」
 普賢像個督導般協助他調適自己的情緒,太公望冷靜地分析。或者也是因為這樣,他才會跟老是和這個沒頭沒腦的傢伙一起混。

 「你是說要金鰲島跟崑崙山一起墜下來?」普賢沒有忘記現在崑崙山和金鰲島是黏在一起的。
 「那樣的東西,不要也罷,不要也罷!」太公望跳著舞說。
 「小望,你還是這樣子呢!」普賢忍不住輕笑。「那麼,楊戩呢?你要丟下他?」
 「回來金鰲島是他自己的選擇,不是嗎?」太公望不再有所猶疑。
 保護自己的性命比起去救別人更加重要,強敵聞仲還在前頭,能保留一分氣力就保留下來。
 楊戩…希望你的決定是正確的。
 以你的頭腦,以你的天才…一定可以解決。
 別死掉,楊戩,你是絕對不可以死的!

 毫不眷戀地轉身,擱置了「楊戩」這兩個字。
 「我們去吧!普賢!」
 太公望沒來得及注意的,背後普賢凋零的面容。



原後記:
普賢是很出風頭的角色,他只不過出場了區區四卷的其中幾幕,望普/普太勢力急速上升,直接威脅王道的勢力,這是普賢的「實力」
在王道迷的心中,普賢成為楊太的犧牲品…
我不會刻意破壞普賢溫和有氣質的智者形象,不過這篇他還是挺慘的∼
對不起了∼普賢∼ ^^bb

初稿 12.5.2001


補後記:
(忍不住笑)原來我有寫過這種東西呀∼
這篇有少少BL feel,少許啦,多多我也不介意^^
(開始怨懟兩個月前的自己幹嘛不寫多點)

沒頭沒尾的東西啊…這真是很懶的筆法。
內容沒改動過,不過修飾了一些用字而已^^

by櫻喬
潤稿 于 2.19.2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