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 ※ ※ ※ ※ ※ ※

守護你

※ ※ ※ ※ ※ ※ ※

 「嗚…」倒在血泊中的楊戩微有知覺,身體的重量和酸楚讓他不能動彈,但他感覺到身前一陣強勁的風勢,吃力地抬起頭一望。
 他看見的是-太公望的背影,屹立不搖地站立著,堅持地祭著打神鞭,旋風式的保護網覆蓋著他們這群倒下的人,不讓他們受到風中的碎石再傷害,也擋住四聖的攻擊。即使他已滿身傷血,即使明知徒勞無功…

 楊戩凝視著他的背影,只覺得他的背影好大好大…大得無法形容。
 身體雖是不能動彈,但心仍是活的。
 千萬種複雜的感覺流過了心頭:感動、溫暖。
 為什麼-
 「你這個人…真不知該怎麼說你…」背上一個傷口因為他的活動強烈地引發酸楚,讓他的頭倒了下去,埋在臂間。

 聞仲紅鞭一揮,在已身受重傷的太公望身體上多添一道血痕。
 太公望堅強地站前方祭起風之護壁,直到聞仲的禁鞭瘋狂地舞起,千萬條鞭束同時襲向太公望那瘦弱的身體,鮮血如下雨般灑落,太公望終於支持不住,手中的打神鞭掉落,浴血的身軀緩緩向後跌倒…

 「師叔!」脫口叫了出來,高舉的手凝定在半空之中。
 原來是夢…
 意識慢慢清晰起來,楊戩用手抹去額上的冷汗,發現自己浸在柔軟的床舖上,身上還蓋著被子。
 身體已經不痛了,仙人的身體特別強壯,但精神上受到重創,仿如一塊如沉重大石般壓著他。
 腦海裡浮現的第一個映像就是太公望站在他前面,用盡自己的力量保護他們那個堅強的背影…
 為什麼…為什麼師叔保護他們那群傷兵呢?
 他不停地使用寶貝,明知毫無勝算,即使已經筋疲力竭,即使承受錐心泣血的痛苦,師叔還是屹立不搖地擋在聞仲前面,不讓他殺死我們!

 另一件壓在他心頭的事就是聞仲的強大力量,他們完全錯估了聞仲的力量!
 「要談理想抱負…必須有相當的實力才行!」聞仲說得沒錯,雖然很殘酷但這是鐵一般的事實。
 是嗎…他的實力還很不足夠…

 楊戩起身更了衣,拿起放在牆邊的三尖刀,仔細的看了一番,想挽回一些戰鬥的信心,不過沒有成功,這只有讓他心情更沉重而已。
 楊戩是第二個復原的人,第一個是半死不活的哪吒,寶貝人類憑著殘存的意志和體力回仙界了。
 他也要回去金霞洞…
 在那之前,有一件更重要的事要做。


 只見太公望靜靜地睡在床上,臉色蒼白,頭顱和身體都纏著白布,看起來依舊疲累的樣子。
 心中一陣激動和自責,他不由自主地步進了房間。「師叔…」

 楊戩半跪在床邊,端詳師叔熟睡的樣子。
 伸手撫過師叔的臉,心裡竟然生了一種異樣的憐惜…
 師叔,你總是把所有事情攬上身,以為自己撐得來,迫自己堅強…
 「什麼天才道士…真無能…」

 半掩著臉孔,閉上眼睛,不發出任何聲響越過了此間。

        &        &        &

 「師…師傅…」好頹唐的低沉聲音,滿怪異的。誰呀?
 「楊戩?」不是沒有碰過他的軟弱,只是像這般吹著大寒風的蕭條低落境況,倒讓玉鼎真人也束手無策。
 觀察到楊戩身上受傷的痕跡和沮喪的樣子,連妲己蠆盤那次也沒那麼慘…可以想像他們怎樣被聞仲打得落花流水。
 楊戩低垂的頭突然抬起來,認真的凝視著玉鼎真人。「我要變強!我必須變得更強才行,否則我無法幫助太公望師叔。」
 「你有何打算?」玉鼎真人一時之間也想不到解決這孩子心結的方法。
 「師傅,為了打贏那個男人,請你陪我繼續修練吧。」楊戩握緊了三尖刀,隨時準備迎戰玉鼎真人的樣子。
 這孩子………似乎心急了些。
 「師傅?」眼見玉鼎真人動也沒動,像在沉思什麼似的,他又喊了一聲。
 玉鼎真人緩緩地搖了搖頭。「楊戩!你的戰鬥能力已經凌駕十二仙之上。我沒辦法再當你的對手!」
 早在他下凡迎戰四聖之前,他已經不是楊戩的對手,再練下去也很難有成果,接下來恐怕只有靠他自己了。

 楊戩失望地低下頭,他太過心急了。
 在聞仲強大的力量面前,他意識到自己的無能為力,那種無力感使他覺得不趕快努力是不行的!所以他才會這麼著急。
 玉鼎真人了解他的心情,不過勸是沒用的,即使這孩子腦袋能夠理解,卻無法消弭緊張的情緒。
 「也許元始天尊能夠幫助你…」就讓元始天尊來替他上一門課吧。
 「師傅,我…」這樣對教祖不是有點無禮嗎?但他必須變得更頑強…
 「你擇個日子,不需要太急。」玉鼎真人看穿他的心事,他走進小屋裡,搬出了一些藥品。「楊戩,先療傷吧!」
 雖然楊戩穿的是深色道袍,但仍能看見他的傷口在滲血…
 楊戩現在才意識到右臂一大塊滲在衣服上的血,才有一點受傷的刺激。他乖乖坐下,脫掉繞在肩間的白色長身披掛,拉開頸間鍊圈,整件道士袍當場鬆脫了下來,這是修行時療傷的指定動作。
 楊戩露出了一大片仍纏著白布的皮膚,讓玉鼎師傅為他上藥。雖然那天的傷已經好多了,可以活動自如,但身上仍留有酸痳的感覺,軀體還不算是完全屬於自己,傷口隱隱有惡化發炎的危機。
 很多鞭傷…玉鼎真人心疼這孩子所受的痛苦。

 感到背後一陣灼熱,楊戩還來不及回頭已經被玉鼎真人環抱著,緊緊都不放開。
 「好好愛惜自己的身體。」

 師傅,謝謝您…
 對於玉鼎真人毫無保留的關心和愛護,已經不是出口的一句「謝謝」可以了得。
 再說,這些傷再痛再辛苦也比不上師叔背負的巨大使命的壓力…

        &        &        &

崑崙山一個小島丘-
 「那種事即使沒有說出來,我也明白啊…」楊戩坐在小丘上,靜靜的沉思。
 哮天犬俯伏在他旁邊假寐,三尖刀隨意插在岩土裡,一幅柔和寧靜的境象。每當他想事情的時候,總會把哮天犬放出來,陪伴在側,免卻孤獨。
 元始天尊居然會…還故意用披風遮住臉孔,有夠滑稽的。
 他在看見「聞仲」後一會後已經察覺了他的身份,畢竟聞仲不可能無緣無故跑來進攻崑崙山,何況他那極深沉的城府難以猜度,不會作那麼笨的事…他也不好即時拆穿元始天尊的戲碼,以免傷了他老人家的面子,順勢跟他演下去,不過這樣像重演了他變成妲己挑戰太公望那一幕呢!
 那條似模似樣的禁鞭是太乙真人的傑作吧?也只有他能搞出這種東西。感覺上威力小很多,不像真的聞仲耍起來招招狠辣、下下絕情那樣,他的鞭束像要把皮肉一同打得綻開一樣,非常可怕,現在想來也有點心有餘悸。

 雖然很想幫助太公望,但力不從心,他還是留在慢慢仙界修練吧!
 經此一役,他的信心又回復了少許,畢竟一天千里是不可能的…元始天尊師傅訓示得對,拋掉執著,與太公望師叔共同努力打倒強敵才是首要。相信這也是玉鼎真人師傅想帶給他的訊息吧。
 愈焦急實力就愈下降,得不償失。

 其他人呢…還好嗎?
 雖然想了解他們的情況,但他現在沒那種動力去人間。
 聽說太乙真人乾元山那裡最近亂得一團糟,原因是寶貝人類哪吒在那裡展開了地獄式特訓,好像還有哪吒的兄弟們,總之把那裡吵得日夜雞犬不得安寧。閑人勿進,後果自負,乾元山主人翁太乙真人也半眼開半眼閉…不如說他對那種情況也很沒轍,無能為力乎?

 聽聞太公望已經成為周的正式軍師了,黃家父子也是一直跟隨在側吧。
 …師叔在努力實現理想。
 楊戩腦裡浮現起那天和聞仲交戰那天,太公望牢固地站在他們前面築起了風之牆保護他們,每次想起這個心裡都會湧起一陣溫暖的悸動,就像玉鼎師傅無微不至地照顧他時.心裡所產生那種感激和崇敬。

 …一種深刻而濃烈的倚賴感重疊在他的心頭,很想待在師叔的身邊,為他獻出自己的力量,萬死不辭。
 第一次有這樣一個人深深吸引住他,他的出現甚至打亂了他原本的生活節奏,愈來愈難釐清…但是,他並不討厭這種感覺。
 或者該說,他早已為師叔…

 呼--未來的事就留給未來的事去打算吧!
 「前面的路還是非常遙遠呢!」楊戩從思憶中站起來,拔起了插在土裡的三尖刀,而哮天犬也很靈活地撲在他腳邊,準備當主人的交通工具。
 楊戩唇角溢出了淺淺的笑容,「回去吧!哮天犬!」

        &        &        &

 時間是可以沖淡一些什麼的…

 幾個月來,楊戩一直留在仙界修行,不只是寶貝力量的提昇、還有法術上的變化、哮天犬的修為亦有增加,他的實力愈來愈強了。
 幾個月前被聞仲擊沉的信心已經回復過來,那時候的慘敗一直時記在心頭,卻沒有留下重疤,但會一直引以為戒和提醒自己。

此刻的玉泉山是一遍寧靜和祥和--
 「有人在嗎?楊戩、玉鼎真人!我是白鶴!」白鶴童子抵達金霞洞的房子門前大叫,以他所知,這裡就是玉鼎真人和楊戩的小窩。
 從房子裡走出來的人是帶著微笑的楊戩。「你來了?辛苦了你跑這一趟。」
 「不客氣!這是上次你跟元始天尊大人要的工具書。」白鶴童子揮揮大翅膀,把縳在背上的幾卷書拆了下來交給楊戩。
 「真是不好意思,老是麻煩你。」楊戩也知道玉虛宮和金霞洞的距離有多遠,他也幫忙把書卷拾起來。「你累了吧?要進來喝杯茶嗎?玉泉山的泉水很有名哦!」
 「呃…」白鶴童子有點驚訝,牠怎麼好像覺得…楊戩親切了?「那樣不好吧,不怕會打擾到你和玉鼎真人的修行嗎?」
 「不打緊的,難得有客人來這裡。師傅去了瀑布那邊練劍,我也是閒著沒事看看書。」楊戩請了白鶴童子進房子內,自己則進了內室茗茶。
 從屋內簡單的佈置已經能看出住在這裡的人多麼清心寡慾,難怪玉鼎真人把楊戩教得那麼好。
 桌面上有幾卷攤開了的兵法書,大概是楊戩正在閱讀的吧
 楊戩像真的有點變了…說是哪裡不同他又說不上,但總覺得他是好了相處,不像以前,牠都不太敢進來金霞洞,還哪能坐下喝茶。
 楊戩捧了茶出來招待白鶴。一身黑色的道袍和披散在背上的長髮,更添了楊戩溫文的氣質,更難以想像的是住在這裡的是--以音速斬仙劍見稱的快劍手玉鼎和天才道士楊戩,他和玉鼎真人可說是崑崙山最有氣質師徒二人組。

 白鶴正欲說話,卻被一陣急忙的喘氣聲吸引了注意力。
 「楊…楊戩先生!楊戩先生!」嫩嫩的呼叫聲從外面傳來,楊戩再度拉開門外出看看,怎麼今天的客人特別多?白鶴也好奇把頭伸出來。
 「四不象!」太公望師叔的靈獸,怎麼會來了金霞洞!
 軟癱的四不象倒在地上,全身是汗,疲累的四肢都平放在地面,直到看到楊戩奔上來的身影,雙眼立時冒起了希望的亮光。「拜託你…楊戩先生,快些趕去豐邑救主人…」
 「太公望師叔有危險?」楊戩對這個消息十分緊張。
 楊戩扶起了四不象,驚異於小四的身軀的熱辣如火。「四不象你怎麼了!」
 「別管我…」四不象有點頭昏腦漲,說話有氣無力。「…天化先生受了重傷、豐邑城被大鯨魚破壞…姬發大人和主人成為人質…」
 楊戩把四不象的下腹抬起了,讓牠說話舒服一些。不愧是師叔的靈獸,連拼命的本色也是一樣的。「小四,慢慢說。」
 「…叫魔家四將。」四不象的體力已經透支至極限,但昏倒之前至少要先把事情說完,小四還是努力地說下去。「我…到乾元山請了哪吒……楊戩先生、拜託你…也快去豐邑!」
 楊戩下一個動作已經穿上了平時那件白色長方形披掛,召出了哮天犬,「四不象,辛苦你了。我立刻就去,你放心吧。」
 「謝謝你…楊戩先生…」四不象說完了這句話,彷彿已完成任務,整個身體倒了下去,白鶴一碰牠的身軀,發現四不象因為「衝」過頭了,正在發燒。
 「小四,你好好休息吧!」楊戩低頭對小四說,小四也無力回應。
 轉眼間楊戩手中已經多了三尖刀,他向著玉泉山的瀑布方向走,回頭對白鶴童子說:「白鶴、麻煩你好好照顧師叔的小四!還有,懼留師叔的弟子土行孫最近在這附近的山脈修練,也請他出來幫忙料理四不象吧!」
 安置好這裡的事,他也要馬上出發援助太公望師叔!
 側坐上哮天犬,飛去了。
 「謝謝…救主人…」昏迷的小四口中仍不斷唸著這句話。

        &        &        &

 「師傅!我要下凡一趟!」楊戩飛過瀑布的上空,看見正在水潭前練劍的玉鼎真人。即使情況何等危急,他在下凡之前也會和師傅報備一聲。
 玉鼎真人抬頭,對楊戩要去哪裡也了然於心,這是他們師徒長年相處下來的默契,不用問也可以心靈相通。「快點去吧。趕不及的話就糟糕了。」
 楊戩向玉鼎真人會心微笑,騎著哮天犬全速前進!
 雖然不知道這孩子這次會去多久,不過他樂於見到最近開朗起來的楊戩…真不錯呢!


 楊戩趁著哮天犬高速飛行的時間,撩起了一小撮髮絲當作頭帶,就那樣繞了一個圈子結了起來,畢竟戰鬥時還任由長髮亂飄不太方便,但他沒有髮帶在身,只好就地取材以髮絲束起了一頭長髮,前方兩頰的青絲就任由它隨風吹著。

 要趕快一點!
 這一次不要讓你再受傷了,師叔,讓我來當你的劍吧!
 要一直一直地守護你…



補後記:
重看玉鼎真人幫楊戩療傷那一段覺得有點BL feel,滿曖昧的,
不要想入非非,人家是楊太楊本命∼!
我覺得玉鼎和楊戩可以是那麼親密的,誰說療傷不需要脫衣服的!!
所以最後還是沒有拿掉那一節。

櫻喬 潤稿 2.19.2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