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 ※ ※ ※ ※ ※ ※

舞夜

※ ※ ※ ※ ※ ※ ※

──關於交易的代價……

──……說吧。

──我要『你』,去引誘『那個人』。

*   *   *

什麼!?

要『我』去引誘『那個人』?拜託,你有沒有搞錯啊!要我一個男人去勾引另一個男人?就算是我真的艷冠群芳且姿色上等,你們也用不著這麼犧牲我吧?欸,你們到底有沒有為我的尊嚴和貞操著想?難道族裡真的都沒有女人了嗎?

啊?因為他們想不出法子?

哼,關我啥事?今天,禍是那幾個老頭們闖的,我沒有替他們收爛攤子的必要;今兒個呢,我就是吃了秤砣鐵了心,不要再?他們奔波勞碌,浪費我的青春歲月。你與其再待在這白費功夫,倒不如可以準備到蟬玉那兒挑幾件衣裳,叫那些老頭們自個兒抽籤,看誰倒楣當籤王就叫他衣衫款款準備到朝歌當舞孃。

我狠心?我不孝?我冷血?

喂,你說這話也太過分了吧!你想想,自從我行冠禮之後,那些老頭們就開始暗地裡打著我的名號和美貌到處招搖撞騙,騙人家的錢也就罷了,現在事跡敗露,人家轎子都已經抬過來要接人了,才發現摟子捅大而不知道該怎麼收拾,這事根本就是他們咎由自取,與我有何干?

……你少搬出什麼『你雖不殺伯仁,伯仁卻因你而死』這種不負責任的話。我就是一定要他們嘗嘗自己闖的禍!真搞不懂,幾十年的聖賢書都白念了嘛!孔老夫子不是教過『自己打破的黑鍋就要自己扛』嗎?如果若是死一個伯仁就能讓剩下的那一群老伯仁大徹大悟,往後不要再給我添麻煩的話,那我寧可留下一世臭名也要大義滅親。

他們悔過了?他們知錯了?他們淚灑滿地的倒在你的腳邊可憐的向你哭訴著「他們再也不敢了」?

唉……

「韋護,你就老實說吧,你到底拿了他們多少兩銀子?」楊戩插著腰,白了眼前的男人一眼。

「呃……」名喚韋護的男人對於楊戩的精明似乎嚇了一大跳,「楊戩,你不要把我想的這麼差勁好不好啊?」糟,這傢伙實在太厲害了,這樣也會被拆穿?

「據我個人對你的了解,會讓你做事情做得這麼有幹勁以及鍥而不捨,十之八九和錢都扯得上關係。」換而言之,他這演技幾可亂真是沒錯,但錯就錯在他演得太過認真了……平常人是看不出來,但是認識十幾年的他可不。

「……唉。」聞言,韋護雖然還想裝傻,但是基於不想再浪費口水和時間的心態(拜託,光用說服楊戩的時間來換作別的事情,就不知道又可以賺多少把銀兩哩),他兩手一攤,對楊戩投以一笑,「好好好,是你料事如神,我認栽了。」

「就算你和我認栽,我也不會乖乖的坐進你身後的那頂轎子裡的。」呵呵,連『傢伙』都抬來了,想趕鴨子上架啊?看來老頭們真的是急瘋了……

「喂,楊戩,不要這麼不通情理嘛。」唉,果然真的是要『受人之託,忠人之事』啊……就在這個時候,他突然很恨自己?什麼這麼有道德感,「你想想,若是真的如你所言,叫長老們隨便抽個籤,隨便嫁一個過去的話,你不怕宮裡的人見著了『舞孃』後氣得七竅生煙,然後發兵把咱們這個小村落給一夜輾平吧?」

「不關我的事,我正好可以和哮天一起去浪跡天涯。」

「可是,難道你不會有罪惡感嗎?」

「那你怎麼不問,他們這樣強迫我進宮,等到宮裡發現我是男人後,還不是一條欺君大罪,照樣會禍連九族?」楊戩咄咄地反問回去。反正橫豎都是死,他才不要死的那麼沒有尊嚴。

動之以情?不行;說之以理?也不行……
那麼,只剩下………

「怎麼樣,你還有什麼話想說的嗎?」楊戩兩眼帶著笑,就不知道韋護能拿他怎麼辦。

「……楊戩,你不要怨我。」韋護內心掙扎了許久,終於決定將心裡頭想的付諸於行動。

「啥?」

「法寶,降魔杵!」

「……喂,你拿這麼矬的法寶出來是要幹什麼……哇啊!!!!」

『碰』地一聲,韋護手起杵落,直直命中楊戩那顆毫無防備的腦袋;頓時,楊戩的頭部因為強大的撞擊而失去了意識,就這麼昏了過去。(梨:呃……楊戩真有這麼弱嗎……?)

「楊戩,你千萬千萬千萬別怨我啊……」看著那張昏過去的俊容,韋護嘆了口氣伸出了手指向身後的轎夫揮了揮,「你們都瞧見了,快將少爺扛進轎裡頭。」

「可……」轎夫們面有難色地道,「將少爺一個大男人扛進這麼頂花花綠綠的轎子裡……」這傳出去的話不叫人笑掉大牙了?

「可什麼可?」韋護一心只想趕快把這件麻煩的差事解決,然後趕緊包袱收收拍拍屁股走人,以免事後被楊戩扛著三尖刀江南江北的追殺,「誰在婆婆媽媽的,老子就把他一腳踹進轎子裡讓他進宮去伺候皇帝!」

「是……!!」聽到這句話,每個轎夫的手腳立刻動了起來,忙碌的把楊戩給抬到轎子裡;不過很快的,又有一些細微的疑惑之聲在韋護的耳根旁響起。

「可……少爺還穿著男裝呢……」如果被宮裡頭的那些人瞧見,懷疑起少爺的性別,那不是前功盡棄了?

「放心啦。」韋護已經不想再把麻煩往自個兒身上攬了,「反正這小子這麼聰明,他一定會在適當時候用他的那張嘴及那張騙死人不償命的臉蛋替自己解圍的。」

「那……」

「別在那邊嘰嘰喳喳的了,人塞進去之後就快點抬走吧,愣在這裡是想等到他醒過來啊!」天,這筆生意可真是做的他心驚膽戰。

「喔,是的……」轎夫們領了命,便開始抬起了轎子往皇宮走去。

「呼……」看著轎夫們漸漸遠去的背影,韋護才如釋重負的呼出了一大口氣,「終於搞定了……」

接下來,可就沒他的事了!
就不知道那小子進宮之後,會不會遇上哪個善心人士願意幫他這隻螞蟻逃離皇宮那一個大熱鍋……

*   *   *

他發誓,他一定要砍死韋護這個見錢眼開的渾帳!

「還真的就把我給扔到轎子裡扛來了……」唉,他真的就是那隻被趕上架的鴨子……

但,宮都已經進了,他還能賴嗎?
所以說嘛,事到如今也只能怪自己笨了,自從發現了那堆老頭的壞水後,他就應該馬上識時務的開溜才是啊,他幹啥還像個呆子似的一直四處奔波替他們解那堆永遠也解不完的危呢?
看看,現在又是一個特大的麻煩自動纏上身!

當他進宮(外加清醒、回神以及抓狂完畢)之後,花了九牛二虎之力才突破重重難關以及說服那些對於他的穿著非常感興趣的好奇寶寶。等到宮女引著他來到這裡歇息時,早已是華燈初上。

在其中,他為了多多了解宮內的事,便打聽了一下皇帝的事情。但在打聽之後,他發現……在這座皇宮之中,皇帝幾乎都是不管事的,皇帝毫不吝嗇的將他的掌政權及兵馬權完完整整地交給他底下的兩名大官分別掌管;尤其是那個掌政的太師更是一位厲害的人物,精明幹練先不說,他的施政效率之快是所大家有目共睹的。

而且,那位太師也是出了名的愛管事,只要是和皇帝扯得上邊的事都要參一腳。出遊狩獵也就罷了,聽說他還干涉皇帝納妃哩!最最可惡的,他這一次之所以會這麼倒楣的被召進宮當舞孃,就是太師那個傢伙和皇帝鼓吹煽動!
可惡,這個太師一定要把他列入頭號黑名單裡!

楊戩甩了甩頭,不管夜裡是不是可以在宮裡頭亂晃,他還是決定要出去呼吸新鮮空氣。

低頭看著自己的一襲淡藍色衣裳,楊戩嘴邊泛起一絲絲苦笑,他扯了扯衣角,「以後,會有一段時間得和你相依為命了,你一定也沒遇過男主子吧?你委屈我也委屈,『同是天涯淪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識』,今天,我就為你和我將來悲慘的命運舞一支吧,請多指教囉!」

淡藍色的舞衣也像是對楊戩回應般的,隨風而飄,響起了沙沙的音調。

聞聲,楊戩唇邊牽起了一抹艷色的笑,對著沒有人的庭院作了個揖,便縱身一躍,舞於夜。

他並不是跳舞孃所應該跳的宮筵舞蹈,而是族裡一直流傳下來,男男女女都可以跳的民族舞。雖然少了讓人心跳的成分,但在楊戩忘我盡情的揮灑下,卻多了分引人的因子。

他像是一個光點,逐漸變大發亮,而且……
讓人無法移開視線。

舞終之時,楊戩伸手拭去了汗,才想要轉身回房歇息,就發現有一個暗紅色的身影倚在涼亭,一聲不響的盯著他看。

「……跳的很好,非常吸引人。」那抹身影的主人替楊戩鼓了鼓掌,面帶微笑的讚美他。

「你是誰,幹什麼突然站在那裡嚇人啊!」楊戩看那人個兒不高,看起來好像也比自己小,最多也是個樂師或是個小太監,仗著自己身高上的優勢(梨:喂……),楊戩說起話來也不太注意自己的口氣。

「抱歉,我並不是故意要嚇你的,」紅髮少年笑著對楊戩賠罪,「只不過,方才看你的舞看得入迷了,所以也不好意思打斷你。」

「是這樣啊……」楊戩搔了搔頭,也發覺自己方才的失禮,也回給紅髮少年一個微笑,「那是我大驚小怪了,真不好意思。」

「對了,看你的穿著舉動,似乎是那名新進宮就鼎鼎有名的舞孃囉?」紅髮少年步出涼亭走到楊戩的身邊。

「我……」

楊戩本來不知道該怎麼回答,但是又隨時想到,現在他在這宮裡可說是孤立無援;眼前的這個人雖不知道他有什麼來頭,但是,他還是得在必要時候結交一些朋友,以免將來發生什麼事情時還可以求助……

「是、是啊……」楊戩一臉疑惑,「奇怪,為什麼我會『鼎鼎有名』呢?」

「喔,你有所不知,」紅髮少年神秘的對楊戩眨了眨眼,「畢竟,你可是被我們當朝太師親自點中入宮的第一名舞孃呢!」

「……就知道是那個多嘴的人……」嘖!

「你說什麼?」

「呃……」楊戩急忙捂住嘴,「沒、沒事。還、還有呢?」

「嗯?」

「那,宮裡的人都是怎麼說的呢?」一方面是想轉移注意力,另一方面,他也很想知道宮中人對於他這名『舞孃』進宮有什麼看法。

「這個啊……」紅髮少年卻露出一臉苦惱,「原本呢,這事兒是不該讓你知道的,但既然你問起了,我就據實已告。」

「?」怎麼,是有什麼不可告人的事嗎?

「宮裡宮外都在傳呢,說你們族裡將你送進宮當舞孃只是個障眼法,真正的目的啊……」紅髮少年說著,便伸出手彈了彈楊戩的鼻子,「是要你來引誘咱們的太師的。」

「我……引誘太師?」楊戩聞言,差點沒跳了起來,「太師聞仲!?」他還以為韋護是和他開玩笑的,沒想到……

可惡!他們還真的要拿他的貞操開玩笑啊!這怎麼可以!!!!!!

「你也不用這麼……激動吧。」紅髮少年一把摀住楊戩的嘴,「你想把全宮裡的人都叫過來嗎?」

「宮裡人……都是這麼認為的?」天啊,若是謠言傳得滿天飛,就算事實真相不是這樣,他還是會覺得很……噁心哪……

「都這麼認為……倒也是不見得啦,只不過我今天既然和你說了這件事,那我就不得不再多奉勸你一句話。」

「…………」聽著紅髮少年的話,楊戩頓時哭笑不得。

就算他怎麼……飢渴,他也應該不會找上太師吧……

「首先呢,我得告訴你,聞太師他是不吃『引誘』這一套的。」

「喔……嗯。」就算他吃這一套我也不會去犧牲自己的,「為什麼呢?」

「因為啊,聞太師他早就已經有一個心儀的對象了,那種引誘的招數啊,對他是不會奏效的。」紅髮少年看著楊戩,對他漾起一抹意義不明的笑,「如果你是奉命進宮來『引誘』別人的話,我可以介紹給你一個不比聞太師遜色的對象喔。」

「……誰、誰啊……」什麼啊,這傢伙……怎麼感覺比三姑六婆還八卦?

「那個人啊……」紅髮少年對著楊戩一笑,接著,臉迅速的湊上他。

靜止。

突如其來的,唇上多停駐了一種柔軟的觸覺;
雖然陌生,但記憶深處卻又像是……似曾相識……

「……唔!」雖然只是一個宛如蜻蜓點水般的小吻,但楊戩還是慌慌張張的向後退一大步,漲紅了臉,雙眼直視著那個還氣定神閒的罪魁禍首。

「你……你你你你你……」楊戩抹了抹臉,慌張的對著紅髮少年大叫,「你幹什麼啊!!!!!」

「還沒向你自我介紹,我是這宮裡人稱『軍師』的太公望,請多指教。」太公望對著氣急敗壞的楊戩悠哉的介紹自己的來頭。

「我……我管你是誰!!!」自我介紹就要吻人嗎?這是哪一個國家的見面禮?

「我想,我的身分對你還是很有幫助的喔。」太公望隨手從樹上摘下了兩顆桃子,一顆擲給了楊戩,自己也大啖了起來。

「……什麼意思?」

「如果你進宮是為了要引誘一個可以保你全族的人的話,也不一定要非聞仲才行啊。」說起他們這一族的長老也真的是有夠誇張,到處闖禍,名聲已經臭到不能在臭了,每天氣得聞仲都已經很想發兵把這一族給輾平了咧。

不過,還真多虧他們還知道要用這招,
把他們多年來所珍視的『女兒』給送進宮裡來……

「你的意思是說,還有人比聞仲……」天,果然是壞事傳千里,這種一族之恥都被宮裡人當做茶餘飯後的聊天話題了嗎?難道,他真的還是得步上『色誘』這一條不歸路嗎?

「雖不能說是比聞仲還強勢,但至少放眼朝中,『他』還是能夠和聞仲平起平坐的喔。」

「難不成……你說的是掌兵馬的……」楊戩揉著太陽穴,只覺得他的頭越來越痛。

「不錯。」太公望一笑,但卻把接下來的話嚥住,想讓楊戩自己發覺。

「……等,」楊戩猛然一驚,像是突然想起什麼似的,「你剛剛說,你叫做……太公望?」

「沒錯啊。」

「你、你、你就是那個……」楊戩抖著手指指著太公望的鼻尖,「你的意思是叫……我……」

「嗯,也沒錯。」太公望啃完了桃子,隨手將籽丟入花圃中。

「你把我當成什麼啊!」

「你別這麼生氣嘛,」看著楊戩因大吼而又再度漲紅的臉,太公望吐了吐舌,「我只是想,與其讓你浪費時間在那尊早已有心上人的石頭上,倒不如早點讓你轉移目標,這樣你既可以事半功倍,我也不用再獨守空閨(?),這豈不是兩全其美之計嗎?」

「你……」天啊,這個傢伙……到底在說什麼……

「你可能一時間還沒法子習慣過來吧?沒關係,你就先好好的適應宮裡的生活吧,等到了一定時候,我會再來找你的……」太公望對楊戩露出狡詐一笑,緩步向前在楊戩的耳旁說了幾個字後,便帶著笑意地轉身離去,留下一頭霧水的楊戩呆立在原地。

「那個太公望……究竟是……」

──十日後,這兒見噢。

──楊戩……



後記

嗯嗯……好久都沒有貼文了,有點……緊張。^^b
輕夢閣的文水準都好高,在貼的時候其實蠻有壓力的……

這一篇文,是改編自『火焰之舞』。不過,說是改編,其實應該算是『靈感來源』吧?因為在看的時候,會把自己假想的劇情貫到舞者所跳的舞上,所以,是一個主觀意識滿重的文吧!
畢竟在我心目中,那個『舞王』和『金髮的娃娃』是個討厭的角色。(雖然他們是主角……bbb)
所以,在這篇故事裡我把那兩個人給丟到一旁,寫起另外兩人的故事。^^

感覺好像沒頭沒尾的?

但是,我只是,想要把這一段寫出來而已……沒有其他的想法。SO……唸起來……可能會很奇怪?><
故事時間背景也……不知為何變成中國?(我也不知道)←爆

而且,我發現一個最嚴重的問題……
這篇故事的氣氛,是什麼時候變得……這副德性的?我原本……是想要把它寫得性感一點的啊……(泣)
難道我真的沒有寫嚴肅文的天份嗎………T______T

梨安

_________________
<Re: (繁體版)舞夜 楊&太 全 by月雅希>

嗯~總算看懂了,沒再出現一堆奇怪的字......
真可惜沒續集.....啊~我想要續集~
我也有看過火焰之舞喔~跳的很不錯呢,只不過我沒有像梨安殿那麼注意劇情(看過就算~)....不過,那個舞王和金髮娃娃雖然我沒有很討厭,可是真的是怎麼看怎麼怪~
我是在學校有一次再週會時放給我們看的(那一次是介紹舞蹈...我們學校常再週會十看一些影片或請專家介紹一些東西)感覺很不錯喔~^_^大家可以去看看~錄影帶店應該租得到,只要跟他講火焰之舞(這是片名) 就行了,另外有一片類似性質的大河之舞也不錯^_^(這兩片都是踢他舞的~) 


_________________
<嗯^^ by櫻喬>

奇怪…自動顯示簡體字…(放心~閱讀沒問題^^)

很有趣的文^^應該沒完的吧?
楊戩還是容易上當啊……過分老實了bbbb
當舞孃真是不錯的主意∼相當期待他如何”色誘”太師
(人家向來認為楊戩色誘男人的本事不輸某天使 
 也許技巧不足∼不過會帶點威脅性^^) 


_________________
<哈哈...^^bb by梨安>


櫻喬殿:

  對不起....這篇就是這樣完了....(死)
  雖然有還有很多很多的橋段想要寫寫看....但是全都缺乏連貫性.....所以.....bbbbb
  可能要等到哪天開竅了吧?(爆)

  <<(人家向來認為楊戩色誘男人的本事不輸某天使 
 也許技巧不足∼不過會帶點威脅性^^) 

  好有趣的一句話∼^^
  櫻喬殿,這是應該算是番危險發言吧?^^bb(對師叔而言)
 
  或許還是"楊太"比較好吧?
  畢竟寫起"太楊"(天音:這也算?)....感覺好像還是不太對....bbbb

  另,櫻喬殿,妳願意幫我把文字轉過來嗎?@@
  太感謝妳了∼∼T_____T
  那就....麻煩妳了!Thanks